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 我只是个打工的

    更新时间:2015-10-29 16:54:36本章字数:6779字

    最近不知怎么了,未成年人来办理咨询的,越来越多了。

    在我桌上已经摆着好几张委托资料了,第一件是恶灵附体事件,第二件是闹鬼的事件,第三件则是关于灵动现象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这里的每张资料单上都出现了“市立第三中学”这几个字眼。

    市立第三中学以前叫东华女子高中,这所学校是帝都外围地带的私立女子高级中学,该校校风严格,其实也算不上什么贵族名校吧,不过建校时间很长,历年高考平均分都不低。

    偏偏是这间学校的学生在短短几天就来了这么多来咨询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正低头思索着,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响动。

    “雷冰老弟在吗?”

    客厅的门开了,随后一阵大呼小叫的声音跟着传进来了。

    而这个声音是如此熟悉……我不由得暗叹一声……这个货怎么又来了啊,而且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发出这声音的人已经进了屋子,那是个光头的中年人,手上戴着硕.大的一串儿佛珠,背上还有个硕.大的背包,里面鼓鼓囊囊的,不了解是什么东西。

    在灵异案件的调查圈子里,有一些自称是修行者、超能力者的家伙存在。

    这帮人是否真有能耐,目前不得而知。

    眼前这个家伙就是,也不了解之前在哪个庙里修行过,在别人面前,他都以佛法高深的大师而自居,但私下里别人都叫他破戒大师,因为他除了杀戒之外其他戒条都已经犯过了。

    “嗨,阿萌,最近过得好么?”这位大师面带着不正经的微笑朝我凑了过来。

    本来我想回答当然好来着,但却被大师的这套行头给镇住了。今天他穿的是哥特风的黑色皮衣,还配了黑色T恤衫,此外还带着墨镜和黑帽子——此外帽子上还别着红玫瑰。

    这货不止是假和尚了,简直是花和尚。

    在看到他腰间那条亮晶晶皮带,以及扣环上的骷髅头装饰品时,我觉得我的世界观都开始崩塌了。这货是去当摇滚歌手了吧……

    “能不能给我来一杯咖啡呀?”

    大师大剌剌地坐在沙发上了,把我新买的抱枕压在了屁股底下。

    “楼外面就有星巴克咖啡店。”

    但我这么一说那家伙就装可怜地叫了起来:

    “这是要把我赶出去吗?人家今天是来谈合作的啊。”

    这倒是有可能的。因为毕竟他也是专门调查和解决灵异现象的,而且也有自己的公司。

    “真的是来谈合作的?”

    “这当然是真的……麻烦你给我去买杯星巴克好不好……要不然自己泡的也行……”

    看来不做也没办法了。

    于是我只好走进厨房并且把事先泡好的咖啡倒进杯子里。之前我满口抱怨不过也早就准备好给客人专用的咖啡了,看来我真是个善良的人。

    “大师您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打扮成这副样子了?”

    在把杯子放在桌上后,我上下打量大师这身华丽的行头。 

    “其实我今天要去打工啊。”

    “啊?!都当老板了你还要去打工吗?而且到底是打什么样的打工才要穿得这么华丽啊?”

    “乐队。”

    “大师您参加乐队是要演奏什么样的乐器呢?难不成是木鱼么?”

    大师瞪了我一眼,然后指了指放在地上的硕.大的背包。

    “是Bass啊!”

    “啊?!什么?是那种要插电的Bass么?”

    “你以为还有别的Bass么。”大师一脸鄙夷地望着我的脸。“之前我是不是还没告诉过你我在乐队里当Bass手的事儿呢?”

    ……啊?

    “之前在削发为僧之前我曾经是乐队的乐手了,不过因为经理出事儿了之后没人能经营乐队,而后就不了了之了,现在有钱有时间,弄一下也挺不错的。”

    大师盯着我的脸补充道:“不过这个世上到处都有鬼怪邪灵为非作歹,因此每次碰到灵异事件的时候我就得以修行者的身分出面惩恶扬善了,很多人就逐渐淡忘了我在乐器方面的天分……你还有其他问题没有?”

