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节 骗个女鬼当老婆

    更新时间:2015-10-22 09:54:03本章字数:3930字

    我叫黑九,很多人觉得这个名字很有深意,背后一定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其实真相只是我的父亲懒得取名字而已,他一辈子都在为这件事情烦恼。好吧,相信有的人已经猜到了,我只是一个私生子,虽然我只有一个父亲,但是他有很多儿子!

    在生下我的时候,父亲告诉我只要练成麒麟臂,就接我回去过富二代的生活。他很有钱,也有权有势,是电视里那种出门几十个随从的大人物!

    这个承诺是我二十三年坚持下来的动力,可是经过三千六百五十个夜晚的苦练,我的麒麟臂终于大成,父亲却没有来接我,而且再也没有他的消息,这让我很伤心,原来这只是一个美丽的谎言,他早就把我忘了!

    后来无意中翻到父亲留下来的笔记本,原来修炼成麒麟臂只是第一步,这门神功还要九转才行。这门功夫很特别,每一转都需要得到一位绝世佳人的爱,才可以参悟那遁去的一,最终踏上一条无敌路,打遍天下无敌手!

    我仔细想想,大约是被爹坑了!

    不过为了家人团聚,我暗暗发誓一定要把这门功夫练成!

    可是问题来了!

    麒麟臂威力这么强,抬手一挥几亿生命灰飞烟灭,我觉得不能继续练下去了,可是没有女朋友也去不起酒店会所,生理问题该怎么解决?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今年一定要找一个女朋友,谁阻止都不好使!

    熟练登录佳缘婚恋网的账号,一大群清纯的,性感的,成熟的妹子头像乱跳,几十个妹子同时向我搭讪。我淡定的笑着一一点开空间查看照片,在我的个人资料里,写的是有房有车有存款的富豪!

    你没看错!就是富豪,虽然我没有钱,但是谁都阻止不了我任性!

    虽然我住的这套老房子已经要到六十年的使用期限,虽然银行卡里的存款始终在三千块以下徘徊,虽然我的摩托车处于报废边缘,今年铁定过不了年审,但是在真相暴露之前应该可以诱惑很多爱慕虚妄的妹子上钩,然后我再对她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她们明白真爱不是房产证,真爱不是人民币,还是有希望解决个人问题的!

    这个妆画太假,这个岁数太大,这个身材不好!

    阅女过千已经练就一双火眼金睛,一群主动投怀送抱的妹子瞬间被我全部淘汰拉黑,仅仅剩下最后一张照片,让我有种很痛苦的感觉。这不是因为她长得像凤姐,也不是因为身材不好,而是这个叫兰雪的妹子实在是太漂亮了,初看之下长得像我的神仙姐姐刘亦菲,再看之下那眼神那气质那身段儿,活脱脱的神仙姐姐翻版!

    就是你了,我有种发现了猎物的冲动!

    果断发过去信息私聊,几秒钟之后兰雪妹子发过来消息问好!

    看来妹子对我也有意思,我心里暗喜!

    我不在乎你有没有钱!

    收到兰雪第一条信息,心里感叹这妹子不错,贴心!

    我不在乎你有没有社会地位!

    我的心里暖洋洋的,这年头漂亮妹子好找,心地善良的已经不多,这种心地善良又漂亮的,简直是做老婆的完美对象。更重要的是,她不在乎我有没有钱,刚好我也没有,这才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嘛!

    空手套白狼,弯弓射大雕,总归是一件让人心情愉快的事情!

    一边聊一边打开她的空间,里面有好几张私房照,很漂亮很可爱笑得很甜,让我想起了天天追着逍遥哥哥后面的赵灵儿,我心目中的女神就应该是这样子的,没有之一!

    越聊越开心,越聊越觉得她就是我生命中的真命天女,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如果你喜欢我,就把你的生辰八字写在一张黄纸上,然后再写下我的生辰八字,在晚上十二点的时候烧掉!”兰雪最后对我说道:“那样我就能来到你的身边,就能生生世世在一起了!”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我,想都不想直接找出一张黄纸,然后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和兰雪的写在上面,拿到阳台用打火机烧了!

