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卷 绝情羽 第七章 幸或不幸

    更新时间:2015-10-20 11:18:24本章字数:3010字

    他细心擦去马鞍上的水滴后才小心翼翼地扶她上马,期间努力避免和她有任何肢体接触。而这些细节让薄霜对他的好感顿生,她撑着伞端坐于马上,看他牵着马走在前面,雨滴一滴滴地打在他衣服上,他却怡然自得的模样,对他好奇之感尤甚。

    一路之上,偶尔会遇见撑伞的男男女*女,见两人如此形态微微面露诧异,窃窃私语。薄霜不以为意,男子更是面色不改,目不斜视。

    马停在末源山庄门口时,薄霜发觉他一直平和淡然微微带着轻佻笑容的脸有一瞬间的变化,像是惊愕,又像是苦涩。可他表情转变太快,以至于她未能完全看透。

    “小姐,你回来了。”本就在门口徘徊,迟疑着要不要派人去接薄霜的小亦急忙迎了出来,见她被雨水沾湿而有些凌乱的衣衫,颇为不满和心疼,“不让小亦跟着,这下好了吧,淋了雨不说,还走了那么远的路,看这衣服……”

    话未说完戛然而止,她有些愕然地看着站在一旁笑得略带邪气的男子,再看看自家小姐,忽地捂脸,难以置信地哀叹:“小姐,你不会被他……被他轻薄了吧?”

    薄霜哭笑不得地拍上她的脑袋:“你这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啊?他不过是路过见我狼狈特意送我回来罢了。你想到哪里去了?”

    “那倒也是,小姐身手虽说不算顶尖,但自保应是无碍。”小亦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对向男子投以抱歉的一笑,随后又拖着薄霜往山庄里走,“小姐,我们快回去换件衣服,若是着凉了,老爷可饶不了我。”

    薄霜走了几步又想起什么似的回头,看着已经翻身上马掣马准备离开的红衣男子:“若不嫌弃,可愿随小女子入内,让我略备茶点以表谢意?”

    “区区小事,姑娘不必放在心上。”男子于马上抱拳,“在下还有要事,先行一步,日后有缘再续。”

    薄霜看着他掣马离去,丝毫不加留恋的模样,微微有些失落。

    可转瞬,她又将这失落掩去,转身进了庄内。若真如他所说,日后有缘再续,那她又在失落些什么呢?

    刚踏进山庄,就被从议事厅出来的父亲叫住:“霜儿。”

    薄霜看着父亲身旁围着的青年才俊,察觉他们的视线不加掩饰地一个接一个地落在自己身上,颇为反感,却又不好违逆父亲,只能停下脚步福了福身子,叫了声爹。

    薄云天略颔了颔首,对她道:“三日后,便是一年一度的论剑大会,你也需做些准备才是。”

    父亲话中另有深意,她自然明白。什么论剑大会,不过是个由头罢了,众人皆知薄云天是为了借此机会给她这个宝贝女儿觅个合适的夫婿。她虽不愿,可此事却由不得她做主,只能应了声:“是。”

    薄云天见她如此听话颇为满意,见她衣衫被雨水沾湿大半,又有泥污,知道她一向喜洁,料想她此刻心内必然极其烦闷,便摆摆手让她先去沐浴更衣。

    薄霜离去,隐约能听见众人对父亲的恭维之语,嗤笑了声,心中烦闷更甚。

    而转念想到那红衣男子,她心中又添了些许困惑,他是否亦是为此次论剑大会而来?

    ******

    三日后,论剑大会正式开始。她不过在最初开场时被父亲拉出去露了个面,引得众人垂涎后便如同珍贵却不能亵玩之物被束之高阁。为她选夫婿,她却似乎成了个摆设,这夫婿也半点由不得她自己来挑。

    她百无聊赖,一人在山庄后辟出的园中闲逛,这里的花美则美矣,却因没有专人照料而显得杂乱,也就是无聊时她才会来走走,若真要赏花,却不如去品花苑。只不过,今日她被父亲严令不许出门,否则她也不至于无聊至此。

    不知何处窜出来一只毛色雪白的兔子将她惊得一愣,她抱起兔子才发现它腿上有伤,料想是误中了猎人设下的陷阱。附近就是山林,常有山民设陷阱猎杀山里的动物,有只受伤的兔子倒也是稀松平常。

    “还好你运气不错,遇见了我。以前我总觉得爹担忧太过,总备些伤药逼我带着,今日却觉得他有些先见之明,不救人救些动物也好呀。”她边自言自语,边从怀里摸出药敷在它伤口上,再用手帕给它包扎好后,才心满意足地抱着兔子站起身来。

