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 人手不足

    更新时间:2015-10-29 16:55:37本章字数:5202字

    直到太阳快下山了我们才好不容易弄完一连串的调查,也总算能喝杯茶喘口气儿了。诸葛校长还帮我们准备了点心,其实本来应该是我负责准备食物和水。

    大师上身后仰靠着太师椅,把双脚翘到桌上然后以粗鲁的姿势叹气道。“感觉这还真是不得了啊。”

    “大师您感觉很严重么?”

    大师厌烦地点点头说道。“仔细看看这个数量吧。”然后他摇摇一整叠资料说道。“这实在是太离谱了啊。反正想到要一个一个去除灵除邪我就头昏脑胀起来了。”

    “那么就没有一次解决的做法么?比如说全部一次驱走之类的。”

    “如果有的话,我又何必这么烦恼呢……”大师把资料丢到桌上说道。“而且就算要一次解决的话,感觉这些现象的差别实在太大了啊。”

    “什么?”

    大师抓抓头发,说道。“打个比方说吧,被恶灵附体的少女显然是被凭依了吧,那么就必须驱走附在她身上的东西才行啊,而至于听到敲打、以及看到绳子的影子之类的,就应该是邪灵纠缠的现象,感觉这两件事不像是同一个邪灵造成的啊,那么也就是说各有来源的,因此必须找出各个邪灵的真面目,这样才能顺利除邪啊。”

    “要知道所谓凭依和凭着是完全不同的情况啊。”

    所谓凭依是被邪灵侵占了,而凭着是被邪灵纠缠不休,因此两者应该视为不同的现象才对,所有相关人士都是这么说的。

    “除此之外田径社的社办看起来像灵动现象吧,而凶手除了人之外也有可能是灵体之类的,因此必须先找出来源才好。那个造成意外的诅咒座位,目前还不能确定是怎么回事啊,反正目前看来像是有东西盘据在那个座位上似的,假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么那个座位本身应该会发生什么事才对啊……举例来说就像那个胃溃疡的少女似的。”

    “不过那个附在座位上的灵为什么会专程跑去快速公交上去制造意外呢?这我就完全搞不懂了,况且,看上去意外都发生在快速公交上似的,这种感觉也太执着了吧。而且看上去没有一件例外的,事发地点居然全都是快速公交上,假若不是一直有坐在同样座位的人受害的话,那么我八成会觉得问题出在快速公交上啊。”

    “原来如此啊,你说的也对啊!而且仔细想想,这的确差很多啊……而且什么类型都涉及了。”

    “眼前的情况简直可以用五花八门来形容……那个诅咒座位造成的伤害还是很严重的,不以听到敲打声,和看到绳子黑影的情况,就只要忽视就没事了嘛,反正在我看来只要给个护符就可以了,不过绳子黑影那件事我还满在意啊,毕竟本来只会在学校看到的事情,但最近却连其他地方也变得会出现了。”

    “难道说是变强了么?”

    “有这个可能。”

    大师夸张地深深叹一口气然后转头看着雷冰。“这儿的事件这么多也不可能一口气解除干净啊,感觉可能要召集人手然后分工合作咯——我是说人海战术之类的。”

    听大师这么一说雷冰就回答道:“这个……”

    “怎么了?”大师发出不满的声音然后皱起眉头说。“莫非你又在想一些很复杂的事了么?这里的数量确实很多不过每一件都不严重嘛。”

    雷冰歪起脑袋说道:“感觉或许是这样吧,可是您不觉得这种数量很不寻常么?”

    “确实是这么回事。”

    “校长虽说学校发生怪事但真的发生在学校里的案件其实并不算多的,而且除了一小部分的人以外那些怪现象都不只是在校内发生的事儿啊。”

    “虽说如此,可是学校怪谈本来就是这么一回事儿吧。”

    “……真的?”

    “阿萌,听说你的学校也有七大怪谈的。第一件是什么追魂的值班室?听说有个老师在那里自杀了,谁要是碰到了,就会被缠上然后遭遇不幸。”

    “确实有这么回事。”

    他所说的,就是已经拆除的旧校舍的一个怪谈。之前谣传在值班室里绝对不能打开里屋被锁的门,要不然的话,那位自杀的老师就会出现在屋里,假若碰到了的话,那位老师会黏在那人的背上,被黏住的人的健康,也会日渐变差的。

    “那么简单说来就是作祟的事情吧,而学校怪谈多半是这一种的……不过话说回来怪谈本来就是这么一回事儿嘛,在特定场所发生,并且和某种异常现象产生关联的意外,假若接触了便会遭到奇怪的事件,而且异常现象总是会扯上禁忌的吧。”

    “你说的倒是也没错儿。”

    “而且所谓作祟,倒不一定都是发生在特定地点的吧,那么也就是说只要是接触怪东西的话,之后它就会跟着人了,可是作祟过后它又会回原本的地方去了。”

    “那么仔细想想还真是奇怪啊,到底为什么会回去啊?”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更奇怪的在于……打个比方吧,你学校的值班室里假使有人碰到老师的鬼然后把鬼带走了的话,那么当这个人正被附体时,假若又有其他学生走进值班室里,莫非就会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么?”

