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 调查开始

    更新时间:2015-10-29 16:55:00本章字数:3537字

    公孙一行人离开后,孙与非等人接着走进来了。

    孙与非带着一大群人来到会议室里,其中有些人看来比她小一些,不过也有比较大的。

    “之前你来我们那里的时候,是说贵校的社团办公室发生灵动现象了?”

    “没错儿。”孙与非很紧张地说。

    根据孙与非之前的报告,说田径社的社办里发生奇怪现象,或者是柜子倒下来,或者是本来收好的运动器械被扔的到处都是。

    “报告说怪事大概已经发生了一个月,那么事情开始的详细时间是什么时候呢?”

    那帮人看着彼此说道:“这个详细时间吧……”

    “其实搞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啊。”这时插嘴进来的是一位比孙与非年长一些的少女。“而我们一开始根本不了解发生什么事了,因为东西倒下可能只是因为地震罢了,不然附近有道路施工吧;而柜子里的东西跑出来,也可能只是意外而已,不然就是某人的疏忽造成的,比如拿出来之后忘记收回去之类的,因此不确定哪几次是异常,更不能确定最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儿,不过大家都觉得,这一个月的情况怎么想都是很奇怪的。”

    “那你们就没想过这可能是某人的恶作剧么?”

    “大家都想过。”那位较年长的少女看看四周然后说。“而且认为一定是有人在恶作剧来着,反正一般都会这样解释。有人认为这不是疏忽或意外而是有人故意捣乱。因此我们更换过那里的门锁之类的,但是经过检查门锁并没有问题啊。此外我们还曾经留宿在那里,并且打算当场逮住搞恶作剧的家伙,可惜什么人都没发现。”

    “肯定是有问题的。”旁边的少女也点头说道。“就在我们一起留宿的那天晚上,不知不觉箱子里的铅球就被拿出来排成一排了。”

    “……居然有这种事……”这么看起来的确很像灵动现象啊。

    那位年长的少女指着最娇小的那位少女用听来不太友善的口气说。“这妹妹还说最好找专家问问看才行。其实坦白说来我觉得灵能者的能力是很可疑的,因此不赞成找什么专家,不过一年级的都吵着要这样做才行,并且接下来又连续发生了无法解释的事情,那么我也没办法了。”

    雷冰看看小孙,说“因此就由你出来当代表谈事情了?”

    “没错儿,毕竟我是社团的新社长呐。”

    “权威人士都认为灵动现象的起因是鬼魂之类的,那么有人在你们那里见过鬼么?”

    “这倒没有啊。”孙摇头道,额其他少女也纷纷否认了。

    “那你们对这些怪现象的原因有什么线索么?”

    “也没有啊……”孙歪着头说道。“而且没听说那里以前发生过什么事儿……本来而且各个社团的社办都在那一带的,但是只有我们的社办发生奇怪现象。”

    “那么发生怪事的时间和场所是固定的么?”

    “怪事是任何时间都有可能发生的,不过地点都是在社办的屋子里。”

    “在场的诸位有在家里或教室里碰过一样的事么?”

    在场的所有人对这个问题的回答都是摇头否定。

    等小孙等一群人离开后接着来的是何丛丛等人。此时我与大师已经有些厌倦了,但雷冰还是耐心十足地继续询问下去。

    “请容我再确认一次吧,何丛丛你是要调查鬼魂纠缠的事么?”

    原本缩着身子的小何抬起头来说。“没错儿……是的……”

    据她所说,在上个月参加过试胆大会以后就一直碰到奇怪的事儿了。

    “在体育馆里,还有一个打不开的门,曾经谣传说那个地方死过人的,再后来,就发生了很多奇怪事件,现在已经没再用了……其实我想这多半只是谣言吧,仔细检查过,那门其实并没有锁着,而只是没在使用罢了。不过……”

    在她旁边另一个少女插嘴说道:“不过那天为了庆祝考完试我们就举行试胆大会来着。”

    “啊。”

    “就是在仓库里讲鬼故事之类的,想看看会不会发生奇怪现象,结果……”少女指着小何。“结果她突然就觉得不舒服了。”

    小何点点头。

    当时参加试胆大会的共有五个少女,轮流叙述自己听过的怪谈。当活动进行时小何觉得胸口越来越郁闷了,就像晕车一样感到晕眩和恶心。之后她说出自己的情况了,然后试胆大会中止朋友们扶她走出屋子,此外还有两个朋友陪她回家去。在回家以后,不舒服的情况就逐渐消失,小何当时没把鬼故事和身体不舒服的事联想在一块儿,她只以为自己得了伤风感冒罢了。

    小何复原归校,在过了天以后她连昨天身体不舒服的事都忘了个干净。在放学以后她去离校前去洗手,但在洗手台前却看到奇怪的景象。

    “是什么景象?”

