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节 血尸

    更新时间:2015-10-22 10:19:36本章字数:4465字

    想明白这一切,我突然觉得心情特别舒畅,许多疑惑也都迎刃而解,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就像夏天吃了冰淇淋一样!

    吼!

    睡得正香的黑猫突然醒了过来,抓起桌子上的龙虎宝镜一顿挠,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上面的白虎道纹,一副很不服气的样子。我彻底无语了,这只猫难道还要和老虎叫板不成?上次的教训忘了?

    昏迷了九天,这只黑猫早就被医院的护士料理得干干净净,身上散发出一股香水的味道,看来没少在别人怀里蹭便宜! 

    抱起来仔细检查了一下它的身体,我暗暗称奇,那天晚上的战斗它伤得不比我轻,现在依然活蹦乱跳的,看来猫有九命的说法还真的不是空穴来风,这家伙的生命力真够顽强的!

    打不死的小小强,一看就很有前途!

    从包里找出噬魂虫,黑猫一下子来了兴趣,对着噬魂虫就是一顿咬,想把它吃掉。看到这一幕,我连忙制止它不要乱来,这只可怜虫现在元气大伤,样子要多惨有多惨,一副随时都要死掉的样子,你要是把它弄挂了我和你急!

    得到我的命令,黑猫才不情不愿的放开噬魂虫,扒拉开抽屉从里面翻出一个甘竹牌鱼肉罐头。锋利的爪子对着鱼罐头上面的铁皮一阵扒拉,一个好好的罐头几下就被拆得四分五裂,病房里传出来一阵鱼香的味道。看着这只野性十足的猫大快朵颐,我彻底无语,这只猫真的成精了!

    行走在阴阳两界的灵猫?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

    在医院又养了半个月,我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过来。等到出院的时候,张媛带着唐剑跑来接我,我拒绝了她付医药费的好意,直接把住院的钱还给了她。我已经打定主意,不再和这一家子掺和在一起,尽量少沾因果,免得到时候一身麻烦洗都洗不掉!

    不过张媛脸皮厚得可以,死活都不收反而又给了我五万说是精神损失费,然后委婉的问我仓库的事情怎么解决?

    让老鬼婆这么一闹,仓库是真的没有人敢进去了,现在好多货都堆在货场中。雷虎一来直接就把仓库封了,里面好多临过期的商品被闷在里面,过期了就不能再销售,在合同里这些货物供应商是不会承担的,全都是商场方面的损失!

    一想到这事儿,张媛就发愁!

    那一仓库货物,单单食品的价值就超过三百万,总不能封在里面等过期!

    商场没有货卖,仓库里的货在等着过期,双重损失张媛看着都心疼,每天都是大把的钞票溜走,再加上外面的传闻对商场的生意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七天后做法!”我对张媛说道:“这段时间不要打扰我们,希望月底把这件事情解决!”

    “不能再快一些吗?”张媛一听到还要七天,有点儿着急!

    “你想我和雷虎死在里面吗?”听到张媛这么说,我突然有种撂挑子走人的冲动。如果不是你们财迷心窍,会搞出这样的事情?不过一想到元德真君对我的那一番肺腑之言,我强忍着火气对她说我们也有自己的难处,也想把这个麻烦彻底解决了,我们的心里比你还急!

    但是急也没用,做法不是那么简单的!

    什么是做法?

    真的以为摆个供桌摆几件祭品点几张符,再拿几把桃木剑舞弄一番就行了?那是江湖骗子的把戏!

    真正的做法请神,是要沟通天地,借助天地间那一股浩然之气为己用,以增强自己的法力达到除魔卫道的目的!

    可是以凡俗之躯要想掌控天地之力是何其难,因此我们需要与天地契合,也就是所谓的“天人合一”。沐浴斋戒诵经让内心变得空灵无瑕,要在这七天时间调整自己的精气神,即使达不到天人合一的完美状态,也要让自身的精气神极度饱满,这样才能借到更多的法力,斩妖除魔超度这只厉鬼!

    要是法力不济,唯一的下场就是死!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句话绝对不是吓唬人的!

    城里太闹了不适合调整精神,住的地方是雷虎安排的在郊外环境很僻静,不过最重要的是干净,我觉得还行。焚香沐浴更衣斋戒,每一个环节都十分郑重不敢有丝毫马虎,这关系到我们的生死。做完这一切,我取出《六甲天书》不断念诵祭六甲神咒上的咒文,而雷虎则取出一卷《金刚伏魔经》,坐在蒲团上念经!

    一股佛性出现在雷虎的身上,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是佛教俗家弟子,果真是深藏不露啊!