    “……我没有了……其实之前也就只是有点好奇而已。”

    “看来你平时对我的偏见也太重了吧,其实当和尚也可以听摇滚乐嘛。现在我的同行里还有人又当道士又当妇产科医生。而且他自己说从摇篮到坟墓的全套服务他都能完全包办的。”

    “听上去……好强大……”

    “对呀对呀。”

    正在这时雷冰走出了房间。“怪不得客厅里会这么吵啊……”

    雷冰明显露出厌烦的表情来。但是,大师一点都不在意雷冰这种表情,因为就算别人对他恶言相向他也不在乎的,比大师脸皮更厚的人目前我还没见过。

    于是大师轻松自在地抬了抬手算是打招呼了。“我是来谈跟你合作的事儿的,雷冰。”

    “你会把赚钱的机会介绍给别人?听起来怎么这么不可思议呢?”

    雷冰冷冷地回应道,大师高声道“这怎么不可思议啊!今儿我真是来谈合作的。其实是我自己接的某件任务有点儿难度,因此我想求助于雷冰你啊。”

    雷冰在大师的面前坐了下来,看来拍马屁确实有效。

    “连你都觉得是高难度的委托么?听起来比较有趣儿啊。”

    大师开始对雷冰介绍情况了:“最近在我的乐队粉丝团里去了个新人,而且那家伙是高中生。”

    “你说乐队?!”

    大师只好又解释了一下他对音乐事业的喜爱。连雷冰听到大师的正职都难免吃惊更不用说别的了。

    “其实也只是业余的乐团而已,但我们也会定期举办演唱会的,此外也出过CD和唱片,而且出现一些固定的乐迷之类。现在我们的乐迷之中加入了一个叫做阿敏的女孩子,最近她的学校发生很多奇怪的事情,而我问了详情之后,感觉是挺可怕的事儿。”

    雷冰沉默地示意大师继续说下去。

    “那个女生说她的班上有个被诅咒的位置,而这几个月,凡是坐在那位置上的人,都会发生意外的。”

    “我感觉这只是很常见的事罢了。”

    “嘿嘿,您可不能小看这件事啊,那里有好几个人碰到的意外都是同样的情况啊。”

    “高中生在学校里的行动是很有限的。反正背景相同而且又只能做有限的行动那么的确有可能发生同样的意外吧。”

    大师笑了笑说道:“其实我也早就料到你会这么说的。不过很可惜啊,真实的情况跟你判断的是完全不同的。而且我本来也以为只是上体育课时擦破个皮,或者是在骑脚踏车的上学途中摔倒之类的小事儿罢了,可是发生意外的那几个人都是在快速公交上遇到意外事故的,都是下车的时候被门夹到手了。第一个人只受到轻伤罢了,而其他三人却是伤得很重的,这事儿中没有人丧命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难道你不觉得奇怪么?”

    雷冰摆出沉思的表情来。

    大师接着说:“其实还不只是这样哦。几个受害人的年级主任把美术教室当作办公室使用了,可那个年级主任之后就说那个房间闹鬼了,因此还病倒住院了。一直大量吐血就连医生也查不到出血的原因啊。”

    “居然这么离奇……”

    “其实那间学校还有其他怪事的,而且都跟怪谈有关的,学生们生病,或是接连不断地发生意外事故,因此大家都怕得要命啊。”

    ……那间学校还有其他怪事么……

    于是我想起了之前的那些委托资料来。

    我便问道:“大师,刚才您说的那个女生……该不会是市立第三中学的?”

    大师闻言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没错儿,那孩子就是市立第三中学的。阿萌你怎么了解的啊……莫非你学会未卜先知了……”

    于是我急忙拿出那几张委托资料来。“其实这两天来了很多委托的,这里有三件都是关于那所学校的。”

    “都是市立第三中学的么?”