    而站起那一瞬,她方发现有人一直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她,眉眼含笑。

    万花丛中,只他一人身着红衣静然默立,此情此景让她微微呆了呆。

    回神后,他已经走到她面前,笑道:“薄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薄霜抚*摸着怀中兔子的毛发,眉眼低垂,让人看不出情绪:“你既然能来到此地,想必也是来参加论剑大会的。不过,你不在庄内,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本以为论剑大会能让我见识到天下豪杰,偷学个一招半式绝世武功。谁知来的尽是些泛泛之辈,武艺更是稀松平常,我看着无聊就四处走走。没想到竟再次遇到姑娘你,看来我上次那句话倒也贴切,我们着实有缘。”

    “如此说来,你武艺必然顶尖?”薄霜微微抬眼,嘴角弯弯,露出一抹极为摄人心魄的笑容。

    她这一笑,可谓倾城绝艳,对面男子看得一呆,连她后一句“那小女子今日便讨教一番。”也未曾留意。

    待他回神,女子一掌已经飘然而至,他提气纵身后退一步险之又险地避开,看那兔子依旧稳稳抱在她怀里,他弯起嘴角也笑了:“薄姑娘好身手!”

    薄霜却不答,一掌再次追至,他再次避开,脚点花枝跃离,身形迅捷如同鹰犬。

    可薄霜却并未因为他只守不攻而放弃,又提气追至他眼前,这次却不再是出掌,而是随手从一旁树上折下一只柳枝握在手中向他刺来。薄霜所习功夫乃是薄家家传剑法“形意剑”,颇讲究意境,由女子使起来更是极具美感。

    柳枝柔韧,在她手中却如同实剑,带着凌厉的风声,一剑剑毫不留情向他刺去。

    男子面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手心平伸向前,将那柳枝在手中翻转,而握着柳枝的薄霜也迫不得已地随之翻转了一圈身体随后被推离。她落定后,却不再上前,只平地跃起,以令人眼花的速度在原地旋转。周边花瓣在这外力下齐齐脱离花枝,纷飞如雪,一瓣瓣如同锋利的匕首无间隔刺向对方。

    他左躲右闪,密密麻麻的花瓣他躲闪之下却毫不费力。见她攻势越来越凌厉,他笑着弯腰,蜻蜓点水一般从万花丛中摘了一枝杜鹃,反手轻轻一挥,将一切攻势悉数化解。

    薄霜愣怔间,他已欺身向前,将那杜鹃别在她发间:“鲜花配美人,如此甚好。”

    他轻轻松松便破了她的招式让她怎能不恼,拔下杜鹃预备重新再战,却被他反手握住手腕:“如斯美景,何必要破坏了它?”

    薄霜这才发现这园内的花被她毁的不成样子,愣了愣,手中兔子却被他轻轻抱走:“姑娘抱着兔子,招式间却丝毫没有滞纳感,如行云流水一般,形意剑果真名不虚传,在下着实佩服!”

    她的满腔怒气在他这句话里化为乌有,不由觉得自己太过好笑,竟真同他争强好胜起来。她扔了柳枝看他:“我倒是看不出你习得是哪派功夫。”

    “在下无门无派,不过机缘巧合之下习来的功夫罢了,实在登不得大雅之堂,若是姑娘手中未曾抱着兔子,又全力施为的话,在下也不一定会取胜。”

    薄霜心知他不过是照顾自己的颜面,自己就算手中无物,全心应对也决然胜不了他。不过嘴上却道:“你赢我一女子有何光彩,我不过是学了个皮毛,赢了我爹才叫本事。”形意剑共十式,她如今只学到第七式,刚使出的亦是第七式,却被一无门无派之人轻易化解了去,若被父亲知道,怕该是该骂自己不长进罢。

    “姑娘缪赞了,怎敢和武林盟主相提并论。”话语是恭维,然他眼中看不出半点恭维,相反仔细听来倒带着些讽刺的意味,可又是快得转瞬即逝。下一瞬,他又露出那副笑脸来:“在下唐突,还未曾报上名姓。在下时阳宸,今日能与姑娘相见实乃平生之幸。”

    他神态轻浮,言语却说着唐突,如此反差,薄霜却并不觉得反感。她嘴角含笑,靠近他,再次笑得倾国倾城:“哦?那便证明给我看。”身为情场老手的他,在她这笑容下心跳略有些不平稳。他正欲开口,女子却从他手中再次将兔子夺回去。

    “时公子,论剑大会我期待你的表现。”她抱着兔子巧笑倩兮,一个转身没入花丛之中,很快便消失了踪影。

    而他看着她远去的清丽绝尘的背影,微微失神,脸上笑容渐渐变得苦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