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 我的噩梦

    更新时间:2015-10-29 17:00:10本章字数:6359字

    大师和雷冰离开了房间,我又独自被丢在会议室。夕阳西下后,天空看起来似乎快要下雨了,这个会议室里渐渐变得昏暗了,让人感到悲伤了起来。

    现在笔记都已整理得差不多所没事可做,还真无聊啊,有种被抛下的感觉,而且变得更强烈了。

    其实当个打杂的是很无趣的……就这么一边想着一边打起哈欠来,哈欠打完了一个又一个怎么忍都忍不住了。眼看着天空像是刷上淡墨似的,简直比一片漆黑更令人郁闷啊。

    ——而突然之间我发现自己身在游乐园中了。

    怎么突然到了游乐园里了?

    ……一这定是在作梦。

    眼前是个平凡无奇的小小游乐园可我还是有些激动,同时,我觉得这种激动的心情是很令人怀念的。

    看上去这是我很小的时候和母亲去过一次的游乐园吧。在梦中,是在想不起自己是几岁的时候而且是在怎样的情况下去那儿的了,依稀只记得里面有个镜宫而且自己在镜宫里哭泣的事情。

    当时镜宫是室内由镜子和玻璃组成的迷宫类建筑,可年幼的我不了解该往哪里走了,于是就在一片昏暗之中看见到处都是自己的影子,然后时而出现时而消失不见,这种感觉是很可怕的,最终我被吓得哭了起来。

    儿梦中的我站在这栋脏污的建筑物前里,然后我想起来了,这里是镜宫吧。

    从外表上看这里真是一栋破烂的房子啊——已经长大的我是会这么想的。而这种虚有其表的迷宫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吧。

    然后我鼓起勇气来,然后卷起袖子冲进了镜宫里。

    之后我就在满是镜子的迷宫里开始了狂奔,感觉其实没必要用跑的吧,但我还是一直跑了下去。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紧张。房子的周围俨然是镜子构成的洪流,那洪流中充满我的影子。然后我在迷宫中不停奔跑了下去,那种异常的焦躁,也令我跑得跌跌撞撞的,此外还撞上看不见的玻璃而摔倒了。

    记得不是这样啊,怎么这迷宫变得这么大了呀!

    当我爬起来以后已经分不清楚自己是从哪里跑来的了,这里前后左右都是漫长的通道但是伸手一磨却是玻璃的感觉。这是玻璃还是镜子啊?看到的是玻璃后面的通道还是我背后通道的镜像呢?

    当我正在思考时迷宫渐渐地变暗了……呀,难道说这个迷宫会随着时间越来越暗么,假若不快一点儿真的会出不去了,假若出不去就会被抓到吧。

    不过有个疑问,到底是被什么抓到呢?

    当我还在疑惑地思考时脚边已经变得一片漆黑了,而在这片无尽的黑暗中依稀能看得见远方的镜子闪烁着类似出口的耀眼的光。

    这可怎么办啊,现在出不去了啊,如果早知道就不要进来了嘛。

    站起来之后我不顾一切地跑进黑暗里,那镜中的我也在奔跑着,这个迷宫中有我的几百个身影在四处奔跑着,但唯独中央有个不动的影子。

    然后我朝那个身影跑过去了,看来那就是逃出迷宫的线索了吧。然后我跑向那个不动的影子。

    ……雷冰。

    虽然在黑暗之中站着,雷冰还是穿得一身黑淇淇的,就只有脸和双手自得像月光一样惨白。

    “雷冰我出不去啊。”我向雷冰哭诉道。

    雷冰什么都没说就只是默默指着身旁。那白.皙的手指仿佛在黑暗中划出一条轨迹来,然后我顺着这条轨迹,往他指的方向望过去了。

    看上去这里是学校吧。是如同相机底片一样黑白颠倒的校园,校园的墙壁是黑色黑板是白色,而墙壁和地板都只有白色的轮廓线里,影子形成的学校的轮廓。

    墙内出现苍白的鬼火在莹莹跳动。

    那就像一团亮光轻轻摇曳着停留在半空里。那虽说是光看起来却很暗淡,那苍白的光芒仿佛几乎融入黑暗中了似的。

    校内到处都有苍白的鬼火在闪,鬼火们盘据在黑暗中像是在窥视着什么似的。

    “雷冰,这是什么东西啊?”

