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灵魂这个事

    更新时间:2015-11-10 09:34:43本章字数:3049字

    沉刚跟飞道长问起灵魂的事,接着就想起了自己在下水道初次见到刘小蒙尸体的时候,也曾按照道长教他的办法,尝试着与他的灵魂沟通,但是却什么都没感受得到,这又是为什么呢?

    道长解释说:“要做到灵魂沟通这是一个很难很复杂的事,即便是活人与活人之间,都不会轻易做到,何况是一个活人跟死人呢。

    活人跟死人之间更有一堵难以穿越的墙,有时候,你即便是穿墙而过,但是那边却并没有你想见到的东西,甚至哪怕你见到了,但那灵魂却看不见你,或者干脆对你视而不见,不想与你做任何的沟通,那都是无法建立两者的联系的。”

    道长说的,虽然沉刚听起来还是似懂非懂,但也有所参悟,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道长有接着说:“这灵魂的沟通与交流问题,也不是一会半会能说的清的,需要你多次的尝试,多次的锻炼,更重要的是,还要对人世间,甚至阴界的所有问题都有很深的了解与体验,才能更好的参与进去,就是懂得一切的人情世故,甚至能参透人生的真谛。然而世间之事,错综复杂,姿态万千,有时候就根本没有一个通用的方法或者原则去解释,去决断,所以,在你以后的生活中,要做个有心人,不断地去尝试,不断地去总结,如此以来,有些事,也就能无师自通,虽然你说不出来,但是却能心领神会,甚至达到他心通的最高境界——”

    “他心通?他心通是什么?”

    道长抬头看了看沉刚,说:“至于这个他心通,更是涉及很多的事,还与我刚才给你的飞蝉也有着直接的联系,所以一时半会就先不说了,等以后我会详细地告诉你的。”

    沉刚再次点了点头,心想,看来这个飞蝉还真的是大有来头,怪不得自己最近的一切事都围绕着这个飞蝉来展开呢。

    可是现在,既然不说他心通,那就继续听道长讲解灵魂之事吧,于是他接着问到:“师傅,你刚才说的,人死以后,灵魂已经出窍,但是还不能脱离自己的肉体,可这灵魂就在遗体的身边,为什么我却看不到呢?”

    “其实,就比如刚才在刘小蒙与宋老板的遗体前,我也是看不到他们的灵魂的,这灵魂的看到与否,也是有着各种的缘由,就说你吧,你以前在三水观,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引导,你就看不到那些鬼魂;那晚时幻在的时候,你之所以能看到那些偷跑出来的魂灵,是因为时幻让他们显形的;而你昨晚还见到了小鬼灵,那是因为你们之间的缘分;而在三水村的墓地,能见到那些鬼魂,是因为你身上带着这个小鬼灵,让你身上的阴气加重;而此时你却看不到他们的灵魂,那就有更多的原因了,或者是因为此时阳光直射,阳气很重,那些鬼灵是不敢出来的,或者是因为与你无缘,彼此也就没法相见,更何况,他们两个的灵魂如今还都在自己的躯体之内,一般人也是没法见到的,至于我现在也为什么没有见到他们,甚至当时,我也只能是很微弱的感受到他们——”

    道长一口气说到这,就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继续说:“至于,我刚才在他们遗体边,也只是很微弱的感受到他们的存在,但仅仅是他们的灵魂好像似有似无,根本没法交流,我也很纳闷,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不过等我把他们带到山上,详细揣摩后,也许就明白了。”

    沉刚看道长也似乎有所疑惑,临时都解释不清这是为什么,就知道这里边肯定挺复杂的,但同时也再次引起了他强烈地兴趣,可就在刚想再次问话的时候,就突然发现飞道长的眼睛直视前方,一动不动,嘴唇在微微颤动,似在自言自语,然后他轻轻地把自己的挎包口用手撑了起来,一会的功夫,又合上了包口,这才转头对沉刚说:“刘小蒙的灵魂已经来到了我的包里了。”

    沉刚在一边仔细地看着,又听到了道长的话,觉得真是好神秘,甚至有些好玩。

    “那带他回去,一问,不就知道他的死因了么?”

    “但愿如此,但是他的灵魂却非常的孱弱,就跟我刚才跟你说的,我很怀疑这里边不知道藏着什么秘密,不管怎么说了,回去就知道了。”

    此时,沉刚在想,既然刘小蒙的遗体正在火化中,他的灵魂也终于来到了飞道长包里的道符之中,那么就是说,灵魂只有在遗体被火化以后,才能真正的脱离肉体,那很早以前,我们人间还不实行火葬,尸体都还是埋在地下的时候,灵魂怎么样才能出来呢?

