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 涉凡尘 第十章 我保护你

    更新时间:2015-10-20 11:06:04本章字数:3012字

    司浩淼说出那句话的后果便是陆子夷跟着我们一道回司府,等着看司浩淼如何说服他爹让他跟着去除妖。我想远离陆子夷的期望生生被扼杀,不过想来他已经知道我的身份,我跑到哪里都躲不开,只得破罐子破摔,带着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毅然神情跟在他们身后。

    两人一个白衣飘飘,不染纤尘,一派潇洒不羁;一个虽然黑白道袍却无风自动,颇有仙家风范。此刻并肩走在一起颇为养眼,引得一路芳心暗动,恨不能投怀送抱。

    我一身灰扑扑的衣服,牵着那匹白马默默地走在最后,不仅完全被忽视,还被尾随着看热闹的人群挤出很远。我咬牙切齿道,等我法力恢复我一定要变个好看的模样出来,才不要当绿叶陪衬,没有半点存在感,哼!

    等回府栓好马,司浩淼已经不见了踪影,只一个陆子夷丰神俊逸地抱臂斜倚着亭柱,阖着眼眸似在睡觉。他只靠在那里,什么动作都没有,却给一种人心旷神怡之感,而那副道家风范更是让人神往不已。只不过此刻的我却只想能躲多远就躲多远,正准备趁着他没注意悄悄开溜,他却似乎完全洞察了我的去向一般,眼睛都没睁就冲花丛后的我道:“姑娘,请留步。”

    “道长,你叫我吗?”我有种做贼被抓住的感觉,有些尴尬地挠挠头,顾左右而言其他道,“司……少爷他人呢?我准备去找他呢,呵呵……”

    他朝着大厅的位置略微侧了侧头:“去见司员外了。”

    “他倒是言出必行啊,以前怎么没见他这么勤快?”我默默腹诽,抬眼看陆子夷时却露出一个童叟无欺的笑容,期望着他能看在我如此良善的份上放我一马,别跟我秋后算账,“你怎么没跟他一起去?”

    他摇头轻笑,却不作答。我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司浩淼那么一个爱面子的人,怎么会让人跟着去看他挨骂的糗样?

    我不知道他对我的情况知道多少,一心一意想躲。而他又更没有开口的打算,只闭眼假寐,于是此处便出现了一阵长久的沉默。

    踢了踢旁边花丛里的乱石,我终是憋不住开口道:“道长今日为何要帮我?”

    “不愿见你为难罢了。”

    “为什么?”

    “你帮我找到狐妖,我帮你圆一个谎,有何不可?”

    这对话还是没有半点进展,他到底知不知道我是妖?虽已近乎确定,却依旧抱着一丝侥幸,也因此不敢挑明了说,万一真的上天开眼,他没发现我是妖,我不打自招,岂不是自寻死路?见我沉默,他终于睁眼看我:“姑娘是想问为何我知道你是妖却不收了你,反倒为你遮掩?”

    他果然知道,果然上天是不开眼的!心内一阵哀嚎,面上却镇定自若。他既然把话挑明,日后就不用再躲躲闪闪。我看着他的眼眸:“对,我想知道,为什么?”

    他淡然一笑,反问我:“你可曾害人性命?又可曾有害人之心?”

    那笑容太过平和淡然,让我心中不解更甚,我茫然地摇头。

    他道:“这便是了。我在你身上不仅感觉不到戾气,反倒感觉一种清静怡人的气息,想来是你本性所致。你心思纯净,虽性子暴躁易怒,却无害人之心。人有好坏之分,妖亦是如此,既然如此,我为何要收你?”

    他对待妖的态度竟然与师父描绘中的青云观如此不同。“可是……”我心中依旧有疑惑,“你既然不抓我,又为何要我跟你去捉妖?”

    “那狐妖因你而暴露身份,若要报复必然会来找你。你虽有千年之身,却功力太浅,不是那狐妖对手。”

    我这才明白他的打算:“所以你是为了保护我?”

    “倒也不全是。你修成人身不易,又是为了帮我才遭此祸端,我怎忍心见你为她所害?而且,我跟在你身侧,若那狐妖出现,我也刚好可以收了她,岂不是一举两得?”

    其实原本便是他救了我一命,若那日*他不出现,我早已丧命在那狐妖爪下。之后也是为了拆了司浩淼同那狐妖的姻缘才告诉他那狐妖藏身之处,想让他帮我收了那狐妖圆自己的功德。却没想到,这陆子夷不仅不以救了我向我施恩,还觉得是他害了我,想要保护我。

    我不由觉得自己心思阴暗得紧,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本来就不讨厌他,现在把话说明了,更是对他好感极佳:“青云观的弟子都跟你一般吗?”

