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接受任务

    更新时间:2015-10-17 16:38:58本章字数:3741字

    1598年初春时节,纷乱一百多年的战国群雄割据局面,也许会在今年出现崭新的转机,战乱纷飞的硝烟即将散去,江户城繁华的城下町内,各路商贩穿流不息,人流涌动如潮水。

    蓝天白日,晴朗的天空下一名全身一袭黑色打扮,容貌清秀,浓眉大眼的少年出现滚滚人潮中,少年的身旁站着一名头戴着斗笠的人出现在城下町,那名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在下,首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名叫熊藤宗曦,是伊贺国夏田忍者村的一名秘密忍者(简称秘忍),也许大家对秘忍不是很不太了解吧?我们秘忍和其他的忍者是有些明显区别?我们主要都执行一些特别特殊秘密任务,所以许多世人就称谓我们为“秘忍”,要成为一名秘忍可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要经过层层地严格筛选才能有资格当上秘忍这种身份特殊职业,在我身旁站着正是我的同门师妹,名叫千鸟惠雨,也是一名出色的秘忍,我们这次到江户城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办。

    位于关东地区武藏国的江户城正是名声显赫德川家的主城所在地,我们是受德川家的家督(家主)“德川家康”[天文11年12月26日-元和2年4月17日;1543年1月31日—1616年6月1日)日本战国时代末期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江户幕府的第一代征夷大将军、日本国王。官至正一位太政大臣。生于名古屋附近的冈崎,为冈崎城主松平广忠的正室之子(长子为阿久所生),原姓松平氏,小名竹千代,初名元信,后改名元康,最后改名家康,1566年奉敕改姓德川。德川家康的先祖是发迹于三河地方的一个土豪,在战国时代逐渐上升为战国大名,到松平广忠这一代时,松平氏已经是西三河的大豪族。但其被夹在势力较强的两个大名尾张的织田氏和骏河的今川氏之间,地位很不巩固。]之请来到这里接受一项秘密任务,我在站到穿流不息人群大声惊呼道:“没想到这江户城会如此的繁华,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繁华的城下町啊!不愧是天下文明的所在啊!”话音刚落,周围不少的路人都纷纷投来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也许那些路人中有人心里会嗤之以鼻想道;这个人是不是脑袋有点问题?哪里来的乡下人啊?也难怪像我这样的人,从小就生活在与世隔绝的深山中的忍者村,从来都没有到过这么大城的町市,看到这么多陌生的人加上心情又十分兴奋才会发出那样的感叹声来。

    而我身旁的师妹她却一点声音都没有,连大气都没有出一下,看上去无比的安静自然,像只安静的小兔似的一声不吭,我这位师妹一贯都是那样得,我早就习惯了,可是置身于这样环境中,我猜想她应该像我一样的兴奋,但她一点动静都没有,十分奇怪。

    说起我身旁这个不吭声的师妹,首先,我跟我师妹可是一对已经定下婚约的未婚夫妻啊!可是呢?到现在我连她的长相都没见过,只有她儿时童颜还残留在我的脑海里,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胖呼呼可爱的小脸,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蛮可爱的,我们忍者村有个十分奇怪的规矩,十岁的芳龄以上的女孩子都要戴上面具,直到婚礼那天晚上才可以摘下面具来,每次想到这里我心里就直发毛,万一师妹她长得……我不敢再往下想去了。

    我和师妹穿过人流如潮水般的城下町,向着江户城走去,终于来到城门口,高大的城门口处左右分别站着两名身穿桶川兜(一种简易的盔甲)手持长枪的足轻,表情如寒铁般站立着,看上去给人一股冰冷的感觉,但是一股威武之气由然而生,我迈步走到一名守门足轻身边,欠身恭敬的说道:“我们是从遥远的伊贺国来到此地,是受德川殿下之约……”话还没有说完,那名足轻插话傲慢地说道:“要拜见殿下,先到那边去排队签到。”随后那名足轻抬起左手朝着一边指去,我顺着那名足轻所指方向瞧去,差点当场晕菜过去,只见那边排了好长的队伍,大约有二三十人之多,这么多人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德川家康那家伙呢?但是没办法,只好去排队等候。师妹跟我走到那边去排队签到,两个时辰过去了,前面居然还有十多个人,站在那里傻等着,无聊地等得我一会站立着,一会蹲立着,总之感到十分无聊透顶,好不是滋味!你会问我:为什么不找你师妹说话打发这无聊时间呢?说来也很奇怪,从十岁那年起,不知道什么原因师妹她在也没有在我面前说过话,可以说我身旁站立着那师妹几乎是个用了遁身忍法的透明人。

    三个时辰又过去了,终于快轮到我们了,我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太阳已经快跑到西边山脚了,在这里无聊的等待快一天时间了,好不容易终于轮到我们了,我豁然大步走到那名足轻跟前,瞧见那足轻悠闲自得背靠坐立在一张小凳上,前面摆着一张面积不大的桌子,小桌上摆放一个小本子和一只笔,那名足轻好像没吃饭似的有气无力说道:“把你的名字写在上面,写完后到那边等着去。”我听到此话,差点要动怒发火了,还要等下去?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难道让我们等到明天早上不成?我有些恼怒的问道。那名足轻抬头瞅了我一眼后,大声说道:“不想在等下去吗?有一个办法就是你出点……”那名足轻抬手比划了一个动作,我立刻知晓他想要什么东西了?想要:钱。

