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第一重心法

    更新时间:2015-11-05 16:22:07本章字数:3138字

    “相对于仕途,元儿更向往先生口中那快意江湖的生活”武元说到。

    “为师早就知道你要这样说了”王先生微笑着点点头“那为师就建议你以青城派为靠山”

    “以青城派为靠山?”

    “对”

    “可它是最弱的门派啊”

    “这正是关键所在,你愿意做雪中送炭者还是愿为锦上添花者”王先生说到。

    “元儿当然愿为前者”武元毫不迟疑的说到。

    “呵呵,不愧是为师看中的人”王先生满意的点头说到。

    “如果你以少林武当为靠山,不管你有多么杰出,你的作用都只能是锦上添花而已,因为像这种实力超大的大门派,每一代并不乏杰出人才。

    而青城派则不同,它已经好几代没有杰出的人才了,之所以能够维持其九大门派的地位,是因为他们靠的是卑微的向其他门派示好,比如说送送礼什么的,干的净是些热脸贴冷屁股的事情。

    你别看青城派的弟子在咱们千家集风光无限,但一出咱们蜀地,一些小帮派都不把他们看在眼里,更不必说那些大门派和实力雄厚的武林世家了。

    尤其是最近几年来,青城派似乎有被剔出九大门派的危险,虽然他们掌门美书生宫飞羽励精图治,然而依然改变不了式微的局势。

    所以,青城派当即此时最需要的就是人才,一个能引领他们走向辉煌的人才,为师以为除你之外别无他人,这种雪中送炭的好事为何不去做?”

    “先生有些高看元儿了,其实元儿只是有些小聪明而已”武元虽然谦虚,但心里却是异常兴奋,因为被他所尊敬的先生所肯定。

    “你也不必谦虚,为师知道你的能耐,就从你每半月送来的荷花鱼为师就看得出来,这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得到的,为师曾问过一位武师问他能否徒手捕获荷花鱼,他听了忙摇头,说就是借助工具都很难办到,而你却轻易的办到了,现在你的本领已经相当出色了”王先生说到。

    “原来先生知道我下水抓鱼这事了”武元听了呵呵一笑。

    “你常常给为师送鱼,而且还送那么名贵的鱼,为师当然怕你破费,所以就做了一番调查,你不会怪为师吧”王先生说到。

    “元儿不敢,只是不想太多的人知道这事罢了,尤其是我娘亲,她最怕我下水有危险”武元恭敬的说到。

    “为师当然明白,话又说回来,你可总不能在一个地方捕捉荷花鱼,要被你捕捉殆尽的,你可去过其他地方捕鱼”王先生说到。

    “哦,难怪是讲元儿最近捕获的荷花鱼都比以前的小多了,而且也少见了,原来是这个原因啊,我只是在附近的几条小河捕鱼,没去过其他地方”武元说到。

    “那你何不去都江堰试试,那边河比桃花江大了好几倍,而且鱼也多,还有比荷花鱼更加珍贵的品种,为师这么大了只吃过一次”王先生说着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可想而知他对那种鱼的垂涎程度。

    “真的?那是什么鱼?”武元听了异常兴奋。

    “河底斑鱼”

    “河底斑鱼?”

    “对,说起这个河底斑鱼啊,那可是为师吃过最美味的鱼了,要比荷花鱼还要美味不知多少倍”王先生说着,神情无限向往。

    “真的,那元儿为你捉来,只不知那里有这种鱼”武元高兴的说到。

    “为师曾听说,都江堰就有,就在堤坝的下面,不过非常危险,因为不仅水深,而且还听说闹水怪,你千万不可去”王先生告诫到。

    “元儿知道”武元说到。

    “好了,天也不晚了,回去吧,好好考虑一下为师刚才跟你说的,记住:宁做鸡头莫为凤尾”王先生说到。

    “元儿受教了”武元行了个礼便告辞回家了。

    一路上他的心情还是不能平静下来,想到王先生刚才的话,他依然激动不已,“宁做鸡头,莫为凤尾,先生说的真好,把一个没落的门派拯救起来并把它引向辉煌那才叫做大事,然而这都需要实力,以后我可要更加努力才行”武元边走边想,但一想到刚刚告别了的宫氏三姊妹,他的心又不由的低落起来。

    见武想元闷闷不乐的回来,温淑婉便问道:“元儿,怎么了,看你闷闷不乐的样子”

    “没什么,只是我的同学回家了,要一年后才能见面,所以想念他们了”武元说到,听儿子这么一说,温淑婉心中也不由的一痛,脸色也黯淡了下来,她是在想念她的丈夫了。

    “娘亲,您怎么了?”武元见母亲的神情担心的问到。

    “哦,没,没什么,刚才你说你同学回家了要一年后才能相见是吗?”

