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 分头行动

    更新时间:2015-10-29 16:55:50本章字数:4602字

    在次日午后时分,集合的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前往市立第三中学。其实说浩浩荡荡还真不是夸张啊,这次我们总共有七个人到场,包括我、雷冰、森、大师、小魔女和圆圆,以及康斯坦丁。

    在雷冰一声令下之后这群本来各有工作的人竟然全都到了这里,难道说这帮人平时都太闲了么?或者说因为雷冰的威望很高?反正照我看来,第二种是不太可能的。

    雷冰领着一批属下走进作为基地的小会议室里,在说明了情况以及解释告一段落完毕,雷冰拿出了一张纸条来。“完全是因为数量太多了,所以必须分头调查才行。现在要先看看情况再决定要怎么处理现状,假若没有效果的话再来想下一步要怎么做吧。大师和康斯坦丁负责这些可以么?”

    “是要除邪么?”

    康斯坦丁问道,雷冰点头说是的。康斯坦丁有着阳光般的金发和晴天般的蓝色瞳孔,在初次见面时他的奇怪腔调把大家都吓了一跳。不过和剐认识的时候相比现在他的话还算是标准不少了呢。

    “这里的第一个事件可以先除邪试试,因为当事人自己说是被恶灵附体了,而且这张纸上面写了她家的位置,本校的校长已经知会过她的家人了。”

    “行。”

    “不过后面三件的事主,现在都在医院里,也就是诅咒座位最后一个受害者。现在桌子里伸出手的女学生以及南宫同学的班主任这些人都还没问过话呢,如果想了解详情得先去问本人才行。而这几人,校方也先知会过了,因此在你们问清楚情况之后能除邪就除邪。但是这次的地点是在医院里,因此多半是没办法的,所以只给她们护符也是可以的。”雷冰说完又拿出一台录音机来。“如果可以的话就顺便录音好了。然后接着……小……小魔……”

    “叫我小魔女。”小魔女照样穿着水手服,看上去如洋娃娃般艳红的小嘴浮现出笑意来。“反正都已经跟你说过那么多次了嘛。”

    感觉这孩子是在撒娇啊。

    小魔女对雷冰似乎情有独钟的样子,而且她外表温柔婉约但攻势却很猛。假若这人不是行为举止都很像魔女的话,雷冰现在应该会狠狠地讽刺回去才对吧……

    雷冰轻轻叹气说道。“这所校内的调查就麻烦你了。由于现在还在上课所以先去看看打不开的仓库以及顶楼门前的楼梯,还有后照镜出现鬼的车子事件吧,加上田径社的社办的办公室。还有郝小姐也请一起去吧,假若发现有灵就直接除邪好了。”

    圆圆盘然一笑道。“雷老板你也可以叫我的名字嘛。”

    雷冰冷冷看她一眼说道:“假若有闲工夫开玩笑的话,就不如多发挥一些除邪的才能好了,反正我一直很期待看到郝小姐的表现。”

    你们倒是来看看啊。雷冰为什么对小魔女只是叹气而对圆圆就这么酸呢?

    圆圆也很不服气地说。“可为什么你对小魔女和我的态度相差这么多呢?”

    雷冰说“这是依照各人的实力给予相称的态度的。”

    “那么照你这样说来就好像我一点实力都没有么?”

    “遗憾地说,目前我还没看过你做过什么值得尊敬的表现呢。”

    他说的也对,圆圆直到现在都不曾派上过用场呢。

    圆圆突然瞪我一眼说道。“阿萌你现在是不是在想什么呢?”

    “圆圆你还真了解我啊。”

    “是不是要我教教你该怎么尊敬女性啊?”

    “比如说搭公车时要让座么?”

    “二位你俩有完没完啊?”雷冰无比冷漠的声音传来了。“不想工作只想聊天的人请离开吧,雷某对此感激不尽啊。”

    “……非常抱歉。”

    雷冰冷淡地看看我和圆圆,然后说道“我还有嘱咐”,然后指向桌上的对讲机说道。

    “圆圆把这个带去吧,阿萌会在这里负责联络的,反正只要在校内,都能彼此通讯的。”

    那么看来这次不使用摄影机或热能探测器了,反正至少目前还没有要用到,依赖自称灵能者的一群人的灵感和无线电对讲装置。

    圆圆不甘愿地点头说道。“雷冰你要做什么呢?”

    “接下来我和森会继续调查周边情况。”

    “好吧,我也期待看到你的表现。”

    圆圆讽刺地笑着说道。

    “这还用不着你期待啊。”

    ……雷冰意思是阁下总是十分活跃么?其实这也是事实的。

    圆圆瞪了雷冰一眼说道。“小魔女,咱们走!”

