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被害的栾老汉

    更新时间:2015-12-02 12:36:59本章字数:3082字

    就在沉刚决定不去三水观找飞道长,而是直接下山去城里找工作的时候,途经约会的那两个年轻人的身边,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

    “在我们来的路上,住的路边死的那老汉可真可怜,我过去看见了,脑袋都被砸得稀巴烂了,跟一滩豆腐脑一样——”

    “你别说了,都说两遍哦,真是恶心,吓人!”

    “也真是的,你说一个捡破烂的破老汉子还能得罪什么人啊,竟然下这么重的手?”

    “你进去的时候,我站在外边,听那些人议论说,那不是仇杀也不是为了钱,听说那老汉养了一个小男孩,挺可爱的,都说是为了抢那孩子自己养着或者是抢了去给卖掉的。”

    ……

    捡破烂的老汉?老汉还有一个孩子?还就住在路边?!

    是不是栾老汉?!

    沉刚听到后想,栾老汉就住在从东城来三水山的路上,靠捡破烂为生,前些年在街上捡了一个哑巴孩子养到现在,孩子长得还特别可爱!

    沉刚想到这,很是惊讶,走过两个人的身边后,又退了回来,把那两个年轻人倒吓了一跳,赶忙都站起来,瞪着沉刚。

    “哦,没事,我只是想问问你们刚才说的那老汉,是不是住在东城公路所旁边的一个窝棚里?”

    “是,就住在那窝棚的外边,死在那了,窝棚边上都是他捡来的瓶瓶罐罐破纸箱啥的,怎么了,你认识?”

    “什么时候的事?”沉刚没回答他,这一句话就证实了。

    “就刚才不久,我们来的路上见的,警察还都在那呢。”

    一定是栾老汉不假!

    沉刚匆匆地说了声谢谢,就赶忙从山沟里斜着往下,沿着一条直线往山下走,也没拐弯去爬上山坡,走那条上下山的石阶路,而是翻越石头,踏过枯草,不管荆棘缠脚,就直奔山下的停车场跑去!

    因为走的不是正常路,附近也没什么人,沉刚近乎跑起来一般,也顾不上枯草树皮上的尘土,弄脏了身上干净的衣服。

    等沉刚跑到快要跟那他所居住的土地庙平行的时候,在树林边,突然听到有人在喊自己。

    “沉刚,先住一下!”

    沉刚一惊,一听嗓音就知道是飞道长,往右边一扭头,果然是飞道长,已经从树丛中闪了出来,迅速地来到了他的面前。

    “道长,我——”

    沉刚见了飞道长,立时觉得很难为情,就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笔直地站在道长面前,很是局促,脸上因为刚才跑累的,再加上此时心中的不安,汗水都出来了。

    飞道长上下打量了一眼沉刚,虽然只是匆匆的一眼,就好像明白了最近所发生在沉刚身上的所有的事,这一点,沉刚深有体会,每次在道长面前,自己就跟一个透明人似的,根本无法掩饰自己任何的东西,而此时,沉刚就觉得连自己的身上所穿的衣服,在道长面前,都很扎眼。

    “沉刚,别的先不用说,我来找你是给你送东西的。”

    说着,飞道长就从身上所背的挎包里掏出来一叠叠好的道符,展开一看是两张。

    “沉刚,这一张道符,你回去以后就把它浸在冷水里,然后把你的钢球放在里面洗一下,这样你的钢球就不光能伤人还能伤到鬼魂的,”说着,道长又展开了另一张很小的道符,说,“这个你就随身带在身上,这样你就能看到周围你想看到的一切鬼魂,就如同自己长了一双阴阳眼一般,不光看到我们世间的一切,还能看到阴间的各种鬼魂。小鬼灵在你身上的时候,是借助了他所拥有的阴气,你所见到的魂灵,都是跟你三生有缘,所以才能见到,现在这张道符只要在你身上,不但不会损伤你的阳气,还会让你随意见到身边的一切。”

    沉刚赶忙接过道符,还没说什么,道长又继续说:“以前给你钢球的时候,那时,只是你身边的那些人在作怪,虽然他们中一些,就跟披着人皮的恶鬼所做的没什么两样,但毕竟他们还有有人的血肉之躯,而现在,各种魂灵都已经在蠢蠢欲动,随时可能会伤害到你,所以你更要加倍小心,保护好自己,我现在才给你这道符,就是让你的钢球发挥更大的威力。”

    “嗯,道长,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的!”

