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三水观里的黑影

    更新时间:2015-10-18 07:55:18本章字数:3743字

    顶着夜色,晨刚沿着通往三水山的偏僻小路,到了半山腰里的一座土地庙里。

    三水山,这座山之所以叫三水山,是因为山两边的山沟里各有一条山涧小溪,再加上在山中间的一条大沟里也有一条小溪,三条小河汇聚到山下,形成了山脚下的那条三水河。

    河水虽然只在雨季泛滥,但在干旱季节也是流水不断,清澈甘甜。

    三水山虽不高,海拔也只有600多米,但相对于周围一圈低矮的丘陵,还是最高的。

    山上松柏茂密,怪石嶙峋,没有人家,也没有田地。

    原先在靠近山脚下的地方有一座很大的煤矿,但煤已采尽,人也撤离了,只留下一座废弃破烂的煤场。但听人说,这座山里边都已经给掏空了,全成了洞,很多洞口就掩映在树林之中,一般人也没敢进去的,时间长了,有很多野兽活动在此。

    三水山的山顶是平的,当地人叫崮,所以此山也叫三水崮。

    崮头周边全是悬崖峭壁,无从攀爬,只有从山脚下沿着山中间小溪旁边的小路,才可以直达崮顶,这也是上山唯一的一条小路。就地取材,人们用周围的石块铺就了石阶在路上,虽不宽,但上山下山,沿着石阶小路还是比较容易的。

    在山崮顶的中间有一眼清泉,名叫三水泉,泉水甘甜,无论多么干旱,都涌水不断,就在三水观的旁边,也是这座山的灵性所在。

    而泉边的三水观,就是这山上唯一的一所建筑,原先只有两间破败的房子,也不知建于何年,何人所建。

    自从七年前飞道长来到了这里,居住下来以后,他便四处化缘,加上博城本来就很富有,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与有钱人的捐赠下,现在三水观已经扩建到十几间房屋,全是黑砖黑瓦,古朴庄严,高大的红砖院墙把所有的房屋都围了起来,也算很有气势了。

    院子里松柏林立,蔚然壮观。

    每到节假日或者周末,城里的人无处可去,很多人就喜欢来此游玩,这其中也有很多善男信女来此烧香许愿,络绎不绝,也随手不是一些物资。但在平时,这里却很少有人上来,就显得很是安静。

    晨刚自从来到这座城市后,就知道了这所三水观,当时他来这,是在游人多的时候,来捡拾一些游人扔掉的瓶瓶罐罐,但从就不在城里乞讨,一来二去,也就认识了观里唯一的管理者——飞道长。

    大家都知道,现在的游人不大讲究卫生,随处乱扔垃圾,晨刚正好废物利用,也间接地给整座山整个观清理了垃圾,因此飞道长也很喜欢他来捡拾,同时观里有什么废弃不用的东西,道长也交由晨刚去收拾,卖了以后换钱。

    晨刚也不是小气的人,卖废物所得的钱财,时不时地就给飞道长买些饭菜什么的,所以二人一来二去,渐渐也就很熟悉了。

    时间一长,两个人闲着的时候,说说话,飞道长也传授一些道教的基本道义与技艺与晨刚,晨刚因此也就喊他为自己的师父。

    在这个过程中,但飞道长有一个要求,就是从不允许晨刚住在观里,白天可以随意在观里四处走动,当然除了院子一角那座独立的,常年紧锁的小房间外,但晚上只让他住在山腰间的那座土地庙里。

