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卷 绝情羽 第三章 历城时家

    更新时间:2015-10-20 11:17:13本章字数:3142字

    他为何明知缪瑶要寻的仇人是自己心上人的父亲,为何要帮她?而既然他当初就知道实情为何不直接告诉缪瑶,要等她自己去发现?此人的行为颇有些自相矛盾。

    带着这些疑惑我正准备继续看下去,却听司浩淼的声音突然响在耳畔:“你在做什么?”

    我被他吓得一激灵回了神,旋即懊恼不已,就好比一个故事听到最精彩处突然被告知“请听下回分解”是同样的感觉,简直百爪挠心、苦不堪言。

    我无力地瞪着司浩淼。心道,此人真是阴魂不散,专挑不合适的时机出现。他就不能等我看完?

    ——我好想揍他,非常非常想!

    他看我不理他还投之以一种十分怪异的眼光,下意识地打量了自己一眼,确认没什么不对劲后才又重复了句:“你在做什么?”

    我这才从刚才的懊恼中彻底回神,天啊,我该怎么解释刚才那种近乎非礼他人的举动?

    “我……我……我在……我看她身受重伤昏迷不醒,又在流血,就想或许这样管用,帮她止血……”这话说的颠三倒四,磕磕绊绊,怕是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相信。而事实证明了,司浩淼他虽然行事不正常,却的确是个正常人。他横了我一眼:“你白痴啊,有按着别人心口止血的?”

    “我哪里会知道?我又不是大夫。”我心里有鬼,由他骂自己白痴也难得没有反驳,只在暗地里翻了个白眼。

    他却半蹲下身子探了探那女子脉搏,我眼睛瞪得更大了。这司浩淼,难不成还会医术?他也太真人不露相了吧?竟是个全才?我结巴着问他:“你、你会医术?”

    “本少爷哪有那个兴致学那么枯燥乏味的东西,我只是想要看看他死没死罢了。”

    我抚了抚胸口,还好不会,不然我对他的印象又要再次修正了,这刺激可不是一般的深啊,“那你得出的结论是什么?”

    “还没死,不过也快了。”他站起身拍拍手,“脉搏弱成这般,又虚弱至此,怕是难活下去。”

    我输给她的法力难道都是白费功夫?我颇为烦恼地看着那女子惨白的脸,十分有受挫感。片刻后我忽然冲司浩淼伸手道:“水。”

    他察觉我的意图后,像看怪物一般看我:“你脑子有毛病啊?她这幅模样再不医治根本活不下去,而我们一时半会走不出去水又所剩不多,给她一个快死的人岂不是白白浪费?”

    “那也得试试才知道啊,你忍心看着一个人在你眼前死去?”我虽然知道他说的没错,可是还是不想放弃救她,记忆里的她是多么明朗艳丽的一个少女,如今却落到这步田地……而她的一番遭遇也让我颇为唏嘘,“再说,她既然出现在这里,也许就是这谷内弟子,会有出去的法子也说不定呢?”

    就我看到的记忆而言,她和这暗夜谷并无半分瓜葛,但后面的记忆我并不清楚,也许她后来遭遇了什么,真就成了这谷内弟子呢?这也难说。不过我可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此刻说出这番话也只是为了诓骗司浩淼救人罢了。

    他神色有些微松动。我料想他刚才去查探一番想必依旧是无功而返。毫无希望之下,这女子的出现无疑是一盏灯,即使光芒微弱,却也算是给我们带来了一线生机,而司浩淼应当不会放走这机会。

    “好。”他看了那地上女子良久,终究妥协地将包袱取下拿出水递过来,“我便寄希望于你一次。”

    我小心翼翼地扶着缪瑶喝下水,随后蹲在一旁看她反应,心里默默祈求她能醒过来,就算只给我一丝看到她可以活下去的希望也好。即使她醒来后一点忙也帮不上。

    不知盯了她多久,眼睛都有些酸涩。正想移开视线,却隐约看到她睫毛抖动了两下。

    我揉揉眼睛,还以为出现了了幻觉。而她睫毛依旧在颤抖,眼皮略微动了动。我欣喜不已,忙凑过去,果不其然她在下一瞬睁开了眼。

    视线与我对上时,她的表情和身体都微微颤抖了下,也不知是不是被我这张脸给吓着了。

    司浩淼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要笑不笑地看着我:“看来并非只有我一人无法欣赏你这外貌。”

    我当做没听见,只看着缪瑶问:“你感觉如何?”

    “是你……救了我?”她像是许久没说过话一般,声音带着些微嘶哑,开口缓慢却字字清晰。

    “嗯。”我努力笑得良善,重复了一遍,“你感觉如何?”

