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修坟

    更新时间:2015-11-05 10:01:59本章字数:3008字

    阴森森的墓地林中,沉刚听了小鬼灵的话,猛然抬头一瞧,没把他吓个半死。

    原来就在自己的身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那么多的鬼,竟然悄无声息地围了上来,还有几个正趴在附近的坟头上,疑惑地看着他们两个。

    按理说,沉刚应该不是很害怕,但架不住身边有那么多的鬼啊,数都数不过来。

    还有就是,这些鬼要只是简单的黑色鬼影也就罢了,关键是鬼多了,形态各异,什么样的也有啊。

    吐着长长的舌头的吊死鬼,不知道为了什么没有了头的没头鬼,还有缺胳膊少腿的残疾鬼,大鬼小鬼,男鬼女鬼,形态各异,就在不远处,竟然还正在走过来一个跟人差不多的鬼,可能是修炼多年了吧,就跟真人一般,虽然只是没有眼睛!

    沉刚惊慌失色,来不及多想,就对着小鬼灵,喊了一句:“走吧!”

    说完,撂下小鬼灵,拔腿就从这鬼群中往外跑,也不管脚下的淤泥与积水了,还有缠脚缠腿的荆棘与荒草,管不了那么多了,先跑出去再说!

    小鬼灵倒是不害怕,也不慌张,但看到沉刚跑了,也就跟在他的后边一起往外跑,可此时有几个鬼也跑了上来,拉扯他,小鬼灵娇小伶俐,在众鬼群中,钻着,跳着,紧跟着沉刚。

    等他们两个跑到了墓地边缘,就要迈出这阴森的丛林的时候,小鬼灵才着急地冲着沉刚喊道:“你快把我装起来哦!我怕光!”

    沉刚这才想起来,身后还跟着的小鬼灵,赶忙站住了,回头一瞧,那些鬼也都站住了,正站在坟头之间,非常不解地望着他们。

    沉刚这才大喘了几口,看着小鬼灵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就展开了手里的道符,小鬼灵刚要钻进来的时候,沉刚却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把道符给合上,折了起来。

    他有点责备似的问小鬼灵:“你不是说,这些鬼看不到我么?!我怎么觉得他们都知道我就站在那里呢?!”

    小鬼灵也回头看了看那些并没有跟上来的鬼魂,转过头,笑着回答说:“这我也说不清的,鬼也是分很多种的,就跟你们人一样,虽然我也说不上来,为什么有的鬼看不见你,有的鬼却能看见你,但是我知道这还是跟人鬼之间的缘分有关的,等有空你去问问飞道长吧,他肯定知道,现在你先快把我装起来吧,就要见到阳光了——”

    沉刚这才又重新展开了手中的道符,小鬼灵轻松一跃,跳到了道符之上,倏忽之间,就不见了。

    沉刚赶紧把道符折了起来,往包里一塞,转身就跑出了墓地,来到了小路上,亮堂了很多,暖洋洋的阳光也照在了身上,才让他觉得又重新回到了现实中来。

    回头再看那阴森昏暗的墓地林中,那群鬼也渐渐消失了踪影,只不过还有几个正趴在坟头,还是在往外张望着,特别是那个就像有了人形的鬼,呆呆地站在那里,虽然没有眼睛,但沉刚还是觉得他在很迷惑的看着自己。

    沉刚这一惊一乍的,虽然说不上很害怕,但还是觉得心里有点忐忑不安,于是就赶紧顺着小路,快步跑了起来,离开了这墓地林,一会的功夫就跑到了三水桥上。

    因为有了刚才的经历,也明白了为什么可以看见自己周围的鬼,所以不管是跑着还是走在这三水桥上,都时不时的东瞧瞧,西望望,看看附近还会不会有鬼,但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还能有什么鬼哦,周围静悄悄的,什么人,什么鬼都没有。

    虽然不是很累,但经过了刚才墓地里的这一处事,沉刚的心里却有点累了,于是就坐在了桥头上的栏杆上歇了起来,还点上一根烟,吸了起来。

    他这才发现自己的鞋上还有裤脚上,沾满了污泥,脏水也浸湿了半条裤子。

    他扑打了一会,却越扑打越脏,干脆就走到了桥下的三水河里,用清凉的河水,擦洗着脚上与裤脚的污泥。

    刚擦洗完,就看见远处的土路上,“突突突”的飞驰过来一辆三轮车,车上坐着五六个汉子,等沉刚又重新走到了路上,那辆三轮车也正好到了自己身边,这才发现坐在车上的是几个民工,都带着铁锨与䦆头,车上还有一些水泥制的砖块与沙子,像是搞建筑的。

