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卷 一言诺 第十六章 候鸟迟归

    更新时间:2015-10-20 14:40:42本章字数:2644字

    他一袭白衣不过是仙人惯常的装扮,除了腰间玉佩和一只玉箫再无其他配饰,简单随意到极致,但穿在他身上却自有一种让人侧目的风华气度。吴源曾形容他说“彼其之子,美无度,天上地下无出其右。”今日我亲眼所见,以为此言形容得恰到好处。

    他样貌和我想象中差别不大,当属凡世佼佼者,有一双和司浩淼相若的桃花眼,但比之司浩淼却缺了一种痞气,多了种玩世不恭,洒脱自我;而比之燮涯和魔君,则少了种魅惑冷傲,多了些随意懒散。

    但重点是,他浑身的气息都给我一个感觉,熟悉,熟悉到似乎我与他曾日夜相对,朝夕相处。而他一蹙眉、一微笑、一颔首、一言语,都熟悉到了骨子里。

    这种感觉比见到陆子夷时要明显万分。

    难道正如雪卿所说,我与他前世乃是知己,所以见到他才会有此感?

    但我并无前世记忆,按理说不应该如此才是。

    可为什么……

    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脸,他被我盯了半晌,面色并无丝毫不悦,只微微有些不解:“你为何如此看我?”

    “我……”我继续盯着他的脸,不肯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似乎这样我就能想起来似的,“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自然是见过的。”他对我露出一抹浅笑,“只不过,你暂时忘记了而已。”

    “是吗?那你可不可以将之前的事情讲给我听?我真的很好奇呢……”我双目灼灼地看着他,然而还未等到他的任何答复,却被一人捏住手腕拉到一边,我回头却对上司浩淼略有些不爽的脸。

    “你怎么了?”我纳闷地看他,不过就把他禁锢得久了些,他不至于这么生气吧?

    他咬牙看了我一会,却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没事。”

    他这副表情,鬼才会相信他没事啊。

    但我此刻无暇去关照他的反应,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我转头继续看沧华,想再问他一些问题,那可是困扰了我许久之事。但我回头,眼前却空无一人,他不知何时已经离去。

    我将前后左右看了个遍,问雪卿道:“他人呢?”

    “走了。”

    “去哪里了?”

    “应是回了天界。”

    “他就这么走了?”我几欲抓狂,不是说他曾与我是知己好友吗?怎么能还未说上三句话就不告而别?“他还没回答我的话呢,怎么能就走了?我还没问他和我师父有何渊源呢,怎么能就走了?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我的怒吼险些将落在雪卿肩头的小止吓得摔下去,它晃了晃身子又重新站定,满眼哀怨地看着我。

    雪卿道:“我想,沧华上仙应有要紧事,才突然离去。他向来行踪不定,上次出现在青鸾山亦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日后若有机缘,定能再次相见。”

    机缘?这是多么捉摸不定,有多么万能的一个词啊。

    我向来不信机缘。

    可是,纵然我千万般不愿,也拿他毫无办法,毕竟他是仙,来去无影踪;我不过区区一个千年妖怪,想找他也找不到,想追他也追不上。

    我叹息一声,第一次相见,我处于昏迷状态,醒来后他不知所踪;第二次相见,还未说上三句话,他又不知所踪。他似乎很爱玩失踪啊……不对!我脑袋忽地灵光一闪,他莫非是在躲着我?

    可我有什么值得他躲的啊?我又不会吃了他!

    想了许久也未想出个端倪来,一转头又对上司浩淼刻着不满的眼,一时有些惴惴,忙将神思拉回来,诚心诚意地道歉:“我知道你在怪我将你束缚住,不让你参战,但我也是为你着想……”话未说完被他怒气冲冲地打断,“我生气并非为此。”

    我不解道:“那是为何?”

    “你……”他有些受挫地盯着我,“你没有一点做错事的自觉吗?”

    “做错什么事?”