    “再一个就是,你一要注意,你既然已经见到过不少鬼魂,当然也就不再恐惧你身边的另一个世界,其实在我们这个世界上,人跟鬼是并行存在的,并且时有交叉,以后在你看到身边的那些鬼灵后,只要不是他们来主动找你,或者是故意来伤害我们世间的人,你一定要记住,不要破坏他们任何的活动轨迹,就是说各走各的路,谁也不要涉及谁,这才是人间正道,这也是这道符的真正用意所在,明白了吧?”

    “嗯,明白了!”

    沉刚郑重地点了点头。

    飞道长冲沉刚一笑,没有了刚才的严肃,说:“好了,沉刚,别的没什么事了,那你就赶紧下山,去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吧。”

    “我——”沉刚跨前一步,还是想跟飞道长解释一下,可是飞道长却并没有给他机会,而是跟沉刚一错身,往边上跨了一步,两个人错开着,但是在一条直线上,就要走,根本没有顾忌沉刚还有没有别的事。

    “道长,我——”

    “沉刚,走你自己心中选择的路,不要有任何的顾忌,更不要顾忌我!记住,你有任何事,也不管在任何时候,三水观就是你的家!”

    飞道长一边说着,还伸出手来在沉刚的肩头上拍了一下,但没有看他,而是跨步就钻进了树林。

    沉刚一回头,看道长早已消失在树林中,走远了。

    虽然自己没说什么话,但看得出来,道长并不想听他的解释,他像是都明白一切,那既然如此,也就不用多说,只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就是了!

    但刚才道长说的话里,那句三水观就是自己的家的话,让沉刚的心里感动不已,是的,三水观就是自己永远的家,飞道长就是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师傅,自己的父亲!我也永远不会离开三水观的!

    想到这,沉刚的心里就舒坦了很多,虽然心里还有很多话想要问道长,但既然他不给自己机会说,那就是还没必要问,现在,还是先赶去东城公路所那,去看看栾老汉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这栾老汉是一个六十多岁的本地人,打了一辈子光棍,现在也没什么亲人了,但他却很有钱,不像一般那些捡拾破烂的以此谋生。他有好几项补贴,政府按月发到手,自己的老房地基也卖了,卖了不少钱,都存起来了,自己在家无事,就喜欢满大街游逛,捡捡破烂什么的,天长日久,这样做开了,也就成了习惯,就成了一个捡破烂的。

    四五年前,有一天晚上,他又在大街上转悠的时候,在一个大箱子里捡了一个五六个月的小男孩,被人遗弃的,也没人要,他自己就抱回来,一辈子没孩子,自己就真想养着,于是就做起了母亲。

    爱心加上耐心与关心,还把那孩子伺候的舒舒贴贴,过了一段时间,才知道那孩子先天失聪,还是个哑巴,所以人家才这么狠心丢弃的,但这并不妨碍栾老汉继续对他的爱,反而更是疼爱有加,这不一晃,孩子就长到了五岁,出息的非常可爱。

    这爷两个就生活在那窝棚里,别看那窝棚从外边看不好,但能遮风避雨,里边还收拾的干干净净,舒舒服服,再加上栾老汉手里有钱,屋里也是应有尽有,只要孩子想要的,他都愿意给他买到,爷孙两个,生活的其乐融融。

    沉刚刚来博城的时候,没地方住,就在大街上随便找个地方安眠,有一天晚上遇到了栾老汉,就把他领回去,让他在自己的窝棚里住了几天,等沉刚熟悉了这座城以后,就自己出来了。

    跟栾老汉住在一起的时候,这老人带他挺好,管吃管住,还很关心他,所以沉刚一直记在心里,有时候走到他那里的时候,就去坐坐玩玩,因为沉刚一直住在西城,而栾老汉一直住在东城,相隔比较远,但每月总也还能见上一次半次的,只是这段时间,沉刚住在三水山,已经两三个月没见了,结果怎么就出了这事。

    沉刚骑着摩托车,飞奔在去栾老汉那窝棚的路上,想起这些来,禁不住心中酸楚,眼里有了泪,这栾老汉也是自己的亲人啊!

    等沉刚到了栾老汉那窝棚的公路边,就看见还有几个人正站在在那里议论着,但窝棚那已经没人了,看来现场已经处理完毕。

    沉刚问™:“这是怎么了?”

    “你还不知道啊?收破烂的栾老头昨晚被砸死了,那孩子也被偷着抱走了,警察刚处理完现场,走了。”

    “栾老汉的遗体呢?”

    “被警察带走了哦,还能留在这啊。”

    沉刚把车停在了外环路边,就沿着一条小路向窝棚走去,小路两边是公路的绿化带,两边还未干枯的地表草,都已被踩得很是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