    她却依旧没回答我的话,只转动眼珠子看了看这周围的景致,随后苦笑:“想不到我逃了这么久,竟仍未逃离这暗夜谷。”

    逃?听她这用辞,似乎还真跟暗夜谷有关系啊?

    本小妖眼冒红心、满含希望地凑过去:“你是这谷内弟子?”

    “不。”她却否认了,反而说出另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来,“我和暗夜谷主……乃是仇人。”

    我和司浩淼对视一眼,各自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困惑。他接过话头:“这么说,你见过谷主?”

    “自然。”她顿了顿,才道,“我如今这副模样便是拜她所赐。”看出我们的困惑她却并未解释,闭了闭眼,调整了一下气息方道,“既然我已成这幅模样,靠自己的力量是决然逃不出去的。你们既然救了我,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们,不过我想拜托你们先帮我离开这里。”

    “你知道如何出谷?”

    她点了点头,却并未开口,似乎很累的样子。

    “好,那你便先告诉我们出谷路线,其余的出谷为你治好伤再说。”我上前扶起她,她微微有些错愕,似乎没想到我这么好说话,随即又露出一抹极淡的笑容来,“那便多谢了。”

    她真的很瘦,一触手竟全是骨头,硌人得厉害,而我扶起她竟毫不费力。

    我不由更加好奇,这暗夜谷主到底和她有何深仇大恨,能将她折磨成这副样子?

    我扶着她未走出几步,她已气喘连连,看她这幅模样怕是折腾几天都出不去,于是我看向司浩淼道:“背她。”

    “凭什么?”他双手抱臂,颇为不爽地看着我。

    “就凭她可以带我们走出去。”我瞪着他,“难不成你让我一弱女子来背?”

    他嗤之以鼻,上下打量我:“我倒是看不出你哪里弱。”

    我笑眯眯地看着他:“你确定让我背?那我走个几天也离不开这里你可别着急啊……”言毕作势要弯腰去背,他瞪我一眼,心不甘心不愿走到缪瑶面前半蹲下身。我腹诽道,若是看到缪瑶此前的容貌,他怕是求之不得。这个以貌取人的伪君子!

    这谷内错综复杂,我们被困几日早就不耐烦了,而他怕也是快到极限,才会这么容易就被我说动。我倒真不是要故意刺激他或威胁他,而是以我这副身板和体力,怕真要折腾个几天,这一点,这些时日下来,他怕是知道的比谁都清楚。

    缪瑶知道自己情况如何,倒也未推辞,俯身伏到司浩淼背上,指引着我们绕到石碑后的一条小路上。

    那条路遍布荆棘,一眼看去根本不通,我狐疑道:“你确定这里能出去?”

    她喘了口气方道:“接下来,你们按照我说的话做,一步都不能踏错,否则要从头再来不说,更会遇到些未知的危险,甚至被暗夜谷谷主发觉。”

    她让我们走的步法很奇特,一会往左五步、往右三步、往前三步,一会又后退五步,走了好一会,我们都还在原地折腾。而路上的那些荆棘却像是长了脚似的,随着司浩淼一步步的踏出而移到了两边。

    我随着司浩淼的脚步,亦步亦趋,走了半个时辰后,心中微微有些不耐,回头看了看来路,只距我们此刻位置几步之遥。一时有些心不在焉,疏忽之下,一步踏错,刚听缪瑶道了声“糟了!”眼前景物便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荆棘没了,道路也没了,眼前景物重组之后竟变成了一座恢弘的宅院。

    我本以为脚下会出现一个大洞,或者四周有数不清的箭射过来之类的,整个人神经紧绷。没想到一切这么安稳。扭头看缪瑶想要问个明白,却见她神色带着凄然的哀伤和一种绝望的无奈。

    难不成此处另有玄机?还是说此地和她有何干系?

    ——此地是缪府么?

    我仔细看了看这宅院,怎样看都跟她记忆中的缪府无丝毫吻合。

    “好好跟都能跟错,我对你真是佩服得紧。我倒真是好奇你如此冒冒失失的性子是如何活到现在的?”司浩淼对我一步踏错的行为颇为不忿,言语间冷嘲热讽尽显,我知道此事是我的错,并未加以反驳,垂了头任由他骂。

    他见我如此,冷哼了声,不再多言,侧了侧头问背上的缪瑶:“此处是何地?我们可有法子出去?”

    缪瑶恍惚了片刻才答道:“此处是二十年前的时府。”

    “时府?”司浩淼一头雾水,我却恍然大悟,难怪觉得有些微眼熟,缪瑶冲进时府想要同时阳宸说明自己心意时,去过时府一次,我对它的印象也就停留在那匆匆一瞥间。

    司浩淼思索片刻,却问出一句让我诧异无比的话:“可是二十年前历城四大家族的时家?”

    缪瑶深吸口气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