    他盯我半晌,我懵懂而茫然地和他对视。

    他最终放弃似的摆摆手:“罢了罢了,你不知道便不知道罢。”言毕,又自言自语道,“我到底是喜欢上你哪里了?”

    他话音虽轻,无奈本小妖耳朵灵:“怎么?你突然又后悔喜欢我了是么?”是他自己一会要说一会不要说,一会说有事一会说没事,说话做事如此不干脆怎么还怪起我来了?再说,我也没让他喜欢我啊,是他执意要等我,我也没办法啊……

    他无奈道:“你不要曲解我的意思。”

    “是你亲口所说,我亲耳所闻,何来曲解之说?”

    “我无此意,你不要断章取义。”

    “我哪里断章取义?”我不满地瞪他,转头看雪卿,“雪卿,你来评评理,你一定也听到了他说的那句话,对……”

    我话音在此戛然而止,因我发觉一直在一旁沉默看我们骂战的雪卿眉头轻轻皱起,她虽然在看着我们,视线却穿透我们落在了其他地方。若细看,能发觉她神态中夹杂着些艳羡和惋惜。

    我这才想起她和顾念止从未真正地相处过,遑论像我们这般争吵,而她此刻孤身一人,定然会想起顾念止,可……

    雪卿回神后见我沉默看她,察觉自己失态,歉然道:“我刚失了神,你说了什么?”

    我摇摇头,我已无再和司浩淼斗嘴的心思。

    直到刚才,我都还有些庆幸那突发的事情缓解了我的不知所措,但此刻方觉自责之心有增无减。纵然我再逃避,再不知该如何对她言明顾念止失约之事,也无论如何,都得给她一个解释。

    我低头沉思了半晌,正预备开口,却忽听司浩淼道:“洛姑娘,我有一事不明,你可否为我解惑?”

    雪卿轻微颔首:“但说无妨。”

    “死亡军团被陈国唤醒用于战争,其危害远甚于其他任何时候。自陈国反*攻以来,遇一城屠一城,而这些杀孽均是死亡军团所犯下,虽说今日将其封印,但那些被他们杀*死之人就只能平白无故枉死吗?”

    他突然的质问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想好的说辞在一刹那又分崩离析。

    雪卿面色满是自责:“抱歉。若是我早些知晓此事,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枉死。虽说我将他们封印于此,自封印之日起,三十六个时辰之内被他们杀*死之人均可复生,但终究有些人只能枉死,此事是我失职……”

    雪卿后来说了什么,我全然没有听见,我只听到了她说的,被死亡军团杀*死之人,三日之内均可复生。

    而顾念止死于一日前。也就是说……他会重新活过来!

    他会活过来!

    活过来……

    “哈哈哈……”我忽地笑出声来,无法抑制的喜悦从我内心深处一点点地升起,几乎要将我整个人淹没,在旁人看来我必然状似癫狂。可无论他人如何看我,都已不再重要。

    雪卿满面不解,似在回想自己说了什么,何故让我笑成这般;司浩淼则轻微地握住了我的手,他比谁都清楚,我在笑什么,又在为什么而开心。

    雪卿,你或许根本未曾想过,你决意将死亡军团封印,不让他们唤醒上古魔君为祸世间的举动,却间接地救了自己心爱之人罢?

    我忽地上前抱住雪卿,语声哽咽:“谢谢你。”

    你知不知道,你救了他,也就等于救了我,让我免于日日夜夜受自责之苦。

    我的又笑又哭让雪卿一头雾水,却不声不响地任由我抱住,轻柔地拍着我的背。

    ******

    三日后,一男子出现在瘴壁之外,眉间带有一道狭长的伤痕。

    我和司浩淼与他擦肩而过的瞬间,三人相视一笑,眉间满是释然。

    我们目送他上了青鸾峰,转身踏上了相反的方向。

    三日前,我告诉雪卿,候鸟并非不归,而是迟归。

    只要她耐心等待,候鸟终有回来那日。

    我想,她明白我说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