    时间一天天过去,整个人的精神状态越来越空灵,天空中那些纷乱的线条也变得规律起来,并且不断的朝我身边汇聚,体内的法力一天强过一天,这些都是借来的法力并不属于我,但是现在我真的能够掌控他,就像以前玩游戏时被队友加持了BUFF一样神奇。时间每过去一天,我的精气神就饱满一分,等到第七天的时候,那种状态终于到达了极致,再也无法更进一步了!

    从入定的状态醒来,我们一起朝仓库走去!

    打开被封起来的仓库,一股污秽的气息扑面而来,到处都飘着幽暗的鬼火,隐隐绰绰如同鬼蜮。似乎料到我们要来,老鬼婆在里面也做了布置,等着我们上门送死!

    深深吸了口气,一手握住剑鞘一手握住铜钱剑的剑柄,念诵了七天的祭六甲神咒,这把剑中也加持了极其恐怖的剑意,一直压抑在剑鞘内,一旦出鞘就是惊天一击。强行压制住狂暴的剑意,我率先踏入仓库中,整个水泥地面无比泥泞,阴冷的风不停在仓库里吹,冷得钻骨头!

    刚一踏进仓库,阴森森的鬼气简直粘稠得像雾一样,阵阵凄厉的鬼哭之声响起,像婴儿在无助的哭号,也像野猫为了求偶发出的叫声,让人心烦意乱浑身冰凉!

    吼!

    身边的黑猫发出一阵凶戾无比的叫声,那一阵鬼哭之音被强行压了下去,然后朝仓库的深处冲去。看到黑猫如此悍勇,我的心里一喜,没想到这只黑猫如此好斗,灵觉敏锐得吓人,我们都没有找出老鬼婆在哪里,它竟然直接就发现了!

    看来元德真君要我把这只狸猫拐走,也不是没有道理!

    很快,仓库深处响起一阵惨烈的叫声!

    急匆匆的跑过去,只见上百只眼睛冒着红光的大老鼠围着黑猫不断攻击,不过黑猫实在是善战,奔跑起来就像一道黑光来回冲杀,锋利的爪子闪着可怕的紫光,很快地上就堆满了鼠兵的尸体,鲜血溅得满地都是!

    到最后黑猫竟然以一己之力追着一群老鼠咬,那股气势如同猛虎下山一般,让人看得血脉喷张信心大增!

    “哈哈,你们还敢自投罗网?”老鬼婆站在一个货柜上,对于不断惨死的鼠兵毫不在乎,狠戾的双眼死死盯着我:“助纣为虐的东西,我要挖你的心喝你的血,让你也尝尝烈火焚身的滋味!”老鬼婆上次被斩妖剑咒打伤,没想到现在竟然又恢复了元气,也不知道她有什么秘法!

    “你既然已经死了就应该魂归幽府,阳间的事情就不要管了!”握住手中的铜钱剑,我尽量用平和的语气说道:“人有人途鬼有鬼道,就算是冤屈惨死,你这样闹下去也没有半点好处!”和半个月之前相比,老鬼婆的怨气似乎更重了,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她的怨气增长得这么快,如果说没有什么鬼道秘术,打死我都不相信!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雷虎拔出一柄桃木剑说道:“我知道没有抓住鬼见愁你不甘心,不过你已经闹得整个县城人心惶惶了,到此为止可以吗?”说实话做这件事情雷虎也觉得很不舒服,坏人得不到应有的惩罚,而被活活烧死的老鬼婆却要下地狱,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可是他更清楚,这件事情已经人心惶惶,真的不能再折腾了,要不然整个社会秩序都会乱套!

    两权相害取其轻,想到这里雷虎眼中的光芒渐渐坚定起来!

    “我恨啊!”老鬼婆五官一下子扭曲了,化作凶神恶煞的模样大声吼道:“既然你们是一伙的,那就一起去死!”伸出枯瘦的鬼爪,老鬼婆化作一片狂风扑了过来,一巴掌拍向我的胸口,精气神极度饱满的我根本不惧,手中的铜钱剑化作一道虹光出鞘,贴着老鬼婆的手腕一横一转正是纵横剑中的横剑术,瞬间将她的手腕切断!

    老鬼婆闷哼一声,那只断掉的鬼爪没想到却加速朝我扑来,闪电般印在我的胸口,锋利的爪子抓破血肉朝心脏刺去!

