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 涉凡尘 第十一章 成仙理由

    更新时间:2015-10-20 11:06:48本章字数:3117字

    本小妖向来快言快语,有什么说什么,见他如此便道:“你对我这么好,是因为以前认识我?”

    他替我擦脸的手停顿了一下才又道:“不曾。”

    “那……是因为那个女子?”

    他眉间疑惑更甚:“哪个女子?”

    “你的目光像在看着我,又像是透过我看到了另一个人。”我挠了挠头,努力形容道,“我也说不清,但感觉你似乎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开心,我刚才隐约在你记忆中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裙衫的女子,她是谁啊?”

    “你大约看错了吧,我不记得有这样一名女子。”他神色有些微的不自在,淡淡撇开头。若是仔细观察还有几分慌乱,在他掩饰下最后也只能看出些许眼神飘忽。

    “莫要哄我哦,你这谎话要瞒过他人可以,却是瞒不过我的。我颜如许虽然法力不高,可最擅长却是读心术哦。”

    他怔了怔:“你擅长读心术?只需触碰便知他人内心?”

    被他这么一问我反倒有些赧然,实话实说道:“不,没那么悬啦,都需要接触到对方神思才能知晓。你的情况有些特殊,仅仅是渡给我法力,我便能看到那人身影,要么就是那人对你极其重要,要么就是那人和我有着特殊的关系。可我都没出过沧迭山怎会认识她,而我又绝不可能看错,所以她对你极其重要,对不对?她是你心上人么?”

    他似乎没想到我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愣愣地看了我许久,才移开视线含糊道:“曾经是。”

    “为什么是曾经?现在呢?就不是了吗?”

    我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不问出过程誓不罢休的劲头,让他颇为无奈。

    可即使我再软磨硬泡、胡搅蛮缠,他却闭了眼睛再不答话,甚至还在周遭构造出一个结界,打消了我想要靠近他趁机读心的打算。

    “小路,你在这里做什么?”我正一脸惆怅地蹲在一旁看着陆子夷,忽然听到有人唤我。而能这么叫我的除了司北之外不作他想。我在他看到我正脸的前一瞬间,便将容貌换了回去。

    虽然陆子夷渡给我的法力足够让我维持这幅容貌,但我心想司浩淼已经认准了我那副丑丑的样子,若我再换个样貌,虽然依旧可以说我就是卖*身给他的“路人甲”,可也要费一番唇舌解释,委实麻烦。他信不信倒是小事,那我当初信誓旦旦地要他看到自己的内心美,岂不是再看不到成效了?我才不要!

    于是我顶着那张带着胎记的脸笑眯眯地看司北道:“找我有事?”

    “我本想叫你去吃饭,却见你不在柴房,便出来找你。以前到饭点时,你不是早就眼巴巴地等着了吗?今日怎么如此反常?”

    “已经到吃饭时间了?”我抬眼看看西斜的太阳,猛然跳起,拽了司北便往厨房跑。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跑到一半猛然想起落下了一个人,又回头冲他喊:“子夷,吃饭啦!”

    他不为所动,闭目如老僧入定。我颇为受挫,居然连吃饭都无法改变他这坚决的意志,果真是修仙之人,定性如此之好。我只能服软道:“好啦好啦,我不问了便是……”话音未落,他“咻”地睁开眼,冲我微微笑了笑。

    本小妖颇为惆怅。

    *******

    司浩淼一直未曾出现,拿到肉包子往回走时才从丫鬟们的叽叽喳喳中得知,他突发奇想要去除妖之举惹得他爹大怒,下令将他关了起来,不得允许不准出门。我早就猜到了这结果,因此一点都不意外。好整以暇地蹲在柴房里啃我的肉包子,时不时就一口咸菜。

    不过陆子夷却没我这般悠闲自在、随遇而安。

    司浩淼带陆子夷回府就把他晾在一边,不曾给他安排好住处,他只得先屈尊降贵跟我一起窝在柴房里。而府内下人不知他是客,未得司浩淼吩咐也根本没给他准备饭菜。好好一个座上宾愣是和我一样成了阶下囚。

    我颇为不舍地把自己的三个肉包子让了一个给他,他却拿着那包子坐在门槛上看着外面已经越来越圆的月亮发呆。

    我一步一挪地蹭过去,看了月亮半响,也没看出什么多余的意味来,不由疑惑道:“子夷,你看什么呢?”

    “师兄弟们既然未曾传讯给我,应是还未找到那狐妖下落,多耽搁一日,那狐妖的威胁便大上一分,我实在无法安心。”他说这话时依旧看着那月亮,让我以为他们师兄弟传讯就是用月亮。心想,这青云观也太大手笔了。试探着问道:“你们如何分辨得出对方给了什么讯息?”

