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 涉凡尘 第四章 奉陪到底

    更新时间:2015-10-20 10:28:16本章字数:3059字

    跪了一个时辰后,膝盖有如针刺。再加上头顶炽热的阳光,整个人便有种脱水的感觉,我想自己怕是快要中暑了吧?头昏沉得像是不是自己的,身体开始不受自己控制地摇晃着。

    “哎,哎,哎,别晃啊,摔了这官窑产的唐代青花瓷盘,你可赔不起哦!”此刻,司浩淼已经命人搬了桌子出来摆了午膳,在远处施施然地边吃着饭边等着看着我出丑。我咽了口唾沫,睁开被汗水黏住的眼睛,不想对他示弱,可惜力不从心,手腕越举越低。

    我倒不是没想过用法力来支撑,但想着万一他看这惩罚对我没用,又想出什么更变态的法子继续折磨我,岂不是白费功夫了?我估摸着也许我示弱,他能发发善心放我一马,结果我依旧高估了他。纵使我一副快要晕倒的模样,他也依旧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想扔了盘子一走了之,却又觉得好不容易坚持了下来,在此放弃岂不可惜。于是时间便在我的犹犹豫豫中渐渐流逝,我终是撑不住地摔了盘子,盘子碎裂的刹那,身体也随之倒地。

    “这青花瓷盘可是价值千两黄金呢,我算算,你得替我干多久的活才能赔得起……”在我将晕未晕之际,司浩淼那张可恶至极的脸再次出现在我眼前,手中一个小算盘打得劈啪作响。

    我努力睁开被汗水模糊的眼睛看她,想露出些许气势来,却着实有心无力。心道,你那盘子要真那么贵,还会拿来给我顶着?明摆着看我好欺负,想要讹我嘛!

    在他眼里,我此刻的模样怕是狼狈至极,因为他笑得极为开怀:“本少爷大概算了一下,以你每月两钱的工钱来看,怕是一辈子都还不起了,你就给我好好呆在府里听本少爷的话,给我解解闷吧。否则,我将你送到衙门里去,有你好受的。”

    “你……”我只能干瞪眼,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大概看出了我的疑问,他笑嘻嘻道,“想问我为什么要折磨你吗?嗯……本少爷现在心情好,就勉为其难告诉你吧。”他将手中算盘一丢,在小厮搬来的檀木椅上坐下,“长这么大以来,头一次有人敢这么骂本少爷,虽然可气吧,倒也着实有趣。不好好折磨折磨你,岂不是对不起你对我的评价?我可告诉你,本少爷心眼小的很。这只是刚开始呢,你可别轻易死了哦。”

    他半弯着腰在我耳边轻声细语,却语带戏谑。

    我本想狠狠瞪他一眼,却没想由于力气使得过大,直接眼一翻昏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我咬牙切齿道,本小妖纵横世间这么些年,你是第一个敢折磨我,让我吃尽苦头的,你说刚开始是么?那本小妖奉陪到底!看是你命长还是我命长!

    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醒来后,我已身处柴房中。眯着眼睛看了看这柴房,虽光线昏暗,遍地堆得都是木材和杂物,却比我那破土地庙条件好多了,起码不会外面下个雨,里面也哗啦啦地下,起个风,里面沙子扑簌簌地落。于是便消了趁机逃出去的心,预备着等伤好了再说。

    睡得迷迷糊糊,却被一桶凉水泼醒,纵使在这酷暑盛夏,我却也打了个激灵,睁开眼睛狠狠地瞪着眼前的罪魁祸首。

    “怎样,浇了些凉水,是不是舒畅许多呀?看本少爷多么宽宏大量,待你多好啊,这待遇可不是人人都能享受得到的。”

    我扒拉开挡住眼睛的湿淋淋的头发:“我是不是还得说声,谢谢少爷奖赏,我真是感激不尽啊!”

    “道谢么,倒是不必了。陪少爷找点乐子,如何?”

    我一向自诩自己的脸皮最厚,没想到他一点不逊色,和树皮有的一拼,我有气无力道:“我有拒绝的权利吗?”

    “你知道便好。”他笑意不明地迈步走了出去。我深吸口气摇摇晃晃地起身,在原地平息了一下眩晕感,努力挪动脚步往外走。然而,还未走出几步,头一昏,险些再次摔回去,随手一抓,抓到一个人的胳膊——却是去而复返的司浩淼。

    他有些嫌恶地挥开我的手:“这么慢,是想让本少爷来扶你出去吗?”

