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 小孙的解释

    更新时间:2015-10-29 16:58:36本章字数:3467字

    第二天下午我们在学校会合以后立刻分头到校内各处展开工作去了。大师和康斯坦丁去校外确认昨天给的护符有没有效果,而我们要回收设置在各处的器械此外还得检查记录。圆圆和小魔女还没出现过,大师说小魔女仍在闹别扭呢,还吵着说学校没有灵却没人相信那么去了也没用的。

    “圆圆留在那里劝小魔女。”大师报告情况之后接着说道:“雷老板,小魔女真的闹起别扭了,麻烦你去哄哄她好了,要不然根本谈不下去了。”

    雷冰的回答冷淡至极。“反正来不来是她的自由吧。”

    “没错,只不过我们现在很需要小魔女,假若没有她的灵视能力,那就没办法判断是真的有灵还是神经过敏了,而且就算除邪也不了解有没有效果啊。”

    雷冰对这点一点都不在乎。

    “假若她不肯帮忙还可以请其他灵媒的。”

    ……真是好冷漠的回应啊。

    尽管我很不擅长应付小魔女而且经常忍不住生她的气但我还是觉得雷冰说得太过分了,小魔女她一定会死不瞑目吧(尽管还没死呢)。雷冰这个负心男。

    大师无奈地望着雷冰好一阵子,然后耸耸肩膀站起来了,康斯坦丁也慌张地起来,然后两人一起离开会议室了。

    屋内剩下的是我和雷冰,此外还有存在感非常薄弱的森。

    “雷冰你刚刚说得太过分了。”

    “可我只是说实话啊。”

    ……什么?你说的这是实话?

    “你敢在小魔女面前说么?”

    虽不了解理由但雷冰在小魔女面前显然抬不起头的。

    雷冰似乎有些畏缩她。

    “究竟你被小魔女抓住什么把柄了?”

    “没这回事啊。”

    “……什么?有种你就把刚才那些话对着小魔女再说一次。”

    小子你说得出口么?如果敢说的话就去说。大家都了解雷冰虽然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却会陪小魔女逛街购物什么的。

    雷冰瞪着我然后起身说道:“森,去回收器械吧。”

    你想逃么?臭小子!

    然后我看着雷冰匆匆离去的背影疑惑地歪着头想。对任何人都敢口出恶言的雷冰竟然变得这么不干不脆铁定有什么理由吧,可能真的是被人抓住弱点了。只不过到底是什么弱点啊?

    然后我突然想起雷冰折弯勺子的事来,他在我面前也不会轻易表演的,因此应该不是折勺子那种事。

    最近这家伙老是神秘兮兮的啊……

    雷冰和森不顾我疑惑的目光径自回收器械并确认录像画面了,他们直到下课钟声响起时才结束忙碌。得出的结论就是,这里什么线索都没有了,既没有拍摄到奇怪的画面也没有录到奇怪的响声,此外更没有器械异常停止运作的情况发生,假若灵出现了器械可能会无故停止的。

    “真的没有么?真的一点都没有么?”

    惶惑我再三问他,雷冰叹着气说道:

    “真的完全没有啊。美术室和仓库就算啦,甚至连田径社的活动室也没有任何异常情况。”

    “美术室和仓库就算啦?”

    “因为这两件事不像是该地点附着了怪东西啊,如果要说是附在杨洋老师和小何同学的身上还比较像。”

    居然是这样。

    “只不过田径社活动室的问题应该跟地点有关才对吧……”

    雷冰一边说一边回头望向森。

    “那里没有任何不明声音么?”

    森笑了笑回答道“真没有啊”。

    “只不过状况听起来像是灵动现象,所以可能会因为外人入侵而暂时停止了,总之至少要观察两三天才能确定吧。”

    看来今天的调查大概又要触礁,因此基地之中弥漫着一股倦怠的感觉。

    此时在放学时间的一片喧闹中传来了几个啪嚏啪嚏的脚步声响。

    当敲门声刚响起来时,那来者不等里面的人回应,就直接开门了。门外来的人就是我们正在谈论的田径社的人,小孙脸色凝重地站在最前的位置。

    然后我问她们这是怎么回事啊,然后站在孙身后的少女回答道:

    “放好的铅球又被乱丢一地了。”

    然后我顿时呆住了。眼前那个显然在生气的人应该是孙的学姐吧——是位年长的少女,她说道:“那铅球还滚向我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啊?”

    那位年长的少女像是在兴师问罪一样。

    “这个……”这下我不知该做何反应了,便困惑地盯着小孙,只听她开口说道:

    “当我们一到活动室之后就看见地上都是铅球而且正在乱滚,正要走进活动室的时候铅球就往我们滚过来了,司马学姐被绊了一跤,成学姐的脚趾受了伤。”

    那年长的少女大概就是那个司马学姐吧,只见她一脸愤慨。

    “眼下比赛已经快到了啊,小成是短跑的王牌,不是说昨天设置了机器么?怎么还会发生怪事啊?”

    “意外是刚刚发生的么?”