    我抬头看身旁的雷冰。

    雷冰回答道:“阿萌你应该懂吧。”

    ……应该懂?

    当然了解——是邪.恶的意念何况不是这个世上的东西吧。

    因此我不禁感到毛骨悚然了。那多到不可胜数的鬼火都是邪.恶的东西吧。

    此刻我像是被附体一样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些鬼火在看。而那种色彩看起来好冰冷虽然像火焰一般微弱地摇曳着,而那感觉却很冰冷。假若能看见一团冷气或许就是这种模样。

    而当我盯着鬼火时光线也慢慢恢复了,那些失去的色彩又变了回来,那些墙壁也出现在我眼前了。

    “墙……”

    真的是墙,那浅绿色的墙,是随处可见的毫无特色的墙。

    “阿萌!”

    啊?

    抬头一看只见雷冰一脸严肃地望着我的脸。

    “阿萌你刚刚在睡觉么?”

    睡……当然是睡了……

    然后我看看周围,原来这里还是原来的屋子,而窗外像是快要下雨了似的,而且天色已变暗了。所有的灵能者们都回到了屋子里,雷冰盘着双臂盯着我看,而其他人站在他背后一脸无奈地看着这边。

    “……抱歉我刚才睡了一会儿。”

    感觉很不妙啊。

    “你竟然睁着眼睛睡觉了,这睡相还真差啊。”

    “很抱歉……”

    雷冰冷冷地看着我说。

    “那么资料的整理做完了么?”

    “……做完了。”

    “然后你就优雅地睡起午觉来了?想到那些辛苦做任务的人,你不觉得内疚么?”

    ……雷冰这家伙啊……

    “我只是稍微眯一下嘛!想睡就是想睡,我有什么办法?假若光用意志就可以消除睡意,哪里还会有人在开车时打瞌睡呀!”

    雷冰的眼神变得更冰冷。

    “还嘴硬。”

    “那当然!哪怕是负担一国命运的人也要睡觉啊,哪怕是背负着崇高使命的人一样会大剌剌地睡觉啊,而我,不过是一介小市民而已,工作间歇打个瞌睡又有什么关系呢。”

    “……真是满口歪理的家伙。”

    “啧啧,我哪里比得上老板您呢。”

    “我又怎么了!”

    雷冰不再理会我而是望向其他人。

    “这个笨蛋睡懒觉的事就不用再管了吧。”

    老子打个瞌睡就叫笨蛋么?小子你等着瞧!!

    “……郝小姐你那边情况如何了?”

    圆圆喃喃地回答“这个……发生事故的老师只受到轻伤而已。据说正要左转时那位老师在镜子里看到女人的脸了,之后方向盘转歪冲上人行道去了。那断裂的护栏插.进挡风玻璃里,不过还好,他开得不快因此只有轻微的擦伤罢了。”

    刚说完圆圆就露出严肃的表情来。

    “可是他说了一件让我很在乎的事情。那老师姓黄对吧?黄老师说他以前也在后照镜里看过女人的影子,不过都只是掠过罢了,而这次却固定不动了,而且看得非常清晰。女人清楚地对着黄老师笑着,甚至还听得到声音了。”

    “听到声音了?”

    圆圆说。“黄老师说听到耳边有女人的声音在响,不过听不清楚在说什么话,就好像在嘴里嚅嗫。不过因为听到声音后,感觉出现的方式也跟以前不一样了,因此他才会发呆。”

    “感觉变严重了么?”