    他那一挥,让本就昏沉站立不稳的我直接甩回地上,好巧不巧地撞到一旁叠起的木头上。我只觉得大脑一阵剧痛,其后眩晕感更为明显,之后便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再次醒来,依旧在柴房里,摸了摸脑袋,好大的一个包,一碰就疼的厉害。

    我心道,还好只是肿了个包不曾流血,不然他铁定看出我是个妖怪。我算是看清了,这司浩淼就是个小人、暴力狂、被人惯坏的大少爷,只会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我看若真是促成了南宫思悠和他的婚事不一定是好事,以他这个性子,不把人折磨死,实在是他大发善心了。

    可即使知道如此,我这个样子,也没办法安然从他眼皮子地下溜出去。身体重伤未愈的情况下,我使不出丝毫法力,只能先在这里养养伤了。我唯一希望的是,这司浩淼不要再出现,不然我这一身伤,恐怕再也好不了了。

    可那终究只能是我的幻想,第二天一大早,“咚咚咚咚咚咚咚……”天崩地裂一般的巨大声响响在耳畔。

    “怎么了?怎么了?”本小妖正梦到功德圆满,位列仙班,上到天庭被天帝封赏呢,却被这天杀的锣声给吓醒,回神后,我面色阴郁地瞪着敲锣鼓敲得开心的人,“司浩淼,你神经病啊?!”

    “看你睡得这么香,本少爷十分不开心啊。”他拎着铜锣笑得一脸道貌岸然,“所以必须得让你比我不开心,我才开心啊。”

    我咧了咧嘴角,亏他想得出这绕口令一样的烂理由。不理他躺回去准备继续睡,我这一身伤可都还没好呢。可刚躺下,敲锣声再次“咚咚咚”地在耳边刺耳无比地响起,比刚才还要大上几倍,我抚了抚胸口坐起,咬牙切齿,头疼欲裂:“说吧!你到底想做什么?”

    “做昨天没做成的事情啊。”他见计划得逞,笑得颇为开怀,将铜锣丢到身后小厮怀里,笑眯眯道,“跟我来。”

    他今日穿了一身紧身的白衣,更显得肩宽腰细,身材比例极佳,逆着光往外走,如一枝修长的竹,看起来极为赏心悦目。只是可惜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我浑身酸痛,像是被人打断再重新接回去一样,折腾了半天终于从稻草堆里爬了出来,拖拖拉拉地走出去。

    他这次倒是好脾气地没有催促,只好整以暇地站在院子中间看着我一步步往外挪。门外十米外立着一个圆形的靶子,靶子上横七竖八插着一堆箭。我靠着柱子没好气地问他:“大少爷,叫我出来有何贵干?”

    他笑吟吟地将一只红彤彤的苹果放在我头上,然后指了指我身后,命令道:“站过去!”

    啥?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手扶着那只苹果一手掏了掏耳朵问:“你说什么?”

    他拿过身旁小厮怀里的箭,笑得颇为阴险:“站过去。”

    他的意思是?让我给他当箭靶?他奶奶的!我拿掉苹果,捋了捋袖子,一副要跟他拼命的架势。是可忍孰不可忍,他这烂技术,我岂不是要被*插成刺猬?他淡淡瞅我一眼:“如果不过去,我就派人去牢房拿几套刑具过来,你要不要试试看?”

    我、我、我……算你狠!要不是这身体实在禁不起折腾了,我宁愿受刑也不给他当玩具!可此时,明显不是赌气的时候。当活箭靶起码还可以躲,这酷刑一旦经受,我这条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我捋回袖子,听话地站到箭靶前,头上乖乖地顶着那只红通通的苹果。

    脑海中莫名闪现出不知在哪里听过的一句话,“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此时此刻我深以为然,这人啊,真是不能太高尚了,卑鄙才能天下无敌!

    他伸手从一旁的竹篓里抽出一支箭,修长的手指握着箭尾,搭箭,拉弓满弦,姿态甚为优雅流畅,如果不看那箭尖直直对准我的话,我还真想为这幕叫声好。

    “少爷……”一旁的小厮扯了扯他的袖子,换来他怒视的一眼,“何事?”

    这小厮不是那日踢我的那个——那人似乎是叫做司南来着,还真是个好名字。眼前这小厮长了一张圆脸,眉清目秀,相貌比那个可恶猥琐、狗仗人势的司南好上太多,但胆子看起来却比他小了太多,难怪讨好美人的活都轮不到他来做。司浩淼一瞪他,他整个身体抖若筛糠,面容战战兢兢,冷汗蹭蹭地往外冒。

    我撇了撇嘴,我都没抖,他抖什么啊,活箭靶子又不是他。

    “少、少爷,这可、可是一条人命啊,您、您要不要再考虑考虑?”那小厮一边拿袖子擦汗一边结结巴巴地试图打消司浩淼的意图,却被对方一巴掌挥开,撞翻了一旁的椅子,“滚一边去,别碍本少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