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卷 绝情羽 第十四章 离奇烟雾

    更新时间:2015-10-20 11:20:31本章字数:3149字

    “路迷引在民间可谓无价之宝,如今却用来……真是暴殄天物。”司浩淼啧啧叹了声,见飞舟狠狠瞪过来才消了音,讪笑了声。

    我有些不解,扯了扯司浩淼的衣袖,悄悄问他:“这什么迷路引还是路迷引,味道好闻是好闻,可林间到处都是,该怎么找人啊?”

    “你想知道?”

    我诚心诚意地点头,他却拖长了声音,坏笑道:“我偏不告诉你。”

    我咬牙切齿地看着他:“司浩淼——”

    “要我告诉你也行,你拿秘密来换啊。”他将我那日对他说的话原句奉还,笑得得意洋洋,趾高气昂。

    “我偏不!”我哼了哼鼻子,一步一挪地蹭到薄霜身边:“霜儿,为什么这路迷引可以找到人啊?”

    薄霜对我这般称呼她眸中微现讶异,却并未阻我不准这般称呼她,眸中甚至因此出现了一抹暖意。她轻声开口向我解释道:“路迷引并非只是香料,它其实是一种名为引虫的津液所化,香味独特。香气能持续数日不散,闻到它的人便可以循着方向找来。”

    这么说,不是我们去找,而是等他们过来?我眼睛瞥向司浩淼,冲他吐了吐舌头,意思就是你不告诉我,我不是一样知道了它的玄妙,你能奈我何?

    司浩淼看了看我和薄霜,似乎没想到薄霜会对我有问必答一般,眼睛瞪得大大的。

    我正得瑟,却见他忽然以极快的速度向我冲过来。我还以为他恼羞成怒赶紧往薄霜身后躲,这一躲我才发现他惊愕并非是因为薄霜对我的态度。飞舟四人身后不知何处弥漫出浓重的烟雾,而烟雾中却伸出一只瘦骨嶙峋的手来,目标显然是冲着飞舟手上那只路迷引而来。

    我临时改变方向,向不明状况的飞舟掠去,而此刻薄霜也发现了异样,冲飞舟叫了声:“小心!”可已然来不及,纵然我们三人反应迅速,却也不及那烟雾迅猛,很快所有人便被烟雾吞噬其中。在那烟雾中,我们谁都看不见谁,被彻彻底底地分隔开来,就像是被分开到了不同空间。

    我正在呆怔,忽然察觉手被人握住,那人在我耳边低语道:“这烟雾有古怪,小心!”

    司浩淼在烟雾弥漫开的那一瞬到了我身边,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能在这烟雾中这么快找到我。他的存在让我微微安下了心,可其他人却毫无所踪,任凭我叫破喉咙,也没有半点回应。

    “怎么办?”我问司浩淼,他却不答,只闷头观察着四周。

    不知过了多久,烟雾散尽,我才发现我们正站在一处悬崖边。若不是司浩淼死死拽着我不让我乱跑,我怕是要一脚踏空,摔落悬崖,然后尸骨无存。想到这里,我不由一阵后怕。

    司浩淼见我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自得道:“怎么?觉得本少爷不仅英俊潇洒更是聪明睿智的紧是不是?你千万不要爱上我哦,我可对你这种丑八怪没有半点兴趣。”

    三句不离本性。

    “谁会爱上你啊,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懒洋洋地翻了个白眼,不再看他。

    这悬崖周边除了我们并无其他人,薄霜他们也不知到了何处,是否遇到了危险。

    可此刻明显也不是担心他人的时刻,我们自身都难保。

    我能感觉到这里有十分古怪的气息,和薄霜身上有些相似,却又不尽相同。难怪那些弟子和山民会一去无回,怕是任何正常人遇到这般诡异的场景也都无法保持镇定,一个乱动就滚落悬崖,然后魂归离恨天。

    我们小心翼翼地离开悬崖边,往密林深处走,此前那路迷引的味道依旧萦绕在我鼻端。若那路迷引依旧在飞舟手上的话,我们或许可以凭此找到他们;若是被那只手夺走了的话,那我们也可以揪出这背后之人,解开这林中失踪之谜,不让他再继续作恶。

    林中路迷引的味道就像是一道明显的路标,指引着我们一直往前走、往前走,直到最后停在一道瀑布旁。而那里,站着一个男子,他一身红衣,背对着我们,脊背挺直,身姿如一柄长枪,傲然伫立于天地。

    若不是我知道时阳宸不可能在这里,我几乎将他认成了时阳宸。他们的背影何其相似,又都穿了一身红衣。不同之处在于,他比时阳宸多了些岁月历练的痕迹,时阳宸和他相比,尤显稚嫩。而和薄云天比起来,此人一身气势似乎更像是一个武林盟主。

    “你……”我还未开口,他已然转过身来,而他的脸险些让我这个见惯了异常之事的妖怪惊呼出声。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疤痕遍布,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模样,只有两只眼睛闪耀着灼灼光辉,却尤其显得诡异。但我惊讶却不是为此,而是因为我在山豹的记忆中见过这张脸。我知道他是谁。

    “没想到先找到这里的竟是你们。”他开口,声音润朗,和他整个人的形象格格不入,他身上气息并非妖魔之类,那烟雾或许是他用什么法子故意弄出来营造恐怖气息的吧。

    “前辈是刻意引我们来此?”司浩淼倒没我这般不淡定,他施施然抱拳,“不知前辈该如何称呼?”