    土地庙就一间房子,也是经过了飞道长的修缮,里边就供奉着土地老爷一尊佛像。

    晨刚最开始来到博城的时候,四处游击,随地而卧,后来发现了那段下水道后,就一直住在那,但自从飞道长让他住进土地庙后,他就很少去下水道,一般也不会再别的地方住宿了。

    深秋一到,一早一晚天气渐次转凉,这次晨刚下山就是去拿被褥的,没成想遇到了那具死尸。

    土地庙就建在通往三水观石阶小路的旁边,所以每个上山下山的人,晨刚都能看见或者听见。

    晨刚到土地庙后,就把尼龙袋子里的东西悉数倒了出来,收拾好以后,夜已很深,四周万籁俱寂,就连山中的秋虫也都渐次进入了梦乡。

    要是平日里,晨刚整天四处转悠,身体乏累,早就该睡着了,但是今晚却怎么也无法入眠,下午的所见所感,让躺在地铺上的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苍白的死尸,显眼的飞蝉纹身,取走飞蝉的那个干瘦的流浪汉,还有路边遇到的那位胖壮而又留着辫子的流浪汉,让他更觉得奇怪的是一反常态的飞道长……

    此时,飞道长还没有回来,要是回来的话,晨刚是能听见的。

    而飞道长一般从不在外边过夜的,可今晚,这么晚了……

    想着这些,晨刚虽然紧闭着双眼,却没有一点睡意。

    总不能就这么耗下去,还得睡,于是他就按照飞道长教他的入定的方法,想象着自己眼前地一片黑暗,他让自己的思绪走进了无边的黑暗中,他在里边飘荡——飘荡——

    可就在晨刚飘荡在无尽的黑暗之中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外边猛地刮起了一阵狂风,“呜——”山上整片的松柏林随之起舞,狂叫着,“呜——”

    风吹打在木门上,也同时发出了“哐当哐当”的声音。

    晨刚睁开了眼睛,屋里一片黑暗,听着外边的风声,又一阵寒意袭来,晨刚紧了紧被子。

    “呜——”

    外边的风声一阵紧似一阵。

    晨刚听了一会,又闭上了眼睛,静静地听着,这时候,突然他从“呼呼”的风声中似乎听到了人的脚步声。

    虽然风声很大,但那急促的脚步声从土地庙靠近路边的窗子里传来,“蹬蹬蹬——”像是有人从山上飞快地跑了下来。

    都这个时候了,怎么会有人从山上跑下来?飞道长又没在山上!山上根本不会有人的!

    晨刚有猛地睁开了眼睛,一股碌从地铺上爬了起来,一伸手,从地铺的旁边抓起了一把坚硬的石子,悄悄地穿上鞋,打开了庙门。

    出来门口,不大的天井边就是通往山上的那条必经小路。

    秋风肆虐,此时晨刚也不觉得冷了,快步来到了小路边,猛一抬头,往山顶看去,这一看,可了不得了!

    透过林间空隙,他发现山顶之上的三水观的上空,竟然通明一片,如同燃起了大火一般,照亮了山顶半边的天空,映照在茫茫的黑夜中,分外显眼。

    “发生火灾了?!”

    此时的晨刚都没时间犹豫一点,抬腿迈上小路的石阶,就想要往上跑,可就在这时,从树林间的小道上飞快地蹿下来一个黑影!

    就在一刹那,还没等晨刚反应过来,那黑影就如同幽灵一般,闪电般的迅速,飞到了晨刚的面前。

    虽然是在深夜,毕竟来人已经与晨刚几乎面贴面了,所以他一眼就认出了来人!

    这人竟是——

    他竟然就是下午在河边掠走尸体身上飞蝉标志的那个干瘦的流浪汉!

    晨刚刚要说话,来人急促的有点慌张的对他说:“你就在这待着,可千万不要上去,我去找飞道长!”

    话音未落,那人带着声音的残音,就已经沿着小路的石阶,往山下飞速地跑去。

    晨刚听了,稍微有点犹豫,可现在哪管得来这么多!观里都已经着火了!还不让我上去救火,那怎么可能呢!

    晨刚已经不去想什么,只想着赶快上去救火!

