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3 汉墓

    更新时间:2015-10-29 17:06:18本章字数:2504字

    世间有诸多奇花异木,也有杀人的毒草,这最毒的一种,名为九龙夺魂草。

    而九龙夺魂草的来历,还是和盗墓有关的。

    鄙人,鲁明德,一介布衣,本来这辈子和盗墓,和九龙夺魂草扯不上关系,可后来的一场奇遇,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

    这件事儿,要从一个下午说起。

    我与我的好朋友胡杨,就出生在一个叫鲁家屯的小镇子里,这里人人姓鲁,可我和我弟.弟不姓,为这事我问过我妈,可她不肯告诉我。 

    胡杨却和我出身可不一样,人家全名是鲁胡杨,而且是根儿红苗儿正的和族长一脉的鲁家,不过鲁胡杨这个名字不大顺口,于是从小到大我就习惯叫他胡杨。

    小时候听村里人说,鲁家屯这个小山村曾经出过某位达官显贵,这位贵人在年迈之时选择了叶落归根从朝廷回到了乡里,据说人家还乡的时候,有皇帝御赐的金线马褂,还有玉顶的官帽,金银珍宝不计其数。都是用了几十车才拉回了乡里来。

    但是到了后来就没人见过这些财宝了,这位贵人不知道埋在了哪里,这笔财宝的下落也没了音信。

    不过换句话来说假若传说是真的,这笔从未见天日的财宝就足够我和胡杨……。 

    于是我和胡杨敲定好一切后就出去采办了很多东西,然后又急匆匆赶回了鲁家屯。

    在回到鲁家屯之后,我们俩休整了几天,然后再次碰面,两人相约前往离鲁家屯几里地外的一处山里。

    在这山头上有一棵孤零零的桑树,然后我蹲在树下进行检查,发现在树下根部处,有一个约巴掌大的小洞,然后我问胡杨:“难道这就是你所说的第一处藏宝之处?”

    “这个没错。”胡杨自豪的说:“毕竟我是和族长一起出入的人啊,这都是听村里的老祖宗说的。”

    “真的不是耗子窟窿?”

    胡杨大为不爽地瞪眼,说:“您到底信不信我啊?”

    “这怎么可能不信啊?”四下张望了数眼后我悄声问:“那咱们怎么挖啊?朗朗乾坤青天白日,这儿要是来个人可怎么办……”

    “喂喂两个瓜娃子在那儿鬼鬼祟祟的做啥啊!”

    是村里鲁七家的七婶子儿来了,好像是来找山蘑菇的,她这一句话吓得我俩差点儿从坡上滚下来了。

    “哈哈哈哈没事没事找地儿方便方便……”我俩朝七婶子打哈哈。

    “切!都去城里上过学的人了,还随地大小便,真没素质。”七婶子转身就走。 

    我瞅着七婶子的背影差点儿乐出声来。

    她走远了,可以动手了。我朝胡杨说,咱开始整吧。

    那就是我俩合作的第一次盗墓生涯的开始,在多年后我俩谈及此事都不胜感慨。

    胡杨从后腰中掏出铲子,就对着那巴掌大的窟窿开始刨了。

    家伙不趁手,不过也没办法,我们俩也就用得起这么大的铲子,洛阳铲之类离我们太遥远。

    就这样我和胡杨卖力的刨了起来,不久之后树根处那巴掌大的窟窿就被我们扩大了好多倍了,现在看上去勉强能容的人钻进去了吧。

    胡杨这人虽然比较二,单式该卖力气的时候也是毫不含糊的。挖了接近两个小时后,终于洞了底儿。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第一个藏宝之地了?”

    在手电筒光线下可以洞底处几只耗子正惊慌失措的吱吱乱跑,此时我心中万千草泥马奔腾而过,于是我对着胡杨冷笑道:“这就是你家老祖宗告诉你的秘密地点么?”

