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飞蝉竟然就是护身符

    更新时间:2015-10-27 07:48:38本章字数:3166字

    沉刚的母亲在马路这边,先是整理了一下衣服,用手指梳理了一下头发,擦了擦脸,才缓缓地走过了马路,来到了队伍的后面,但并没有挨上去,只是排在队伍后边,微笑着看了一眼排起的长龙,接着就顺着队伍的一边,往营业房的门口走去。

    门口有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可能是店员,正在整理店铺门口的一些货物,看到她来了,赶紧对她点头会意,说了几句话,甚是谦恭,然后她就径直走进了店里。

    沉刚一看就明白了,她不是来这买护身符的,好像自己的母亲就是这家店铺里的老板。

    沉刚又重新察看了一下这家铺子——石姐姐棺材铺,店铺的名字虽然叫棺材铺,但实际上店里已经好像不再是卖棺材的,门口并未见到,可能原先是卖这个的吧。

    店铺的门口只是摆放着一些已经用纸扎好的亭台楼阁,马子小人,纸扎的花轿,轿子里还满满的装有金银元宝等,当然所有的这一切,都是用各种颜色的纸张扎制而成,牌子下面还挂着一个大大的白色花圈,正在随风摆动,一看就知道,这是卖死人祭奠用品的。

    这种店铺,一般都在靠近医院的地方,在小区门口的,还真是少见,既然在这里了,就一定有它存在的道理。

    沉刚看了一会,为了更仔细的研究一番,就穿过马路,来到了队伍的后边,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这里有接近二十个中老年妇女,人群中的议论声,很快就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哎呀哦,你看看,刚才那人怎么没排队就进去了?”

    “哈哈,人家还需要排队么?这家店就是她自己的,你可真是笨!”

    “哎呀哦,一个女人也挺厉害的哦,开这么家店,还是卖这些东西的?”

    “厉害?这还叫厉害哦?那是你没见到刚才过去的这个石姐姐的真本事!不管是什么邪灵野鬼,在她面前哦,都得服服帖帖的。她会念的咒语可多了,嘴巴一张就是一串啊。咱这城里,包括四里八乡的神老婆婆子,还不都是得拜这个石姐姐为师啊?”

    “我也听人说过,这个石姐姐可真的是厉害,不管是何方的妖魔,她都能收拾的了。四里八乡的很多人都来请她,就连外地的一些大老板都专门跑来请她,人家还拿着架子,还不一定请得动呢,整天跑动跑西,都闲不下呢。”

    “是的哦,不光是降妖除魔,人家还能看风水宝地,并且听说,她还能给人家算命呢,算的可准了,人家都这么说,要不等会我们一块去找她算算?”

    “怎么叫石姐姐棺材铺呢?可能是她姓石吧,但年纪也跟我们差不多大小哦,也是婆婆一级的了,还怎么叫姐姐呢?”

    “她应该也在五十郎当左右吧,不过听说她从小就懂得鬼神,年轻的时候就出来了,给人家捉鬼,说和事,谁家有什么白事都来叫她去帮忙,那时候就叫石姐姐了,叫惯了,这可是招牌!”

    大家的对石姐姐一致的夸赞,还真是有鼻子有眼。

    “她老公是干啥的呢?”

    “我听说她老公可有钱了,原先就是一个卖棺材的,这不,开的就是这家店铺,祖传下来的,后来他一有了钱,就去买了地皮盖楼卖楼了,成了建筑开发商呢,这家店铺也就成了他老婆的了,所以改成了石姐姐棺材铺。”

    “听说这个石姐姐是后来才跟的他现在这个男人,她是二婚呢,前个男人让车给撞死了哦。”

    “哦,还真是有福之人终有福哦,你看看现在的人家。”

    “哎呀哦,你是眼红了吧,也想去找个后的了吧,哈哈……”

    “不过我还听说哦,他们两口子可是不在一块的,矛盾可深了,也不知为啥?”

    “人家的事,看把你给操心的……”

    “不是说着玩么,还当真啊,哈哈……”

    ……

    大伙议论纷纷,说一会闹一会闹的,沉刚听了她们的话,特别是提到自己父亲的时候,心里又开始有点窝火。

    但沉刚至少终于知道了,所谓的这个石姐姐就是自己的母亲,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叫她石姐姐,但他知道自己的母亲的确姓石,可自从自己记事开始,自己的母亲就从来没有给人家去办过白事,更不会降妖捉魔那一套,她们肯定是在胡说。

    自己的母亲以前并不是做这个的,她老是在集市上卖点干货什么的,而自己的父亲也就是在集市上收购一些动物的毛皮,勉强度日。

    一想起父母,沉刚也一直在纳闷,他们都在的时候,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老是吵架,甚至到了后来,还从不在一起吃饭睡觉。