    大师接过资料翻看着。“那些来委托的人都是怎么回事啊?”

    “这些委托人虽然都被雷冰拒绝,可我放心不下啊,而且打算问问你或别人,因此就留下她们的联络方式了。”

    “那个叫公孙柯颖的留下了怎样的委托?”大师问道。

    “那孩子说朋友去看灵异现象了,之后就被恶灵附体了;而第二件委托是委托人参加试胆大会但之后被鬼纠缠了;第三位委托人是说社团的办公室里发生灵动现象了。”

    “在她们那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大师错愕地看着一叠委托,雷冰则是凝视着半空中似乎在沉思着。

    “雷冰你怎么看呢?反正从昨天到现在,总共有三件了,假若再加上我那边那个阿敏遇到的怪事的话就是四件了,因此怎么想都不太对劲是不是?发生了这样的情况,你还想当作没看到么?”

    雷冰思考了一下说道。

    “这么看来……我们先和她们取得联络吧。”

    在我起身准备打电话时有开门声传来了,然后有个客人战战兢兢地走进屋子里来。

    “有人吗?”

    来人看来像个老绅士的模样,于是我上前接待去了,只见他拿出名片递到了我的手中。

    名片上写着【市立第三中学校长 诸葛隆】的字样。

    随后这位老先生对我说道:“最近我们学校里接连发生了一些诡异的事情……能不能请诸位去调查一下啊……”

    在听到校长的话之后我们不禁面面相觑了。

    两天以后我们一群人就到市立第三中学去了,想在正式调查前先听听相关人士的说法。我和雷冰去学校里调查,而雷冰的助手阿森则是去向学校附近的居民打听去,想看有没有人听到奇怪的传闻或者看到什么怪事之类的。

    大师也一起跟来,与我们同行。

    看上去这间高中是和普通的学校差不多的。教学楼算不上旧也不是新建成的,而校园的规模也不小,在学校外面有称为学生专用馆的多功能大厅,不过因太过老旧了现在正在进行拆除和改建。

    在我们走进学校时其实也差不多快到放学的时间了,在操场上有学生正在上体育课打球之类的。

    于是我们心不在焉地看着他们打球,一边走向校长室的方向。诸葛校长正在那里等我们的到来。

    “诸位远道而来,真是辛苦了。”

    诸葛校长对我们打招呼,之后向房间里的一位中年人介绍雷冰。

    “眼前这位是我请来处理这次事件的雷冰。而其他几位……”

    “其他几位是我的助理。”

    雷冰毫不客气地连大师都列为自己的助理了。

    “那位是负责生活指导的赵主任,赵主任会帮你们介绍校园的情况的。你们假若还有什么问题就请尽管问他吧。”

    赵老师简单地点个头算是打过招呼了。看上去他的脸色很差而且有点神经质的样子。

    “几个月以来,这里有太多人生病或发生意外情况了,因此学校里的教职员或多或少状况出了问题,乃至于影响到了上课出勤,这里的学生也是一样的……正是因为这样因此校内出现很多奇怪的传闻,也就搞得学生和老师们人心惶惶了起来,现在我们也实在不知该怎么办了。而至于详细的情况的话,听我说还不如直接问当事人好了。之前因为你们要求提供房间因此我准备了一间小会议室给你们用。”

    那么这房间是要当作调查基地来用了。

    “现在已经通知过学生和教职员了,凡是需要咨询的人,今天放学以后就会去会议室的,也不了解会有多少人,麻烦诸位费心。这几天你们在学校里可以自由地行动,假若需要什么东西,就跟我说一声好了。我们学校也会尽量配合的,这都是希望能早点让学校恢复安宁,因此拜托诸位了。”

    雷冰轻轻颔首。

    在离开校长室之后赵老师立刻带我们去校内四处探查,先确认建筑物的位置然后走向作为基地的房间去了。

    “诸位请往这边走。”赵老师指着走廊说道,在大师经过他身边时,他对大师问:“您是负责人么?”