    三轮车拐上了桥,就往远处的墓地驶去,沉刚一想就明白了,这可能是去墓地修坟的吧,不知道那三水村里又死了什么人,这些挖坟工肯定是来提前建造坟墓的。

    沉刚往前走着,一会的功夫,迎面又走过来两个妇女,一个年龄大一点,有五十开外,一边走还一边吸着烟,让沉刚立时就想到了她可能是一个神婆;另一个年轻一点,但也有三十多了,她手里正提溜着一个上坟专用的木盒子,在这博城凡是上坟的,都会拿着这么一个木盒,里面装着祭祀用的菜品,在盒子的上面还放着一扎烧纸。

    沉刚知道她们是来上坟的,但女人来上坟,还不多见,按照这里的习俗,一般是不会有的,大部分都是家里的男人才去上坟的,除非家里没有了别的男人。

    在与她们迎面相遇的时候,沉刚听清了她们间的对话。

    “大娘,你说我那个叔伯大哥,在外边都这么多年了,死了不住进城里的公墓,还非得要埋在这老家的坟里,真是给我们这些亲戚找麻烦,本来他的亲戚就不多,眼下还都这么忙。”

    “不埋在城里,那是因为城里的坟有多贵啊,你不知道吧?那么一小块的公墓就要好几万呢,而我们这老坟,一分钱也不用花,再说,你那个后来的表嫂,也不一定舍得花那个钱的。”

    “也是哦,我那个表嫂——那个石姐姐,对了,她也是你的师傅吧?别看着挺有钱的,但平日里来老家一趟,从来都不舍得花一分钱,我那表哥这一死,人都死了,她肯定就更舍不得花了。”

    沉刚一听,猛地吃了一惊!石姐姐?不是自己的母亲么?这个女人的表哥表嫂?

    一想就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哦。

    原来这个年轻的女人是宋老板的亲戚,而那个年长的就是一个神婆,刚才过去的三轮车去修坟,也就是说,是去给宋老板修坟的!

    而这两个女人拿着纸张等,肯定是去墓地里,在挖坟之前,去祭祀一下他们的列祖列宗,在这里有这个习俗的。

    原来,宋老板的老家就是这三水村的,原来今天就要掩埋!

    为什么这么快就要埋入地下?

    想到这,也是想为了证实一下,沉刚赶忙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对着刚刚走过去的那两个女人喊道:“你们刚才说的是宋老板吧?”

    沉刚的声音挺大,又很急,那两个女人听到了,也吃了一惊,都赶忙回过头来,瞪着沉刚,上下打量着他。

    沉刚上前一步,来到了她们面前,笑了笑,语气尽量和善了一些。

    “你们刚才说的,是城里的那个宋老板吧?”

    “是,你是——”

    年轻的女人盯着沉刚,好像在努力地回忆着,但也记不起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哦,我是宋老板的一个朋友。”

    “哦,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没见过你,我还以为是我家里哪门子亲戚呢,怪不得想不起来!”

    “呵呵,不是,只是宋老板的一个普通朋友。宋老板他才刚死,怎么今天就要入土么?不是案子还没处理好么?”

    “这还什么案子哦,他就是自己死的,派出所也定案了,非得要今天入土,再说,人都死了,早早入土为安就是了,你是他的朋友,还不知道么?”

    “哦,只是普通朋友,接触不多的——”

    这时候那个年长的女人也凑过来说:“是哦,人都死了,早早入土为安就是最好的,早一天入土,早一天走上那西方极乐世界的路,比什么都强!”

    这老人快言快语,说话干脆利落。

    “什么时候埋呢?你们这是去——”

    “今天下午就来了,现在可能正在殡仪馆那火化吧,火化完了,拉到他租的那房子那,祭拜一下就送来了,我们这不去老坟前跟他那些列祖列宗说一声,给他修坟呢。”

    沉刚一听,也肯定了自己先前的判断,就赶紧说了声:“哦,那你们忙吧,我走了!”

    沉刚心中突然有点着急,也说不上为什么,但此时他猛地想起了宋芳慧,想到她那天的悲悲戚戚,还有屋檐下她那可爱的面容,还有——

    倒不是为了自己的母亲,是宋老板的老婆,但沉刚总觉得这一家人跟自己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自己必须要到他们家里去看看!

    一边想着,一边就急匆匆地往博城边缘的殡仪馆走去。

    等沉刚来到了殡仪馆里,这才知道不光宋老板的遗体在这,就连自己在下水道里发现的那个刘小蒙的遗体竟然也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