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跟踪

    更新时间:2015-10-20 07:20:28本章字数:3495字

    博城成和大厦的后门外,是一片小花园,虽然面积不大,但植被很多,正值深秋,五颜六色的菊花正在盛开,争奇斗艳。

    沉刚坐在后门不远处,花园边的水泥台阶上,背靠着一棵移植过来才不久的松树干上,时不时地盯一眼后门的电梯口。

    丽日高照,秋天的阳光还是有点火辣。

    虽然大厦前门处人流如织,人声鼎沸,但后门这却静悄悄的,只是偶尔走过几个赏花的老年人,还有那个年轻的保安不时地过来溜达一圈,他对捡拾破烂的沉刚,早已司空见惯,看都不看一眼。

    从后门电梯口出来,就是大厦内部的一处停车场,几十辆轿车,还有各种摩托车、电动车满满当当,大厦老总张之太——张董事长的奥迪车就停在旁边。

    今天一大早,沉刚从三水山上来这儿的时候,正好看着他从这里下了车,走进了大厦,现在都快中午了,也没见他出来。

    昨晚本来就睡得晚,又加上做了场恶梦被惊醒后,就没再入睡。

    一大早,他就遵从飞道长的意思,急匆匆地赶到了这里,监视着张董事长。

    现在的沉刚被和煦的秋日所包围,虽然有点困,但脑子里还是不断翻涌着当年父亲死前的惨状。

    这么多年了,那件交通事故至今未结案,肇事的司机都还没找到,沉冤亦为昭雪,多年来,本来让沉刚已经慢慢忘却的愤懑,因为昨晚的梦又重新填满了心胸,说不出来的压抑。

    他半闭着眼睛,依在树上,抽着烟,就在心情抑郁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那要饭的——那哥们——”

    沉刚一激灵,从愤懑与迷糊中清醒了过来,猛地睁开了眼睛,看到面前站着一个歪歪晃晃,站都站不稳的中年男子,叼着烟,正冲他叫着。

    沉刚睁大了眼睛,又突然猛地一下站了起来,高那人他一头多,那醉汉似乎被吓着了,语气立时缓和了很多。

    “哥们,用用火!”

    醉汉勉强笑了一下,要借火点烟。

    沉刚爱搭不理地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伸出手去,在男子的烟前,打着了火机。

    醉汉叼着烟,晃荡着脑袋,费劲地对准了火苗,才点燃了嘴巴上的烟,深深地吸了几口,接着又晃晃悠悠地走到了石阶一边,也一屁股坐了下来,两人离着有三两米远。

    沉刚也坐了下来,继续依靠在那棵松树干上。

    醉汉一身灰色休闲服,衣着还算讲究,偏瘦,中等个子,四五十岁,丛洁净白皙的脸上与手上,看得出这人并不是下苦力的,至少也算是一个小老板吧,反正绝对不是一般的普通工人。

    他吸了一会烟,就扭过头来瞅着沉刚,并且还傻乎乎地笑着。

    “哥们,人生苦短哦——”他说话还有点结结巴巴,前言不搭后语,“我很有钱,跟你坐一块,也行,没事,我享受够了,可你这要饭的——哦,抱歉,抱歉,哈哈,比你——”

    说到这,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心中有所触动,就止住了脸上的傻笑,干咽了几口唾沫,又猛猛地吸了几口烟,继续说,“比你——现在,哎,也好不了多少了——”

    沉刚没搭理他,只是冲他笑了笑,看着他不到中午就喝成这个熊样,也挺好玩的,自己心中的不快与困顿也随之而去。

    醉汉说完那些话后,就低下了头,似乎在想什么心事,又过了一会,他又突然猛地抬起了头,把手中的烟蒂使劲往边上一扔,就指着成和大厦,大声地喊道:“我让这个张之太给害惨了!今天我非要了他的命不可!张之太——你这畜生!你给老子出来!”

    沉刚一听,他骂的正是这座大厦的主人——富翁张之太,就来了点兴趣,问到:“人家是鼎鼎有名的大老板哦,怎么害苦的你?”

    “哈哈,大老板,什么狗屁大老板,”说着,醉汉一起身,“呼”的一下从石阶上站起来,面对着沉刚,但扭着身子,仍指着大厦骂道,“他娘的就是披着人皮的狼,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

    他一边喊着一边咬着牙,似乎跟张之太有莫大的仇怨。

    但经过这么一喊,他好像立时酒醒了不少,也站直了腰,不再来回摇晃了。

    附近走过的几个老年人,听见了他的喊叫,也有意地走过来瞅一眼,但一看到是一个醉汉跟流浪汉,似乎就没有了继续欣赏下去的兴趣,匆匆走开,去继续赏那秋菊。

    但这时候,在不远处,正在停车场转悠的那个年轻的保安听到了醉汉的喊声,也看到了他,就赶紧走了过来。

    等保安来到了醉汉身边,一看,似乎早就认识。

    “吆,这不是宋老板么,怎么,今天又来了哦?”

    “来了,来找你们的张之太,这个畜生!找你们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杂种张之太!”

    醉汉看也不看那个保安,仍在大声地骂着。

    “他今天又不在的,甭找了,我看你这辈子也够呛能找上他了。”

    保安有点心灾乐祸。

    “X!”,醉汉这才扭过脸来,怒睁着双眼,瞪着那个年轻的保安,吼道,“你们这些看门狗,这些杂种,只会给他舔脚丫子,你们哦,是一伙的——你们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他娘的!”

