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卷 绝情羽 第十一章 趁火打劫

    更新时间:2015-10-20 11:19:37本章字数:3038字

    薄霜身为人的记忆在此终结,而此后的记忆我并未再看下去。我无法想象她一人醒来,以非人姿态独行世间,发觉事实有悖于她原本的认知,又该以怎样的心态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而如今,我忽地理解了她将全身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原因——她容貌怕俱是毁于那爆炸之中罢。

    我颓然地收回手,我预料过此事会不得善终,却不曾想到竟会惨烈至此。而我对薄霜的认知亦是太浅太浅,她竟是如此烈性绝然的女子,爱情破碎时,竟会选择同归于尽。又或许,她仅仅是想以此来证明他对自己的爱,可最终,她却依旧没得到她想要的结果。

    她虽一次次地说要杀了他,内心却依旧对他抱着期许,直至再也无法期许。但时阳宸最终还是辜负了她,我原本对时阳宸身世的同情于此渐渐消弭,他幼年失怙,固然令人叹惋,可他的所作所为却让人无法理解,而他对薄霜的伤害更是无法原谅。

    我不明白他为何会在最后时刻绝情至此?我忽地开始怀疑起自己当初的判断来,如此薄情的他,真会舍命换回薄霜么?

    我本以为薄霜的记忆会将我心内所有困惑一并解开,却没想到解开了一些又多了一些。

    不久后,薄霜从我的读心术中醒来,见我看着她发呆,迟疑了一会才开口道:“如何?……是他吗?”

    我看了薄霜良久,不知如何启齿。对这个女子,我有些无以言表的心疼。

    她眼神中流露出些许困惑,随后似乎猜到了我在想什么,摇了摇头:“不必顾忌什么,有话直说便是。我知这段记忆旁人看来必然会觉得我傻到无可救药,竟明知对方无情之下依旧拿命做试探。而我今日经历的一切虽是自作自受,可我却并不后悔当日所为,因我那时别无选择。”

    我摇头道:“不,薄霜,并非所有人都能对一段感情执着如一,又有那般的勇气去验证自己的爱情。在我心中,你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薄霜有些讶异,似乎没想到我会说出这番话来,愣了愣苦笑:“你是唯一一个说这番话的人。就连我爹,都怪我当日任信妄为,将我赶出家门,至今不肯原谅我。”

    这一年多,面对至亲的质疑,面对未知的惶恐,她一定经历了许多许多常人无法想象的辛酸罢。虽然我知道她并不需要我的安慰,可我还是想要给她一些支撑,便握住她的手。薄霜感觉到我情绪的波动,极其轻微地摇头:“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我所为皆出自本心,从未有一日后悔。你只需告诉我,让我以魑的形态重生之人是否是他便可。”

    沉默片刻,我摇头道:“对不起,薄霜,我依旧无法确定是谁换回了你。你的记忆终止在你停止呼吸之时,之后的事情你无半分记忆。若想知道,得找个当时在场,如今又还活着的人。”

    她愣了一下,缓缓吐出一个名字:“缪瑶?”

    “不。”我继续摇头,“缪瑶在你射出绝情羽时被波及,亦是昏迷了过去。”

    “那还有谁?”

    “你爹,或者谷内弟子,应当知晓。”

    她略微有些失神,我明白她大约是不想再以这幅形态出现在他们面前。但对此事要追根究底的心终究还是让她下定了决心,她垂眸道:“好,我们明日便启程去末源山庄。”

    言毕,她站起身,我却忽地拉住她的衣袖道:“你能否告诉我,你是如何得知你爹与时阳宸之间的纠葛?”薄云天心机深沉,老谋深算,在知道薄霜对时阳宸的感情之下,当不会将此事告知她。时阳宸又下落不明,知情的便只有一个缪瑶。可缪瑶在谷口的表现完全不像是知情者。

    那么,还能有谁?