    大师摇着手说道:“我不是,不过是个助理罢了。”

    赵老师打量着雷冰露出担忧的表情来。

    “不过我也有些事儿正想要跟你们商量商量……”

    他这句话说得很突然。

    但雷冰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然后点头说道:“那就请说吧。要不咱们进去说?”

    雷冰指着门框,那上面挂着写着会议室字样的挂牌。

    在宽敞的室内摆着一张长桌,还有白板和小茶几之类的,看上去真是个空荡荡的房间罢了,可别人家的会议室也不过如此。

    雷冰看着四周的墙壁。赵老师请雷冰坐下喝茶,而雷冰则摊开资料夹说道:“刚才您提到的事情请直说好了。”

    赵老师有些不安地看着我们几人说道。“其实我想商量的事儿……”

    “放心,对于隐私问题我们会认真对待并且不会泄密。而且假若你希望的话,无论是咨询内容还是你来咨询的事,都可以保密的。您就放心说就行。”

    赵老师点了点头开始说了:“在晚上,我听到了敲打声。”

    “听到敲打声的地方是在您家里么?”

    “可以这么说……”赵老师含糊地回答道。

    赵老师一开始是在自己家中听到了那种声音。那是在第二学期刚开始不久的某个晚上,赵老师把工作带回家里做了。而当时是深夜因此全家人都已经熟睡,当时只有待在客厅的赵老师是醒着的,而在他默默地工作时就突然听到微弱的喀喀的声音。赵老师一开始不怎么在意这声音,声音是从阳台方向传来,而赵老师的家在十楼是不可能有人从那里潜入房间的,而且既然没必要防范入侵者因此自然就不会在意怪声音了。

    但是那喀喀的声音没有停下来,就像是有谁在敲玻璃窗似的,赵老师回头望去只见窗帘拉上了因此看不见窗外的情景。于是他猜想着,那会是什么东西呢,刚开始只觉得是甲虫撞上玻璃罢了,不过那声音太烦人而且不像是有东西撞上窗户却像是谁在敲打玻璃似的。

    于是赵老师疑惑地起身并拉开窗帘看外面,只见阳台上空荡荡的,并且拉开窗帘之后,就听不到有声音了。

    赵老师觉得有点恐怖了,因此之后还是很仔细地侧耳倾听,不过那个声音当晚却没再出现过。只是后来几天又有同样的声音了,并且都是在夜晚时分,是从身旁的窗户传来敲打的声音,每次亲自去看却找不出声音的出处,每次去确认之后声音就停止了,可是过一阵子,声音又会再响起。而且声音的地点已经不限于客厅了,就连卧室也发生过这种情况,连浴室也有放过,后来扩展到连车子的后挡风玻璃,以及学校的窗户。照现在的情况来说,声音会出现在任何地方,而哪些地方的共通点是都有窗玻璃。

    赵老师自己也搞不清楚是从他发现的那晚才开始有这情况的还是更早之前就有了,之前自己却没注意。而且那声音并不算吵,假若专注于其他事情,就可能会忽略掉,可是因为最近出现得越来越频繁了,赵老师也变得越来越敏.感了起来。到了后来,只要太阳落山了,那么无论他在何时何处,都听得见那种怪声,而且假若没去察看的话敲窗的声音就会一直响下去,但是只要去看,又会马上停掉。而他也曾打开窗户探头出去确认外面的情况,不过都没看到有任何人在,此外觉得好像有东西从头发上扫了过去,但他立刻转头,还是没看到有什么东西在。

    “……现在晚上都怕得睡不着了。”赵老师轻轻抚.摸着黑眼圈说道。“那些敲打的声音响个没完没了的,假若起身去看就会停下来的,可是过没多久又会出现了。在发现这一点以后就算没听见声音我也会害怕的,因为不了解声音什么时候会出现啊……”

    雷冰点头道,“难道只有敲打的声音么?”

