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节 山中怪事多

    更新时间:2015-10-22 10:03:58本章字数:3682字

    外公是铁峰山的巡山人,不过我很好奇外公这个巡山人到底在巡什么。这里是深山老林,骑摩托车上来都要好几个小时,那些盗木伐林的人不可能跑到这里来啊,铁峰山下就有大量可以砍伐的树木。听到我这样问,外公也不说话,只是笑笑,样子很神秘!

    跟着他走往山林里走,初夏的时候天气其实已经有一点点燥热,一赶路多少会流些汗水。不过这片深山老林里面,风吹着凉快得很,反而有种凉飕飕的感觉,让我不由自主得打了一个寒颤。缩了缩脖子,我觉得这风吹得古怪,我一个人躺在长江边上睡一个晚上都没有事,怎么让山风一吹竟然扛不住?

    往前走了半里路,我终于找到了原因!

    在一片片茅草丛中,一个个荒坟野冢散落在林间,阴森森的有些恐怖,那些阴气就是从坟头上飘出来的。这些坟很多都上了年头,墓碑上的字迹都模糊了,更多的连墓碑都看不见,仅仅剩下一堆隆起来的黄土,再过几年恐怕就会变成平地,没有谁知道下面埋着人。这样的乱葬岗,其实就是风水中所说的聚阴地,阴风透骨体质弱的人让这风吹一下,说不定就要大病一场。

    坟堆的外面,立着一个个小小的神龛,里面供奉着一对土地公公土地婆婆。神龛前面散落一地鸡毛,殷红的鸡血被人故意淋在土地的头上,已经干涸发黑,看起来有几分狰狞的样子,不像是守护一方的神灵。仔细观察面前这一对土地,小小的眼神似乎格外凶戾,让人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据我不多的见识,很多地方供奉的土地神龛里面其实没有土地神,而是被那些山精野怪雀占鸠巢享了香火。在乡野之地,最多的就是成精的黄皮子,也就是大家口中的黄鼠狼,偶尔也有一些蛇鼠之辈成精,霸占土地庙享受这一方香火供奉!

    不过这也只是听其他算命老先生说过,自己并没有亲眼见到过。说白了我就是一个混饭吃的半吊子水平,一半是靠着一本《江湖杂学》,一半是靠着一张巧嘴忽悠,用一些模棱两可的说辞慢慢套顾客的话,本事真没有多少。

    可是盯着面前这对土地,我越来越觉得它们长得像两只牙尖嘴利的黄鼠狼,小眼睛里带着难以掩饰的阴狠!

    外公从背上的包里面摸出三支香点燃恭恭敬敬的插在神龛面前,然后朝林子里面继续走。转身看了一眼神龛,被香烟一熏,那小眼珠子幽幽发亮更加瘆人,我只觉得头皮发麻,我连忙跟上外公的脚步朝林子深处走,那种心悸的感觉才弱一些。我原来以为这片林子是山里人的埋骨地,不过一路走过来坟堆起码有三四百个,我突然觉得不对,这数量也太多了一些。

    “以前铁峰山有个土匪窝,后来被剿灭了全埋在这里!”外公端起手里的土枪笑道:“这些土匪都是大凶之辈,全埋在一起戾气很重,一到打雷下雨的天气都不安分。”外公这么说,我才想起似乎有这样一种说法,煞气重的地方容易长粽子,阴湿之地容易生鬼魂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几百号土匪被枪毙埋在一起,就算形成不了大凶之地,变成一块聚阴地是妥妥的,里面孕育有脏东西也很正常!

    往前走了两里地,我又看到一座神龛,我的心里有些奇怪。神仙中有没有一山不容二虎的说法我不知道,但是一个地方供奉一位土地老爷,这是常识,每个地方的风俗都如此。可是两里外明明有一座土地庙,这里的神龛又是怎么回事?

    小心翼翼的走过去一看,发现这里供奉的只有一个模糊的石像,一尺来高披着一块红布,石像只是用普通的石头雕刻而成,手工十分粗糙,说不定就是山里的石匠在河里抱一块石头回来,用钢钎打出来的。这个石像五官看起来很模糊,不过我隐隐感觉到一丝灵气,有一股慈眉善目的气息传来,让人感觉很自然很舒服。

    在这个神龛前,插满了香烛甚至还有一块半肥半瘦的贡肉,两个粗瓷碗里装的是酒,闻味道是普通的散装白酒。想起刚才那一个土地面前连贡品酒水都没有,这一个神龛前到处都是香烛烧剩下的竹签,还有这些酒肉贡品,我的心里终于确定,那个土地多半是个冒牌货不灵验,这个才是正宗的护佑一方平安!

    “山神老爷很灵的,你也来拜一拜!”外公把三支香递给我。接过来用打火机点燃插在山神老爷的石像前,又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香烟寥寥中眼前这个山神石像越发的顺眼,隐隐多了一种亲切的感觉。

    给山神老爷上完香,外公朝旁边一条小道往山顶上爬,那里一棵郁郁葱葱的黄桷树树遮天蔽日,盘根错节的树干上长满杂草,不知道多少鸟儿在这棵树上筑巢。从远处看,我觉得这棵黄桷树很不简单,等爬到半山腰一看,才发现这棵黄桷树仅仅剩下一半,另外一半发黑枯死像被火烧了一样,这原来是一棵雷击木!

