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成了新女婿

    更新时间:2015-11-19 09:16:30本章字数:3038字

    天空还在飘着毛毛细雨,那些女人走出墓地的时候,本来就连吓带累,浑身出了一身汗,出来后凉风又这么一吹,此时是又冷又累。

    那个神婆,只知道皱着眉头想自己的事,而沉刚也不能证实她们心中的疑惑,本来三个女人一台戏的,可现在就没法唱下去了,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这时候,一个身体还很硬朗的女人提议说:“咱就不要在这里等车跟他们一块回去了,他们埋完坟还指不定什么时候,我们就先回去帮着做菜做饭,那些人还不知道忙活的怎么样了。”

    此时芳慧也站不住了,真的很累,她靠在沉刚身体的一侧,轻声说了句:“沉刚,我看看要回城里了。”

    没想到这句话让旁边那个叫姑姑的女人听见了,立时扭头冷冷地看着她,绷起了脸。

    其实是芳慧还没弄明白,乡下人的习俗就是,忙完了白事,还要请大家——忙里忙外的,远近的亲戚还有最重要的那个神婆,都请来一起坐坐,叫到这场白事的组织者——那个叫姑姑的家里,喝点水,拉拉呱,喝点酒,吃顿饭,这是习俗。

    而此时,芳慧竟然提出要回城里,她立时就不高兴地说:“你要回去?这可不行!大家都忙活一天了,没功劳还有苦劳呢,你那个后妈——我那个表嫂虽然是让人把钱捎过来了,但她自己又没来,现在可不是光凭着钱就能办成事的!你看看,那么多人都来帮咱,图的啥?!你家里人就你一个人回到咱村了,你再走了,可不象话!你那些嫂子婶子姑姑的,虽然都不是亲的,但咱也都是一个老祖宗,她们可都是义务来帮忙的,你再走了怎么行呢?大家说,是不是?!”

    大家听了,当然也都附和着这么说,芳慧可真的是没想到这点,她也不懂,被姑姑这么一顿话说的很不好意思,这才明白过来,觉得自己再走了确实也是对不起大家,但让她自己一个人留在村里,还真是有点慌神,本来就累,于是就扭过头来,不知所措地看着沉刚。

    沉刚当然明白这回事,就笑着对芳慧说:“那就留下来吧,陪他们吃顿饭,表示一下感谢是应该的。”

    “哦,可是——可是你呢?”

    沉刚本来是想从这里直接回三水观的,心里还有很多事,也要找飞道长问个清楚,但此时看到芳慧那无助与期盼的眼神,心也是一下子就化了。

    “我也陪着你回村里,好吧?”

    芳慧一听,立时就喜在心头,甜甜地冲他一笑,完全放了心,她知道,只要身边有沉刚,一切都好办,一切也就无所谓,一切也都可以答应的。

    大家看她们“小两口”同意了,一时也就都高兴起来,那个想现在就步行回家的,又赶紧说:“那既然芳慧姑娘,也回咱们村,咱们就都不等他们了,一块走着回去,为他们准备饭菜去,反正也不远!”

    于是大家就都说说笑笑的,开心的往村里走去。

    因为几经波折,特别是在墓地里大家都被吓了一跳,现在虽然凄风苦雨,但只要身心放松了,也就忘记了先前的疲劳与惊恐,再加上芳慧——也算是一个外人吧,也跟着一起回村里,就要聚在一起吃吃喝喝,谈天说地,于是她们就很快忘掉了这是一个丧事,一路走来,心情都很不错。

    而芳慧呢,虽然经过几天的奔波与劳累,但此时此刻,有沉刚的支持与陪伴,心里也放松了不少,也不再那么伤心难过了。

    很快就到了三水村边,芳慧看到就在村口有一家稍大的超市,在路上的时候,沉刚也跟他说了一些乡下人的习俗,知道今晚大家还要喝酒等,于是就拉着陈刚,要去超市买酒,还说捎带着再买些现成的饭菜,大家一听,都纷纷地夸赞她懂事,识大体,比他爸爸还有那个后妈强多了。

    那个叫姑姑的中年妇女虽然一边说着,说她后妈捎钱回来了,家里也已经准备了,但并没有力劝芳慧,这是一个脸面问题,虽然嘴里说不让她去买,但仅仅也只是勉强拉扯了芳慧几下,就喜滋滋地看着她跟沉刚跑进了超市。

    等她们一起大包小包地提溜着东西,回到了姑姑家,家里已经坐满了人。

    那个姑姑就把芳慧介绍给她们,特别是那些老年人,一听说面前站着的就是宋老板的闺女,还那么懂事,就拉着芳慧的手,一口一个闺女叫着,还落下几滴老泪,虽然还是伤心,但很快就在大伙地劝说下,转忧为喜。