    刚一点燃黄纸,一股阴风绕着我身边吹啊吹,我的身体突然打了一个寒颤,仿佛置身冰窖一样冷得发抖,整个人瞬间虚脱站都站不稳。连忙跑进客厅关上玻璃门,坐在沙发上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那种感觉比在工地上搬一天砖还累,实在是邪门!

    晚上睡了一觉,我觉得身上更难受了,不过还要赚钱糊口,强忍着浑身酸痛爬了起来!

    大学毕业后我没有去找工作,而是走上自主创业的道路,按照电视里介绍的成功经验,我卖过猪肉,也卖过烤地瓜麻辣烫,最后发现这些都不好使。不过创业失败我并没有气馁,在一位江湖奇人的指点下,毅然用一百块钱买了五副象棋,走上江湖残局之路!

    十盘残局九个骗,这些经过千百年岁月洗礼,还能流传下来的棋局哪里是那么简单的?全都是十面埋伏步步凶险,不管表面上的优势再大,只要走错一步立刻万劫不复,而且就算是你几十步全都走对了,最后的结局未必赢,输赢在我的心中早有定数!

    白天生意不好,只有三个人和我下,都是十块钱的小局。现在还没到做买卖的时候,我的生意不好,周围的算命先生也不怎么样,都在等着晚上工人下班!

    大家都没有事情做,旁边摆摊算命的刘老头和我闲聊,聊着聊着,他突然咦了一声:“小伙子年纪轻轻,怎么虚成这个样子?是不是找女朋友了?我跟你说,年轻人嘛要节制,要不然老了有你受的!”刘老头一副过来人的样子,笑得很猥琐!

    “哪里有的事情!”我连忙对刘老头说道:“不过马上就有女朋友了,到时候带过来给你看一看旺不旺夫!”天气渐渐黑了,感觉身体不舒服,没有生意我干脆收工,休息一天再说!

    结果刚回家吃饭完洗完澡,门铃响了!

    谁会来我家?

    我是一个低调的男人,又穷又挫住在这个旮旯里,鬼都不认识一个!

    穿起拖鞋跑到门边,打开门一看,这一看我再也挪不开眼!

    只见一个漂亮的少女站在门口,白色连衣裙随风飘舞,腰细腿长肌肤如雪,一双漂亮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我,简直美得让人无法呼吸。那一刻我看到了星星看到了月亮看到了永恒!

    也许是过了一瞬间,也许过了一万年,我激动的问道:“你是兰雪?”我万万没有想到,神仙妹妹竟然会直接找上门来,这简直是...我做梦都不敢想,太幸福了!

    “夫君!”少女张开嘴,生涩的喊出两个字!

    纳尼!

    什么情况?

    心目中的女神跑到我家叫我夫君,这实在是...幸福简直超过预期,我激动得精神都不正常了,连忙拉开门让她进来。不过转念一想,不对啊,我又穷又龊竟然有娇滴滴的小美女主动送上门来,不会是想玩仙人跳吧?

    听说现在有很多不法分子,专门让妹子去勾搭寂寞的单身屌丝,就在好事快要发生又没有发生的时候,不法分子装作警察叔叔出来讹诈,我的心里一下子警惕起来,我可不上这个当!

    我和她不过一个小时的网聊之缘而已,就算是她对我有意思,这进展也实在是太快了啊!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才不上这个当!

    “夫君!”兰雪俏生生的站在我面前,温柔的看着我:“谢谢你把我从那里救出来!”救出来?那里是哪里?我有点儿摸不着头脑!

    看她的样子好像真有这么一回事,我自然不会把这份功劳往外面推,果断揽到自己身上再说,至于是什么事情根本不重要。这会儿我的心里已经想好了,这么漂亮的姑娘,就算是玩仙人跳的,让你坑一下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只要我动作够快,嘿嘿!