    他沿着山间小路,也快速地往山顶跑去。

    虽然是在浓黑的夜里,但这条小路对晨刚来说还是轻车熟道。

    不一会的功夫,晨刚就靠近了三水观。

    越是靠近三水观,他已经渐渐听到观中院子里传来了乱糟糟地尖叫声,并且他还奇怪地发现,虽然观中光亮越来越亮,但并未看见火苗,也没闻到有东西在燃烧的味道。

    难道没有起火?!

    但晨刚知道山上并没有接上电来,更不会有灯光,那到底是什么让夜空如此闪亮呢?

    等他气喘吁吁地跑到了院墙外,他终于听清了院子里有一个人正在大声的嘶哑地喊叫着。

    “都出来吧,我给你们自由!都出来吧!”

    隔着院门,透过大门的缝隙,借着院子里的亮光,晨刚发现就在院子的中央,站着一个高大的黑影,就在香炉前,比香炉还要高,大约在两米左右,正在挥舞着双臂狂叫着。

    但奇怪的是,黑影虽然映照在亮光下,但却没有自己的阴影,就仿佛透明一般。

    而亮光就来源于院子中间,摆放的那个大香炉里。

    原来就在香炉中间有一颗圆球,亮光四射,就像燃起的大火,照亮了半边的夜空。

    “都出来吧,不要听那道长的胡扯,你们只能坠入地狱,不可能修炼成仙!都出来吧,我就是来拯救你们的!”

    亮光里的黑影依然在嘶哑地喊叫着。

    他站在香炉前,影子也随风歪歪斜斜,形成一团。

    他正对着院子的一角——那间道长从来不让晨刚去过的小黑屋,也就是常年锁着的小黑屋,狂叫着。

    而就在此时,晨刚借着亮光竟然发现小黑屋的锁已经不见了,而吵杂的尖叫声就来自于这间小黑屋里面。

    在黑影几次的喊叫后,就听见黑屋子的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好像是被大风刮开的一般,门开以后,随着就从屋里慢慢地飘出来一个小黑影,大约一米左右,它小心翼翼地用手遮掩着亮光,似乎很害怕又似乎很犹豫,不敢直视香炉的光,也不敢看着香炉前比自己高大很多的黑影。

    黑影飘出门外,紧接着又从屋里窜出来几个黑影,他们鱼贯而出,大约有十几个,排成了一排,其中有几个胆大的,像是在挥舞着手臂,但仍然都不敢直视亮光。

    晨刚看着那一排黑影,突然想起来,那个首先出门的黑影,飞道长曾经让他见过!

    他想起来了!那个黑影就是一个被飞道长期囚禁的一个鬼魂!

    在前段时间,飞道长曾把这个鬼魂叫出来,对他施教,也顺便让晨刚看过鬼影到底是什么样子。

    飞道长曾经对他说过,这些被囚禁的鬼魂,都是在人间大逆不道,做了恶业的人死后化成的厉鬼,本来都是要下地狱或者只能做游魂野鬼的,但是飞道长把他们收集囚禁起来,给他们宣讲道义,让他们开化,以此消除他们身上的戾气,好再让他们投胎转世的。

    可现在一屋的厉鬼,都让这个黑影给放了出来。

    晨刚正在想着,突然香炉里的亮光逐渐的暗淡了下来,院子里的阴风也随之变得不再那么猛烈。那一群游魂野鬼,这才欢呼雀跃着,蹦蹦跳跳地来到了香炉前高大的黑影面前。

    高大的黑影突然仰天长啸:“我的孩子们,你们自由了,这就随我走吧,我会给你们自由与欢乐!”

    黑影一边嘶哑地说着,一边走到了香炉边,从炉灰里摸出了那一颗渐渐暗淡下来的圆球,他拿在手里后,圆球才慢慢地变得灰暗了下来,立时,整个院子里又恢复了浓黑一片,同时,肆虐的阴风也戛然而止。

    此时的晨刚既惊讶又惶恐,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是攒紧了手中的石子,也不敢贸然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