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你的眼睛已经黏在我的脸颊上了

    更新时间:2015-11-07 07:24:10本章字数:3033字

    慕歌看过的医书不少,在药草的了解上,甚至超越了一些炼丹师。

    所以,过不大会儿,慕歌就满载而归,回到山洞中,他将所有药草捣碎,搅拌在一起。

    然后,敷在采萱身上的伤口之上,又将自己带来的衣服撕成布条,包扎在伤口之处。

    可是,采萱胸部的伤口,慕歌迟迟没有治疗,毕竟,男女授受不亲。

    但是,鲜血已经染红了她的胸口,若是再不医治,采萱会死。

    就在慕歌纠结的时候,眸中灵光一闪,豁然起身走到洞口,仰望天空,语态郑重。

    “慕某对天发誓,今日所作所为,完全是为了医救采萱姑娘。”

    “若有半点非分之想,让我修为不得寸进,天打雷轰!”

    立誓完毕,慕歌回到洞中,将采萱扶了起来,之后闭上双眸。

    伸手双手,轻轻脱去采萱的外衣、内衣,将草药涂抹上去,缠上布条。

    “不得已而为之!”

    一声叹息落下,慕歌帮采萱穿好衣服,红着脸颊走出山洞,继续采药去了。

    可是,接连七天的医救,采萱不但没有半点苏醒的迹象,反而气息越来越弱,一副快要不行了的样子。

    慕歌眼睁睁的看着采萱越发虚弱,生机慢慢消散,不禁叹了口气,闭上了眼,喃喃自语。

    “这样下去她会死啊,唉,只有用它了!”

    声音落下,他从玄解之中,取出一个精美小盒,打开盒子之后,看到半枚白色丹药,静静的躺在里面。

    没错,此丹正是慕世主留给他的造化丹,慕歌原本打算用它来提升修为,可现在情况危急,只好先用它来救人了。

    慕歌扶起采萱,轻轻掰开她的樱口,将半枚造化丹放入她的嘴中,等待着丹药发挥作用。

    良久过后,采萱仍无反应,慕歌也不着急,他很清楚想要彻底吸收一枚丹药需要一定的时间。

    所以,他便来到洞口处,盘膝而坐修炼起来,他刚刚踏入炼气境,需要巩固一下境界。

    慕歌仔细体会着踏入炼气境之后的变化,他的心神沉浸到身体之中,发现自己正在吸收天地灵气,在经脉中运转,并没有什么异常。

    于是,将心神从身体之中抽离出来,翻看起了《朱雀决》,看了看步入炼体境的方法。

    原来,想要从炼气境提升到炼体境,不但要修炼各种武学,还要结合天地灵气,继而淬炼自己的五脏六腑、骨骼肌肉,直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骨骼肌肉坚硬如铁,便可踏入炼体境了。

    看完这些,慕歌从中找到了几门适合炼体的武学,仔细研究起来。

    渐渐地,慕歌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精髓,便尝试练习一下。

    慕歌身形带风,迅猛如雷,在山洞中重复着同样的动作,直到浑身酸疼无力,才坐下休息。

    运转体内的灵力,淬炼自己的身体,就在这时,采萱娇柔的声音,忽然传入耳畔之中。

    “这是什么地方?有人吗?”

    慕歌听到采萱的声音,内心顿时有了几分欣喜,心中的担忧终于散去。

    “你还认识我么,这是妖都山脉中的一座山洞。”

    “我见你伤势不轻,便带你来到这里疗伤。”

    慕歌起身,走到采萱的身边,浅笑开口。

    “当然记得,谢谢你救了我的命,上次的事儿真是对不起了,我向你道歉。”

    “咦,我的身体之中,有浓厚的药力流转,你用了四星丹药救我,对吗?”

    采萱看着慕歌,美眸中的感激之意,极为浓郁。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丹药,我只知道它可以救你,所以,就给你吃了。”

    “那个,你不用谢我了,你不是说过么,我们是朋友啊。”

    慕歌真不知道造化丹到底是什么品阶的丹药,于是随口回答。

    采萱听了之后,莞尔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望向了胸口的包扎。

    采萱看着自己胸口的包扎,顿时红了脸颊,把头转到一边,不敢正视慕歌。

    “慕某对天发誓,从未对姑娘有过非分之想,更未对姑娘做过半点有违伦理道德之事。”

    “可是采萱姑娘生命垂危,我也是情急之下才......”

    慕歌自然发现了采萱的异常,急忙解释了一句。

    “不知采萱姑娘因何受伤?”