    之后她就粗鲁地拉着小魔女出去了,在场的所有人也都跟着起身来。

    接下来到底能不能顺利进行啊?

    一边想我一边着手整理昨天搜集来的信息。

    调查先期是要整理资料并汇总,其实也就是和特定地点有关的异常现象和证词内容之类的,总之要一边整理资料卡一边做总结,我觉得真是厌倦了这种工作。

    可是现在我老是得做打杂的工作啊,因为我不是灵能者就只能干打杂的了,在目前看来这也是没办法,不过都已经来到事发现场了,可是做的事情却还是和在公司时是一样的。其实我不要求让我去除邪除魔,反正我也没有那种能力啊,不过不能给我更有意义更能发挥专长更能让我挑战自己可能性的工作么?唉,这大概也是没办法啊。

    就当我在自己装傻自己吐槽的时候,那件会议室的门被打开,有人走了进来。

    看清来人的样子后我讶异地坐直了身子,而探头进来的南宫更是被我吓得不轻。

    “……竟然有人……可吓死我啦……”

    这么说着南宫攀在门边大口喘起气来。

    “我也是。我还以为怎么了……France呢?”

    “什么?France?”

    我们这里有这个人么?

    “France就是大师啊。”

    “是说大师么?大师的名字是France么?”

    “其实这才是他真正的名字啊。这里就你自己一个人么?”

    “反正你也看到了。大师去除邪,妹子你要坐一下么?”

    “嗯哪。”

    南宫笑了笑小跑步进来了。感觉她真是个随和的人啊。

    “请让我来泡茶好了。妹子你不用上课么?”

    “现在这堂课是自习课,之前这堂课是由我的班主任负责的。”

    “就是那位出事的老师吧,现在她还在住院么?”

    “对,所以也不用开班会了,而且今天的课等于已经结束了。我怕该说这是谢天谢地么?对了你的名字是阿萌么?”

    “嗯,平时叫我阿萌就行。”

    “你也叫我阿敏就可以了,这是小名,而且大家都这样叫我的。”

    “好呀。”

    感觉阿敏应该比我老成一些。现在我一边这么想一边端出茶水来。阿敏接过去笑着向我说感谢的话。

    “阿萌你也是灵能者么?”

    “这怎么可能呢。而且这些看起来像是灵能者的工作么?”一边说我一边指着堆积如山的资料。

    “正如如你所见到的,平日我只是负责记录罢了。”

    “啊?难道说你是见习生么?或者是还在修行中的灵能力者?”

    “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啊,其实我只是打杂的罢了,也就是个打工仔,不过我的老板刚好是灵能者或者该说是相关人士罢了。”

    “这么说来你完全没有灵能力么?可你为什么会去那里打工呢?”

    “这个说来可就话长了……”

    “你就说说吧,可想听这个呐。”

    现在感觉我会喜欢上这个人了。“这个其实是因……”然后我说起我到雷冰的公司打工的经过来。阿敏一边帮忙一边说道:“这还真是好一段惊涛骇浪的人生旅程啊。”

    我也这么想。”

    “不过这种工作好像满危险的啊,阿萌你不怕么?”

    “其实也不是完全不怕啊。”

    “阿萌你没被附体过么?”

    “目前为止还没有啊。”

    阿敏沉吟了片刻,之后像是要说悄悄话似地向前倾了倾身子。“阿萌你一定看过鬼吧?”

    “你说鬼么……这可以说有的,不过也可以说没有的。”对此我暧昧地笑了笑。对此之因此回答得这么模棱两可是因为我觉得肯定地回答有的话,就会让人觉得我是个怪家伙。不过我这样回答的话也似乎让阿敏.感到一头雾水了。

    “阿萌这是在打马虎眼么?”

    然后我嘿嘿笑着敷衍过去了,阿敏随即鼓起腮帮子。“France说起话来也是这个调调儿啊,他明明只是个蹩脚的灵能者罢了。不过他应该不是在装模作样吧,因为我总觉得因为自己是没有半点感应力的凡人就被排除在外的,这还真是无趣啊。”

    “难道你没有感应力么?”

    “感应力是完全没有的,假若看得见就好了。”

    “其实能看得见才恐怖对不对。”

    “害怕就害怕呗,如果能看见的话至少还可以看到死去的奶奶啊,因此我反而觉得可能会高兴啊。”阿敏这么说着望向我的眼睛。

    “不过你有么?”