    “这个……”

    倒也确实有问题啊,返回头来想想的话,其实最奇怪的就是这点儿了吧。而且老师当时离开了么?或者是说就算老师正缠着某人也能同时存在于值班室里呢?

    “要是没有具体做过实验的话,也会因此而说不准的,但是依照常理判断的话,现在就算是有人被缠上了,那么其他人进入值班室还是会遭殃的,对不对?”

    “反正不像是会离开的。”

    ……那么实际上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无论从某个角度来看这都是令人好奇的。

    “听说有人把这叫做意念凭依之类的。就是指灵本身留在值班室而只有灵异现象跟着人移动而已,那么是不是真有其事?这我就不了解了啊。反正既然异常现象会跟着人走那么照理来说应该是灵跟着人的,对不对?”

    “嗯哪。”

    “而且,其实并非所有怪谈都是鬼魂作祟吧,在这其中其他例子也至少占了一半呢。可问题是仍有一半的怪谈,是在学校里碰上的啊,之后就带着走了啊。所以这么想的话,这敲打声跟着人走,其实也不是多奇怪的事,对不对?”

    大师看向雷冰,雷冰却露出不太赞同的表情来,他说。“大师说的是没错啊……不过这些事不见得真的是和校园怪谈有关的,真正有关联的只有打不开的仓库这一件罢了,而除此之外也就都是来源不明的异常现象而已。但是这么多事件都集中在跟市立第三中学有关的人身边,那么看来,原因一定是出在学校里吧。”

    ……这么说也有道理啊!

    大师“唉”地发出长叹之声。“那个所谓打不开的仓库造成的事件中……曾经看到了绳子的黑影。而光从这些来判断的话,也可能是仓库里……有什么东西缠着人,而产生了怪异现象的吧。而其他事件的话……也确实都没有扯上什么怪谈之类的啊。”

    “可是从桌子里伸出来的手又是怎么回事?”

    “之前胃溃疡的那个少女是叫英爱对不对?”

    “难不成也是和那个打不开的仓库有关的么?”

    “记得她是在仓库里讲鬼故事的那群人之一吧,不过两人的情况也实在相差太多了一些。我记得仓库的怪谈中是有人上吊来着,因此应该视为不同的事件的,对不对?”

    “这个……也对。而隔天她就开始碰上怪事了,难不成这也是巧合么?”

    “反正我感觉这只是巧合而已……而且这点才是最可疑的嘛。”

    “好吧……”

    雷冰也点头道:“现在我们有必要仔细调查有关仓库的怪谈的事情了,目前还不了解这件怪谈的详细内容呢。而且就算谣言属实的话,那么就真的是因为有人在那里自杀而引发了异常现象的,那么这就是跟桌子伸出的手的那件事还是连结不起来啊。”

    “那位南宫同学的老师也就是美术美术室闹鬼的那件事有关的那位,其实好像也是和怪谈无关的吧……”

    “是说闹鬼的美术室么……其实乍听之下还挺像的啊。”

    大师这么说了之后。这件事听起来就的确很像是学校怪谈了。

    “阿敏的老师相关的那件奇闻,固然是关系到学校里的特定地点了——其实也就是和美术室有关的,可是也和怪谈无关啊,并且现在异常现象还……还跟着她去到医院了。假若考虑到这一点的话,那么是不是真的和美术室有关……其实还很难说啊。”

    “剩下的另一件也是这样的,对不对?我说的就是之后跑来咨询的那个女生所说的,之前她不是说在通往顶楼的楼梯上曾经看见人影来着嘛。”

    大师啊啊地点头,说是的。

    “是说自从看到蹲着的人影之后,到了后来就经常跌倒的人?”

    之前这间学校遵循近年的风潮封锁顶楼以防止学生跑到天台上去,可是顶楼门前的楼梯间,却已经成为了学生们在午餐时间聚集的地方了。之前来咨询的女生,也经常和朋友在那里吃午餐来着,而那件事大概发生在半个月之前的吧。

    事发的那天,她刚好是独自一人去了,而且是比朋友早一步前往顶楼的楼梯。而她的其他朋友,也都去小卖部买午餐去了,可是她是不用买东西的,所以也不想在中午拥挤时靠近小卖部,因此她自己就先去了老地方等着她们。可是当她走上楼梯之后,却又发现,在顶楼门前的楼梯间里蹲着一个黑影。