    结果他却在眼前结了一个繁复的印,说了一句话后随手一挥,那印记闪了闪消失了在眼前后他淡淡道:“便是如此。”

    我险些一口气憋死自己,顺了顺气后狠狠咬了几口包子:“若明日司浩淼还出不来,”嚼了嚼嘴里的包子馅,含糊不清道,“窝奏陪你切出要。”

    他不解地看我:“你说什么?”

    我以为自己声音太小才导致他没听清,便提高音量继续含糊不清道:“窝奏陪你切出要。”

    他好看的眉头几乎皱成了一团:“嗯?”

    我眨了眨眼,突然意识到问题所在,连忙把嘴里的包子咽下去才重复道:“我就陪你去除妖。”

    “嗯,好。”他被我的举动给逗笑了,此前眉间一直难以消解的郁结也终于消散殆尽。他含笑点头,不再看月亮而是看着手中热气腾腾的包子,却依旧没有动嘴的打算。

    我做了近一千年的妖,师父在世时托他的福能吃到些美味的饭菜,师父死后就只能夜食露水,日饮日光,吃些山上的野果、野菜充饥,因此对这人世间的美味颇为贪羡。所以我十分不明白他为什么能够美食当前还有闲暇想东想西。我啃完了手里的包子看他依旧在发呆,便推推他:“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他见我眼巴巴地盯着那肉包子,口水都要流出来的模样,便笑了笑,将包子又递回给我:“修仙之人戒五谷,尤戒荤腥。我虽然还不到不用吃饭的境界,但饿上一两顿还是无碍的。你饿的话就吃了吧。”

    我看着他那微带着些宠溺的笑容呆了呆才回神,心道,本小妖这一千年来,什么样的美男子没见过,怎么独独他的笑容会让我有些脸红心跳呢?哦,不对,本小妖是没有心的,顶多算个呼吸不畅。

    不过虽然他这么说了,我却不大相信真有人能不吃饭。只当他是为了照顾我的情绪,颇为感动,豪气地挥手道:“我已经吃了,不妨事,你吃吧。”

    他却轻轻摇头,直接将包子放到我手中,缓缓站起身。

    我看着他那副几乎要乘风而去的身姿,忽然间觉得仙人也是挺可怜的,连肉包子都不能吃。可是……我看了看手中的肉包子,再想想自己要成仙的伟大梦想,终究还是以一种壮士断腕的豪迈把包子收了起来。

    他看着我的举动困惑不已:“你怎么不吃了?”

    我深吸口气:“我要成仙的话起码得拿出点诚意不是。反正以后要成仙也吃不成,就从现在开始适应吧。”

    他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沉默了一会后却又问我:“如许,你为何一定要成仙?做妖不好么?”

    我皱皱鼻子,那肉包子的香味时不时袭来,颇让我有些不知所言:“一点都不好,常常被欺负,还担心会不会哪一天就会被人给收了关进镇妖塔。当仙人多好呀,自由自在的,能飞来飞去,腾云驾雾,谁敢欺负?”

    “只是为了不被欺负吗?”他喃喃自语,看了我半响又问,“你可知,仙人需遵守许多天规戒律,纵有不死之身生活却单调乏味,日日千篇一律。也许会比你想象中不自在、也无聊的多。那么,即使如此,你还是要当神仙吗?”

    我继续和肚子里的馋虫作斗争,回答得心不在焉:“那也比当妖怪好呀,凡人提及妖都会色变,恨不得将它挫骨扬灰;但提到仙人却饱含崇敬,无比虔诚。再说,师父他临终前的最大的遗憾也是没能成仙,我这个做徒弟的怎么着也得替他还愿不是?”

    “哦。”他淡淡应了一声,却不再说话。我微微有些奇怪地将目光从包子转到他脸上,他提及仙人时并无常人所有的那种艳羡及崇拜的眼神,现在又有种怅然若失的惆怅感,让本小妖颇为困惑:“你不想成仙吗?既然不想成仙的话又为何会入修仙门派?”这不是太矛盾了吗?

    他摇摇头:“我是被师父捡回去的,从小便在青云观长大,无父无母。师父觉得我天分极高,一心要我修仙,我不忍辜负他的期盼,只能照办,妄图有朝一日能圆了他的期盼……就和你一样吧,为了别人的期冀而努力。不同的是,你是心甘情愿,而我却……”

    “你有跟师父提过自己的想法吗?也许他能理解呢?”

    “世上有那哪个人不想按照自己的意愿而活,我自然是提过的,可……”

    他不说下去,我便知道他师父肯定是没能理解,甚至有可能还将他臭骂、责罚了一通,不然他也不会露出这般迷惘痛苦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