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对决

    更新时间:2015-11-21 10:07:31本章字数:3128字

    钱老神婆看来也不是吃素的,先是好言相劝这附身与男子身上的魂灵,可是她不听,就一个劲儿地喊着要见到自己的孩子。

    鬼魂如果长时间附身与人的身体,阴气太重,被附身之人一会就受不了,钱神婆心里是明白的,关键的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多人都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还收拾不了这么一个魂灵,以后还怎么吃这口饭,再者说了,今下午在墓地就因为点不着那烧纸,众人虽然没明着说自己的功力有限,但还是有几个妇女在一边嘀嘀咕咕,她也听到了,说自己老了,不行了,该换人了等等,这一切都让钱神婆心中窝火,很是不爽,现在,这个魂灵又在这里示威,不听自己的话,所以她的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

    “啪”的一声,钱神婆把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桌上的两只茶杯也跳起来,随之滚在水泥地上,“啪——啪——”又是两声脆响。

    “我说老嫂子,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怎么着,这也是阳间,怎么着,你也是过去很久的人了,怎么这么不听我劝,难道非得逼着我动法么?!”

    “哈哈哈哈——”男子大笑着,但还是女人声,他恶狠狠地说到:“动法,我就怕你了么?!你试试!”

    说着,男子“腾”地一下站起来,紧咬牙关,“咯吱咯吱”的响,他瞪着神婆,脸都变了形,变得非常的恐怖。

    此时那位姑姑在一边悄声地偷着说:“你看看这脸,跟她死的时候真是一摸一样!”边上的一位老人也附和着说:“是,是,我也见过的,真是一模一样的!”

    神婆看他站了起来,自己也站了起来,一边站还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护身符——飞蝉,巴掌大小的红色的飞蝉塑料,她拿在手里,在男子面前晃了一下,可没想到男人眼疾手快,一把就把这飞蝉给夺了过去!

    神婆根本没防备一点,就有点吃惊,再看他夺过飞蝉后,根本就一点也不在乎,一点也不害怕,先是用手使劲地撕扯着,没想到塑料很结实,根本撕不烂,接着他就放在嘴里狠狠地撕咬着,咬成了一片片的碎塑料,又吐在了地上。

    此时,神婆看到这情形,就突然意识到她根本不怕这护身符,也才想起来,她在墓地还曾经给过中年男子一张护身符,这鬼魂如果害怕的话,还敢附身与他的身上么?

    她根本就不怕!

    虽然到了现在,神婆都还没想到这飞蝉是假的,只是意识到面前的这个鬼魂法力高强,可不是一般的魂灵了,真是不好对付,要是在以前,自己遇到的那些魂魄,好说好劝基本也就行了,就乖乖地走了,可现在她不但不听劝说,还固执着不走,竟然连石姐姐给她的飞蝉都不放在眼里,还给咬烂了!

    说实话,此时神婆就有点慌了神,可毕竟自己走南闯北,做过了那么多白事,处理过这样的事情也不在少数,就在一转眼的功夫,她看到了旁边不远处的芳慧,心里立时就有了主意。

    “我说老嫂子,就算你不给我个面子,你的亲孙女可就在眼前!”说着,神婆就指着芳慧,又说,“你看看,这可是你的孙女,我就不信,你连你的亲孙女也不在乎?”

    这句话还真的管用,附身的魂灵一听,就顺着神婆手指的方向,看到了正在一边吓得瑟瑟发抖的芳慧。

    此时,众人也都把目光转移到了芳慧身上,她本来就害怕,又见到大伙都在看着自己,特别是自己奶奶的魂灵也在眼瞅着自己,就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一哭,可疼坏了站在她身边的沉刚。

    那沉刚这半天在做什么呢,他其实早就明白了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只是在一边冷眼瞧着,只是没表态而已。

    而此时,自己喜欢的女孩连吓带伤心,竟然哭着转头趴在了自己怀里,“哇哇”地哭着,这一下,沉刚可稳不住了。

    他轻轻地抱了抱正在哭泣的芳慧,扭头往被附身的男子看去,立时,一双大眼就像两把利箭一般射了过去。

    四目以对,就见这男子紧接着就后退了两三步,立时带着惊恐地眼神盯着沉刚,她也知道遇到对手了。

    其实这老人的魂魄,在墓地的时候,也见到过沉刚,但并没在意,那时她只知道伤心难过,也着急要找到自己的儿子,在她来之前,那个有了人形的鬼魂也跟她说了,她孩子的魂魄被人给收走了,但她是一个急性子,可不管这些,就急匆匆地回到了村里,什么都没在乎,就只急着要找到神婆,因为她也知道也只有神婆能帮她,神婆就是这阴阳两处的联络者,所以她就根本没注意到沉刚。

