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影战(下)

    更新时间:2015-11-15 10:55:52本章字数:3107字

     我朝着那屋檐猛冲过去,我大声叫喊着:“看招!秘之忍法:无限上段猛射火焰球。”我边说边跑着边结扎着手法印,我跃身而起,犹如一只燕子展翅掠过屋顶般,轻展双臂,我张开嘴,吐出一团燃着烈焰的大火球,我翻身顺势抬腿,一脚猛踢向那团大火球,那大火球像颗炮弹似得疾驰向这屋檐射去,我随后接二连三又用脚射出几颗大小相同的大火球,传来一阵强烈的爆炸声,我看着燃烧着大火的那间房子,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正在我得意的时候,却传来秋刀立树低沉的声音:“宗曦小朋友,得意什么?在下还没有死了,看招!”话音刚落,三把六角镖箭从我的正面突射而来,我立马腾空翻身避闪,我刚腾空到一半时,突然感到一阵疼痛感从身后传来,我落地后,伸手一摸,哇!我的屁股上中了两枚六角镖箭,那两枚六角镖箭一半暴露在外,而另外一半深深陷进我臀部肌肉里,鲜红的血液一下从伤口处涌出,我一咬牙,把两枚该死的六角镖箭从臀部肌肉里拔了出来,痛得我在原地直跳,我边跳边大声骂道:“你这该死的秋刀立树家伙,偷袭我后面算什么光明正大的秘忍?”我懊恼万分把那两枚带着自己鲜血的六角镖箭甩到一边去。

    秋刀立树大笑回道:“哈哈!这是你刚才用那忍法对付我的报答,在下手下留了点情,不然的话,有可能就不是你的臀部中招了,而是你的小脑袋了。”我大声叫骂着:“气死我了!秋刀你这家伙看着我一定会打败你得。”秋刀哼了一声后说道:“尽管来吧!”我提升内炼气(这种所谓的内炼气:是我们身为秘忍长期修炼下来把力量化为一种内气,是催化使用忍法的内力。)把伤口的血先止住了,我抖擞一下精神,冷静思索一番,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行了,就是以技制技,你会使用隐藏术忍法,我也会,我大声叫道:“忍法:遁影之术!”我边说边快速无比的结扎着手法印,抬手紧握成拳,把右拳放在左手的掌心,两肘伸开,两手食指相对形成三角形,“砰”的一声,泛起一阵青烟,我趁着青烟泛起之时,瞬间隐遁躲藏到一间小屋屋檐下的影子里,我心想看你这下怎么对付我,秋刀立树?

    我把呼吸的节奏放慢许多,像只安静的小猫一样注视着周围动静,片刻过后,他说道:“宗曦小朋友,不要认为像我这样隐藏起来,在下就无法找不到你的踪迹了,虽然你隐遁起来,但你的气息还是太重了,我早已经发现你躲藏在何处了?”话音刚落,几枚六角镖箭就朝着我飞杀过来,我只好连忙纵身而起,窜到另一间屋檐影子里躲藏起来,他接着说道:“宗曦小朋友,再次告戒你那样躲藏起来是徒劳无功得,想以技制技,这条路是行不通得。”我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想去一个引诱秋刀那家伙出来的办法,我大声嚷道:“那就看看谁的隐藏术才是最厉害的吧?”又是三把六角镖箭朝着我疾突而来,我还没有来的急躲闪,那三把六角镖箭已经精准无误深深镶进我的身体里,我大声惨叫一声,秋刀那家伙大声笑着说道:“终于被我击中了,战斗结束了。”就在他得意时候,令他预想不到事情发生了。

    蓦然,在高空中“嘭”一声响动,一阵烟雾飘散过后,真正的我却出现在空中,我笑着大声说道:“嘿嘿,秋刀立树你中计了,发现你在哪儿了,看我的厉害。”刚才身中镖箭的那个我是我使用影分身忍法变化出来影分身而以,这才是我真正的本尊,我随手掷出最后两把手里剑朝着一间屋檐影子里射去,很快就就传来秋刀立树的凄厉惨叫声,“砰”的一声,从那影子里闪现出秋刀立树的身影,我举起右手,大声欢呼道:“耶!胜利了,我才是最后的胜利者。”我落到屋顶后,瞧见他右手手臂上和左肩上各插着一把锋利的手里剑,受伤的地方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成酱紫色,秋刀他一下双膝跪在地上,屈身双手撑在地上,低着头,大口喘着粗气,口中不服念道:“真是太大意了!竟然中了影分身忍法设下的诡计。”我飞身跳到秋刀的面前,秋刀慢慢地抬起头望着我,我得意万分地问道:“我想知道是谁派你来杀我的?还有……”话还没有说完,他就插话道:“你也身为一名忍者,这点你应该比我清楚,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这是原则。”