    圆圆回答“可能”。

    “之后为了小心起见黄老师本人和出事的车子都让小魔女看过了。”

    圆圆望向小魔女,小魔女默默低下头去。

    “……然后她还是什么都没看出来。至于另一个人,就是篮球队的小峰,右脚的韧带断裂了,据她说是在睡觉时有人抓住她的脚来着……当时她在梦中感觉膝盖被人一把抓住了,之后就痛得醒过来了,但是她想要起身却发现脚使不出力气来,更何况很快就肿起来了,而家人带她去医院检查才发现韧带断裂了。不过照理来说无论睡相再怎么差也不可能在睡觉时把韧带弄断的,听医生说或许是在前一天的练习中受伤了,但因为偶尔有人在刚受伤时没有强烈的疼痛感,可她不记得自己曾经摔倒,在先前也没发现任何异常。这回她简直快吓了个半死,反正也不了解若是继续作梦会发生什么事吧。现在我们姑且先给她护符来护身,最后也不了解护符到底有没有用处……”

    圆圆叹一口气说。

    “小魔女在她身上也感受不到任何灵力。”

    雷冰说道:“大师查的怎么样?”

    “地下仓库和武术协会更衣室里、以及音乐教室的电钢琴训练房还有运动场的老桑树下、还有美术室等等,之前这些地方我和康斯坦丁已经分头除邪过了,尽管不了解有没有效果但小不点和英爱还是平安无事了,小不点已经得到出院许可了,而英爱要看明天检查的结果,可能也很快就能出院了吧。”

    看来那真是可喜可贺啊。可是为什么护符有效但除邪却无效了啊?

    “小不点确实没听过怪谈的内容啊,听说大家都了解那里会闹鬼的,仅此而已,而且她也没听说过去有老师死在那儿。”

    “英爱呢?”

    “是因为老桑树吧。在学生们讲鬼故事的时候小何同学不是突然不舒服了么?此外还有两个人说要陪小何同学回家去。英爱先行走出校舍去了,但是因为担心小何,于是在运动场等那三人出去,在等待的时候她靠在老桑树上来着。”

    那关键所在的老桑树啊……小魔女指着左边那棵树,据说有个女孩吊在树上。传说她是自杀的,但她的死因似乎很微妙。之前她在学校待得很痛苦而在家里或外面部找不到立足的地方,她很怨恨不理解她而且不对她伸出援手的同学、老师及家人们,所以至今仍然痛恨他们——小魔女是这么说的。

    “看来凶手果然是老桑树啊,可是树下不是有一张长椅么?那好像是近年才设置的,之前正因为有这张长椅学生经常聚集在老桑树下,但不了解传说的学生都会随意靠在树上吧,英爱也是这样的,可是却没人发生像她这样的意外。而且她说从来没听过谁说不能磨老桑树的,假若磨了便会影响健康甚至是发生奇怪的事情。”

    哦……

    “此外还有呢……”

    大师边说边看着康斯坦丁,康斯坦丁接下去说道:

    “之前说自己眼睛看不清楚的高三生叫做小方,她是合唱团的,听说想考音乐大学的声乐系所以常常一个人去第一电钢琴训练房里训练。”

    “果然是这样。”大师插嘴说道。

    “是的,可小方同学去那里练习两年多了吧。现在虽然已经确定原因可是还搞不懂为什么现在才发生怪谈作祟的事啊……”

    “这的确很怪啊……那么被脚步声跟踪的人是怎么回事?”

    “那人是武术协会的成员之一,她每天都会使用武术协会的更衣室的。”

    更何况她确实是长发女孩。不过她也是一直在使用更衣室的。因为她是高一生所以大概使用了半年左右了吧,可为什么同样是最近才发生异常情况?

