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别有用心的挑衅

    更新时间:2019-01-31 12:39:04本章字数:1354字

    肖然同那帮年青的教员,住在离大门口不远的一排平房里。平房在一个不高的土坡上。当肖然带着方菲登上土坡的那几级台阶,跃然于早就等在那里的以周国庆为首的那帮单身汉的眼帘,竟惹出他们心里的妒意来——凭什么呀,咱比肖然差哪点呀!

    方菲完全没有料到会遭遇这些。在乱轰轰的起哄声里,她尾随肖然进了他的房间,肖然随即把那帮闹腾的小子关在了门外。方菲刚松了口气,门就被周国庆用钥匙打开了。

    “嗨嗨,这房有我一半哈!“方菲反应过来,这个人原来是肖然的同屋。

    有周国庆在前面开道,那帮人又鱼贯而入。肖然因要去煮面条,也顾不上方菲了。铺天盖地的妒意,也只好让方菲一人担了。

    “林小姐,听说你的字写得不错,敢不敢和我们的书法家比试比试?快,笔墨伺候。”周国庆一边说,一边差着一旁的人。马上有人拿来了笔墨纸砚。

    方菲瞧着他们的严肃样,知道形势严峻,须用心应对,不然会死得很难看。她逼着自己镇静下来。她从小就是个不服软的人,不管什么时候,她都会给那些想和她硬碰硬的人,还以更硬的打击。只是她真是不习惯今天周国庆给予她的这种架式。她想:“我又没惹过你们,你们这是为何呵。”但眼下的情形,她俨然没有地方可以躲藏。

    于是她只好镇静地说:

    “可以,不过你们作为挑战的一方应该先写才对!”

    周国庆从人堆里拉出同样闹腾着的一个同伙,拍着他的肩说:

    “今天就看你的了。”

    那人倒也不客气,随手在宣纸上狂草出一个繁体的“龙”字。

    结构倒还有那么回事,不过毫无功力可言。

    方菲的爷爷是市歌舞团的舞美师,曾经逼着她练过书法。虽不成什么气候,但盖一下这小子的帽是没问题的。只是她觉得这帮小子真是太逗了,那样一个隆重的开场,现在就拿这么一个轻飘飘的字,就想将那份隆重传承下去?她觉得她可以从心里俯视他们了,因为有了俯视的感觉,方菲的心里便生出些幽默,她想不妨逗逗这帮小子。她拿起笔,老道地悬腕在另一张宣纸上写了两个十分流利的行书“哈板!”

    周国庆从桌上揭起宣纸,与另外几个人,脑袋碰脑袋地在一起研究了半天,也没弄清楚这两个字的意思。一旁的肖然却端着一只空碗,仰天大笑起来,任由着煤油炉上沸腾的煮面水溢了一地。在场的人里面可能也只有他这个渝州人知道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哈板——是一句渝州的地方方言,意思等同于傻瓜。

    方菲在肖然的仰天大笑的时候,伴在他的身边低头得意地浅笑着。他们俩的这一收一放交相辉映出的那种默契,刺痛了周国庆的眼睛,更刺破了他的理性。

    “方小姐是护校毕业对吧,一个中专生,应该再去多喝点墨水!”他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十分凶狠、语气十分刁钻。敏感的方菲即刻感觉到事态的严重,她真是搞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仅仅只有一面之缘的她,就因为当初拒绝了与他跳舞?一个男人如果小气如此,那就没什么好客套的了。

    “墨水喝多了烂肠子!”这句话的每一个字,就像标枪一样,被方菲狠狠地扎进泥地里,凛然不容动摇。

    场面在两个人语言的对峙中凝固起来。

    肖然在周国庆毫不留情地攻击方菲的当头,明白了周国庆。他收起因“哈板”荡开的笑,一边对周国庆冷眼旁观,一边伺机帮方菲突出重围。毕竟,方菲是他的客人,冒犯她等于是欺负自己。

    “来,小方,面条好了!”他把装着盖有煎鸡蛋的一大碗面,递到方菲的手里。然后转身将那一帮呆立着的兄弟们,连同周国庆推出了门。

    在肖然关门的一刹那,方菲看到退出门外的周国庆回头时,内容复杂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