    雷冰问,小何犹豫地看看周围才小声地说“在镜子里看到了绳索”。

    小何在洗手时不经意地看着面前的圆镜,从圆镜中出现她自己和身后的墙,在墙上有一块奇怪的影子。刚开始她本来以为是污渍来着,不过但与其说是污渍其实更像焦痕之类的,因此她特别多看几次。那墙上出现了一条从天花板蔓延下来的细长的痕迹——要么就是像焦痕一样轮廓模糊的影子,而那个痕迹从天花板往下画出一条直线来,并且在大约一般人身高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圆。

    “那感觉很像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上吊用的绳套似的……”

    小何吃惊地转头却发现墙壁表面确实有一个影子,而靠近一看颜色似乎淡了点儿,而且那轮廓也变得越来越模糊了,就好像连形状都不固定似的,不过依然没有消失掉,就仿佛是绳子的影子投射在墙上了。于是她忍不住看看周围,可没找到会投射出这种影子的东西来。

    小何怕得匆匆逃出洗手间,而朋友们正在教室等她回来,在看到她之后,大家都说她的脸色很苍白,就跟前一天她类似晕车时几乎是一样的,小何只回答没什么事让大家别担心。

    “因为当时我也不了解自己看见的是什么……因此什么都没说出来。”

    可是过了一天之后黑影又出现了,而这次,却是在走廊底端的墙壁上了。由于距离比上次远所以看起来更清晰一些,这次显然是上吊绳子的形状了,并且还微微摇晃。于是她吓得停下脚步了,而刚到学校的朋友走过来拍拍她的肩,在她正想问朋友那是什么东西的时候,无意中回头一看,却发现黑影已经消失无踪。

    后来,那个黑影随时随地都会出现,她一看附近的墙壁就会看到。

    “真的让人挺害怕的……”

    “那么还有其他人看到么?”

    小何听了便摇头说道:

    “感觉是很奇怪的,因为只要我和别人在一起黑影就不会出现了。可假若是在走廊或楼梯的话,那么就算有其他人在场黑影也会出现的,可是大家好像都没看到似的,因此也不了解是其他人没发觉还是只有我看得到啊……”

    而另一个少女则安抚似地拍拍小何的肩膀,说道:

    “在听她这么说了以后我也开始注意了,可我从来没看过啊。而且她说和朋友在一起时黑影就不会出现了,所以就总是叫人陪着她出来进去的。之后我们当然会尽量陪着她了,可是总不能无时无刻都跟在她身边啊。”

    “那么小何你在学校外面也会看到那个黑影么?”

    小何回答没有,之后她的表情黯淡下来了。

    “……只有一次,就是昨天,在补习班的楼梯上看到的。至今只有这次而已。”

    “之前那场试胆大会是什么时候举行的呢?”

    “好像是期中考之后吧……是在十月中旬。”

    “那么出现的频率……”

    小何摇着头说不清楚。“之后我就尽量和朋友一起行动了,剩下自己一人的时候只敢低头看着脚边就行……”

    “反正只有看到黑影而没有实际受到伤害了?”

    “嗯没有了。”

    “还有……”在她旁边一个胖胖的少女插嘴道。“英爱最近不是住院么?据说那件事也很可怕啊。”

    然后她对雷冰说道:

    “英爱是当时参加试胆大会的其中一位同学,不过她现在住院了,好像是因为胃溃疡吧……英爱隔天不是很没精神么?我听说她的桌子就是从那天开始闹鬼了。”

    “怎么会呢?”

    “好像是这样,因为她说上课时好像有人摸她的肚子来着。而且当时是上课时间吧,当时大家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来着,所以当然没人会去摸她的肚子吧,之后她猜想会不会是坐在前后的人跟她开玩笑来着,不过看那些人的表情又不像啊。可是她心想或许是自己神经过敏而已,就往桌上一靠……之后肚子又被摸了……”

    然后她挥着手做出摸的动作来。

    “之后她说那真的是手的触感吧,就好像有谁从桌子里伸手摸她的肚子似的,于是她想尖叫却叫不出声音来,到了后来,她在上课时,也经常像鬼压床一样不能动,而且还会感觉到有一只手在摸她的肚子似的……”

    那些少女们发出尖叫声来。

    “之后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不停,所以她才会病倒的。”

    而其他少女也对我们说明道:“而且那天她是被救护车载走的啊,之前她突然倒在地上喊痛喊个没完。”

    “而结果是胃溃疡啊还是胃穿孔啊?反正情况是很严重的,闹到了非得开刀不可的地步,所以才要住院啊。”

    “这个……”雷冰以指尖敲着桌面沉思道。“那么她在试胆大会的时候有没有说过有什么异状啊?”

    这下子所有人的答案都是否定的了。

    “可是那间仓库发生过什么怪事了?”

    这里的所有人又是一脸迷惘地看着身边的人。

    “难道不是谣传说有怪事发生么?”

    小何摇头说道:“其实我们只听到这些而已,也没听说详细情况是如何,而且大家都不清楚因此才想去确认看看会发生了什么……”

    “可那间仓库里之前死过人么?”

    “反正大家是这样听说,而且好像是自杀吧。尽管不了解详细情况但是我一直看到绳子的影子啊,所以感觉大概是上吊……。”

    “之前我也是这样听说的啊。”

    在场的另一个少女跟着说道,此外还有其他人点头了。

    雷冰思考了一阵子,之后问了住院的少女名字和她所在的医院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