    一直到了晚上七点多,所有该来的人都到齐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吆三喝四,嘻嘻哈哈,整整坐了三大桌,都在一个很大的房间里,一起吃喝,就把白天的那些事都忘掉了。

    沉刚陪着芳慧,坐在最里边的一张桌上,沉刚自然而然的就成了村里人的新女婿,反正芳慧也不解释,大家也都默认了,同坐的几个老年人都是奶奶爷爷辈上的,再就是那个神婆与姑姑。

    大家就这么一边回忆着宋老板小时候的一些事,一边吃吃喝喝,不一会的功夫大家都酒至半酣。

    沉刚也喝了不少,虽然不是第一次喝这么多酒,但今晚自己就好像真的做了新女婿,大家都在劝他多喝,特别是那几个帮着挖坟埋坟的民工,自身本来就能喝,下午在墓地见到沉刚点燃了烧纸,也在心里就认为这小伙子有点了不起,也就都过来跟他干杯。

    再加上每次和他们干杯的时候,芳慧在一边都带着那无比爱慕的眼神,让沉刚真的醉在了心里头,何况自己这么多年来,这可是第一次跟这么多人在一起,还在一起喝酒,还受到不少人的尊重与喜欢,让他找到了一个家的感觉,很温暖,他也很兴奋,更感到幸福。要不是多亏他酒量大,这会还真的就醉了。

    但虽然喝了这么多酒,可在沉刚心里明白,还有身边的芳慧需要他的保护,心中还有那么多解不开的结,所以还是留着一份酒量,对自己说,不能喝醉!

    这时候,那个在墓地里跳下坟坑去安置骨灰盒的中年男人,歪歪斜斜地走到了沉刚身边。

    “妹夫,你是我妹夫,我是你老姐夫,咱们喝个!”

    沉刚赶紧端着酒杯站起来,跟他碰杯。

    “今天,今天是多亏了你啊!要不是你,我们所有人都可能给吓跑了——真的吓跑了!我这妹子跟着你,有福享!”说着,他还醉醺醺地拍了一下旁边坐着的芳慧的肩头一下。

    “我那哥哥,今天埋他,他不愿意!他很不愿意,我跟他很熟!他平时就是这么邪骨,这不死了还想闹事!要不是你在场,今天下午可能就出大事了!”

    桌上的人,看他这么说,觉得有点不合适,以为他真的喝多了,特别是那几个年龄大的,都在劝他少喝,可是,他根本不听,还没等沉刚喝完,自己就一仰头把满满的一杯灌进了肚,接着就弓腰捞起桌边的酒瓶,又满满地倒了一大杯。

    几个老年人还在一边劝他不要喝了,但是另外桌上的几个年轻人,就在咋呼,“让他喝,他能喝,三瓶没事的!”接着大家就哄笑不止。

    身边的那个姑姑就悄声对身边的芳慧说:“这人是你一个表姐夫,可是你那表姐早死了,他就领头在四里八乡专门挖坟埋坟,谁家死了人,都来找他,人家可都敬着他那,他原先还跟你老爸干过建筑,跟你老爸很熟的,你也起来敬他一杯吧。”

    芳慧一听,就赶紧站了起来,同时端起了一杯酒,敬到了这人面前,说:“姐夫,刚才听我姑姑说,今天多亏了您,我谢谢您了!”

    这人可能很爱面子,一看到芳慧也端酒敬他,立时就特别兴奋与满足,本来身子还歪歪斜斜的,现在也站直了,赶紧一把接过酒杯,立即放在了嘴边,可突然又停下了,瞪着芳慧说:“大妹妹,不用谢,我跟你爸爸很熟——很熟!他没了,我伤心——”说完,竟然哽咽着流出了泪,芳慧一听,眼圈也一红,也流了泪,大伙一看,都停下了喧闹,屋里一时静了下来。

    这时候,有个中年妇女赶紧站起来,走到中年男人身边,劝他不要喝了,可是他一边流泪,一边仰头又把酒杯里的酒痛痛快快地倒进了自己的嘴里,“咕咚”一口咽了下去。

    可能他也怕搅了此时的气氛,喝完酒,擦了一把泪,又笑了笑,说:“没事,没事,谁都会走这一步的,我也快了,没事的!”说完,还大笑了几声,接着就拍了怕面前沉刚的肩膀,继续说,“妹夫,今晚你要多喝,你等着,等会我还要跟你说个事!”

    大伙一看,没事了,就继续尽兴地喝酒吃菜。

    中年男人刚说完,就举着酒杯,踉踉跄跄地来到了年老的神婆身边,没想到一句话竟然又引来了一场出人意料的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