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2 通道

    更新时间:2015-10-29 17:08:39本章字数:3025字

    ?”苏弈琴似乎本来想对胡杨解释一下的,不过好像因为苏弈琴有什么隐忧,所以最终没说出口。

    苏弈琴压低了声音,对胡杨说:“不如你和你大哥都到门口去,等我一下,让我来处理这个棺椁好了!”

    这女人似乎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蛊惑人心的能力,苏弈琴只是第一天认识胡杨而已,胡杨竟然听话的朝我走来了!

    随后我和胡杨互相搀扶着走到了靠外的地方,然后回望着苏弈琴。

    苏弈琴见我和胡杨都已经走远了,就转过身去,背朝我俩,这女人打算干什么呢?现在我对她的所有行为都感到非常的不了解了,不过当我正伸长脖子,想要试图看看她到底要干什么时,她居然朝外面跑来。

    在她跑过来之前,好像做了点儿什么,不过动作幅度不大,二来背朝着我,我实在没看清楚。 

    在苏奕琴跑出来后二话不说一手拉着一个,拽着我们就往远处狂奔。我也没想到她居然有这么大力气。

    其实我和胡杨不知道苏弈琴这是要做什么,胡杨想问,但最终还是因为喘不过气来而没问出口。

    刚跑出去没多远,从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天崩地裂的倒塌的巨响。那巨大的轰鸣,就如同晴天霹雳似的,那些碎石落地的回音,给人一种苍天的震怒的感觉。在响声响起之后,苏弈琴也停下来了,不再往前冲。

    苏弈琴长出一口气然后擦了擦一下头上的汗,对我们说:“行啦,现在总算是安全……”

    胡杨看了看我,两人对视了好久,都有心想问一下苏弈琴,不过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苏弈琴似乎是从我们俩的表情看出我俩的窘迫,突然笑了。 “鲁明德,你不是什么都懂啊,这个时候不来解释解释吗?”

    我瞟了一眼苏弈琴:“这话说的,咱又不是上至天文下知地理的万事通,怎么会啥都懂啊!”

    “老大,您在我心中就是万事通的!”胡杨这个没脑子的货过来拍着我肩膀说道。

    苏弈琴面带微笑,对我们说:“无论什么时代的人,都是有智慧的,你看着墓穴里陈设简单,可也是王者长眠之地,若是没有几个机关,那怎么还配得上王者的身份呢?”

    于是我和胡杨对视一眼,长出一口气道,“这个嘛你不说也都能猜的出来啊!”

    “不过……”胡杨居然在这个时候又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来……

    “怎么了?”我问他。

    胡杨说,之前咱们呆的地儿现在已经被石头什么的给埋了吧,那么出去的路也就给堵上了呗……现在咱们虽然还活着呢,可是不也是给困在这里吗?!如果长期给困在这里,那么到底也是……

    胡杨虽然人比较粗线条,但他这话却说得没错。在我心里猛然地打了一个突!我转向苏弈琴,说:“苏弈琴你这是把我们往火坑上推吗!”胡杨也恼羞成怒的瞪着苏弈琴,苏弈琴却像是没事人一样表情淡然地站着。

    “如果不是我在,刚才您二位早就被石头给埋在里面了呢,现在怎么还把我说成是把你们往火坑里推的人啊!”苏弈琴波澜不惊地对我们俩说。

    “可现在出去的路已经给堵上了,变了死胡同了,您这难道不是把我们往火坑里推还是什么啊?!”

    苏弈琴叹了口气,说:“你别着急啊,放心,咱们几个绝对不会永远被困在这儿的……”

    苏弈琴虽然向我们保证不会被一直困在这里,但她的话话,却让我心里没有一点儿底!

    然后我重新将视线投在那些堵在不远处的大石头上了,那些巨大的石头,简直就是已经设计好了的,堵得严丝合缝,其实这里的洞穴还算宽阔,此时却是被死死的堵上了!

    于是我心中暗叹道:“苏弈琴要是真能有办法从这里逃出去的话,我就真的敬她为神!”

    我正想着呢,只见苏弈琴面不改色地朝着那些大石头走过去了!这边儿我跟胡杨对视了一眼,也紧了过去!

    苏弈琴一边走着一边用眼睛的余光扫了我和胡杨一下。然后她走到大石头面前开始上下打量,她试着推了推,但是石头连动都没动。

    胡杨凑上去看,说:“老大,这些石头有些不对劲啊,怎么都滑滑溜溜的,和山里的石头不一样。”

    听了他的话之后我也仔细地观察了一下那些石头,感觉确实像他说的那样,不止如此,这些石头上好像是由若干小颗粒拼凑而成的,并非天然地就聚合在了一起。于是胡杨对我说:“看上去不需要咱们白费力气,感觉这些石头都是用特殊的材料粘连成一体的!”

