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 僵尸

    更新时间:2015-10-29 17:05:43本章字数:2536字

    我问:“那后来怎么样了?”

    “当时和我们一同下墓的有一个叫劳师爷,他同时也是这次探墓的地图提供者。这家伙有将近六十岁了,据说一辈子都干的是和倒斗有关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同时也心狠手黑,黑老虎他们的队伍里,劳师爷算是主心干将了。当时在我们在墓穴里走了有大半天光景,居然还转在原地打转,劳师爷说有可能遇到了‘八阵图’!”

    “劳师爷讲这‘八阵图’在隋朝以前还是广泛使用的,除了当年诸葛亮留下的阵法之外,后人又结合了风水、易经、阴阳等各种人工的机巧,这跟之前盛传的另一种阵法‘八门金锁’是极为相似的。不过不同的是,和‘八门金锁’相比起来要更加复杂,要有多位机关、建筑大师话费数年以上,才能将一个阵法给筑好。而为了保密,墓穴主人又往往将这些建筑者们一一杀害,因此世上就极少见到这种阵法了,到了后来,除了王公贵族之外,也没人用得起——其实也只有这些人上人,才能有经济、有实力召集这些人来结成八阵图。劳师爷其实之前也只是闻其名,而从未见过其真身。他从自己师傅那里得到一条忠告——‘八阵图’假若遇到了,就除非以极大的外力进行摧毁,要不然是极难攻破的。”

    孙敬德清了清嗓子继续说:“而当日也是天大的倒霉,居然挖的是当时精通机关术,同时也是皇家御林苑建筑师的墓穴!而这小子的墓穴,也就给弄上了存世最大的八阵图阵法,黑老虎的队伍装备虽然不错,不过带去的人其实并不算多啊。算上向导、我和我师父,去的人也不过十个而已。假若我们等着外人来救的话,那无疑就是痴人说梦了。劳师爷用自己随身带的洛阳铲,在地上画了个圆,他说八阵图之所以能困住大家,完全是因为这里的磁场和气流都经过风水学方面的调整,使得大家的五感失去了作用。想从那里出去的话,就只有一个办法……”

    “是什么办法?”我急切的问道。

    “血祭,只有血祭,才能破掉风水,风水一破,八阵图的阵法就可以暂时失效!”孙敬德的声音很低沉。

    “难道你们……”

    “我们在那里杀人了。而且杀的是自己人!”孙敬德顿了顿:“黑老虎心狠手辣,听到杀人就可以破解之后,随后就掏出刀子,一刀捅死了自己的一个手下,这样风水已破我们才得以逃了出来。后来大家心气也没了,那个墓穴也就不敢再碰。”

    目前我们也算是被困在了八阵图里。难道也要杀一个人才能逃出去么?

    正当这时,我忽然听到旁边有轻微的响动,举目一看,居然有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出现在洞里。

    那人看上去非常年轻,怎么看怎么眼熟的样子。而鲁明德和阿尔巴瞬间就呆住了。随后他二人转过脸来,都用着极度特异的眼神望着我,于是我幡然醒悟过来……眼前这个人,难道不就是我自己么?

    同样的身高,同样的体型,同样的鼻子,同样的……甚至就连脸上的一道浅浅的伤疤,位置也是完全相同的,简直就像是我的克隆体一样。

    就在大家都在吃惊的时候,那个“假阿萌”却突然转过身并拼命往洞穴的深处跑去了,怎么能这样就放他跑掉!我马上追上去了。一定要弄清楚这个家伙的身份!

    我边追边想,老子可从来就是独生子女一枚啊,考大学的时候还有加分来着,怎么可能又多出一个莫名其妙的同卵双胞胎来?!就算是同卵双胞胎,爹妈怎么可能不知道?而就算是双胞胎,怎么可能连伤疤的位置都一样呢?

    正在这时,忽然耳畔传来呼呼风声,好像是有什么东西飞过来了,于是我下意识地一弯腰,那东西擦着我的耳轮子飞到了一边。

    似乎是某个人在黑暗中偷袭我。

    还没等我做出下一步反应,已经有一件冷冰冰的东西顶到了我的脑门上了。

    此时另外两人已经被我甩在后面了,想来救也赶不及了吧,随后我听到清晰的手枪上膛的声音,于是把眼一闭,心想,这回完了。没想到我阿萌丧命于此。

    忽然身畔一个女人惊愕的声音响了起来:“呀,阿萌,竟然是你!?”那声音听起来像是陆天心。

    “陆天心?”我小心地问。

    “真的是你啊!”在黑暗中陆天心扌莫索着扌屋住了我的手,随后我听到她在大声告诉身后的同伴,随后同伴赶来了,居然是络腮胡和阿尔巴。

    “诸位你们几个怎么到这儿的啊?”此时我也顾不上找那个假阿萌了,陆天心说:“能找到自己人实在太好了,不过我们现在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才行!”在说话间陆天心的身体似乎还在不停地颤,似乎刚才遇到了什么。

    “怎么了?”

    “活尸!”络腮胡突然开口说道,现在他声音带着颤音,和昨晚面对那个黑影的时候相比,显然更恐惧,他的脸色也好像是看到了末日一般苍白无比。

    孙敬德和鲁明德随后也赶来了。

    “你说什么?!这里有活尸么?!”鲁明德的脸色也立即变得苍白起来。

    大家都知道,这个词的含义并不仅仅是字面意思上那么简单的!在这种幽闭的环境里,就算遇到的不是活尸,而是普通的猛兽,我们也无法对付。更何况,经过昨晚遇到那个黑影的经历,大家已经心有余悸了。

    “大家赶快离开这里!快!”陆天心站起身就要走,却被鲁明德拦住了:“天心,刚才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啊?”

    “活死人,那真的是活死人啊!。”陆天心可能因为紧张,所以有点儿语无伦次,不过综合陆天心和络腮胡的话,大家现在都已经明白,在这个洞穴里,恐怕有难以抵御的邪.恶的存在。

    阿尔巴抬起头对孙敬德说:“敬德,陆天心说她们身后有僵尸什么的,整理下咱们的武器装备,带领大家快点儿走吧。”

    “头儿,那你怎么办?”孙敬德提着猎刀让鲁明德教授和陆天心走,自己搀扶着络腮胡,不过他有点不放心阿尔巴,就这么问了一句。阿尔巴说:“当然是和大家一起走嘛,不过当队长的要垫后才对。”然后他去扌莫腰间的短刀。

    正在这时,身后又传来了奇怪的响动。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石壁里钻出来似的。

    石壁发出了轻微的震荡,那震荡变得越来越强,越来越猛烈,随后,石壁上裂开了缝隙,几个扭曲的黑影从缝隙里钻了出来。

    虽然洞里比较黑,可是大家依然可以从昏暗的火把光中看到面前这几个怪物的恐怖尊容。

    几个僵尸还没有完全腐烂,身上都挂着破破烂烂的布,虽然这些衣服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不过这些僵尸身上还拿着其他东西,这就暴露了它们生前的身份……有一具僵尸身上挂着残损的工兵铲,另外一个身上挂着老式的“转盘”冲锋枪,这种冲锋枪是只有前S国作战部队才装备过的“波波沙”冲锋枪。仅供精锐的卫戍部队使用,由于器件复杂,以及弹药口径特殊,S国自己也没有大量装备,更不用说考古探险队的人了,就连黑.市中都绝无人能够搞到的,最后一个僵尸身上则还装备着复杂的紧身防弹板,就算在军官中,此类的装备也是极为罕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