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七拐岭上的野鬼

    更新时间:2015-10-26 08:03:28本章字数:3554字

    开出租车的老司机,胖乎乎的,圆脸大眼,一看就知道是个豪放之人。

    “小老弟,初来乍到,觉得我们博城怎么样啊?”

    司机很是热情。

    “挺好的哦——”

    “嗯,对,我们博城,人还是不错的,都很热心,有钱,好混,哈哈。”

    沉刚当然知道博城人有钱,也知道司机是看出了自己的拘束,看到他这么热情,自己也想放开一点。

    “来我们这干啥呢?”

    沉刚当然不想说自己是一个流浪汉,再说,此时坐在车里,衣服打扮也不像是流浪汉哦,可自己又能回答他什么呢,也没法实话实说,竟一时语塞。

    司机倒一点也不介意,只是呵呵一笑。

    “没干啥,只是路过——”

    司机好像都没听到他的回答,只顾着自己说自己的。

    此时他侧头扫了一眼沉刚,有点神秘地说,“小老弟,既然你刚来这,肯定没听说,昨晚我们这出大事了吧?”

    “出什么大事了?”

    司机一听,见沉刚来了兴趣,自己的兴致也就更加高涨了。

    “这事可不小呢,整个博城人都知道了——”司机故作夸张,接着又更加神秘地说,“昨晚,就在我们城东老滦平煤矿宿舍区,死了一个人,你知道吧?可吓人了!”

    沉刚一听,就知道是说的宋老板,老滦平煤矿,就是说的那。

    这事传得还真快,那不妨听听这些人是怎么议论的。

    “死个人,还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至于那么吓人么?”

    司机又瞅了一眼沉刚,心想,你还倒轻松哦。

    “死个人都很正常,但我听说这人死的可是很不正常,听说是被鬼给吓死的!大家都在这么说呢。”

    “被鬼给吓死的?呵呵——”沉刚仍然不作声色,继续说,“这个世上,难道还真有什么鬼么?”

    司机又扭头不屑地撇了他一眼,不屑地说:“呵呵,你没见过的,当然不会信,但是一旦见过可就信了呢”,司机说着,坐直了一点,伸了伸腰。

    “这么说,你肯定是见过了?”

    “哦,我倒是真的没见过,但是我可是信这个的——”司机说到这,话锋一转,又问“那你知道清川河边这几天也死过人吧?”

    “嗯,这个我倒听说过,难道也是被鬼吓死的?!”

    司机一听,沉刚知道这事,当然这个不是被鬼吓死的,所以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可为了继续说明自己信鬼,于是又问道:“那你知道子陵市这几晚也死了好几个人么?”

    沉刚一听,立即想到了蜕皮猴对他说的话,说邻近的子陵市确实是死了很多人,并且飞道长去那就是为了处理这些事的,原来这些人都已知道了,而自己才刚刚听说,于是赶忙问:“这倒真没听说过,那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呢?”

    “还怎么回事呢,说出来能吓死你哦!”司机这才又来了极大的兴致,吧嗒了一下嘴唇,“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就相信这个世上真有鬼的原因呢!”

    司机又挺了一下腰杆,说:“要不怎么说,干我们出租这一行的,没不知道的事呢。我也是听几个开车的弟兄跟我说的,就在子陵市,这几天晚上那是天天闹鬼,已经吓死了好几个人了……”

    “真的假的?”

    “你还不信不是?呵呵,我就知道你没见过,就不信的!”

    司机说到这,似乎有点激动,还不经意间摁了摁车喇叭,接着说:“那我告诉你一件亲眼见过的真事——当然不是我亲眼见过了,也是我们一个同行,一位老兄,他亲眼见过的!就是他跟我说的!”

    这位司机师傅说到这,干咳了几声,清了清嗓子。

    “昨晚天刚刚擦黑,我那个兄弟,去子陵送人,人一送下后,天就很晚了,大概到了晚上九点多,在回来的路上,车开到了七拐岭那路——七拐岭,那地方你知道吧?”

    “不知道。”

    “那个七拐岭,山高路陡,七个大弯,拐来拐去,所以就叫七拐岭,就算是大白天的,在那路上开车都很危险,何况是晚上呢。”

    其实,沉刚是知道那地方的,只是没说出口,生怕再次让这位司机大哥失去了兴致。

    “大晚上的天黑哦,但车灯很亮,等那位老兄拐到了第三道弯的时候,这时,他就突然发现,发现就在马路的两边哦——哎呀哦!”

    说到这,司机都情不自禁地哆嗦了一下,也让沉刚不经意间跟着抖了一下。

    “他就看见,就在马路的两边,他看到了好多好多的人呢,就在那里慢慢地走动着,来来往往的——这位老兄可就奇怪了啊,心想,这半夜三更的,就在这荒郊野外的路上,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呢,就算是白天,在这鬼地方也见不到几个人呢?”

    沉刚认真地听他说着,也觉得有点奇怪。

    “这位老兄心里就纳闷,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哦,也是老跑车的了,啥事没遇到过呢,于是他就把车往路边一停,停在了路边,想下来,看个究竟——可是——你猜怎么着?!”

    说到这,司机脸上的肌肉紧绷了起来,眉头也皱了起来,瞪大了眼睛,像是在自言自语。

    “他把停下来一看啊,我靠!路上——路边竟然什么人也没有啊!”