    “还真是没有啊,灵能力是一丁点都没有的。”

    “这么说来你也没看过么?”

    “这个……这个该怎么说啊……”

    “阿萌又要打马虎眼了么。”阿敏像孩子一样噘起嘴巴来。

    “假若我说看过那不是很奇怪么?”

    “奇怪?”

    “反正一般人都会觉得奇怪……虽说我在公司打工又是来这里调查的,那么基本上当然支持世界上有灵体的论点了,又或者该说我觉得可能有的。但是一般人的想法不见得是这样吧,世上也有人坚持这个世上是没有灵体这种东西,此外还有人觉得把这些事情当真的人,脑袋是有问题的。”

    “这倒也是……”

    “反正我刚来公司打工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当时我心想这世上怎么可能有鬼啊……虽然不能肯定地说没有可是听到别人说一定有或曾经看过的话,可能还是会觉得这个人怪怪的,是不是。”

    阿敏笑了:“这倒的确是。”

    “因此我和成员以外的人说话的时候,就常常会突然有所惊觉了。而发现自己相信有鬼时还是会觉得自己有问题的。”

    “你竟然开始自己批.斗自己了。”阿敏边笑边说道。“其实我可以理解的,不过还是觉得很好笑啊。”

    “可是这又不是笑话啊。”

    “但是现在我可是委托人啊。”

    “这我是了解的,开始阿敏同学其实也只是半信半疑对不对?”

    “你就叫我阿敏就好。我认为你这样说是没错的。”

    然后她歪着脑袋盘起双臂来。

    “其实关于被诅咒的座位我觉得一定是有问题的,不可能平白无故连续发生同样的意外啊,况且那不是常见的意外啊。”

    “这的确是啊。”

    “我自然而然觉得一定有什么东西在作祟啊。然而……假,假若你们一开始就说这绝对是鬼怪在作祟而且必须除邪的话,那么说不定我反而会被吓到的。”

    “……好像是的。”

    “反正我是没办法真的相信的,之前八成只是想听到人家说我想太多了,而这其实一切都是巧合而已,因此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伺候甚至早就认定会听到这些话了。”

    ……好吧。

    “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这件事真的很奇怪啊,所以要我当成巧合也是很难的。”

    “那么关于这些怪事你有没有什么线索啊?比如像是跟教室有关的怪谈要不然就是跟座位有关的怪谈之类的。”

    “这方面的还真没有啊……因为这种事情我不太清楚的,在市立第三中学我从来没听过什么怪谈之类的。”

    然后我吃惊地眨眨眼说道。“真的么?可这里明明发生了这么多事啊。”

    “那只是最近不一样而已,因为这阵子到处都能听到奇怪的故事之类的,就打个比方说在哪里看到怪东西或者在哪里撞鬼之类的,而且后来身体就出状况了……不过我以前几乎没听过任何怪谈啊,市立第三中学又没有七大怪谈之类的传说。”

    居然是这样!

    “反正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些。而体育馆还是哪里好像有个打不开的仓库之类的,像这样的事情倒是听过一些,但是也只是这样而已,这些一点儿都不像怪谈吧。”

    “你说不像怪谈么?”

    “就算这么说也只能算是闲话而已,就像是拉拉人家衣服说——喂喂我告诉你啊哪里哪里发生怪事了——之类的感觉吧。其实并不是有一件很恐怖的事,或者是有一件怪事之类的。”

    “而听的人也只会回答原来是这样,之类之类的?”

    “是啊,感觉差不多吧。”

    阿敏大声地笑了起来然后说道:

    “反正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现在的情况更让人觉得恐怖啊,在以前说过的笑话,现在都变得好真实了。而我读过的初中有怪谈的,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现在似乎更让人感受到威胁在靠近。”

    “嗯或许是有这么回事,现在数量这么巨大,迄今为止我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啊。”

    “现在这间学校是怎么回事呢……是变成了灵异学校么?现在又是诅咒又是鬼魂又是超能力的,假若再来个飞碟……”

    咦?

    “请稍等,阿敏妹子……”

    “请叫我阿敏。”

    阿敏鼓着脸颊打断了我,而这时下课钟声正好响起校内顿时变得闹哄哄的了。

    “阿敏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刚才我说这根本是灵异现象大集合啊,比如被诅咒的座位以及闹鬼以及超能力之类的……”

    “啊啊?你说什么超能力啊?”

    阿敏歪着头说道:“难道?你没听过公孙事件么?”

    “我没有听过,公孙事件是什么事件?”

    阿敏若无其事地回答道:“公孙就是我们学校高三的,据说是位拥有超能力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