    “在刚才啊,就是刚刚放学后。”

    之后我迷惘地看着雷冰和森,这俩人在放学之前去田径社回收器械了,可当时什么事都没发生啊,活动室内还是乱七八糟的但至少没看见地上有铅球在。

    雷冰说道:“由于昨晚在活动室设置的器械是用来监视夜晚是否有异常现象的。而且为了不妨碍你们的社团活动在放学之前已经收走了,而当时活动室并没有任何异常情况的。看过昨晚的录像画面了,里面记录的资料也没有任何异常啊。”

    小孙等人面面相觑了。

    “这么说来事情是刚才发生的啊?”

    “这应该是没错的,其实说得准确一点儿……应该是在这二十分钟之内吧。”

    雷冰抬头看着会议室的时钟说。

    “难道机器只是用来监视的么?你们什么时候才要驱邪啊?”

    司马学姐焦躁地说道,

    雷冰则是详细地解释起来,先找出灵动现象的原因才了解要怎么处理的,而且胡乱除邪多半没有效果啊,还甚至有可能让事态恶化下去。雷冰又建议道若是真的很担心也可以一直把器械放在活动室里,司马一口拒绝了。

    “绝对不要受人监视啊。你们搞什么啊,简直是一点都靠不住啊。”

    在说完后她就怒气冲冲地离开基地了,小孙犹豫地看看离去的学姐又看看我们这边。

    “真是对不起啊。”小孙有点愧疚地说道。“都是因为学姐她们在下次比赛之后就要引退了……”

    我感觉是这么回事,所以她看到有人受伤才会这么生气吧。但是这怎么能怪我们啊?

    “其实学姐本来就很反对找灵能者来处理的……先为她的失礼向你们道歉吧。”

    又没想过要她道歉的,雷冰也说道:

    “你就不需要道歉了。此外,我能请教你一些事么?”

    雷冰请孙先坐下来。

    “请问你昨天是不是说过学姐反对找灵能者来着?”

    小孙笑了笑说道。

    “是你说自己对此也不抱期望啊,可是一年级的都很积极的,这话没错,对不对?”

    “这确实没错啊。”

    “不过坦白说来你自己对活动室发生的现象有什么看法呢?”

    “有什么看法呢……”

    “从一开始就觉得不寻常么?”

    小孙摇头说。

    “这没有啊,其实我不相信鬼魂那些有的没的东西,而我本来只觉得有人在恶作剧的。”

    “难道你心中有名单么?”

    “这倒没有啊,之前想不到谁会做这种事的。可是我们毕竟是体育类社团啊,因此就算没有霸凄事件也会有人觉得负担太大而退出的,此外还有些人觉得学姐太严厉了。”

    “而现在怎么样了?”

    孙沉重地叹一口气说。

    “其实老实说我还是半信半疑的。之前虽然觉得一定有什么古怪吧,但是今天这种情况还是可以解释为恶作剧啊……假若是以前那我会认定这绝对是某人的恶作剧的,不过最近却越来越怀疑了……”

    “因为三年级的公孙同学那件事么?”

    孙似乎吓一跳的样子。

    “是说那个……觉得应该没什么关联,反正至少我觉得自己没有受到影响的,而学姐应该也没有吧。只有学妹们都嚷嚷着她可能真的有超能力但我不相信超能力这种事的。”

    “但是公孙同学确实折弯勺子了啊,小杨同学也折弯车钥来着。”

    “这倒是,可魔术师也办得到这种事吧。当时学姐她们都很不客气地批评来着,此外还说公孙学姐一直都很怪的样子。因此学姐们跟她是同年级啊,还听说公孙学姐从以前就对超能力之类的事情很感兴趣吧……或者应该说生物社的人对这些事都很热衷吧,所以学姐不觉得公孙学姐是真的相信自己有超能力的。”

    是这样啊……

    “我们完全不相信的,而现在也一样啊。都是因为我对这种事根本不感兴趣因此也没跑去看她表演折弯勺子。”

    “那些一年级的学生就不是了么?”

    “是的,正因为她们才刚进高中的。其实初中生不是都很喜欢这种话题么?而且也很容易相信啊,现在我可以理解她们为什么随便听人讲几句话就相信。因为我自己在初中或高一的时候好像也差不多吧……”

    在说完以后小孙叹一口气继续下去。

    “也有些人专程跑去看她折勺子,因此还被学姐教训了,市立第三中学的人基本上都不太相信这种事儿。而学姐教训她们不要老是像小孩子一样跟着人家起哄啊,之后她们还算收敛了,只不过后来活动室里发生怪事所以她们又吵着什么灵动现象之类的了。而除此之外呢,当时我也听到很多关于闹鬼要不然古怪事情的传闻来着,虽然本来还觉得很可笑但是听到老师因此住院所以我也不敢继续嘴硬了……”

    小孙不安地缩起肩膀来。

    “我总觉得最近全校都变得怪怪的了。假若是以前有人说哪里闹鬼也不会被当成一回事的,而大家听到谁撞鬼的事只会一笑置之顶多说有人说看到什么什么之类的,也没有人会当真啊。但是最近大家都不敢笑了吧,是变成语带保留地说不会……而且不只如此啊,还有些人甚至开始附和了,还说某人也看到什么怪东西哪里也发生什么怪事之类的。气氛渐渐变成这样了,现在我也……”

    雷冰笑了笑。小孙再次道歉,然后又看看刚回来的大师和康斯坦丁,之后就离开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