    “反正是只有声音吧……假若说实际影响的话也就只有这些了。”

    “您身边的其他人有能听得到那个声音的没?”

    “没错儿也有的,但是别人不像我这么在意这些……其实我妻子也在卧室里听到过,可我跟她说有声音时她也只是回答我说‘啊?’完全是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

    赵老师一边说一边剧烈地抖了起来。

    这么看来他的家人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个声音吧。赵老师指出这件事时家人的反应只是或有或无的样子。而赵老师已经担忧到睡不着了,但是其他人却不当一回事儿。赵老师一再提起这件事但家人还是随口敷衍只是风声而已,有时甚至还会说老赵你最近很神经质嘛难道是精神出了问题么?

    在听到家人的回应之后赵老师就变得更害怕那个声音了。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在意这事儿,就仿佛声音是针对他而来的一般。

    并且在某个晚上那种敲打声又出现在了房间里,那时候赵老师正和家人一起吃晚饭来着,当时那个声音就从阳台传过来了。赵老师便说道“又听见了那声音”,但他太太则歪着头回答道“真的有么”,赵老师说阳台一定有什么东西,但他太太不相信而且只说那大概是虫子之类的东西罢了。赵老师不禁竖起耳朵而且一再瞟着阳台的位置,大概是这神情引起太太的好奇了,因此她饭后起身准备收拾餐桌时就突然拉开窗帘向外面看了过去。赵老师不经意地望过去了,但却在那一瞬间看见窗户上方的角落里有一只白.皙的手摆出了正在敲窗的姿势,像是被惊动了,就立刻缩回去了。

    “希望是我看错了。”赵老师用双手按着冒出冷汗的脸说道,“后来我越想越害怕了。只是看错的话还好,但是我怎么想都觉得那是手吧。而且是一只女人的手啊,那手看起来又白又细的……”

    雷冰皱起眉头沉思了起来。“这么说来你只看过那只手一次么?”

    赵老师抬起头回答道“是的。我后来再也不敢拉开窗帘了。因为总是想,假若又看到同样的东西该怎么办呢?现在我连看都不敢看声音传来的方向了,因此那声音会响一整晚的,一直从天黑到天亮都在响……”赵老师一边说一边不断擦汗。

    “赵老师您对这怪现象的原因有什么线索么?”

    “完全没有啊,这怎么可能会有。”

    “在声音刚开始出现时您的身边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么?或者说有没有看过什么令你在意的事儿啊?”

    “都没有啊。其实我也想过很多次了,但是却想不出任何可能性来,而且我不记得自己去过什么奇怪的地儿,也不敢保证自己是不是在不经意间做了什么不该做的啊……”

    赵老师一再抹汗。雷冰点点头回头对大师说道:

    “既然如此你就先给他个护符试试吧。”

    在说完以后他又转头看着赵老师说:“慎重起见我先给你护符保命。但是这种时候最好不要多想了,回家后也不要再开窗了,假若真的忍不住想看,就塞耳塞,不然就去听音乐之类的,总之要尽量转移开注意力哦。”

    “好……我听你的……”

    “如果其他人也听见了但是并不觉得异常的话,那么就表示你只要不去在意那个声音就还是有办法忽视的,只要你越在意就会越注意去听了。此外那敲打声都是从窗外来的吧,那么这样看来不管是什么都没办法进入室内了。也许声音还会出现吧,你就尽量别放在心上了,近日我们就会开始调查了。”

    “……恩。”

    大师拿出纸和砚画好了符给了赵老师,赵老师道了谢然后就离开会议室了。

    大师看着他的背影喃喃自语道:“这里真邪门儿啊……反正刚来这里没多久就有人来咨询了,还真是少见。”

    雷冰只是耸耸肩然后瞄了手表一眼说道:“这里快到放学时间啦,那么今天剩下的事件里,就先听听委托人的情况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