    采萱的脸颊更红,慕歌颇感尴尬,瞬间话锋一转。

    “上次与你一别之后,我和荆南,也就是和我一起的青年。”

    “在浩瀚大陆上四处游历,可是到了这片森林的时候,突然杀出一头妖兽。”

    “我和荆南以为对方只是一头普通的九阶妖兽,并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那头妖兽爆发出了惊人战力,它的实力已经超越了普通仙人。”

    “我和荆南联手,也不是它的对手,就在生死攸关之时,荆南为了保护我。”

    “他只好自爆肉身,强行击伤妖兽,救下了我。”

    听到慕歌的话,采萱眸中划过一抹伤感,说完两滴晶莹泪珠划过脸颊,留下了痕。

    慕歌闻言,暗自吃惊采萱与荆南的实力,连九阶妖兽都不放在心上,他们该有多么恐怖!

    慕歌猜测起了采萱的身份,难道说这两人都是神界中的仙人,不过慕歌没有多问。

    “不管怎么说,我要感谢你,要不是你我已经死了,那枚丹药对你来说应该很珍贵!”

    “可惜我的法宝全都损坏,无法赔还给你了。”

    “不过,等我回到家族之后,一定让父亲重谢你!”

    采萱补充道。

    “不要说这些了,我不要你的回报,只要你能好好活下去,就行了。”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慕歌摇了摇头。

    “我暂时还是留在这里吧,我在之前的一战之中本源受损。”

    “我现在的实力,不足全盛时期的百分之一,现在只能慢慢修炼恢复了。”

    采萱沉吟道。

    “好,那你就在这里静心修炼吧,希望你早日恢复实力。”

    “好了,我不打扰你了,昏迷了几日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找些吃的。”

    慕歌说完,转身走出了山洞。

    采萱望着慕歌的背影,感觉自己在他的身边,心中有了一种莫名的信任感与安全感。

    渐渐地,她感觉自己心中对慕歌的感激,正在慢慢转变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慕歌走出山洞,来到一阶妖兽的地盘,自从他踏入炼气境以来,从未真正的战斗过。

    此刻,好不容易有了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他想尝试一下自己现在的力量有多么强横。

    他锁定一头龙鳞狮,健步如飞冲了过去,那头龙鳞狮察觉到了危急来临,猛的转身,望着慕歌,暴吼一声迎了上去。

    慕歌将体内的灵力,凝聚到了右拳之上,狠狠的砸在了龙鳞狮的脖子上,那头龙鳞狮身受重创,发出痛苦惨叫。

    它扭曲着脖子,看向慕歌的眼神满是杀意,血液沸腾直冲大脑,仰天长啸一声之后,朝着慕歌展开猛烈攻击。

    慕歌受到突如其来的攻击,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无奈之下只好施展御风术,左窜右跳,不断躲闪。

    慕歌与龙鳞狮僵持了片刻,便摸清了它的攻击路数。

    慕歌一边闪躲,一边吸收天地灵气,同时,狠狠的攻击着龙鳞狮。

    拳掌如雨,轰然而落,起初这头妖兽还撑得住,到了后面,便有些力不从心。

    全身上下出现多处伤口,皮肉外翻,鲜血流淌,但却对慕歌无可奈何。

    无论它怎么攻击,也无法碰到慕歌分毫,这也正常,毕竟慕歌修炼过《朱雀决》中的身法。

    这点攻击在他的面前,根本算不上什么,轻而易举便能躲过,继而化解掉。

    终于,这头龙鳞狮挺不住了,速度慢了下来,四肢软了下来,慕歌把握时机。

    轰!

    一掌拍落在龙鳞狮的脑袋上,顿时,血浆迸溅,惨不忍睹。

    随着此兽的脑袋开花,庞大身躯缓缓倒了下去。

    随后慕歌坐在一块大石旁恢复体力,手中把玩着一颗黑色妖丹,心中有了喜悦。

    “太好了,现在我已经可以凭借一己之力,灰灰掉一阶妖兽了。”

    “我离开家族之前告诉父亲,一旦踏入炼气境,就会返回家族。”

    “可如今采萱需要有人照顾,我不得不留下来啊。”

    “也罢,我索性就多提升一些实力,在回去见父母,给他们一个惊喜。”

    有了决定之后,慕歌捕猎几只野兔,捡了一些木柴,这才回到山洞之中。

    见采萱正在专心修炼,慕歌并没有去打扰她,而是在洞内生起了火,架上了自己拿回来的野兔,慕歌很有耐心的烹烤着,不大一会,肉香弥漫整个山洞,使人食欲大开。

    采萱自然也闻到了这股香味,饥肠辘辘的她不得不终止修炼,寻着香味找来,她静静地坐在慕歌身旁,看着慕歌专注的模样不禁有些入神。

    慕歌也意识到了采萱一直盯着他看,随即开了个玩笑。

    “很好看么,你的眼睛都快黏在我的脸颊上了!”

    采萱听了俏脸绯红,不过,她很享受坐在慕歌身边的时刻。

    两人就这样默默的坐着,谁也没有再说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