    他嘴角笑意微敛,摇头道:“青云观的弟子大部分都极为厌恶妖魔,见到必除之而后快。他们日前于倚红楼与我一起围住了那狐妖,狐妖逃走后,我们才再次分散追查那狐妖下落,日后必然会再次相遇。你虽有灵物护体,妖气皆被遮掩,但使用法术依旧会暴露。所以,在我其他同门面前,你切记不可使用法术。”

    原来师父遇见的便是那些恨妖魔入骨的弟子,难怪险些丧命。我叹了口气:“若是他们都像你一样那该多好,人与妖便能和平相处了。”

    “青云观向来以降妖除魔为己任,观中虽然未明文规定遇妖必杀,却也潜移默化形成了这种观念,因此派中弟子皆是如此。我虽不赞同,却无法改变他们根深蒂固的想法,想来也是各人本性使然,无法强求。若是遇上他们,我会尽我所能护你周全。”

    既然青云观中大部分人皆是如此,他保护我,岂不是要和整个青云观作对?我和他并无瓜葛,他着实没必要为了我一个妖怪而和同门相残。不过他这份心意倒是让我颇为感动,“你真是个好人,还好我遇上的是你,不然肯定性命不保。”顿了顿又诚心诚意道,“我叫颜如许,以后你就叫我如许好了,姑娘来姑娘去的生疏得紧,以后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地方,尽管找我。”

    “颜如许……”他喃喃念了念这名字,我隐约觉得他眉间似乎多了些其他东西,还未等我细看,他却已然再次嘴角含笑赞道,“真真是个好名字。”

    我心道,自己刚才兴许是眼花了罢,怎会觉得他听到这名字时有些黯然?正想谢他夸赞,他忽又话锋突转,“只不过……”我隐约察觉他的视线落在遮住我容貌的那块胎记上,略有些不快道,“怎么?连你也嫌弃我这幅容貌吗?”

    他摇头道:“容貌乃是表象,美丑在于内心,我并非在意你样貌如何。我只是觉得奇怪,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为妖本可以随心意幻化形貌,为何要独树一帜,变化成这般?世间之人*大多爱美恶丑,你不在意他人的异样目光吗?”

    “我自然也是怕的,变化成这般模样也非我所愿,此事说来话长……”我挠了挠头,将自己遇见南宫思悠,又为何入司府的缘故细细说与他听。虽然不知他是否可靠,但心想他若要害我没必要同我这般周旋,内心早已放下了对他的戒心。

    他听完点点头:“原来如此。”他边说边并拢右手中食指点在我额头上,他手指修长,并不白*皙,且因常年握剑可见手心有茧,骨架却十分好看,触到我额头时,微有些冰凉。我虽不明他为何有此举动,却相信他不会伤害我,便没有挥开。

    他似乎在探知什么,片刻后方道:“你修为本也不浅,只不过不曾认真研习法术,这才不进反退。凭你这身法力,若遇上那狐妖必死无疑。既然你帮我找到那狐妖藏身之处,也算功德一件,我便先渡些法力给你。遇上那狐妖也可稍加自保,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

    我还没想通他是何意,就忽感一股清凉的气息顺着四肢百骸慢慢流遍全身,浑身舒畅无比。我不由一喜,不过下一瞬,我忽然感觉到随着那股气息流淌出来的浓重悲哀,我隐约能看到他记忆里一个跟我幻化出的年龄差不多大的女子,却看不清形貌。

    我努力想要一探究竟,却还未及使出读心术,他便已经收回了手:“你试试如何?”

    我依他所言尝试重新幻化人形来试试这法力是否好用,几秒钟后,我趴在水池边端详,胎记已无,面容还原成我修成人形后惯用的模样,额际一朵乳白色的荼蘼花。虽称不上美若天仙,但比我之前那模样不知好上多少倍。我兴奋至极,一把抱住他的胳膊:“子夷,你真是一个大好人!”

    他的身体僵了僵,却没有推开我,只有些失神地看着我的脸。许久许久后,才伸手抚了抚我的头发,擦了擦我脸上的灰尘,动作轻柔无比,像是呵护着一件易碎的瓷器。虽然他面上还是挂着那般暖如旭阳一般的笑容,我却隐约觉得他神色又出现了那种落寞,那此前他听到我名字时的反应应不是我的错觉。莫非,以前他和我有何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