    我见秋刀那家伙不愿意透露任何的消息,只好应声道:“这点我当然知道。”秋刀苦笑说道:“没想到我秋刀立树今天会败在一个毛头小子的手里,宗曦小子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应对能力,在对自己很不利的情况下,能够想出如此简单而实用的计谋来,已经十分不错了,将来你一定会成为一名闻名天下的忍者得,你们熊藤家有你这样的后生,真是太幸运了。哈哈……”秋刀他那笑声中夹杂着一丝无奈和嘲笑自己的意思在里面,我听到有着“影忍”之称秋刀立树的赞扬,心中不由有些高兴起来,我回道:“多谢秋刀殿的夸奖。”秋刀吃力站起身来,摇摇晃晃走着边说道:“真是江水不复流,后浪推前浪!希望我们以后还有机会交战!宗曦小子!我会记住你得。”目送着秋刀的身影渐渐地在我眼前消失了,我心里暗自道:我也会记住你得,用镖箭伤我臀部的“影忍”秋刀立树。

    我开始四处寻找我师妹的下落,终于在一间屋子的屋檐下发现了她,似乎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头上戴着斗笠散落在一旁,我走到师妹身边,发现师妹身上并没有任何的伤势,一定是被爆炎弹震晕过去了,我屈身把师妹抱在怀里,看着师妹戴着白色的面具,真想伸手把那面具摘掉,一睹一下师妹的芳容,也不知道怎么搞得?我的手像只中了邪似的不知不觉地向着那面具伸去,后又突然停住了手,我才发现自己是在趁人之危,我可是一名有修养的秘忍,不是个趁人之危的下流小人,我又伸手摇着师妹喊道:“快醒一醒,快醒一醒啊!惠雨师妹。”过了一会儿,师妹她从我怀里站起身来望着我,我对着师妹说道:“那家伙已经被我击败了,狼狈的跑掉了。”师妹她没有说话,还是那样沉默不语,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说,真叫我郁闷万分。

    接下来几天真是够呛,哪里受伤不好偏偏屁股被镖箭射中,搞得现在连坐都不敢坐,就连就寝都只能爬着睡,真是太痛苦了,但幸好有师妹细心的照顾,心里好受多了,在师妹细心的照顾下那镖伤好得出奇的快,六天后就无大碍了,第七天的时候,我和师妹匆忙地离开小田原城。

    向着骏河国赶去,在路上我一直在思考着问题,是谁派秋刀立树来杀我们得?目地何在?不会是为了我怀里那封书信吧?多少也许跟那封书信有点关联?经过两天的路程,沿途的风光十分迷人,因为有一座天下知名的名山就坐落在骏河国内,我边走边望着前方大声说道:“富士山看上去真美啊!真像一名楚楚动人的少女般,真让人陶醉万分。”然后停住脚步,摸着自己的下巴遥望美丽的富士山,师妹站在我身旁还是那样沉默无语,欣赏好一阵美丽的富士山后。我和师妹才向我们的第二站骏河国的骏府城赶去,我和师妹在城下町找到一家比较安静的宿屋住下来休整,我端坐在自己的房间内,泡上一碗茶,轻轻茗了一口,好久都没有这么安心喝茶了,如果能这样安心喝茶过日子,那有多惬意啊!想着想着,一股睡意涌了上来,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等一觉醒来,发现外面早已经被黑暗吞没了,我站起身来,拉开内小院的房门。

    小院内如坟墓般安静异常,也许那些夜间活动的小动物们也去休息了吧?我抬起头望着高悬在夜中的镰刀月,不由长叹一声,在我的脑海中回想起以前许多的事情,如何通过艰苦的训练和在父亲严厉的训导下成为一名秘忍,那些记忆的片段不断的涌进我的脑海里,仿佛好像又回到那个时间段一样,心中久久不能平息,淡色的月光十分温柔如情人般映照在房间里。周围看上去朦胧一片,我从怀里掏出一把有些沉旧的苦无(一种忍具)来,低下头看着这把散发着沉旧气息的苦无,这把苦无已经跟随我整整十年光阴了,它见证着我的变化,见证着我的成长,每当握住这把苦无时,心中就无比的兴奋起来,我心中有个梦想就是将来有一天能够成为一名闻名天下的知名忍者,就像德川家康手下的服部半藏那样闻名天下的知名忍者,我紧紧地攥握着那把苦无,目光异常的坚定,似乎外面的夜色也在此刻显得更加深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