• 第二十九章 没有兑现的承诺

    更新时间:2015-12-22 09:23:00本章字数:3023字

    也盼望着,等将来自己也要找个像爸爸疼妈妈这样的一个好男人……这是单雅一直所向往的。

    “雅雅……”

    “嗯?”

    “爸爸答应你。”单尔吉双手捧起女儿的脸说道,“等将来你找到了那个救过你的人,爸爸会同意你们的婚事的。不过,要得在他配得上我女儿的前提下,我才会答应把你嫁给他,我可舍不得让我的宝贝女儿受苦。”

    这番话一语双关,第一,这算是给女儿的一颗定心丸,他会成全女儿的意愿,因为他知道女儿一直等着那个救过她的人,并且将来要嫁给那个救命恩人;第二,也时刻提醒着女儿,她心里还有一个人呢,别只想着林晨曦。

    “爸!都什么年代了还讲什么门当户对的,现在是新社会,谈的是自由恋爱,我可不管他的家世如何呢……”单雅突然在单尔吉的面前撒起娇来,“爸,我可不管,只要是我看上的,你都得答应我,特别是救过我的那个人,爸爸,你可不许刁难他哦!不然……”露出一副“你就不是我的好爸爸”的表情。

    单尔吉闻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单雅看着父亲的样子,也跟着抿嘴笑了,但她的心却没有表面上这么坦然,心底荡起一丝哀伤,心里在想,只要能找到他的人就好,还能有什么要求。心里叹息一声,茫茫人海上哪儿找去……

    单尔吉宠溺地看着女儿,笑呵呵地问道:“不然怎么?难道你要为了那个不存在的人,就不要爸爸了吗?我们雅雅什么时候也学会威胁爸爸了。”

    “哪有不存在嘛!只是还没有出现而已。当然,我也不会不要爸爸的。只是我等了他那么多年,希望爸爸也能爱屋及乌,像喜欢女儿一样地喜欢他啊!不看别的,就看在他曾经救过你女儿的份上嘛!如果没有他,爸爸你就没有今天的我了。你要感激他哦!对不对?这哪算是威胁嘛。”单雅缠上单尔吉的手臂,撒娇说道。

    “呵呵,他救了我女儿的命,我自然是要感激他的,不过,如果要用我这辈子唯一的宝贝来感激他……爸爸实在有点儿不舍得啊……”单尔吉故意顿了顿,佯装一副难为情的表情说道。

    “爸!人家乐意嘛!”单雅撒娇地跺了跺脚,一脸的娇羞。

    单尔吉大笑道:“哈哈哈……好,我的女儿长大啦!”单尔吉看着女儿,心里感叹:“雅雅的心肠像她妈妈啊!”

    “你们父女俩在聊什么呢?聊得这么开心。”人还在外面如月就听到了客厅的笑声,她走进客厅笑呵呵地问。闻声,单雅和单尔吉两人双双回头看去。

    “妈……”

    “这么快就回来了?”单尔吉连忙走过去,伸手环着如月的肩膀,走到沙发前坐下。心底却在暗自庆幸刚刚和单雅聊得及时……

    “外面可不比家里舒服……对了,刚刚你们在聊什么啊?”如月忽然想到什么,问道。

    “也没什么,随便聊聊的……哦,对了,我突然想起,今天我还约了人呢……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该走了。”单尔吉坐在如月旁边,双手放在如月的肩膀上揉着肩,闻言,随便敷衍了如月几句,不经意间岔开话题,不敢提起刚刚的内容,怕不小心说到林晨曦的身上。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随便扯了个谎想开溜,似有深意地看了眼对面的女儿,把球丢给了单雅。

    单雅接到单尔吉的目光,嘴角不禁动了几下,爸,你这样做好么?单雅刚这样想着,只听对面母亲的话传来。

    “嗯!好,早去早回!”如月体贴地对单尔吉说。如月很心疼丈夫,在外奔波,回到家里还要关心她……在她的心里,丈夫的事比她重要多了。

    单尔吉点点头,起身走了,临走,单尔吉朝单雅眨了眨眼睛。单雅见状撇撇嘴,回了个眼神,爸,你就溜吧……

    单雅回到自己房间里,关上了门,将背贴在门板上,身体的重心都倾向身后。心里似乎承受着某种无形的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深深地闭上了眼睛,也许闭上了,眼睛就看不到,所有的烦恼都会随之忘记了!她宁愿这样一辈子不醒来……可是……可是……好像还有什么,她还没等到呢?是什么呢?她怎么就想不起来……她睁开眼睛,努力地在脑海里搜寻着……