    感觉到莫大的危险,我连忙伸出左手抓住鬼爪用来一拽,可是锋利的爪子依然刺破皮肉朝心脏抓去,鲜血横流疼得我呼吸都不敢用力。见我受伤了,身边的雷虎怒吼一声,抬手祭起一串翠绿色的佛珠,一片灿烂的绿光轰在鬼爪上,将这根枯瘦的鬼爪打得四分五裂,然后祭起手中的桃木剑闪电般刺向老鬼婆的心脏!

    不愧是是身经百战的高手,雷虎这一出手立刻化解我的危机,他手中的桃木剑舞动起来清光流转法力激荡,和老鬼婆斗得难分难解,很快将她逼得往仓库深处退去。看到雷虎这么勇猛我心中大定,冲上去对着老鬼婆狂攻不止!

    老鬼婆比我强不了多少,和雷虎实力相当,现在二打一她立刻陷入不利的境地,只能节节败退!

    而且她辛苦驯养的那些鼠兵也被黑猫杀得死伤惨重,已经不可能前来帮忙了!

    “去酆都吧,还能转世投胎!”雷虎一边出剑一边讲道理:“凡间自有公道,你这样只会越搞越乱,让所有人都不好过!”

    “是吗?你以为你是谁?”老鬼婆狠戾的笑着:“你们真的以为胜券在握吗?太天真了!”老鬼婆从食品区退到洗化区,又从洗化区退到最后的日杂区仓库,眼看就退无可退,她操控着断掉的右手撕裂一个装电冰箱的箱子,只见一副血淋淋的骨架从箱子中直挺挺的跳出来,张嘴就朝我喷出一口浑浊的尸气!

    被这口尸气喷了个正着,我只觉得浑身发凉天旋地转,险些稳不住心神一头栽倒在地上!

    卧槽!

    哪里来的血尸?

    看着这些血淋淋只剩下骨架的血尸,我只觉得发寒,心中燃烧着滔天怒火!

    不过形势危急我也顾不得发火,一咬舌尖强迫自己清醒过来,然后甩出一把糯米洒在血尸的身上,这副血淋淋的骨头架子翻倒在地上像被硫酸淋了一样,浑身冒烟拼命的挣扎着,怎么都爬不起来!

    还好这玩意儿道行不深,要不然就麻烦了!

    一个个箱子被老鬼婆抓烂,一具具血淋淋的骨头架子从上面跳下来,逼得我不停的用糯米破邪!

    这样的手段对付普通人确实能把人活活吓死,不过对付我们是不是太小儿科了?一个个血尸被灭杀,我的心里渐渐轻松,只是那股怒意更重了!

    就在这时,又是一个箱子破开,我习惯性的甩出一把糯米,没想到竟然是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汉子,手中提着一把鬼头刀闪电般劈向我的面门,那些无往不利的糯米一点用处都没有!

    小心!

    雷虎大声喊道,正要祭起手中的翡翠佛珠救我,老鬼婆猛地化作一片磅礴的黑雾将雷虎缠住,阻止他前来救援。眼看就要被一刀劈死,我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手中的铜钱剑在意念的操控下一横封住鬼头刀的去路,两把武器碰撞在一起,强大的冲击力震得我虎口都差点崩裂,整个人不由自主的退后三步,浑身的骨骼劈啪作响承受不住力道,有种快要散架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道毒蛇般的阴冷突然从背后传来,尖锐的疼痛让我险些昏厥。感觉到情况不对,我猛地转过身朝后面一剑劈去,浩瀚的剑光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势斩杀过去,不过那道黑影只是轻描淡写的往旁边一闪,轻松避开我的反击!

    “你们不该管这件事情的!”偷袭的刺客冷冰冰的看着我:“我们真的不想杀你们,就算是我养的鼠王被你杀了我都忍着,但是你打伤我娘,只能去死!”

    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插在腰上的匕首,只觉得又痛又麻,匕首上涂抹了某种毒药!

    听到这个男人喊老鬼婆娘,再看他的身材相貌,不就是逃走的王杰吗?既然他在这里,那个拿鬼头刀的男人想必就是王虎了!

    卧槽,这两兄弟真的设了一个杀局,要干掉唐安他们一群人!

    “别以为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告诉我这些血尸是怎么回事?”稍微缓了一口气,雷虎气得浑身发抖,愤怒的吼道:“敢炼制这种丧尽天良的东西,今天我就把你们全都超度!”

    “你们真的不应该这么做的!”看着那些在地上还在不断挣扎想要爬起来的血尸,我心中仅有的一点愧疚之心烟消云散,大声念诵着祭六甲神咒:“实在是不应该,去死吧!”你们找唐安复仇我没有打算阻止,因为欠的账该还,但是你们现在的做法已经彻底激怒了我,那就不要怪我化身斩妖剑,送你们归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