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沉刚得到了飞蝉

    更新时间:2015-11-08 10:43:21本章字数:3101字

    当沉刚猛然听到飞道长的声音传来,心中甚是惊喜;而黑衣人听到后,却是有点惊慌!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赶忙转过头去,顺着声音的来源,往院子那边看去。

    就看到从远处的人群中,众人闪开了一条路,飞道长正迈着大步,迅速地走了过来。

    他还是原先的打扮,一身灰色的道服,挎着一个跟沉刚一样的道士包,走起来,头上的发髻随着脚步地移动在微微颤动,风尘仆仆。

    周围的众人看到一位道长这么急匆匆地来到了停尸间的地方,都很好奇,就慢慢地往这边靠拢着。

    很快,飞道长就来到了他们几个人的面前,但是没看沉刚跟那两个女士一眼,而是直接站在了黑衣人的眼前,面对面,脸贴着脸,挨得很近。

    道长始终抬着头来,盯着他,双眼就跟两把利剑一般刺在黑衣人的脸上,一刻也不挪移。

    虽然看起来,飞道长身上尘土一层,脸上的皱纹处,也是布满了灰尘,有点疲惫,但此时此刻,却非常的刚毅与沉着。

    “别来无恙吧,时幻,好久不见!”

    黑衣人也在盯着道长,此时,咬了咬牙关,但还是冲道长冷冷一笑,说:“好久不见,飞道长!这些天竟然没把你忙死?”

    “哈哈,没事,我活的好好的!那些小鬼又都装在我的包里了!”

    道长一边说着,还一边拍了拍身上的挎包。

    黑衣人听了,更是咬牙切齿,不过,还是冷冷一笑,说:“不要高兴得太早,马上就给你难看!”

    “哈哈,尽管放马过来吧,不过,今天,他们两个你是带不走的!”

    “哼哼哼,今天,我来就是为了他们两个来的!”

    “我早知道你会来,果然贼心不死啊!那你没想到我也会来么?现在,看我来了,那你还不快走?!”

    两个人对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都在用力地低沉地说着,咬字清晰,都很坚决,沉刚他们三个在一边听得一清二楚,都在紧张地不解地看着他们两个。

    沉刚从他们的对话中,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但是那两个女士却是听得云里雾里的。

    围在一边的人们,隔着他们有三四米,也都在静悄悄地听着,但似乎听不清,满脸疑惑地看着他们。

    此时,黑衣人听到飞道长要他走,却突然“嘿嘿”一笑,这笑声里满是阴冷,说:“我干嘛要走,我要带走他们,他们是属于我的!”

    “呵呵,你看看这艳阳高照,还有,我来此也是为了带走他们的,你能行么?这可是大白天!时幻!你看看这太阳,看来今天老天是在帮我呢,哈哈!”

    黑衣人听了,也略略抬头,看了看耀眼的太阳光芒,又狠狠地咬了咬牙关,似乎有些无奈,对着道长,又恶狠狠地说:“今天就算了!不要忘了,我可是跟你没完的!”

    说完,黑衣人就猛地一转身,匆匆地挤进了人群中,一会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

    飞道长目送着黑衣人远去,舒了一口气,才看了看沉刚,刚想对他说什么的,可是边上的那位漂亮的女人,此时却满脸的欣喜,赶忙上前一步,走到了飞道长面前,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句:“飞道长,你老人家最近好吧?您还认识我吧?”

    飞道长略一抬头,抬眼轻轻地扫了她一眼,微微一笑,说:“真可谓是缘缘不断,你今天也果然来了——”

    道长说了一句,还接着又轻轻地叹了口气,似是无奈,又心领神会的样子。

    沉刚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认识飞道长,宋芳慧此时也是有点诧异,但她诧异的是,早已看到了飞道长背着的包跟沉刚身上的包是一样的,而飞道长当然一看就知道是一位道士,而沉刚打扮入流,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他也是一位道士,显得有点不知所以。

    其实大伙围着他们看的原因也是为此,还是从包上判断得出,这个年轻人竟然也是一位道士,可是他的打扮却是如此的不同。

    两位道士竟然都来了停尸间,大家都觉得甚是好奇,虽然黑衣人已经远去,但他们还是围在附近,不肯离去。

    此时,大伙都在,说话不便,飞道长就轻声地跟沉刚说:“过来到这一边——”

    道长来到了停尸间屋外的一角,沉刚也紧紧地跟了过去。

    “现在,你知道那个黑衣人就是时幻了吧?”

    “嗯,知道了,多亏您老人家及时赶到,否则——”

    “我早已料到他肯定会来,所以急着赶了过来,好在正是时候,不过,我没想到你也会在这里,”道长说到这,却并没有问他怎么来的,为什么而来,而是转而说,“那你现在也知道了时幻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吧?”