    小学生都知道打雷天不要在树下避雨,免得被雷击。可是很少人知道,真正被雷击的树其实很少很少,一般都是成了精的老树才会引来雷劈。除此之外,就只有树干中藏着得道的蜈蚣大蛇,要么就是成精的黄皮子把窝建在了树洞中,这才让大树跟着遭祸。

    仔细打量着面前这棵黄桷树,我突然有一种十分渺小的感觉,虽然它的躯干一大半都被雷劈死,但是剩下的躯干依然生机盎然。特别是几根细嫩的枝桠从焦黑的树干中顽强的钻出来,那股苍劲的翠绿让我心惊,不得不感叹这棵树生命力的顽强!

    雷劈不死的老树,必定有灵!

    外公又拿起三根香烛在黄桷树边上点燃,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就如同刚才拜山神石像一样,模样甚至更加恭敬。从外公的袋子中取出三根香,不用他说我直接点燃插在一个坛子中,然后又绕着这棵差不多四米粗的大树走了三圈!

    晚风吹来,树影婆娑,在黄桷树下站了一会,怀着敬畏之心朝山下走去!

    这个时候,天已经差不多黑了,整个丛林中阴风阵阵鬼气森森,到处都是茅草在晃动,看起来就像一群鬼影子在跳舞一样,吓得我气都不敢喘一下。行走在这片乌烟瘴气的地方,外公泰然自若,背着布袋不紧不慢的往家的方向走。

    路过那个土地庙的时候,里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壮着胆子走过去一看,半只山鸡的尸体倒在神龛中,血已经被吸干,鸡毛掉了一地。看到这一幕,我吓得连忙跟上爷爷的脚步,这地方真的邪门,里面真的藏着一对成精的黄皮子!

    回到家里,蹲在灶膛边烤火,我还是惊魂未定,刚才看到的那些东西实在是有些吓人,完全颠覆了这二十几年的思想!

    “都怪你,非得带他去看那些脏东西!”看到我被吓坏了,外婆指着外公就是一顿唠叨。外公只是笑笑,走到内屋放下黄布背包和猎枪,然后洗手准备吃饭。外婆的手艺真的很好,晚饭炖了一只熏猪脚,馋得我口水都流出来了,大半只猪腿都被我消灭得干干净净。

    吃完晚饭,也没有什么事情做。山里的电视信号很差,就算是家家户户一个卫星锅盖,也收不了几个台。更气人的是,连续剧都是在广告期间插播的,再加上现在的电视剧灌水严重,二十分钟半集也没有什么实质内容,没有那种美国大片的爽利,看了一会儿就觉得没意思!

    跑到一边拿出那本《六甲天书》翻看,我原来以为这只是一本卜卦问神的书,可是一翻开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半文不白的序章花了十几分钟才看明白,大概意思是如果能够炼成此书上的本事,可召六甲六丁之神,能驱使阴兵,能招风雨雷电,能使火炼丹,能使木马骡牛,能追地下鬼神,寻伏藏宝玉!

    我勒个擦,这本书简直要逆天!

    怪不得外公都说这是机缘,原来这么牛!

    将这本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我立刻明白那块木牌是什么意思,原来清宫元德真君就是六甲神之首,字号清宫,名叫元德!

    按照书上的记载念诵咒语催动木雕,原本黯淡无光的令牌冒出一阵阵红光,一股极其强大的气势从里面爆发出来。不过无论我怎么念咒,都无法将清宫元德真君召唤出来,这让我很是沮丧。无奈之下,我只能继续翻看这本书,看看到底都写了什么东西。

    按照这本书上说,与六甲天书配套的有十二神将,还有大量阴兵,如果集齐一套可以组建一门极其厉害的六阴六阳大阵。我手中这块令牌中,就是十二神将中的元德真君。不过要想雕刻这样一枚六甲赦令,需要雷击过的枣木,取最精华的部分用秘法雕刻。这玩意儿一听就是几百年都难以得见的宝贝,遇到一块都是天大的机缘,我立刻绝了凑齐一套的心思。

    “你的法力太弱,催不动这元德真君!”外公看我抱着道书苦恼,很温和的笑着:“你先按照这本书上的观想之法练习,日夜祭拜这一位元德真君,早日得到他的认可。这件宝物很厉害,是用雷击九次的枣木炼制而成浑然天成道韵悠然,而且你那位便宜师傅不知道辛苦祭炼了多少年,如果你能够召唤出这位星君,那个茅山派的杂毛老道肯定不是你的对手!”听到外公说这块令牌这么厉害,我连连点头!

    那个牛鼻子老道现在已经成了我的心病,吓得我背井离乡远避千里。如果有了自保的手段,我肯定是要回去的,东城市才是我的家,那里有父亲留下来的一栋房子。如果他以后回来了,万一找不到我怎么办?

    从小没爹,七岁没娘,一个人跌跌撞撞的走过来,不知道受了多少欺负。以前读书的时候,每次看到其他小朋友被人欺负了,都有爹妈气势汹汹的杀到学校找老师麻烦,我的心里又是酸楚又是难过。这么多年父亲都没有来找我,我相信他肯定有自己的苦衷,或者自己遇到了麻烦!

    如果我真的有能从这本道书中学一身本事,我一定要去找他!

    家人团聚已经是我内心深处最大的执念,那些父母在身边的人是体会不到孤儿这种苦楚的!

    勉强将书上的内容背下,已经是深夜!

    外婆帮忙铺好床,报出一床崭新的被子递给兰雪,反而把她弄得很不好意思!

    “夫君!”兰雪脸红红的看着我,脱掉外套露出一身雪白的肌肤,娇滴滴的喊了一声:“该休息啦!”看到她这副娇羞的样子,我嘿嘿一笑,我也刚好有这个意思。既然如此,那就一起愉快的滚床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