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黑衣人

    更新时间:2015-10-25 08:22:36本章字数:3320字

    不管是在清川河边的陈尸现场,还是昨晚宋老板的惨死,派出所的王副所长都曾来过现场,这两件人命案也都是在他的管辖范围内,做为曾让沉刚燃起对生活充满希望的王副所长,在他心里就是一颗耀眼的指路明星,就是寒冷冬天里一把熊熊燃烧的大火,沉刚心里很明白。

    人活着,往往就是如此,越是在困苦的时候,越需要得到别人一份关怀与帮助,哪怕很微小,很轻淡,如果你适时出手相助,就会让人铭记一辈子。

    虽然在两个案件中,对他们的死因,沉刚也都不清楚,但眼下自己所掌握的信息,兴许能帮上王副所长的,那就应该去跟他说一声,提供给他这些资料,也算是对他的一份回报。

    这么想着,沉刚就不自觉得拐上了去城关派出所的路。

    派出所离着成和大厦并不远,只隔着两条大街,再加上沉刚脚步生风,一会的功夫就来到了派出所的附近。

    派出所在马路的北边,此时,沉刚就站在马路的南边,只要越过马路,就可以进去了。

    而就在这时,从派出所的院子里,透过铁栏杆围成的低矮的院墙,沉刚突然看见自己的母亲,正低着头走了出来,脚步匆匆。

    隔着马路,隔着院墙,望着自己的娘亲,沉刚心里叫不上什么滋味,也说不清什么感觉。

    刚离开蜕皮猴时候心中的那份热情与斗志,此时再次见到母亲后,又让沉刚踌躇不前了。

    沉刚的心里,还是像打倒了五味瓶,莫名的滋味,又禁不住让他不自然地浑身颤抖与难受,胸口再次觉得憋屈与压抑。

    他怕自己再次犯病,赶紧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毕竟刚才已经有过一次难受,让自己的心灵经受了再次的煎熬,这次要比上次好多了。

    他擦了一把额头上渗出的冷汗,又抬起头来,在一边木然地看着已经走出门口的母亲,呆呆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就在这时,一辆蓝色的桑塔纳出租车,从远处疾驰而来,突然停在了派出所的门口,沉刚还以为是她要打车,可是从车上走下来的是另外一个女人,正是宋老板的女儿——在院门口哭得死去活来,然后跟法医去了法医鉴定处的姑娘——宋老板的女儿。

    只见宋老板的女儿下了车,正好与走出来的沉刚的母亲面对了面,她们彼此看了一眼,母亲先向姑娘伸出了手,看样子是想抱一下那个女孩,而女孩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并没有任何的热情,也没任何的表示,就从母亲的身边绕过,径直往派出所走去。

    沉刚的母亲有点呆滞,稍犹豫了一会,才回过头来,一直看着女孩走进了派出所的大门口。

    沉刚目睹了刚才的一幕,立马就知道,自己的母亲——这个女孩的后妈,她们母子之间并不和谐,甚至都不相包容。

    想到这,沉刚的心里更是说不上什么滋味,既有一份得意的满足,又有一份莫名的凄凉。

    自己的母亲,站在门口,又痴痴地望了一会派出所的门口,最后无奈地转过身来,沿着马路,慢慢往前走着,心事重重的样子,。

    此时的沉刚,已经完全没有了去向王副所长汇报情况的心情了,他也走在马路的南边,几乎并行者跟随着她,也在慢慢地往前走去。

    说不上为什么,有一种多年不见的想念,也有一种莫名的担忧,还有一份好奇,还有……

    母子二人,就相隔着一条马路,一南一北,并行前去。

    一边走着,沉刚还时不时地扭头看一眼马路对面的母亲,真的说不清楚为什么,在沉刚的心中突然有了一丝淡淡的怜悯,虽然这种情绪非常得淡,但也不能否认它的存在,正丝丝缕缕地缠绕着自己的心灵。

    走过一条条街道,沉刚的母亲始终在低头沉思,身边的人、事、物都不曾进入到她的眼里,好几次穿过路口的时候,都差点撞到车上,面对此景,沉刚在内心深处都有一种突然冲上去的冲动,在他心里,有了一种莫名的伤感。

    继续并行,又到了成和大厦的旁边。

    就在沉刚犹豫着是否一直要跟下去的时候,她的母亲,竟然越过马路,朝自己的方向,迎面而来,沉刚赶紧转过身去,侧眼看着她过了马路,径直朝成和大厦的正门走来。

    此时九点多钟,正是购物的最佳时间,大厦外,人声鼎沸,人流如织。

    沉刚的母亲走到了门口后,却突然犹豫了一下,继而转头又围着大厦一侧,向后边的小花园走去。

    沉刚赶紧跟了上去,只见她很快就越过小花园,来到了内部员工的停车场,穿过停车场,迈上了通往电梯口的台阶。

    可是等她站在台阶上,却又停了下来,不上不下,徘徊着,似乎很犹豫,不知道该进去还是不进去。

    大约过了几分钟,就在此时,楼门口的大转门一转,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帅气的小伙,一身黑,一身笔挺的黑色的西服,黑色的皮鞋,黑色的领带,黑色的头发,就是脸上也是黑黑的,还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乍一看去,就像一个非洲的小伙,走得又快,旁若无人,真像一团黑影一般。

    他迎面低头,也是突然发现了沉刚的母亲,而沉刚的母亲已抬头看见了他,却不自觉地下了两节台阶,后退了两步,似有惊恐。

    两个人见了,似乎彼此之间都有点惊讶!