    此时,她才明白面前的沉刚,不光身上有让她恐惧的飞蝉,还有飞道长的道符,这些,她都是无可奈何的。

    而沉刚呢,从最开始屋外刮起的那阵阴风,就看到了这个魂魄跑进了屋里,还附身与男子身上,刚才又听了大家的话,知道是宋老板的老母亲的魂灵,为了不引起大家的恐慌,也还以为这个钱老神婆就完全可以对付的了,就没言语。没想到神婆不光对付不了,还把魂灵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芳慧身上,他可不干了,觉得自己也该适时出手了。

    老人的魂魄看到沉刚,自然也就不敢轻举妄动了,但也同时知道了他怀里的闺女就是自己的亲孙女,就想到自己的儿子,再看着孙女在那里又怕又伤心,自己也忍不住难过,立时大哭了起来。

    “我那可怜的孩子啊,我这可怜的亲孙女啊,我想你们啊——”

    她在嚎啕大哭,哭得周围的人也觉得她不再那么可怕了,也都随着伤心起来。

    神婆一看,觉得自己想到的这个法子见到了效果,立时也就心满意足,她趁着老人的魂灵在哭的时候,就悄悄地走到了那个叫姑姑的女人身边说:“快去准备一点香与纸张,再准备一点鸡血,赶紧给我拿来,我要收拾她这个老鬼!”

    中年女子听了当然赶紧照办,就扯了一下身边另一个女人,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说,这时候我自己怎么敢出去,陪着我出去吧,可旁边的沉刚都看到了,也听到了,知道神婆要给这个老人的鬼魂难堪,就说:“你们不用去准备了,让我来吧。”

    三个女人一看,就很惊讶,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此时的沉刚把怀里的芳慧往外推了一下,说:“好了,芳慧,没事的,不是还有我么,别哭了,没事的!”

    芳慧一听,就好像完全意识到了沉刚当然能处理这一切,立时就止住了哭泣,站在了姑姑的身边。

    就在此时,伤心地老人的魂灵听不到芳慧的哭声了,也慢慢地止住了哭泣,有点警惕地看着沉刚。

    “老人家,我是宋老板的好朋友,也是芳慧——你亲孙女的男朋友,就管你叫奶奶了,奶奶,您这次回来,我也知道您就没一点坏心,就是为了找到宋老板,可是你看,这屋里的人可都是您的亲人,您还都认识,把她们吓坏了可怎么好?再说,您附身的这个人也是你的亲戚,您的小辈,您这么老是附着他说话,他会受不了的,您先出来吧,他也喝多了,需要休息。”

    就这儿一席话,大家都听得真真切切,老人的魂灵当然也听得清清楚楚。

    她犹豫了一会,知道沉刚说的对,同时也知道自己根本就对付不了他,所以就低下了头,沉默了。

    屋里鸦雀无声,静的连个人的喘气声都能听得见。

    男子又抬起了头,那魂灵也已经不在那么凶狠了,她轻轻地说:“过来,让我摸摸我的孙女吧,我好想她——”

    就这么一句话,让屋里的人眼里又都流出了泪水,于是大家都在说,芳慧,过去吧,让你奶奶摸摸,她走的时候,你还那么小,你还不懂事呢。

    芳慧也在低声地哭着,抬起了头,看了看沉刚,沉刚笑着给了她一个放心的微笑,芳慧就一下子觉得任何的恐惧与伤心立时都烟消云散,就转身走到了男子——自己奶奶的身边。

    男子看芳慧走到了面前,她虽然还在伤心难过,但看到自己的亲孙女就站在自己的眼前,张这么大了,这么漂亮了,她就忍住悲痛,微微地笑着,慢慢地伸出了手,轻轻地摸了一下芳慧的脸颊,又满足又幸福地笑了笑。

    就在这一瞬间,就见男子突然双手举过了头顶,紧接着长长地打了个呵欠,身子就要往边上倒,此时神婆明白,就一把拉住了男子的衣服,喊道:“快过来几个人,抱住他,别让它摔倒了”

    此时,立即从一边跑过来两个小伙子赶紧抱住了男子,屋里顿时有点乱,可就在这时,沉刚看到老人的魂灵已经飘到了门口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往着沉刚。

    沉刚知道这老人还是挂念着自己的儿子,就赶紧走到了门前,轻声地说:“您孩子——宋老板的魂灵在我师傅飞道长那,好好的呢,您放心回去吧,过几天他就会回去看您的!”

    那鬼魂听了,轻轻地点了点头,眨眼之间就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