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小少爷

    更新时间:2015-10-26 18:51:27本章字数:2820字

    在这个远古的时代,古老得犹如步入晚年白发苍苍的老人,因此,灵气极为溃乏,大地也极为贫瘠。

    青城山下的千家集是由九州各地人士聚居于此而得名,是名闻遐迩的一个集镇,也许刚开始并没有千家之多,可是如今的千家集早已经超过了千家之多,占地方圆几十里,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千家集了。

    千家集设计的极为规整,两条十字型的垂直交叉大道把千家集分为东南西北四等分的集市,每个集市每天都许多人,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

    尤其是三天一次的大圩日,四周的乡民都会来赶集,甚至全国各地的商贩都会聚集于此,熙熙攘攘的,更是热闹非凡,这也造就了千家集的繁荣,形成了西南边陲的一个商品集散地。

    又是一个深秋的季节,昨夜的雨没有给大地带来一点点生机,反而让秋天更加萧索冷落,天才蒙蒙亮,由于刚刚下过雨的关系,到处都是雾蒙蒙的一片,让人很难看清楚十丈开外的事物。

    这样的早晨是一个睡懒觉的早晨,即使是最繁忙的商贩也不会起那么早,可是奇怪的是,就在这雾蒙蒙的早上在青城山下的千家集驶进一辆马车,一个五六十岁的蓄山羊胡子的精干老者正挥汗如雨的赶着马车急急的往千家集而来,瞧那架势,很显然是连夜赶车而来。

    “少奶奶,请再忍耐一下,马上就到了”赶车的汉子看着不远处的千家集兴奋的说到。

    “没事儿,只是苦了您了,全叔”从马车里传来了悦耳动听的声音。

    “少奶奶说哪的话,这是老奴应该做的”叫全叔的赶车老者说着,但马车并没有慢下来。

    不一会儿,他们驶进了千家集,径直往西市走去,又大约走了几刻钟马车才在一座规模不小的宅子面前停下,这座宅子虽然比不上集镇上的大户人家,但也算得上是中上水平的人家了,只是大门还上了锁,看样子是主人不在的样子。

    “到了,少奶奶,请下车来吧,老婆子,快扶少奶奶下来”叫全叔的老者下得车来说到。

    “这还用你说”只见一位头发已经发白的老妇从马车上下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扶着一位戴着白色面纱的年轻妇人从马车里出来,年轻的妇人怀里还抱着一个还不到一岁大的熟睡婴儿。

    “就是这家?”年轻妇人问到。

    “是的少奶奶,虽然比不上冀州老家,但所有的家什一应俱全,还算不错,老奴每年都会来看一两次,还托旁边的这户人家帮着照看,也不致于坏了房子”叫全叔的老者说着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户人家然后开锁打开大门“少奶奶快些进来”

    “多谢全叔”

    “以后这我们就暂时住在这里,等少爷来相会后我们再做打算”叫全叔的老者说到。

    “全凭全叔作主”

    “你们先进去歇着,等我搬完东西再来”说着便从马车里把东西搬进屋里。

    年轻妇人由老妇人扶着进了宅子里面,只见宅子还算宽阔,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和冀州的老宅布局一般无二,只是由于占地小了些,所以房间数也就少了。

    “还算不错,和冀州老家的布局一样”年轻妇人说到。

    “的确一般无二,听老头子说,这是老爷当年在此地为官时设计建造的”老妇说到。

    “哦,难怪如此雅致,原来是公公设计建造的”

    “我们快进屋里歇着吧,这些天只是马不停蹄的赶路,可真难为少奶奶了,该累坏了吧”老妇慈祥的说到。

    “全姨,我不累”年轻妇人说到。

    “别逞强了,别说您一点武功都不会的人,就是老身这样有些身手的人这一路下来都有些吃不消了,来,把小少爷给我”老妇说到。

    年轻妇人也不再坚持,把怀中的婴儿递给了老妇人,的确,她是累了,长这么大她还没吃过这样的苦呢。

    想当年还是闺中少女时,她可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就是出嫁之后,家里的所有人都对她极好,没让她吃一点苦,所以这一路下来,老妇人怎么不心疼她,在老妇眼里她也只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虽然嫁为人妇有了孩子,然而也只不过十六七岁而已,正当青春年华呢。

    进得厅堂,只见窗明几净,明显刚刚擦拭过没多久,再也顾不了那许多,年轻妇人找了张靠椅坐下来:“元儿醒了吗?”