    “是的,我刚刚才送了他们呢”武元有些伤心的说到。

    “哦,原来是这样啊,但也不必难过嘛,又不是不能见面,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只要我们生活得好好的,等再次见面的时候,定会给对方一个惊喜,你说呢?”温淑婉安慰到,其实她也在安慰自己。

    “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唔,我明白了,谢谢娘亲”说着便抱住母亲。

    温淑婉已经见惯不惯,见儿子抱来也迎了上去亲了一口:“快去吃饭吧,今天娘亲给你做了喜欢的红烧荷花鱼呢”。

    “真的?太好了,那我们吃饭去”武元说着拉着母亲就走。

    午后,武元继续练射箭,当然小风儿兄弟也在练习,只是他们还没到射向靶心百发百中的程度,所以仍然在苦练着。

    “婆婆,你能不能一次扔几块木块,看元儿能不能都射中”武元练了一会儿说到。

    方秀敏听了不由的一愣,她还没有想过要这样训练武元呢,只是一味的单扔一块木块,并不断加速,然而这已经不能满足武元的要求了,因为她以最快的速度扔出去,武元都能百发百中,以她扔的速度,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把握射中。

    “哦,那好,小心了,我先扔两块”说着以最快的向天空速度扔出两块木块,只听“嗖嗖”两声,武元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将箭射出去,居然例不虚发,看他的样子似乎还很轻松,方秀敏看了可不是一般的震惊,心想这孩子简直是怪物。

    于是逐步增加,方秀敏是越试越震惊,直到一次扔出六块的时候才有一块没被射中,而且以她的目力观察,没被射中也只是差之毫厘而已,这样的能耐她是万万比不上了,而小风儿兄弟看了更是震惊的合不拢嘴,他们简直不敢相信,和自己同时练射箭的武元会领先他们那么多,于是他们便暗暗下决心要更加努力的练习,以缩小和武元的差距。

    “婆婆,再来一次,我就不相信不能能全部射中”武元不服气的说到。

    “好,小心了”说着,一次同时快速的扔出六块木块,武元还是没有成功,就这样,直到几天后,武元才能一块不落的射中。

    入冬后武元便不再出去捕鱼了,没几天私塾也放假了,所以,武元便专心的在家读书练功,转眼便又过了一年,又迎来了草长莺飞的二月天,大地还是被寒气笼罩着,似乎是舍不得离去。

    然而那嫩嫩的小草早已经爬出了地面,迎接着春天的到来,武元也像那嫩绿色的小草一样,早已经牵着马儿在春天了奔驰了,脸上满是笑容,自从入冬以后,他的收获不可谓不大。

    文的方面,他已经能够做出很好的文章与诗词了,琴棋书画方面也深的三味,要不是他年纪小,早就是一个杰出的谦谦学者了,王先生看了高兴,温淑婉便更不用说了,睡梦都会笑。

    而武的方面,他的射术更加精湛,一次能够同时射中十块木块,就是神箭手也当之无愧了,还有他的归元玄阴功第三重已经打通了五分之三的穴道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便可以修练完成,所以他现在感觉浑身都是力量,只要轻轻一跃便可到房顶,他已经能够真正做到飞檐走壁了,心里别提有多高兴。

    “元哥哥,元哥哥,也给我骑骑”黄小雷看到武元飞驰的样子心里那个羡慕的。

    “好的,那你要小心哦”武元看他的表情微笑着说到。

    其实武元也不必担心,因为他知道他们兄弟两的归元功已经练得不错了,第一重心法已经修练过半,所以,他们的身体也变得很轻盈了,用些力一跃便会有一丈来高,所以他们的能耐不会比一般的大人差,武元也为他们感到高兴。

    因为他们的确很听话,练功也很勤快,进步也大,尤其射箭方面已经可以达到箭不离靶心的程度了,下来便是训练他们的眼力了。

    “风弟,等下我们去打些野味回去可好,我刚才看见那边山脚下有山鸡在飞,我们打几只回去,好换换口味”武元对黄小风说到。

    “好啊好啊,我就知道元哥哥要我们带弓箭出来一定是去打猎的”黄小风高兴的说到“弟弟,过来,我们去打山鸡去”。

    “好的”听到哥哥的话黄小雷高兴的说到,不一会儿,三个小孩便骑着马往不远的山脚急奔而去,将近山脚的时候他们便把马放开让它自己吃草,然后拿着弓箭小心翼翼的向山脚靠近,果然没过多久他们便看见有四五只山鸡在觅食,他们看心中高兴的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