    色迷心窍,我已经准备作一回死!

    将她请进门,我的心里有点小激动,连忙把那些臭袜子脏衣服什么的收起来,不能让她觉得我是一个邋遢的人!

    “吃饭了没?”收拾好屋子,我连忙问道!

    “没有!”听到吃的,兰雪眼睛一亮,很不好意思的看着我:“有吃的吗?”看她的样子好像赶了很远的路,多半连中午饭都没有吃,我要让她相信我是一个很体贴的男人!

    “我帮你做点吃的,你先看电视!”用遥控器打开电视,我自己一个人走到厨房里,还有半锅冷饭决定做一份蛋炒饭,这可是我的拿手好菜。不过刚刚打开天然气,我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送上门儿来的妹子,能吃吗?

    屌丝做太久了,我的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歪着脑袋从厨房偷偷看她,兰雪一个人抱着枕头在看电视,那副专注的样子好美。我的心里突然好纠结,这不就是我心目中理想的那个她吗?白天萌萌哒晚上啪啪啪,就这么来到了我的身边,难道这就是上天赐予的缘分?

    要是吃了,会不会显得自己太禽 兽太那个了?如果不吃,我是不是太像柳下惠了?男人啊,真的好难!

    “这饭好好吃!”拿着勺子,兰雪很开心的吃着蛋炒饭,我一直都在纠结这个问题,她说什么我都不知道!

    过了好一会儿,兰雪将盘子里的蛋炒饭吃完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我说道:“有热水吗?我想洗一个澡!”

    跑到浴室将热水器打开,兰雪打开随身带的小包,从里面取出一套粉红色睡衣走进浴室,我还在继续纠结这个问题!

    要美女还是坚持道德的底线?这对于一个素了好多年的屌丝来说,真的好难抉择!

    很快,一身粉色睡衣的兰雪从浴室出来了,我内心的道德防线瞬间灰飞烟灭,禽 兽的那一面占据绝对上风!

    如果说刚才的兰雪在我心目中属于90分的绝色小美女,那么现在的她绝对是国色天香祸水级存在。就像一块蒙尘的玉洗掉身上的尘埃,那种高贵优雅的气质让人自惭形秽,可是她偏偏穿着一件粉红色睡衣,晃动间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特别是胸前被睡衣包裹住的美丽风景,那是对男人最终极的诱惑,我半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姐姐让我来的时候用了易容术!”兰雪笑嘻嘻的说道:“她说被坏人看见很麻烦,现在洗掉脸上舒服多了!”看着兰雪没有半点瑕疵的脸,我的内心再一次纠结,要不咱...咱就做一次坏人吧!

    虽然良心有点痛,就...就当体验一下生活,我这样说服自己!

    “夫君,人家好困!”吃饱喝足洗完澡,兰雪慵懒的坐在我的身边,呵欠连天的问道:“今晚我睡哪里呀?”

    这套房子是那个不知死哪里去了的父亲留给我的,足足有三百平方米十几个房间,不过常年没有人来,只有我住的那一个房间有床,其他都是空着的。以前留下来的家具生活用品什么的,二十几年过去早就旧了,都当破烂儿卖了!

    看着身边睡眼朦胧的美女,我的色胆刷刷的膨胀,坏坏的笑:“你都叫我夫君了,当然是睡我的床上!”

    “啊!这样不好吧?”兰雪感激的看着我:“我睡你的床,你睡哪里呀?”

    嘿嘿,我睡哪里?你说呢!

    佛祖啊,请原谅我吧!

    如果哪一天我被警察叔叔抓了,请记得我曾经纯真过,也是一个扶老奶奶过马路的好孩子!

    可是看着兰雪纯洁无暇的眼神,就像一个圣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拷问我的灵魂,心里的恶魔一瞬间变成纯洁无暇的天使,嘴里艰难的吐出两个字: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