    “我真想不通啊……”

    雷冰凝重地用指尖敲着桌面说。

    “现在发生在这所学校的现象似乎可以分成三类了吧。”

    康斯坦丁笑了笑说道:

    “包括传统的怪谈和新的怪谈,此外还有自己胡思乱想出来的。”

    大师也说道:

    “那些杯弓蛇影的事件没有相关的怪谈的,更何况小魔女都没看到灵的存在,这里发生的现象也只像是神经过敏而已。只要是跟怪谈有关联的事件魔女都能看到灵啊。”

    “那么跟传统怪谈有关的事件给了护符都有效果的,但是跟怪谈无关的事件却都无效了。”

    大师笑了笑说道:“可能,不过也还不能完全确定啊。”

    “杨洋老师和英同学的情况不是都开始好转么?在有护符以后异常情况就完全消失。赵老师也拿了护符却一点效果都没有产生。篮球队的女孩和在后照镜中看见鬼的老师反而变严重了,之前本来还没有实际损害现在却都受了伤。”

    照这么说来活动室也一样吧。

    此时我突然想起在梦中看到的学校来,在那里面到处盘据着鬼火恐怕那些都是邪.恶的灵吧……虽然我不认为那个梦有什么内涵,可也没发生什么足以形容为邪.恶的事。

    “那个被诅咒的座位呢……我们遇到的事情假若都演变得像诅咒的座位那么严重,就可糟糕了吧。”

    圆圆笑了笑说道:

    “当时黄老师正要左转因此车子开得很慢,假若他当时速度很快或许会发生严重事故了,没准儿还会有生命危险呢。”

    “其实那个活动室也是一样的。那些铅球光是滚过来还没什么关系啊,假若是从头上掉下来不是很可怕么?康斯坦丁也一样啊,假若标枪再射偏一点儿后果一定不堪设想的!”

    大师说道:

    “那个篮球队的女孩子也是吧。当时幸好她被抓住的是膝盖啊,所以只是韧带断裂罢了,假若用这种力道掐住脖子的话,那么她一定会没命的。”

    ……大家不寒而栗。

    “不过这种故事还满常听到的呀,在睡觉时被鬼掐住脖子然后醒来之后发现脖子上有抓痕之类的……”

    确实出现了韧带断裂的受害者了,这想像起来更教人浑身发毛啊。

    “现在事态确实变严重了吧,而且越来越有可能演变成重大伤害呢。可是感觉这一类事件无论是给护符或除邪都没有效果啊。”

    康斯坦丁笑了笑说道:

    “其实在梦中被抓住脚而且醒来后觉得痛这听起来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个小不点会病倒或许可以解释成她的个性太神经质了,不过英爱和眼睛看不清楚的女孩从一开始就受到实际伤害来着。因此与其说是变严重还不如说是延续本来的伤害吧。”

    “显然伤害持续不断的最终会让人进医院的,而那只鬼手做的事,却没有变严重啊。”

    ……康斯坦丁说的对啊。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那种杯弓蛇影没什么稀奇的啊?”小魔女插嘴说道。“怪谈四处流传而且也真的造成实际伤害了,那些学生们当然会很害怕吧,之后看到普通的事情都会……害怕吧。”

    雷冰笑了笑说道:

    “那种杯弓蛇影的行为可以当成附带的影响造成的……”

    “总觉得市立第三中学真不可思议。”

    大师说道:“这是早就了解的事了吧?”

    “其实也不是啊,反正至今发生的事的确都很不可思议的,我说的是那些流传下来的旧怪谈。反正一般的学校怪谈,都说得好像真有其事似的,但最终往往没有这回事儿,不然就是无法确定是不是真的存在。”

    “呀呀,好像是这样。”

    “市立第三中学却是实际发生过意外或事故了,之后才演变成怪谈的,何况真的会出现异常现象啊。这该说是其来有自还是血统纯正啊……这样的怪谈还不只有一件啊,难道你不觉得很厉害么?”