    保安挨了骂,也只是苦笑了一下,但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只是继续微微一笑,还是幸灾乐祸地说:“呵呵,你们归你们,也不管我们啥事,好了,那你就继续在这等吧!”说完,就头也不抬,不再搭理他,走开了。

    醉汉瞅了一眼远去的保安,在他背后,又恶狠狠地骂道:“狗眼看人低的一群畜生!”

    “人家只是看大门的,你也不至于这么骂人家吧?”

    沉刚白了一眼醉汉,嘟囔了一句。

    “骂他?X,我还真想揍这群狗呢!”

    沉刚听了,知道他喝醉了,也犯不着跟他较真,也没再搭理他。

    沉刚扭头看着保安已经远去的背影,才发现保安手里正拿着对讲机,回过头来一边看着醉汉,指指点点,还一边在说着什么,不用问,沉刚就知道他这是在向自己的头汇报情况呢。

    此时的醉汉,余气未消,正拿出了手机,一边摇晃着脑袋一边使劲地摁着号码,继而放在耳边,反复几次过后,好像并没人接他的电话,他又骂开了:“X,不接我电话,我就在这里等,我就不信等不到你张之太!”说完,他又一屁股坐到了石台上,掏出烟来点上,继续憋在那里生闷气。

    两人不再说话。

    时近中午,沉刚觉得肚子有点饿了,站起来想去买点饭吃,抬头看了一下四周。

    就在这时,他发现就在不远处,停车场外的小路上,有一辆白色的桑塔纳,半开的车窗上,露出了一张脸,正在朝这边冷冷地瞅着,而这个人的模样,沉刚突然觉得面熟,似乎以前在哪里见过。

    沉刚盯着车里的人,正好跟那人四目相对,就在这一瞬间,沉刚猛然记了起来,这个人不就是昨下午出现在清川河边,跟着王副所长处理尸体的其中的一位警察么?

    是他,就是他!

    而现在坐在车里的他,虽然没穿警服,但是他那双眼睛,更让沉刚觉得就是那个警察,绝对不会有错。

    一个警察穿着便服,在这里干什么?兴许是执行什么任务吧,沉刚这么想着,就又抬头望四处看了一下,也没发现周围有什么异样,心想,可能他是在这里等人吧。

    等沉刚再次转头,往车上看去的时候,那个警察已经关闭了窗子。

    也许是因为刚才眼前的这个醉汉在吵闹,警察想看看出现了什么情况,但这跟自己又有什么干系,想到这,沉刚就走到了醉汉的身边。

    “老哥,你老是在这里骂也不是办法,我跟你说吧,我今早一清二楚地看着那个张之太,就从这里进的大楼,他就在里边的,一直都没有出来,我给你提个醒,你要找他,就上去找吧!”

    说完,沉刚头也没回,就走了。

    醉汉一听,立即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望着高耸的大厦,又狠狠地骂了一句:“狗杂种,原来真的都是在骗我!找了几次了,都说没在,我这就上去X你出来!”

    整个下午,沉刚都守在成和大厦的后门外,一直都没离开,期间,商厦的员工出来卖给他两次破纸箱,他也游荡在花园四周,在垃圾箱里,还捡拾了一些塑料瓶。

    他一直也没见到张之太从大厦里走出来,也没见到那个醉汉出来,同时他注意到停车场外那个警察竟然也一直没离开过车子,车子也一直就停在那里,没走开。

    一直到了晚上七点多,夜色阑珊,沉刚把收集来的破烂整理了一下,卖给了一位开着三轮来收破烂的人,他把所得钱的装进了口袋。

    我还等不等呢?等吧,天都已经大黑了,自己还要回到三水山上的土地庙,不等吧,这可是道长第一次托付他办的事,这一天了,也没任何的收获,回去也不好交代。

    犹犹豫豫的,沉刚就继续等到了超市下了晚班。

    看着从后门陆陆续续走出来的大厦员工,都要回家休息了。

    一直到了晚上九点多,大厦中间楼层的娱乐房里,霓虹灯早已开始闪烁。

    他站起来,又看了一眼后门的电梯口,似乎也不像有人再出来了,他本想离开这里,回三水山去。

    可就在此时,中午进去的那个醉汉,竟然此时急匆匆地从大厦里走了出来!

    沉刚忙闪到一边,大厦的阴影里,生怕再见到他,又扯一些别的。

    那人气呼呼的从沉刚身边走过,自己嘴里嘟囔着:“张之太,我这就回去找人非杀了你不可!”一边说着,一边匆忙走过。

    沉刚从他远去的背影看得出,他的酒早已醒了,那现在为什么还生这么大的气,他跟张之太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呢,还要置他于死地?

    沉刚正在想着,刚要从阴影中走出来,踏上回山的路的时候,而这时,又从门口急匆匆地冲出来三个大汉,都穿着紧身的运动服,其中一个就是上午一直在这巡逻的保安,另外两个,一个大高个,一个大胖子。

    其中带头的那个大高个,悄悄地对另外两人说:“跟着那个宋老板,不要让他发现,找个僻静处好好修理修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