    仔细辨认那是穿着制服的男同学,不过市立第三中学是女校因此不应该有男学生进来的。而且那人面对墙壁抱膝,默默蹲在那里,他的头低得快要埋进两膝之间了,因此他也应该能听见她上楼的脚步声才对,但这个人却没有起身或回头的意思,就那么一动也不动地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因此她感觉这人很不普通,也就有点儿害怕了,然后就慌慌张张地下楼去了,在回到走廊时,她刚好看到朋友走过来了,于是两人便一起走上楼梯去检查,但是却发现顶楼门前的楼梯间里已经空荡荡的,已经不见那个人影了。于是她们心想,那人是不是去了外面呢,然后她们就试着拉拉顶楼的门把手,可是那扇门像平时一样锁得牢牢的,那么也就是说那个男学生就这样凭空消失。在那件事之后她就常常莫名其妙地遭遇不幸。比如被绊倒之类的。

    “假若以前顶楼发生过意外的话,那么听起来倒是挺有可能的啊,可是故事之中应该不会出现男同学,而且也没听说相关的怪谈。或是意外之类的。”

    “没错。况且这件事的开端虽然在学校可是后来跌倒的地点却不是在校内啊,所以根本不能确定人影和绊倒这两件事是有关的。现在这样看来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和学校有关还不能下结论啊。”

    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个被诅咒的座位,是和学校中的特定地点有关的吧,不过发生意外的地点是在校外啊。那么真正发生在校内特定地点的现象也只有田径社的社办而已,那个伸出手的桌子也包括在内。而其他的事件。似乎都和学校没有什么关系了。”

    “那个车子后照镜出现女人的脸是怎么回事?那个事件虽然说地点是固定的,可也应该跟学校无关?”

    “因为那是停放在学校停车场时发生的所以应该算是校内发生的。”

    “如果要统计的话那么恶灵附体和敲打声以及尾随的脚步,此外还有每晚都发生鬼压床事件……还有就寝时听到怪笑、以及经常感觉衣服被拉的事件……”

    已经懵了的我在屈指计算着,看上去地点不固定的共有七件左右吧。

    “现在灵异事件总共有十三件了吧?这还真是有好多啊。”

    “这里面还真是什么情况都有啊,还掺杂了听见尾随的脚步、以及鬼压床这些像是神经过敏导致的可疑事件。”

    反正这两件听起来确实很像神经过敏造成的错觉。

    “不过就算除去了这两件的话也还有十一件啊。”

    “这些还全都是跟市立第三中学有关的事件啊。”大师说完就抱着头苦笑道。“而且怎么想都不可能是巧合啊。”

    这的确不可能是啊……看来要调查的话真是要辛苦一趟。

    “这就没办法了,眼下先别管这些委托人了,咱们先去调查原因好不好?”

    在听到大师这句话之后,雷冰露出犹豫的表情来。

    “……虽然说这种做法比较实际可还是不行啊,因为要这样做也得靠人海战术才行啊。”雷冰厌烦地说道,

    大师以调侃的语气说道:“那么我们把‘小魔女’也叫来好不好?”

    雷冰顿时露出难以形容的表情来,那表情就像是本来以为是甜的东西可吃进嘴里才发现是苦的似的。

    “怎么雷冰你这么排斥小魔女呢?”

    雷冰对那位被小魔女的人总是用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来对待的,所谓小魔女是我们行内一位年轻的女性,据说也就刚刚成年罢了,具有灵媒一类的体质。但雷冰也不知是因为被抓住弱点,还是怎么回事,反正一讲到小魔女他就变得很不干脆了。

    “假若情况需要的话,那么去请教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大师露出愉快的笑容,说道。“难不成雷冰你是拉不下脸来请教别人的那种人?”

    “呵呵……大师您这么说的话……。”

    “就算是也没关系的啊。”

    雷冰礼数周到地说着客套话时森回到了房间里。之前他去学校附近打听来着,但是并没有听到什么特别的传闻之类的。市立第三中学是一所私立的学园,于是学生不是全都住在附近的,这里周围的居民假若不认识市立第三中学里的人的话,恐怕就很难得知校内的传闻了。

    “看来这所学校还真是一座孤岛啊。”大师这么说道。我觉得确实如此,这所学校和外面隔着一层隔壁,假若家人或朋友不是这里的学生或教职员的话,那么多半无法得知围墙里的情况的。

    “那么反过来看的话,这就代表学校里面并没有发生严重到会传出去的大事了吧……”

    雷冰喃喃自语道,森也点头回答道:“反正我没听说有什么案件或意外事件,况且这一带的人际网络并不算发达的,若非很严重的事的话,也不太会形成传闻啊。反正整体来说这是一间不好不坏的学园,因此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问题的,这里的学生也都是相对很乖的类型、而且都很有规矩很讲礼貌……以上这些就是附近居民的看法了。”

    这么说来从学校周边是找不到有价值的线索了?

    反正今天的调查就这么结束,然后众人决定明天再召集成员到学校里集合开始新一轮调查。

    之后大家又要聚头了吧,看了集合的名单。上面包括雷冰和助理森、大师、灵媒圆圆(郝圆圆,她的年龄大约是二十来岁吧)、以及小魔女,此外还有神父康斯坦丁(全名是约翰-康斯坦丁,是一位十九岁的老外,据说在正统的神学院进修过)。

    不过这些人到底能不能派上用场,目前还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