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 涉凡尘 第十二章 梦迭香草

    更新时间:2015-10-20 11:07:08本章字数:3066字

    “那你为何不想成仙呢?”我困惑地问陆子夷。

    “人之一生虽然短暂,却历尽千番,多姿多彩。虽经生老病死,因果轮回,循环往复,却能爱憎随心、有欲有求。仙虽寿命永恒,又可曾真正自在如意?更加不可能随意动情,纵无欲无求,却真的开心吗?……”他似乎察觉自己说的太多,顿了顿,又伸手抚了抚我的头发,笑得勉强,“和你说了你也不懂,以后待你经历多了,你便明白我的意思了。”

    又是这样,他只要有这个举动,我就觉得他眼里看到的是另一个人,颇为不爽。我潜意识里觉得他不想成仙应该也和他记忆里那个白衣女子有关。

    那么,那个女子现在又在何处呢?

    他们又为何没能在一起?

    他们是不是跟我曾听师父念过的话本子上说的被拆散,所以才劳燕分飞?有情人不得成眷属?

    我忽然觉得他有些可怜,便颇为豪气地拍拍他的肩膀道:“如果你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而活,一定得成仙的话,那我便陪着你,日后在天界也好彼此做个伴。”

    他看了看我一本正经的样子,扬起嘴角再次笑了:“好。”

    本小妖的脸似乎又有些要红的迹象。

    ******

    那天夜里,我做了个梦。

    梦里是那白衣女子和陆子夷。虽然我能看见两人并肩而立,姿态亲昵,但他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却怎样都听不清楚、看不清楚。我鬼鬼祟祟地一步步靠近,眼见着看清了他们的模样,就要听清楚他们说什么了,忽然察觉有人在使劲晃我的胳膊。

    在这股大力之下,梦里的景象开始分崩离析,好不容易看出个轮廓的脸也渐渐模糊。我努力想要挥开那只手留在这梦境里,却最终还是无能为力,狠狠地从梦境里跌了出来。

    一睁眼,便看到司浩淼那双明亮亮的眼睛闪着幽幽的光,映着身后的月光,笑得极为不怀好意。我一脸阴郁地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心中的不快像潮水一般纷至沓来,简直要将我整个人湮没。

    他似乎察觉到了我浑身露出的和往日不同的浓浓愤懑,很自觉地在先于我发火前一把拽住我的胳膊道:“起来,跟我走!”

    “啊?”我一腔怒火被他这句突如其来的话给浇熄了一半,另一半扑簌簌地将熄未熄,冒着点点的火星,“你大半夜的发什么神经啊?”

    “我好不容易逃出来,得趁我爹发现前赶紧走。”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左右打量了一下这柴房,一脸困惑,“那个姓陆的道士呢?他没和你在一起吗?”

    “他不就在……”我摸了摸身旁,空无一人。咦?人呢?我万分不解挠挠头,将睡前的记忆努力从昏沉沉的大脑中扒出来,妄图想个明白,“我睡着前他还在呢,这大半夜的,他去哪里了?”

    可还没等我想出个子丑寅卯来,司浩淼已经拉着我往外跑:“罢了,先离开这里再说!”我大脑晕乎乎地想,他要逃跑便逃跑呗,拉着我干嘛?除妖的话他先找到陆子夷才是当务之急吧?我和他一法力低微、一武功低微,就算找到那狐妖岂不是给她当点心吗?——不对,重点是,他会武功吗?!

    可他明显没有本小妖想得如此深远,偷偷摸摸、一路熟门熟路地出了府门直奔城门而去。我抬头看了看天色,之前的月亮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整个城内显得空旷无比,极为阴森,有点像是风雨欲来的前兆。

    我跌跌撞撞地跟着司浩淼的步伐,跑得气喘吁吁,几欲断气。终究受不了了,一把拖住狂奔的他道:“喂,不先……找到……陆子夷,我们跑……再远……也没用啊,我和你……加起来……都不够给那狐妖……塞牙缝的……你一路直奔城门而去……难不成……你知道她在哪……”

    我因体力不支,一番话说的支离破碎,十分不连贯,也难为他有耐心听完。之后带着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道:“不知,我为何要知道她在哪?”

    我颇为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继续喘气:“你出府……难道不是……为了找她?……那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啊?”

    “日后是要找她没错,可此刻哪有闲暇细想?如今能跑多远就跑多远,等我爹发现我逃走再追上来后我们就一步也走不了了。那陆子夷本就为捉妖,一旦发现我们不在了,肯定会找来的。和他会和后,我们自然知道该去哪里。”即使没头没脑地乱窜,他头脑似乎逻辑一点都不混乱,我难得地又发现了他一个优点。不过万一被抓住走不了的似乎只有他吧?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要跟着他大半夜往外跑?