    沉刚听了也是一怔,但继而笑道:“还不是那个司机看花了眼?”

    “也是,他当时也那么想,就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往四周张望了下,真的什么也没有啊!”

    老司机说到这,还是夸张地皱着眉头,继续说:“也许真的是看花了眼吧,这大晚上的,视线也不好,可是等那个老兄,刚想要挂上档,又忍不住往前边这么一瞧啊,我靠!”

    此时的老司机脸上的表情就更夸张了,惊讶地都合不拢嘴。

    沉刚被他这么一惊一乍的讲述,也更觉得好奇了。

    “又怎么了?”

    司机的嘴巴,张开了足有半分钟,也不回答沉刚,过了一会才说:“就在车前,那位老兄,又看到了刚才那些人,很多很多的人!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不喜不笑的就在自己的车前走哦!”

    “真的?”

    “还不真的怎么呢?那位老兄看到这,凭着自己多年的出车经验,猛地一想——明白了!我这是遇到鬼了啊!”

    司机一边说着一边也激动起来,还猛踩了一脚油门,车快速的往前冲去。

    “这位老兄终于知道,自己这是遇到鬼了啊!当时也慌了哦,就哆里哆嗦地挂上档,一加油门,就往前冲啊,可也奇怪,车往前冲,但并没有撞到人!”

    司机自己这么说着,还真的又猛踩了一脚油门,车又猛地往前一冲,两个人都往后一仰,司机才知道失态了,赶紧又踩了一下刹车,车子才算平稳了下来。

    “那后来呢?”

    “还有什么后来哦,那个老兄当时就被吓了个半死,一直加着油门从七拐岭上呼呼的窜下来,一直开到了我们城里,才缓过神来啊!”

    司机说到这,也才从自己的讲述中缓过神来,轻松了一下。

    “当天晚上我们开车的就都传开了,也就都知道了,从此我们在晚上谁也不接去子陵市的活了。”

    “给钱也不去?”

    “给多少钱都不去,这根本不是钱的事!”

    “有这么严重么?”

    “当然哦,你可能还是不大信吧,刚才我也说了,这几晚在子陵市已经死了好几个人,正常死亡也无所谓哦,生老病死,关键是死去的这些人真的都是被鬼给吓死的啊!”

    沉刚听了,越发相信蜕皮猴跟他说的,飞道长这几天不在观里,原来真的是去了子陵市,斩妖除魔了,看来事情真的非同小可。

    他正想着,司机又神秘的对他说:“你也知道,这几天我们博城死了两个人,其中老滦平煤矿的那个,肯定是被鬼给吓死的,就连警察都说了是被吓死的;至于清川河那个,虽然警察没说,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着呢,肯定也是给鬼吓死的,这些事,全博城的人都知道了!”

    “哦——”沉刚含混地答应了一声。

    司机又说:“你不是博城人,还不知道呢,正好遇到了我,我就跟你说实话,现在我们博城人都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了,都到一个石姐姐棺材铺那买一件护身符,祈福平安,只要戴上它,就可以见不到鬼,就可以免除灾难,就在前面不远了”,司机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前边,“有空,你也去买一个带上吧,这是真对你好!”

    就在司机指着旁边一道胡同的时候,沉刚看见正在前面正常行驶的出租车,突然停到了路边,司机赶忙问:“他们停下了,你呢?”

    “哦,”沉刚也看到自己的母亲,已经下了车,就赶忙说,“好的,我也到这里吧。”说着,给清了司机师傅的车钱,临走的时候,他还特别嘱咐沉刚:“哦,小兄弟,别忘了到石姐姐棺材铺那买件护身符带上哦!”

    沉刚的母亲下了车后,就顺着大路拐进了那条刚才司机指的胡同,慢慢地走着,沉刚跟在后面,一直走到了小路尽头。

    小路尽头就是一处小区门口外的大道,大道的两边是两排二层高的商业房,做各种买卖的,基本就是为旁边小区服务的。

    小区是博城的翡翠园,在整个博城来说,不管是从质量还是规模,这个小区都是最好最大的,楼盘开发的早,基本上也都是有钱人家才来此居住,是一个高档社区。

    难道自己的母亲就住在这个小区?

    但此时,沉刚看到她拐到了大道后并没有往小区走,而是沿着路来到了一座二层小楼前。

    小楼在路的左侧,一楼是营业房,二楼好像是居室,楼前的牌子很显眼,写着“石姐姐棺材铺”,根据刚才出租车司机的说法,这里就是兜售护身符的地方了,怪不得自己的母亲来到了这,那肯定也是为了来买护身符的。

    营业房前的门口处,已经排起了长队,有十七八个人,都是些老太太或者中年妇女,一边排队一边在嘁嘁喳喳地说着什么。

    从屋里已经购买完东西出来的女人,手里都提着大包小包,包里都是纸做的金银元宝,同时手里还拿着三两个装在白色方便袋里的东西,虽然看不清,但看起来五颜六色的,每个人都如获至宝似的,笑眯眯地,拿在胸前,异常珍贵一般,沉刚猜想,这可能就是司机说的护身符吧。

    但走近仔细一瞧,沉刚终于看清了袋子里的护身符,竟然都是一些栩栩如生的飞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