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卷 绝情羽 第五章 自欺欺人

    更新时间:2015-10-20 11:17:49本章字数:3047字

    不过须臾间,我们便回到了踏入幻境前的那条荆棘小路上。而面前站着的除了我们尾随进入谷内的那名女子外,还有数十名和她同样装扮的女子。可即使如此,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因她身上有着与众不同的气息,而这气息却和气质容貌无关,是由内而外散发出的一种极为古怪的气息,我一时说不出是什么。

    “你终于肯现身了。”虽然面前站着的是把自己折磨得不成样子的暗夜谷谷主,可缪瑶却似乎丝毫不畏惧一般,直直对上那双她唯一露在外面波光潋滟的眼睛,“薄霜,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早已说过,我想要的东西是什么。”眼前的薄霜不仅装扮和我在缪瑶记忆中看到的大不相同,连声音都相差极大。原本的清冷如月,温柔似水,听来遍体舒畅;如今却似罩了层纱,不仅透着些沙哑,还幻着泠泠冷光,让人遍体生寒。

    “我早说过,我不知道他在哪。”

    “你一定知道。除了你,他再无其他可以依靠的人。”

    虽然他们都没提那个名字,我也能猜到她们口中的他必然是时阳宸。他失踪了吗?

    “我也曾找了他一年,若我知道他的下落,他又如你口中那般在乎我的话,我又怎会被你困在谷中一年,遭受非人待遇,却不肯现身相救?这两年,你用尽各种方式寻找他的下落,可依旧找不到他。薄霜,你不要骗自己了,你一直不愿相信,我便也和你一起欺骗自己,抱着那一丝期许,期望表哥他还活着。可两年了,他毫无所踪,连半点消息都无。薄霜,醒醒吧,他早已不在人世……”

    “不,他这种人又怎会轻易就死了!”薄霜未等她说完,双眸瞬间转阴,如午夜罗刹,衣衫于暗夜中无风自动,周身笼罩着暗黑色的光芒。她在我和司浩淼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之际,已经瞬移到缪瑶面前,一把掐住她的喉咙,目中满是凛冽的寒光,“告诉我,他在哪?!”

    即使生命如此受人威胁,缪瑶眼中也依旧看不到丝毫畏惧,反倒嘴角带着释然和嘲讽的笑:“两年前,表哥被你用绝情羽亲手所杀,而尸骨化为灰烬,那场景你虽然未亲眼看到,却也应能想象的到罢……”

    “你撒谎!绝情羽对真心相爱的人才会是双刃剑,而对用情更深的那人伤害更重。对于不相爱的两人,被攻击者所受的伤会三倍还诸己身。我既然能活下来,他又怎会死?”薄霜的手越收越紧,似乎想就这么把她掐死一般,“我还不曾将我所受的屈辱讨回来,他怎能这般轻易就死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能活下来,或许你……的爱根本……比不上表哥,而表哥他……”缪瑶眼中涌起无尽的悲凉和落寞,因为受制于人,话语说的磕磕绊绊,却依旧坚持着说下去,“他又从未有过……那般的好运气……薄霜……你有没有想过……或许……表哥他……真的爱你……比你想象中……更要爱你……”

    薄霜的手颤了颤,陡然一松,缪瑶从她手中滑落,一个趔趄险些摔倒。我下意识地伸手扶住她,将她扯离了几步,生怕薄霜再次动怒时,我来不及帮她,眼睁睁看她再次置于危险之中。

    我看着眼神略有些恍惚的薄霜,有些无法接受当初那个目中无尘、嘴角时刻带着恰到好处笑容的女子变成如今这副模样。而时阳宸又怎会就这么死了?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解释一下?

    薄霜的神情在茫然无措了一会后又重新归于冷漠,她看着缪瑶,语带讽刺:“如今你再说出这番话,不觉得十分可笑吗?他爱我?这话你怎能说得出口?”

    缪瑶捂着脖子咳了半响,待气息平顺了些许,方回答她的诘问:“薄霜,不管你信不信,这是事实,他当初那般残忍决绝是因为他真的爱上了你,他明明可以利用你来对付薄云天,可他没有。即使我哭着求他,他也不肯……你根本不知道他有多爱你,原本我不愿相信,而如今我信了……”

    她神色凄凉,随后却又笑了,笑得残忍而决绝,“既然你构造出那幻境,我便知道你已经知晓了真相,知道你父亲使计害死他父亲,逼死他母亲,让他从小就忍受失去双亲的痛楚……其实薄霜,你早就猜到了对不对?你猜到了他那般待你的原因,可你却不愿接受你亲手杀了他的事实。所以你才会给自己一个虚假的希望,告诉自己他还活着,以支撑自己活下去。薄霜,你根本就是在自欺欺人,是你不肯面对现实!”