    另外从刚才她们的话里,沉刚也明白了,原来自己的母亲抛下自己跟奶奶后,就改嫁给了那个宋老板,还做起了神老婆婆子,这家店也是母亲她的。

    沉刚想到这,抬头透过门口,往里边望去。

    门口里进进出出,大概有三四个中年妇女,都是帮忙的,屋里边有点暗,天又阴沉着,看不清什么,母亲自从进去后就没再出来。

    就在这时,从屋里又走出来一位看起来六十左右的老太太,正在下台阶,一位店员想过去扶她,被她一把甩开了,然后她大声地笑着说:“谢谢了,我从不用人搀扶,自己的腿脚好的狠呢,哈哈。”

    老人头发稀少,银白,面色白净,看起来精神矍铄,左手手里提留着一个包袱,里边自然都是些纸做的金银财宝,而右手里握着一个白色的方便袋。

    等她从一边刚走到了队伍的中间,排在队伍里的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妇女,就认出了她,笑着叫道:“万大娘,您也来这祈福护身符来了?”

    老人扭头一瞧,也认出了她,满脸带笑,皱纹纵横。

    “哎呀哦,他嫂子,恁也来了哦,这不,来祈福来了,”说着,就举起了右手里的方便袋,“一共来祈了四个福,花了八十块钱呢。”

    大伙都扭头看着老太太手里祈福来的护身符,中年妇女又说:“哎呀哦,万大娘,快拿出来让我们也看看,到现在都还真没见过这护身符到底是什么样呢?”

    “看看就看看吧,”老人说着一弯腰,放下了左手里的金银财宝,就打开了方便袋,拿出了一叠剪好的硬塑料片,沉刚一看,心里就“咯噔”一下子,立时吃惊不小,所谓的护身符,那些塑料片的形状竟然都是一只只展翅的飞蝉!

    飞蝉五颜六色,有大有小,但都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沉刚立时就想起了下水道里,那尸体胳膊上的,被蜕皮猴取走的那只飞蝉,虽然材质不一样,但形状几乎差不多!

    惊诧之余,沉刚就上前走了几步,虽然他是一个大小伙子,挨在这么多老婆中间,很显眼,但大家此时都已经被老太太拿出的护身符所吸引,根本也没在意他。

    老太太一边说,一边向大家展示着护身符:“这一只是大的,红色的,是给我儿子的;这一只也是大的,灰色的,是给我媳妇的;再看这只小的,黑色的,是给我宝贝孙子的;最后这只,也是大的,黄色的,是留给我自己的!”

    老人家一口气说完,大口喘了一口气,把散乱的飞蝉又重新整理好,又说:“看到了吧?听好了吧?祈福来的飞蝉是分等级的,不光大小不一样,就连颜色也是不一样的,等会,你们进去可一定要跟店员说清楚是给谁祈福带着的,可别弄错了哦,弄错了,就不灵光了!”

    众人纷纷点头,连口称是。

    再一看,大一点的塑料飞蝉,有半个巴掌那么大,小的,也就只有两根大拇指一般大,全是用硬塑料剪成,或者就是用专门的塑料模型冲压而成,飞蝉好像正在展翅飞翔,栩栩如生。

    老人刚把飞蝉又重新装进方便袋里,又有人说:“恁还别说哦,这些还真像一只只正在飞的飞蝉呢?”

    “嗯呢,恁看看多像……”

    “可我怎么看着,都像一只只苍蝇呢,是不是呢?哈哈……”

    众人一听,开始没缓过神来,继而就都跟着大笑了起来。

    那位老人一听这话,立时绷起了脸,阴沉的可怕,生了气,她使劲白了刚才说像苍蝇的那妇人一眼,瞪着她,严肃地说:“这可是我们祈福来的护身符,是我们的救命符,是飞蝉大仙呢!要诚心,要恭敬,那怎么会是苍蝇呢?不要不敬畏老天爷的!”

    如此一说,大家也就立即忍住了笑,不再言语了,刚才说话的那位妇人立时也红了脸,甚是尴尬。

    老人还是瞪着她,很生气的样子。

    此时,最开始与老人搭讪的中年妇女忙笑着说:“万大娘,我们只是说说玩的,不要生气了,我们还年轻,还不懂呢,您就消消气,您懂得多,那快告诉我们,我们祈福的护身符怎么会是一只飞蝉呢,为什么又叫它飞蝉大仙,有什么说道么?恁快说说,我们也好明白明白!”

    老人听她这么一说,脸上的皱纹也就舒展开了,重新把微笑收集了回来,受到了尊敬,心里自然也就舒坦了。

    于是,老人就开始详细地给大伙讲开了为什么护身符是飞蝉的原因,可就在此时,不经意间的一抬头,沉刚竟然又看到那个黑衣人,正从屋里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