    “这么一想的确很厉害啊。”大师笑道。“是因为市立第三中学历史悠久啊。如果年代够久的话当然少不了意外或自杀事件的。”

    “可我们学校的历史也很悠久,却没发生这些。”

    “各个条件不一样啊。眼下这间学校年代久远又是女子中学。因此虽说对怪谈的喜好因人而异但是女生通常不会排斥怪谈的,这些过去的事件才会原原本本地流传下来了,连怪谈都完整地保存下来了。还有不少老师是从这里毕业,保存状态一定会更好啊。”

    “没错……”

    此外还有像话剧社社长一样家族代代都在这间学校就读的。

    “那些校园怪谈通常只是谣言,只不过偶尔还是会有一些真货的。实际上发生过意外事件所以有灵留在此处,更何况真的出现怪现象了,就变成怪谈流传下来了。”

    大师说完以后盘起双臂来。

    “由怪谈引起学生们的恐惧再为怪现象提供灵能,人们越是相信就越有可能发生怪事因此又提高了怪谈的真实性了。”

    “因此最终又引发更多怪事然后变得越来越严重么?”

    “是有这个可能吧,可这样的例子不多啊。”

    大师回答以后雷冰说道:

    “也不可能一直增强吧。完全因为传闻散布开来之后学生当然会对有问题的地点保持距离了,这就像电钢琴训练房的例子似的,因为地点会被封锁所以怪事的目击情报会减少啊。”

    “我感觉也是这么回事。”

    “虽然目击频率若是降低了,可怪谈的真实性会跟着减低的,然后人们也不再对该地点感到恐惧了,之后怪现象也会渐渐平息下来。只不过恐惧感消失以后又会有学生触犯禁忌的。”

    “呀呀……这就像电钢琴训练房再次开放一样么?”

    “是的,而且即使怪现象失去能量但只要去到那地方的学生变多了,依然有可能发现异常情况的。而目击异常情况的机率既然增加了,那么怪谈又会再度崛起啊……正因为这种情况重复发生所以怪谈得以流传下来了,那些怪现象也会以一定的频率出现的,感觉这就是校园怪谈的产生模式了。”

    “……那么立第三中学在某个时刻转为坚定的否定派了,也正因此,怪谈消失了,那些怪现象也失去能量了,因而陷入了休眠。”

    “那么这个状态现在却被公孙同学的事情扭转了?”

    “这是有可能的。赵老师和田径社,以及话剧社的社员都是因为这样变成肯定派的。”

    大师也说道:

    “既然趋势已经改变,而校内又兴起怪谈了,那么就会连带把休眠之中的怪谈摇醒了。之后怪谈也继续散布开,然后学生受到了这种气氛感染了,就会把平凡无奇的事情都看得很诡异变得更加杯弓蛇影了起来,之后又产生了新的鬼的传说。那种不安和恐惧感越来越强,而在这种状态下,更容易发现怪现象了,这就像电钢琴训练房和武术协会更衣室都使用很久,但过去却没发生过状况似的。可现在发生的怪现象就是经由这种流程产生,关键问题是趋势改变的契机究竟是什么呢?”

    圆圆噘起嘴巴来。

    “关键不就是超能力女孩的事么?”

    “怪谈和超能力是截然不同的概念啊。超能力女孩折弯勺子难道会使得学生害怕怪谈么?”

    “这大概……不会……”

    其实赵老师说的话已经解释了一切了。假如我去某个据说有鬼魂作祟的地方的话,那么多半不会想到超能力女孩的事儿来,更何况不会为了既然有超能力或许也有鬼魂的理由觉得更衣室有危险的。假若真的在更衣室碰到异常现象的话,那么超能力女孩的存在就会造成影响的,想要说服自己……

    雷冰深深叹一口气道。

    “很麻烦啊,不过还是有必要整理一下异常现象发生的顺序吧。”

    看来又得去找学生问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