    还没等我开口问出自己的疑惑,下一秒,他又拽着我狂奔。连我一个妖怪都受不了这几乎不停歇的狂奔,他却大气都不喘一下,真不知他哪来这么好的体力。

    没跑多远,街上却忽然多了些奇奇怪怪的声响,有些东西似乎被撞倒了,窸窸窣窣倒了一片,随后有拖地慢行的声音一声响似一阵,周遭的气息也像是突然间诡异了起来。

    本小妖耳聪目明,眼见前方慢慢地多出了许多人影,以为是追来的司府护卫,十分迅速地拉了司浩淼躲在一旁的竹篓后面,预备等他们过去再继续跑。

    可我没想到这些人行动如此缓慢,一步一步,走得丝毫不着急,完全没有抓人的自觉。我等得昏昏欲睡,险些睡着时,被司浩淼一巴掌拍醒:“你看看,这些是什么鬼东西?”

    我揉揉眼睛看过去,才发现自己猜错了。这些并非司府派出的护卫。他们虽然也是人形,但在街边昏暗的灯光映衬下,一个个脸色蜡黄,双眼无神,直挺挺在街上走着。像是丢了魂魄梦游之人,又像是一个个木偶一般。

    我这才明白他们为何走得如此慢吞吞,并嗅出周围不知何时竟笼罩了一层不正常的气息,这城内竟妖气四溢。

    司浩淼似乎亦被这些东西惊得愣住了,下意识地握紧了我的手,屏住呼吸探头往外看。

    我心道,屏住呼吸有什么用啊,逃跑才是当务之急吧?万一他们无差别攻击,我们真是要死在这里!我站起身拉着司浩淼往来路跑,想躲开这些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可身后竟不知何时也被他们堵得严严实实。

    周遭一片寂寥无声,只有他们越靠越近的脚步声和我们两人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在这暗夜里清晰无比。

    我们被堵在路中间,进退不得,我也终于从他们身上的气息中分辨出了他们是什么。师父说过,世上有种东西,叫做尸偶,乃是一些性怀鬼胎的人或妖魔为了达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将刚入土的尸体挖出来,灌进一种叫做梦迭香的特殊药物而做成的怪物。

    梦迭香本是鬼界的特殊药草,又被称为傀儡香,香气极为浓郁,只能通过往返于鬼界和人界的鬼差得到,世间少有。据说,一个人将死时,鬼差会在他身上放一枝梦迭香,待他死后,那梦迭香便会引领着他的魂魄跟着鬼差去往地府。而一些心怀不轨的人或妖魔便会想尽办法在那人魂魄离体前,将梦迭香拿走。若能将梦迭香藏在人间三日不被鬼差找到,那梦迭香便会留在人间,成为他的所属物。

    服下梦迭香的死人身上会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梦迭香的香味,只不过这种味道只有同为妖怪的我们才能闻得出来,常人根本什么都闻不到。尸偶们没有自己的意识,最初被做成时被灌输的思想是什么,便会一直按照这意愿行事。一旦被唤醒,必达成目的才会罢手,否则就算砍死也会照旧爬起来,循环往复,无休无止。

    要消灭他们只有一种办法,那便是用幻火慢慢灼烧一天一夜,之后将尸骨沉于污水之中,使其百日不见阳光。但这尸偶们完全不受控制,能做到既制服他们又用自身修为支撑幻火灼烧一天一夜的,只有那些修为极高的妖魔和仙人们,人力根本无法做到,当然,修仙之人除外。

    我活了近千年,只偶尔会见到一两个游荡在世间的尸偶,且他们大多会出现在僻静处,以满足他们主人的不可告人的目的。不知此处的尸偶为何会成群结队,一眼看去密密麻麻,多到令人心惊胆战,若被凡人撞见,势必会引起不小的恐慌。我不明白那人或妖魔哪里来的这么多梦迭香做出这么多尸偶,又怎敢让他们明目张胆地在大街上出现?而它们如今被唤醒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些尸偶虽然看起来面目可憎,极难对付,本小妖可不害怕,这世上能让我害怕的东西还真不多。并且我不觉得他们的目的会是我,要对付我实在不用如此大费周章。

    不过,我看着那些尸偶越靠越近却没有半点改变目的地的倾向,忽然有种非常不祥的预感,难不成我猜错了?——他们似乎是冲着我们来的?为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