    黑衣人站在台阶上,本来个子就高,大约一米八九的样子,台阶又高,此时沉刚的母亲在他面前就显得很是渺小。

    黑衣人低着头,一脸的严肃,看着矮小的她,刚想说话,却又止住,警惕地朝四周看了看后,才又走下了几级台阶,跟沉刚的母亲站到了一起。

    虽然他的嘴巴没有开张,但话已经说了出来,就像从他肚子发出来的声音,并且甚是嘶哑。

    “你怎么来了?!”

    “你曾经说过,出了事就来这找他。”

    “哈哈——哈哈——”

    黑衣人突然一阵狂笑,继而很是霸气地说:“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赶紧走开!”不容置疑。

    说完,黑衣人就绕过沉刚的母亲,目无表情,快步走下了台阶,穿过停车场,就往前面拥挤的人群中走去,还是快如风一般,脚步就跟飞轮在迅速地转动。

    沉刚在远处看到了这一幕,突然觉得这个黑衣人甚是奇怪,特别是看到黑衣人走得飞快,就像一团黑影在漂移,立刻就想起了三水观里的黑影,也就不自觉地跟上了他,走了大概有二十几步,黑衣人很快就走到了大厦前拥挤的人群,混入了人流当中。

    沉刚一直盯着黑衣人,但就在倏忽之间,他却发现混在人群中的黑衣人竟然突然不见了,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沉刚环顾四周,却再也没见到黑衣人的影子。

    他来不及多想,就又赶紧跑回到了大厦的后门处,才看见自己的母亲还在门口的台阶上徘徊与犹豫着。

    她为什么会来这?这个电梯是大厦内部员工专用的,难道她在这里工作?那个黑衣人是谁?他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而刚才那个黑衣人明明就挤在了人群中,为什么转眼之间就不见了?

    正在想着的时候,电梯口又打开了,从里面急急忙忙地走出来三个人,两男一女,正是大厦老板张之太,还有他的李秘书,而另一个男人,大约在二十七八岁,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这个人沉刚早就认识,他就是自己的心中女神——亚茹的男朋友——陈辰!

    之所以认识陈辰,是沉刚偷偷地去看亚茹的时候,多次看见过他们二人手挽着手,亲亲热热的样子,他就知道是亚茹的男朋友,并且在街上也见过几次他们一起购物的情形。

    沉刚的母亲,站在一边,台阶宽敞,似乎早就看见了他们三人,早已经迅速地低着头走到了台阶的一边,他们三人脚步匆匆,像有急事,只顾着前行,也并未发现就站在一边的沉刚的母亲。

    三人径直走到停车场——张之太的车前,什么话都没说,那个年轻的保安早已经打开了车门,由陈辰来开车,启动,掉头,一溜烟的就拐上了大路,扬长而去。

    要不怎么说,局外人看得清呢,就在张之太的车刚冲进马路,沉刚就看见停车场外一辆崭新的面包车也接着启动,立即拐上了马路,紧跟着张之太的车而去。

    他立马就明白了,面包车上坐的是谁,肯定是那个便衣警察,原来他在这里也是为了跟踪张之太的,怪不得昨天一天都没有离开这呢。

    此时,沉刚的母亲抬头望着张之太的车子已经远去,轻轻地叹了口气,也干脆直接走下了台阶,也来到了马路边,招手打的,乘车而去。

    眨眼之间,沉刚看着他们都走了,也赶紧跑到路边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坐了进去。

    虽然坐上了车,但沉刚一时也都不知道要跟谁了,张之太的车太快,早已不见了踪影,那就跟着自己的娘亲吧。

    还没等沉刚说话,司机已经问了:“小老弟,去哪?”

    “跟着前面那辆出租车吧。”

    沉刚指了指前面不远处,自己的母亲刚坐上的出租车。

    说实在的,沉刚这还是第一次打的,也是第一次坐轿车,坐在副驾驶上,就觉得浑身不自在,抬抬腚,扭扭腰,抓耳挠腮,非常得不自然。

    开出租车的是一个老司机,四五十岁的样子,一边开着车,一边扭头看了看他,微微一笑。

    “小老弟,不是本地人吧?”

    “哦,不是,才来不久。”

    “嗯,看得出来哦,哈哈……”

    没想到这个出租车司机是一个典型的话唠,紧接着就说了一件让沉刚更加惊讶不已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