    这个问题飞道长是这么回答他的。

    人死之后,灵魂就一直徘徊在肉体左右,这时候每个人的灵魂都很单一甚至纯真,他不会去想别的事,就只是在怀疑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有时候甚至再次进入到肉体之中,但却已经无能为力,不能让自己的肉体再有所动作,于是就反反复复,进进出出,一直在怀疑自己到底是死了还是没,就在这个阶段内,人的肉体与灵魂也是最容易被蛊惑的时候,比如以前所说的诈尸或者还魂等,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现在肉体基本很快就会被火化,每个灵魂接受到家人的祭祀,各种形式的展开,灵魂也就很快明白了自己确实是已经死去,在各种条件的限制下,每个灵魂基本上都是规规矩矩地,在神婆的引领下,走上西天之路。

    以前的死人虽然不火化,但灵魂在亲人的导引下,也会做到与肉体的分离,也是那些仪式的举办,简单地说就是烧纸,亲人的痛哭,一直到遗体的掩埋等等,这样灵魂也就渐渐明白了自己确实是已经死了,再在神婆的导引下,离开自己的亲人,赶赴西天之路。

    但是遗体在没有火化或者掩埋之前,或者根本没有那些仪式的进行,那些灵魂,就一直徘徊在自己死还是没死的犹疑当中,也就很容易变成游魂野鬼,无处可去,无路可走,如果在这个时候收到邪灵的引诱或者死者的灵魂本来就是恶性的,就很容易变成厉鬼,危害人间,这也就是为什么以前有那么多的游魂野鬼,而到了现在社会,却越来越少了的缘故。

    我为什么急着要赶过来,带走他们两个人的灵魂呢,也是为了这个,因为现在,他们的灵魂是最纯净的,很容易被教化,时幻为什么也在此时过来想带走他们的呢灵魂呢,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而时幻带走他们的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接受他的教化,变成游魂野鬼,危害世人。

    沉刚听道长讲完这灵魂的事,真是大开眼界,没想到这里边还有如此众多的道理,受益匪浅,今天呢,道长也好像很有耐心,对沉刚不停地教导与开化,虽然以前在三水观,也曾经教授与给他过引导,但都没今天说得这么多,这么详细。

    时间在谈话中似乎过得更快,两个人刚说完,就又听见停尸间里有人喊,要宋老板的家人过去帮着抬遗体。

    这时候,待在门外的宋芳慧已经匆匆地跑到了宋老板的遗体前,坐在地上,抚着裹尸袋,再次失声痛哭。

    等沉刚跟飞道长走到了遗体前,推着车的那穿白大褂的一个小伙子,也已经来到了宋老板的遗体前,这次出来的是旁边那炉的年轻人,此时,他好像也见惯了此情此景,对宋芳慧的哭叫,根本没在乎一点,只是催着,快抬上遗体。

    等沉刚跟飞道长把宋老板的遗体放到了车上,这时候门外的那个女人也走了进来,拉起了坐在地上哭泣的芳慧,走了出去,而沉刚依旧跟着车子,推着宋老板的遗体,来到了火化间,这次,飞道长也跟在了后面。

    他们一同来到里边的那个火炉边,还是如此,帮着把宋老板的遗体抬到了索道的钢槽里,索道自动进入了火炉,也汹汹的燃烧了起来。

    沉刚经过道长的那些讲述以后,此时,待在火化间,也就不感到害怕了,望着关闭的炉门,听着里边燃烧的声音,隔着厚厚的炉壁,仿佛能看到里边熊熊的大火已把宋老板的遗体包围,使劲地燃烧了起来。

    炉边的小伙,刚说了声要他们出去等着,这时候另一边的火化炉前,那位年纪稍大的人说:“你们不也是这个炉里的亲属么,正好,已经火化好了,你们一块帮着把骨灰盒搬出去吧。”

    沉刚跟飞道长走到了靠近门口的炉前,这时候在炉边的小伙子已经摁起了开炉的按钮,钢槽随着索道的滑动,慢慢的从炉里滑了出来。

    就在那浅浅的钢槽里,只有遗体充分的燃烧过后,散落的一些灰白相间的骨灰,同时带出了一分燥热,还有一股难闻的烧焦后的味道。

    一具硕大的遗体,经过燃烧以后,就变成了这么一层散落的骨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