    “还没呢,小少爷还真乖,这一路颠簸下来也不见哭闹”老妇怜爱的看着怀中的婴儿走到年轻妇人身边坐下,年轻妇人幸福的看着婴儿,还用手指拨弄婴儿的鼻子,婴儿的鼻子随之皱了皱。

    “小少爷的鼻子真像少爷,但眼睛嘴巴却像少奶奶,将来一定像少爷一样俊俏无比”老妇人说到。

    “我可不想他长得像清哥一般好看,只要五官端正就好,免得将来他的媳妇像我这般不省心”年轻妇人若有所思的说到。

    “小少爷一定不会的,就是少爷虽然有时候惹来一些麻烦,但他毕竟心里只有少奶奶一个,也没有做过什么越轨的事情来,要是有也只是和少奶奶成亲之前的事情了”老妇人说到。

    “要是他做出什么越轨的事情,我便不理他”年轻妇人气愤的说到。

    老妇人听了只是摇头笑了笑,的确,他们的这位少爷可谓文武全才,十五岁便中了秀才,本来在仕途上会大有发展,谁知中了秀才之后他便弃文从武,直把他父亲气得半死,最后他父亲也拿他没有办法只好由着他。

    没想到这个少爷也是学武奇才,不到五年他便练就了一身一流的剑法,加之其人生得俊美无比,并且端庄儒雅,因此在江湖上博得“江湖美剑客”的称号。

    说起“江湖美剑客”武尚清,江湖上谁人不只谁人不晓,一时间“江湖美剑客”成为了众多江湖女子追求的目标,他也少不了会干出些荒唐的事情来。

    直到遇到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时,他顿时被未婚妻的绝世芳容所倾倒,再加之其深厚的内涵让他这位秀才也不得不拜服,从此他便不再进入江湖,一心只陪伴着妻子,并且重拾经典,准备在仕途上有所成就以慰父母妻儿。

    然而凡事都讲因果,他在江湖上惹出的事情在他婚后也常常被人找上门来,这让这位年轻妇人尤为头痛,心里只恨得痒痒的。

    只是她也的的确确非常的爱着丈夫,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有遇到像丈夫这样能够让她倾心拜服的男子了,再加之丈夫也极会哄人,没两下子便被他哄得飘飘然了,婚后也没做出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来,因此在婚后的这一年多来,她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了。

    谁知道,此时又发生了事情,从丈夫的忧容可以看出这次是一个极不容易对付的人物,最后丈夫决定由两位家人带着自己远走他乡,以避其锋芒,等事情过去再另做打算,他则去另行通知拜访亲友的父母,于是他们便商量来到这最为安全的西南边陲来。

    “全姨,您说清哥会不会有事情”年轻妇人担心的问到,这个问题她不知道问了多少次了,显然她是极为担心丈夫的。

    “以少爷的身手,即使不敌也难不到他,少爷的轻功可是天下第一的,只要他逃跑谁也奈何不了他”老妇人也不知道这样回答了多少次了,显然她也非常担心这位少爷,说这话不只是为了安慰年轻妇人,也是在安慰她自己。

    此时叫全叔的老者已经把所有的行李都搬到屋子里来了,整整七大箱。

    “全叔,怎么有那么多东西”年轻妇人惊诧的说到。

    “哦,我们的东西却不多,只有两箱,剩下五箱都是给小少爷泡身体用的药材”老者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到。

    “清哥也真是的,每次都用那些药水泡得元儿哭闹不已,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这也不能怪少爷了,泡这些药水对小少爷的身体极有好处”老者说到。

    “对对对,您看,小少爷这一路下来也不见得有什么不妥,反而能吃能睡,老身看来这与小少爷泡的药水不无关系”老妇也随声附和到。

    “一定是这样的”老者也高兴的说到“这药方可是少爷千辛万苦得来的,即便小少爷今后不练武,对身体也有益无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