    我似乎这才发觉司浩淼有个很不同寻常的优点,就是无论别人多么不淡定,眼前的景象多么匪夷所思,他都能淡然自若地承受,并正常地思考。我再次确定了,司浩淼他果然是个奇怪的人。

    “你不怕我?”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要对付的也不会是我,我为何要怕你?”

    “你这少年倒是有些意思。”那人背着双手,立于水上,鞋子却半点不湿,想必功力极其深厚,不知司浩淼和他比拼,到底谁会赢。他唇边溢出极浅极浅的笑容来,“倒让我想起了我的儿子。他也像你这般无知无畏,只可惜……”

    说到这里,他却闭口不再多言,不知在等什么,阖上双眸陷入沉定状态。

    不久后,身后有脚步声响起,我回头看去,却是薄云天。他一个人跌跌撞撞地从林间冲出来,看到那红衣男子,目光中微微露出惊恐之色:“是你?”

    “是我。”红衣男子再次睁眼,唇角微微勾起,“薄庄主,别来无恙。”

    “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一手策划,山民失踪,弟子失踪……你的目的就是为了引我来此?”

    “你欠我的早该还我。”

    薄云天沉默和他对视,两人像是比耐力似的,谁都不说话。不知过了多久之后,薄云天再次开口道:“也罢,就让十年前之事在此了结罢。”

    我还未回过神来,两人已经交手,动作快得人眼花缭乱。我在薄霜的记忆力不止一次见过薄云天出手,可没有一次像这般的绚烂夺目,形意剑被他使得极尽完美,每一招每一式都似乎都蕴含了庞大的能量,水珠在他剑尖跳跃,如一出绝美的舞蹈。

    可红衣男子却跟他是完全相反。一招一式极其简单,就像当日时阳宸一般,不过一个是以花为剑,一个以水为媒。此人随手挥起的水幕便可将对方的无可挑剔的一击轻轻松松化解,两人数十招下来,瀑布的水汽横飞。我们只能退入密林中远远观战,免遭池鱼之殃。

    越看我便越困惑,当日薄云天和时阳宸及缪瑶对决时,他的实力和现在相比简直差了不是一个等级。是他刻意隐瞒了实力?为何?

    莫非……?我蓦然想通了原因,更加为薄霜感到难过。时阳宸刻意隐藏实力换来她的舍身相救;而他的父亲隐藏实力却是为了逼迫她与时阳宸对抗,最终玉石俱焚。

    这究竟是一个怎样冷血而残忍的父亲?他说时阳宸天性凉薄,其实最凉薄的却是他自己。为了保命,连自己的女儿都能舍弃,他可真能做的出来!

    薄云天被击飞时,水花四溅开来,他直接摔落在水潭内,衣衫尽湿。

    红衣男子手中无剑,却将水帘化为利剑直接向薄云天心脏刺去。眼神凛冽而决绝。

    就在他要一剑刺下去的时候,不知从何处飞来的一把长剑将水帘阻隔。

    我望向那剑飞来之处,那里站着的却是一身黑衣的薄霜。

    她身旁飞舟的剑鞘已空,想必是她情急之下夺过他的佩剑为自己的父亲挡住了那致命一击。

    我原以为薄霜和那红衣男子之间必有一场恶斗,正想上前阻止,却见薄霜眸中现出的并非杀气,而是哀求。她走到红衣男子身前,直直跪下:“求您放过我父亲。”

    “薄霜,你……”红衣男子面上难掩诧异,“你明知实情却依旧还是选择……”

    “因为,他是我爹。”薄霜眼神坚毅沉定,却又夹杂着难言的哀伤,“就算我明知他作恶多端,明知他一意孤行毁了我一生的幸福,明知在他心中我亦不过是一颗可怜的棋子。可我却依旧无法看着他死在别人剑下……时伯父,求您放过他,就当是为了我,为了阳宸,好吗?”

    水潭中的薄云天没料到此时此刻为他求情的竟然是薄霜,这个被自己利用险些身死后来又被自己赶出家门的女儿,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和隐约的悔恨。

    我诧异不已,薄霜她不仅知道眼前之人便是时阳宸的父亲时飞扬,还和他是旧识?

    可为什么,她不知道那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