    “哦,大体是有点明白了,好像是为了那两具遗体的事吧——”

    “不是他们的遗体,是为了他们两个的鬼魂,他来是为了要带走这两个鬼魂。”

    “带走他们的鬼魂干什么?”

    “他们两个都是非正常死亡,怨气怒气狠气都很强烈,是两个冤鬼幽魂,以后很可能就会成为两个厉鬼,时幻是想把他们带回去,教化成危害人间的害人之鬼,厉鬼,来危害人间,另外就是想——”

    道长说到这,却没再继续说下去,而是抬起头来看着沉刚问:“你身上带着一个鬼灵,是谁呢?”

    沉刚一听,觉得有点惊奇,他怎么知道我包里有那个小鬼灵的,同时,又有点愧疚,毕竟带出这个小鬼灵,并没有经过道长的同意,是自己自作主张带出来的,于是,低下头,红着脸说:“是,我身上带着的事原先小黑屋里的一个小鬼灵,就是您从医院的停尸间带回去的那个小孩,小鬼灵——”

    道长听了,到并没觉得惊奇,也没有要责怪他的意思,而是说:“你带着他,是不是自己的眼前就发生了一些变化,能看到身边的鬼魂?”

    “是!”沉刚一听,看道长并没有责怪他,心里也就舒坦了些,抬起头来,有点兴奋地说,“是,看到了好多呢,就在山下三水村的墓地,好多好多呢,呵呵。”

    “当时,你没害怕么?”

    “也有点,但是一般般了,没什么太害怕的,现在想来,都觉得很平常,还有点好玩呢。”

    “嗯,”飞道长听了,不但没有责怪他,反而眼里流露出了一丝高兴,甚至还有一种欣慰,他接着就有点自言自语地说,“看来,你我还真是有缘,呵呵。”道长自己轻轻地笑了笑。

    沉刚虽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只要道长高兴就好,于是心里更是高兴了,接着他就想起个事,赶忙问:“那个时幻,我怎么老是遇到,并且今天他好像是故意来找我的,一直在盯着我看,似乎好像还认识我,难道就仅仅凭着你给我的挎包么?”

    道长听了,微微一笑,说:“你平时常遇到那个时幻,这是一种缘,是缘把你们拉扯到了一起,虽然是一种恶缘,但是也同时说明,很多事,你必然要参与其中,至于今天他时常地盯着你看,还来到你的身边,这是因为你身上带着的那个小鬼灵!”

    “与这个小鬼灵有关?他是要带走这个小鬼灵么?”

    “与你身上的小鬼灵的确有关,但不是要带走他,甚至他都不知道你身上还有这么个小鬼灵呢,这是因为,你身上既然带着一个小鬼灵,现在你身上的阳气就已经被阴气所压,阴气布满了你的全身,时幻可能是在怀疑你,到底你是鬼还是人呢,甚至在想,你是不是跟他一样,也是一个修炼成了一个有人形的鬼,所以,这是他对你甚是不解的缘故。”

    “哦,原来如此啊!怪不得他一直再问我从哪里来的,是干什么的呢?”

    道长听了点了点头,略一沉思,又一脸严肃地对他说:“一个正常在人世间活着的人,必须阳气要足够旺盛,而你现在因为鬼灵在身,所以阳气不足,这对你的身体,还有你一系列的遭遇都是非常不好的,所以——”道长说着,就从挎包里,取出了一件东西,递到了沉刚的眼前。

    沉刚一看,立时有点惊讶。

    在他眼前的,正是一枚闪着寒光的飞蝉!

    飞蝉在道长手里,只有半个巴掌那么大,黑漆漆的,在阳光的照射下,发着轻微的寒光。

    道长又说:“这枚飞蝉,本来就应该属于你的,现在给你,一是它可以帮你提升阳气,二是它还可以帮你逢凶化吉,这个东西,你带在身上,就连时幻也是敬畏三分的,这样可以用来临时保护自己,至于为什么现在才给你,我们以后再聊,你先带着吧。”

    沉刚从道长手里接过飞蝉,拿在手里,看着仿佛是精铁打造的,但是拿在手里,却很轻,像是塑料,轻轻一握,还有些变形,就跟蜕皮猴在那具遗体的胳膊上取下的一样!但是跟石姐姐棺材铺售卖的却完全不同,自己手里的更精致,栩栩如生,除了有点大,就跟活着的飞蝉一模一样。

    就在这时,沉刚突然听到了一声喊叫,竟然是自己挎包里的小鬼灵喊出来的,飞道长一听也是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