    我大声坚定的说道:“没有!”心里暗想到:有钱也不给你这种像只看门狗似的无名小辈的足轻,那名足轻似乎小声嘀咕道:“一个穷鬼还想见德川家康,你这穷小子就等着去吧!”那名足轻接着恶狠狠大声说道:“没有钱,就到那边乖乖等着去吧!”我脸色一沉,回道:“哼!我会记住你的。”话完话后我拉着师妹走到那边去,又一个时辰过去,明亮的月亮已经悄悄挂在上面了,夜风也悄悄缓缓迎面吹了过来,一名身穿着黑色具足(铠甲)足轻走到我的身旁说道:“你们俩跟着我来吧!”那名足轻带着我们穿过三本丸,穿过了三本丸外的大门后。我边走边四处好奇张望着,宽畅的过道两边高耸着白色的城墙,看上去足有三丈来高,在月光下显得那样高大坚固,固若金汤,好不容易来到本丸,肃立在我们面前是一座高大的白色建筑物,名曰:天守阁。天守阁的大门前,分别站立着两名全副武装的守卫足轻,那名足轻对着我说道:“你们待会见到德川殿下,不能大声喧哗或者直视殿下,如有异动,将会被当场处死得,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应道:“知道了!”那名足轻接着说道:“把你们身上佩带着武器全部交出来吧!”我摇头回道:“我没有任何武器藏身在身上。”然后那名足轻对着我师妹问道:“你呢?”我师妹不作声摇了摇头,那名足轻说道:“那你们就进去吧!”我和师妹举步走到大门口,站立在门口的一名守卫足轻厉声说道:“你们俩先在门外等待一阵!”我心想:又怎么了?难道还要等吗?再等下去的话,我和师妹只好在这里过夜了,宵夜饭让德川家康亲自请我跟我师妹,不然的话,我跟我师妹就不帮他办事了。

    过了一会儿后,那名守卫足轻说道:“你们现在可以进去了。”我和师妹迈步走进天守阁内,大厅里四周灯火通明,两边分别各站立着四名手持着利刃威武高大的武士,个个脸上的表情严肃万分,看上去活像神社里金刚石像一样庄严。四周的气氛被那些“石像武士”搞得异常令人窒息,我和师妹连忙拜伏于地上,我恭敬说道:“拜见殿下。”端坐在大厅上方的人问道:“你们来到江户城,拜见于我,有何事?”我中气十足回道:“我们是从伊贺夏田忍者村来得,是受殿下你之约前来得。”德川家康应道:“喔!原来如此,你们几个都给我退下去吧!”那几名如“石像”的武士侧身微微欠身鞠了一躬后,退出了大厅。

    现在整个大厅里只剩下我们三人了,德川用命令口气说道:“两位站起来叙话吧!”我和师妹站起身来,我抬眼一瞧这个坐拥着大半个天下的男人到底长得什么模样?定眼瞧去一副严肃的表情,双眼闪着智慧的光芒,略有些发福的脸庞,一张嘴不大不小贴在脸面上,花白的头发,在头顶上梳立着一根直立立的辫子,身上显露着一股无疑伦比的霸者之气,德川开口说道:“我找你们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让两位去办?”我恭敬地回道:“殿下,请讲。”德川那家伙释怀笑了笑,我看见德川家康笑了笑,心里暗想着:还认为德川家康真得不会笑了?跟一石佛似的,德川他开口说道:“我要两位在三个月时间内替我送一封书信到安芸国小早川秀秋那里去?”当我听到小早川秀秋这个名字时,心里暗想道:那叫小早川秀秋不是替丰臣秀吉在卖命吗?担任丰臣家的五中老(一种官职)之一,为什么德川家康会叫我跟我师妹送书信给那家伙呢?

    我欠身回道:“我们会把书信安全送到小早川秀秋殿手里,请殿下尽管放心。”我还认为是多么艰难的任务呢?不过就是个送达书信的任务吗?为什么要千里迢迢请我们来办理此事呢?其中一定隐藏着许多的事情。德川抬手从怀里取出一封书信来,我迈步走到德川的跟前,抬起双手恭敬万分接过书信,当我接过那封书信时,深知这项任务看似平常,但却不好完成,困难重重。

    不然德川家康也不会重金请我们来了?随便叫上几个足轻就送去了?不知道会有怎样危险在等着我和师妹,德川望着我问道:“还不知两位尊姓呢?”我欠身恭敬回道:“小的名叫熊藤宗曦,身后那是我师妹,名叫千鸟惠雨。”德川笑着赞道:“看上去你们俩都是很不错的秘忍,等完成这项任务后我会重赏你们得。”我笑了笑回道:“多谢,殿下,我们一定会很出色完成这项任务得。”德川爽声笑了几下后,大声对着外面喊道:“来人啊!送这两位远到而来的贵客出城。”大门口处立马闪身出几名武士,我和师妹都朝着德川家康微微欠身鞠了一躬后,随着那几名武士退出大厅。

    那几名武士一直把我们俩送出江户城,站在城门外我对着师妹说道:“天色已晚,我们现在找家旅馆住下来,明天大早出发。”师妹无声点了点头,表示答应,我带着师妹找到一家名叫山田宿屋旅馆住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