    薄霜有些失神,眼神恍惚了片刻,依旧摇了摇头:“此事我不愿再提。若你想知道,再用读心术来看便罢。”

    我摇了摇头,我虽好奇,可今日已耗费了太多法力,已然无法再次使出读心术,只得暂时作罢。

    她走后,我一人呆在那空荡荡的大殿内,冷而寒的风于殿内席卷而过,殿内纱幔随之纷飞不休,纠缠在一起,如同鬼魅齐舞。

    其实我骗了她,若我想要知道是谁换回了她,并不难。那人以肉体作为交换,必定有记忆残留在薄霜身上,我只需要找到那残留的记忆再将其剥离探知便可。但我并未告诉她,原因之一是我此时的妖力耗费过多,此法一时难以施行;其二却是,我想替她解开心结,她心内必然是想要回到末源山庄,那里毕竟是她的家,有她的亲人、友人,可她却不愿回去。

    我虽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做法是否正确,可现在也唯有如此了。

    不知一人于黑暗中枯坐了多久,有人在我面前站定,黑暗中,他眸光璀璨,是唯一的光亮。“一个人在这黑乎乎的地方坐着你也不嫌地上凉?还是说,你想以这幅容貌吓唬吓唬人?”言语中虽满是嘲讽,我却已习惯他特殊的表达关心的方式。我哼了哼鼻子:“我乐意,你管得着嘛。”

    “这么说,倒是我不识趣,打扰了你独坐的意趣了?”

    “那是自然。”说完我自己却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此前因那故事氤氲出的伤感悉数退去。见他眼皮抽搐,我当做没看见,笑眯眯地搭上他的肩:“我走后,她们没有为难你们吧?缪瑶情况如何?”

    他冷哼了一声,一把挡开我的手:“有我在,她们倒是想怎么样也得先过我这一关。至于缪瑶,那凶巴巴的谷主出去后,就吩咐了谷里的大夫为她治伤,想必应是无碍。”言毕,又探究地看着我,“看来此前我真是小瞧了你的能耐。本少爷十分好奇,你到底是怎么说服她的?”

    “这个嘛,是秘密。”我对他挥开我的手不以为意,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动了动脖子,“想知道的话,拿秘密来换。”

    “切,不说就算了,本少爷犯得着为这点事出卖自己么。”他对我的趁火打劫颇为不爽,扭头便走,“来看看你没死,我就放心了。”

    我接上他的话头:“是啊是啊,放心继续压榨我,而我欠你那千两黄金也赖不掉。”

    他耸耸肩继续往殿外走:“你知道便好。”

    我紧追上他的步伐,尽量为自己争取些好处:“看在我牺牲自己救了你一命的份上,你好歹也免了我部分债务不是?”

    他反问:“此事我有逼迫你吗?”

    我不知所以然地摇头,他斜睨了我一眼:“那不就得了,此事你心甘情愿,与我何干?若你不自作主张,我亦有自己的法子脱困,我没怪你扰乱我的计划,你倒同我讨价还价?”

    我怎么突然有种此场景似曾相识的感觉,本小妖为何总喜欢自作自受呢?我抱臂站在原地:“早知我就不多管闲事了,我倒看看你如何脱险。”

    他亦是站定,回首看我:“你多管闲事是为了我么?”

    我认真地想了想,有些理亏地摸了摸鼻子,我的初衷似乎的确不是为了他啊。“即使不是为了你,可也间接地省了你不少事不是?你怎么一点都不知恩图报呢?”

    “本少爷向来不知知恩图报为何物。”他理直气壮,丝毫不为所动,“若你不满,自行离去便是。”

    “离开便离开,谁还想赖着你不成?”见他带着怀疑的目光看过来,我又补充了句,“待离了这暗夜谷,我就同你分道扬镳、各走各路!”

    “你要走本少爷绝不阻拦,但走前记得先把债务还上,否则就等着官府的通缉罢。”他气定神闲、老神在在。

    “哦?”我比他更气定神闲,“那你倒是通知官府试试看呐,我就不信你不怕把你爹招来,把你抓回去。”

    “放心,就算被抓回去,我也会拖着你当垫背的。”他依旧步伐沉稳,丝毫不受影响,这威胁对他似乎半点用处都没有。

    我颇为郁卒地盯着他的后脑勺,想拿块石头直接扔过去。他说放我走的那日我一定是脑袋被门夹了才想要跟着他,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一定要说一百一千次我愿意!

    可本小妖没有时光倒流的能力,只能继续过着暗无天日的受人压榨生活。

    未走出多远,他忽然顿住脚步,我被他突然的停步吓得一愣,抬头看他,他却突然从怀里摸出一个东西扔过来。

    我下意识接住,发现是一个包的严严实实的纸包,而纸包里竟是我最爱的肉包子,瞬间转怒为喜,不由口水涟涟,眼冒红心地看着司浩淼。他颇为嫌弃地看着我,扯了扯嘴角,给了我一个“你真是没救了”的表情摇摇头走开了。我跟在他身后,捧着肉包子啃得极为开怀,早就把当初自己要为了成仙戒荤腥的豪言壮语抛到了九霄云外。

    成仙什么的,日后再说吧。人生在世,当及时行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