    “您最好听我解释几句……其实这洞早在我读一年级的时候就被发现了嘛,至于里面的宝物……我怕是已经……”

    随后我直接将铲子对着胡杨砸过去了。

    胡杨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扎进了水田。

    …… 

    在对着胡杨狠呸了下后我猫着身子钻进了这窟窿里。

    总不能白来一趟,开春之后粮食紧缺,但耗子洞里有的是储备。

    我从腰间拿出口袋。然后收拾了起来,居然收拾了小半袋子左右的玉米稻谷之类,然后我转了个身子打算从洞里退出去了。

    随后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便掏出手电筒,对着洞底探查了一番。

    诸位猜猜我发现了什么东西?

    居然有和土质不同的反光!

    然后我急忙凑上前去,用手电筒仔细一照,随后在洞底处发现了砖石的痕迹!

    真的是砖!于是我赶紧用手胡乱的抹拭了几下,随后一面灰色的墙就出现在了我前面。

    然后我心中苦苦的翻动着为数不多的历史常识来,然后我发现那砖石上有明显的插翅虎痕迹,这难道是翼虎纹么,这么说来,墓是汉朝的墓穴咯?”

    在东汉末年贵族将相的墓葬是不立坟丘的。在这些大员入葬后就会有守墓人接手并且将此地围拢,等到来年开春之后地表上就会长满青草苗圃,之后便与四周环境一般无二了,在把这些掩护措施做好之后那些守墓人才会离开。

    如此一来,就算是最高明的盗墓贼也难于探查出墓在何处了,其实这也是为什么汉墓最为稀少的原因。

    鲁家屯之所以会叫鲁家屯看来关键字就在这屯字上了吧。

    屯就是屯兵之意吧。

    假若没有猜错的话,那么这鲁家屯当初就是屯军在此守墓护陵。 

    但是这座山坡为什么会孤零零地矗立在这儿呢,我觉得应该是有人在这块地上住过,并且开耕过田地吧,但是这片土地是特殊的,种什么庄家都没有收获,那些普通的作物一栽种在这上面马上就会枯委而死了,因此久而久之这块废地只能被人拿来堆放砂石,时间长了就逐渐形成了一块山坡了。 

    虽然说现在我想明白了可接下来我又苦恼了起来。

    为什么?

    刚才我把铲子给拿去砸了胡杨,就是说我现在已经手无寸铁了啊,这可怎么办呢?

    此时突然听到有人呼唤我的名字,胡杨见我迟迟没有回去又跑回来了,在他手里还拎着我的宝贝铲子。

    于是我和胡杨讲明了一切,又从胡杨手中接过铲子,此外又从他手里接过两瓶强酸。

    其实当初说好来挖宝贝时我也是同样疑惑的,虽然说准备了这些东西并且还对胡杨普及了一些墓葬知识,当时古代砌墓砖用的夯土,就是用糯米等做成的土质混凝之物,不过这种东西的坚.硬程度是堪比水泥的,所以唯有这种强酸才能够将它腐蚀掉。

    于是我抠开了醋瓶子的盖儿,然后对着墙缝,把那强酸都给浇下去了。

    过了不久之后那墙就被酸给侵蚀出了许多小洞来,胡杨见状后抬脚就要往墙上踢去。

    “兄弟你先别踢。”

    然后我扌莫着下巴想了片刻,就说:“外面那树上是不是有个燕子窝呢?”

    “好像是有的。”胡杨问我:“有燕子窝又怎么了。”

    然后我拿出两块棉布用水浸湿了,和胡杨两人一人一块蒙在脸部,之后又小心翼翼的掀开一块墓砖,然后对胡杨说:“等我们退出去之后,你赶紧去树上抓只燕子。”

    此时酸味已经挥发开了,胡杨被那味给熏得直接趴在地上了,只听他闷哼:“哥哥啊,这味道真是好冲啊。”

    “赶紧出去吧。”当即我就催促胡杨,就在刚才我忽然想到,在这墓被我掀开后那些沉淀在墓里不知多少岁月的污秽的气息,就马上就要冲出墓穴来了,假若我和胡杨走慢一步的话……恐怕会凶多吉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