    然后我检查了一下那些石头的缝隙,居然连把剑插.进去的缝隙都没有。苏弈琴看了看我的举动,并没有多说什么。

    然后我对胡杨说:“你有没有闻到一股糯米的味道?虽然是很淡很淡的,但是确实是糯米的味道!”胡杨凑近了闻了一下。然后我继续说:“感觉这些材料都是用石膏和糯米在加工之后搅拌而成,如果想要将它们弄开的话,那么就要用白醋浸泡才行!”

    “啊啊?这石头要用醋浸泡才能散开么?”胡杨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说:“老大,这石头窟窿里,咱们要去哪儿找醋去啊!”

    然后我看着胡杨,无奈的说:“要是我知道的话,早就去找了,还会呆在这里么??”

    “用醋么?”苏弈琴表情一怔,安静的看着我:“确定么?”

    “当然确定啊,除了这个之外就没有其他的方法了!”

    苏奕琴却说:“能把你那把剑借给我么?”

    说的是鱼肠剑?我抽出剑来递给她,反正从她的表现来看,我觉得她不会动手杀我的。

    苏奕琴接过剑来之后,在石壁上扌莫索了一下,随后开始寻找什么。我觉得她是在寻找什么痕迹,那应该是很久之前她在第一次进来的时候留下的某种记号。找了很久之后,她似乎找到了记号了,脸上多了一分血色,眼睛里也多了一些喜悦之情。然后她轻轻挥动手中宝剑,在石壁上一刺……

    这一刺之下,原本坚.硬的石头上,却出现了一个洞口,看上去那里面黑洞洞的,似乎是一条只能容忍一个人通过的隧洞,胡杨大喜过望,直接钻了进去,苏弈琴朝我招了招手,把剑丢了过来,然后也朝里面钻去。

    这会儿我依然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居然是真的发生了,那么坚.硬的石头上居然轻而易举地出现了一条通道,这是真的么?莫非我现在已经睡着了,这是在梦里么?

    不过我也不甘心被他们俩甩在后面,把剑接过来之后我也急匆匆朝洞口跑去。

    苏弈琴本来想跟在胡杨后面,但此时见我过来了,就从洞口闪开,让我先进去之后,她在紧随着跟了进来!

    进去之后发现者是一条非常狭窄的路,石头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这让我在里面感到很压抑。不过胡杨在前面走着,看上去走得很顺畅,而且已经把我拉下了一段,我怕他出事,就加快速度紧紧跟了上去,苏弈琴在我身后跟随着。 

    爬过这条路其实也没花掉太多的时间,当从里面爬出来的时候,胡杨正看着我的脸,对我笑着。

    “都出来了就好,都出来了就好。”

    最后一个出来的是苏奕琴,本来胡杨急忙弯下腰想把她扶起来的,但后来又看了我一眼,示意这事儿我做。我赶紧弯腰把苏弈琴扶起来了。

    苏弈琴站起身,我看到她手里多了一本薄薄的册子,就问,这本册子上写的是什么内容。

    苏奕琴道,“这本书上,记载着关于这个汉王墓穴里的宝藏的秘密!”

    “真的?”听了她的话我赶紧去瞅苏弈琴手中的册子,不过当我视线落在那本书上后却发现书上一个字儿都看不到,整本册子似乎全都是白纸做成的!这让我感到十分不理解以及困惑。

    胡杨一听到宝藏这两个字倒是立刻来了精神了,然后他问苏奕琴:“苏姐啊,这本小书里怎么啥字儿都没有有?你说的宝藏在哪儿呢?”

    苏弈琴合上书,说:“其实这里面不光有宝藏啊,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惊天的大秘密呢!”

    “不过……”胡杨继续问:“我这肉眼凡胎的,啥都没看到啊,在我眼里这书上可啥都没有!”

    苏弈琴将书重新收拾好了,然后笑着对胡杨说:“如果能这么轻易的能找到宝藏的话,还能叫宝藏么!”

    “怎么你就那么确定有宝藏的信息在这本书里啊?”已经满是困惑的我问道。

    苏弈琴皱了皱眉。她没有马上回答我,却是把视线投向了远方,就像是在回忆着什么事儿似的!此时我也没有打扰苏弈琴,而是静静地等待着他回答我!胡杨也老老实实的等着她开口。

    在过了几分钟之后,苏弈琴长叹了一口气说:“你们可知道当年有多少人希望得到这本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