    薄霜双目冷如冰雪,似乎并未听进去她的话:“你说这么多不过是希望我自责后悔,这样你才能有一线生机。可是缪瑶,我不会相信你,永远都不会相信你!除非亲眼见到他的尸体,否则,我绝不会信他已死,就算我将这天地翻转过来,我也一定要找到他!”言毕,她厉声对身后黑衣女子下令,“把她给我关回去,若再次被她逃了,你们便自行了断罢!”

    “是,谷主!”黑衣女子们齐声回应,随后一个个以一种英勇就义的姿势向我们冲过来。

    我在帮缪瑶逃走、自己逃走还是跟着她们一起走三个选择间举棋不定,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司浩淼,待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后又鄙视了自己一番。没想到孤立无援的情形下,我反而会依靠他,想以他的行动为准。

    司浩淼看了看那十多名黑衣女子,再看看我和缪瑶,似乎觉得没有胜算,放弃了抵抗,在黑衣女子们走过来时乖乖让她们反剪了双手。我自然只能跟随。

    ******

    暗夜宫在这暗夜谷的最深处,虽叫做宫,却极为简单朴素,只有个宫殿的形状,里面很大却空旷得紧,连装饰都省了,只有些简单的日常用具。光线比上面要暗上许多,若不是四处有八角宫灯照明,我简直要怀疑她们是不是都练就了一双夜视眼,在黑夜里也能行走自如。

    一路上,我们不仅被反剪了双手还被蒙了眼睛,被人推推搡搡来到此处约莫过了一个时辰。而这期间经过了那些地方,又是如何到达此处的我全然不知,料想逃出去也是颇为困难。没想到这两日我和司浩淼绕来绕去竟一直围绕着谷口打转,里面才是暗藏玄机。如今,我倒是着实佩服缪瑶,她是怎么在那种情形下不被抓住,逃到谷口的?

    我们和缪瑶一起被推进了地宫之中,四周阴暗潮湿,隐约还能听见老鼠啃食木板的咯吱咯吱声。这鬼地方竟比我的破庙还要寒酸。

    正想开口揶揄一番,却见缪瑶的神色添了莫名的惶恐不安,浑身瑟瑟发抖起来。此前被那般生死威胁她也没露出这样的神色,这是怎么了?而下一瞬,我便知道她为何会露出这般神情。

    薄霜竟将缪瑶推进了一个四周插满了刀尖的隔间里,那中间的缝隙只够容一人站立,连弯腰都做不到,只要稍动一下便会有刀锋贴着皮肤划过,若用力过猛甚至会直接在身上戳出一个血窟窿。我终于明白缪瑶那一身的旧伤叠着新伤是从何而来。

    “薄霜,与其这么折磨我,你不如直接杀了我!”缪瑶看着薄霜目眦欲裂,却换不来她半点的同情,“让你死岂不是太过便宜你了?我要将当日*你们对我的羞辱一点点地还回来。”

    “表哥当初真是错看了你,你竟如此蛇蝎心肠!你明知我们当初中了圈套,他不过是做戏,你却依旧要把愤恨发泄在我身上,薄霜,你到底还有没有良知?!”

    “事情真假又如何,我所受的屈辱却是半点做不得假。”薄霜在她的愤怒之下神色不改,“缪瑶,早知今日,当初你就应该在我昏迷之际补上一剑,别让我活下来!”

    她转身欲走,我上前一步拦在她身前:“你放了她。”

    “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做事?我没让你们和她一样的待遇已经是我的仁慈,你最好别激怒我。”她那双眼睛不含丝毫感情,看过来时会让人从心底打个寒颤,可我却依旧拦在她身前不肯退让。我不能眼睁睁看着缪瑶受折磨,即便她的生死跟我毫无干系,而我既然辛辛苦苦将她救回来就绝不会再让她死。

    我直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道:“若我说,我可以帮你找到时阳宸呢?”

    她的眼神因我这句话出现了一瞬的动摇,随后又恢复如初:“我凭什么相信你?”

    “如今我们被困谷中根本脱身不得,而你如今也根本没有丝毫线索。与其眼睁睁看着我们死倒不如试试我说的法子,这于你无丝毫损害,不是吗?”

    她怔了片刻,用一种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审视的目光牢牢盯着我,似乎在试探我说的话的可信度。

    我丝毫不惧地与她对视,目光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坦然自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