    单雅抬腿缓缓走到床边,一边想着,一边慢慢地坐在床上,她实在想不起来了!她的头好痛,她趴在床上,顺手拉过一个枕头放在头上,将脸埋进枕头里,也许枕头的力量可以让自己头部的神经感觉到舒服点儿吧。她闭上眼睛尽情地享受着此刻带来的舒服的感觉。

    突然,眼睛猛地睁开,似是想起了什么,单雅像弹簧一样“腾”地坐了起来,转头看向梳妆台的方向,眼睛紧盯着那个抽屉。她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单雅快步走到梳妆台前坐下,随手拉开了那个抽屉。一个小盒子里装的可是她所有的希望啊!她慢慢地把手伸向盒子,她的手似乎有点儿颤抖。

    她把它当作一个稀世珍宝一样地捧在了手心里。

    单雅哽咽了,她的眼角有泪滴缓缓流出……这是一个漫长地等待和没有兑现的承诺,也许将在不久的将来可以实现,或许……她好怕这个或许,她不敢在想下去了。

    不知不觉中,盒子缓缓已被打开,同时,画面浮现在眼前,往事历历在目:

    一个男孩抱着她从水里走出来,将她平放在地上给她各种施救。她轻轻咳嗽了声,可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男孩着急地轻轻拍着她的脸,不停地叫着:“姑娘,姑娘醒醒,姑娘……”

    见她仍没有反应,男孩忽然想到电视里的一幕,深吸一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般,俯下身,慢慢靠近躺在地上的单雅,快触碰到她紧闭的双唇时,男孩犹豫了,可又想到如果不这么做的话,那她……想到这里,男孩毫不犹豫地一手捏紧单雅的鼻子,一手掰开她的嘴,将唇紧紧地贴上了单雅的唇……最后,男孩为救单雅对她实施了口对口的人工呼吸,将嘴里的气缓缓送入单雅的口中,然后,吸气,呼气,送入单雅的口中……这样反复地重复着不知道多少次。

    直到单雅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眼前一个模糊的人影,反复地做着同一个动作。单雅没有在意,也没有多于的气力去管,直觉身体浑身一种无力感,单雅有气无力地只想闭上眼睛。在单雅闭上眼的一刻,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等等!刚刚那个模糊的影子……好像……是个男人,男人?男的!单雅猛然一惊,刚刚他似乎在……

    单雅后背惊出一身冷汗,被自己的想法突然吓了一跳,单雅怕了!意识也瞬间清醒了!她徒然睁开双眼,想都没想一把推开眼前这个对自己正意图不轨之徒,自己则急忙缩在一角,警惕地看着眼前之人……

    男孩毫无防备,被人推了个跟斗:“哎呀!这是干什么呀!”他真没想到自己在专心救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被人突然推了下。心里在抱怨,没看到我在做好事啊!看清了再动手好么?他委屈得要死。

    单雅的理智彻底被他的“无赖”行为给惊着了,她坐在那里惊慌失措,怎么办?怎么办!心里在懊悔,应该听爸爸的话,出来的时候多带几个人的,现在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可自己却偏偏不信这个邪,非要跟爸爸唱反调……现在好了,果真出事了!

    爸爸现在一定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遇到坏人了,怎么办?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呜呜呜……单雅害怕极了!电视剧里的情景怎么就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单雅眼睛里充满着恐惧。

    单雅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很镇定,单雅壮着胆子,大声说道:“你……你这个无赖,你想对我做什么!光天化日之下你可别乱来啊!不然我可就喊人啦!如果……如果你再敢上前一步,我就真的喊人了!”心里在盘算着怎么样才能自救。在单雅说话间,眼前的人已经怕起来了。

    一听到女孩的声音,男孩便看到她安然无恙地坐在那里,他心里总算松了口气,没听单雅说什么,他就高兴地大步走到她面前,关心地问道:“姑娘你醒了?”

    单雅见他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还不怕死的走过来,心里顿时慌了!如果要发生点儿什么,自己可不是他的对手,怎么办?脸上原本的镇定已经没有了。

    “你想干什么?!走开啊!你这个无赖!你可别胡来……不然……不然我真的喊人了……”单雅缩了缩身体,警惕地看着来人,害怕地大声吼了出来,希望自己的声音能够镇住他,也希望旁边能够有人听到她的呼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