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你要走了么

    更新时间:2015-11-08 08:37:59本章字数:3080字

    许久后,慕歌看着采萱,只见她在闪闪火光下显得格外美丽,慕歌有些看呆了。

    “很美么,你的眼睛已经黏在我的脸颊上了!”

    采萱模仿着慕歌的语气,轻声开口,随即别过头去。

    慕歌回过神来,干咳了一声。

    “肉......肉烤好了,可以吃了。”

    话落,直接撕下一只野兔腿,递给了采萱。

    采萱用手把肉撕下一条,慢慢放入口中咀嚼,品尝。

    许久,采萱吃完之后,对着慕歌说。

    “嗯,你烤的肉很好吃。”

    说完,转身边去修炼了。

    慕歌听到采萱夸奖自己,心中很是欣喜,就像一个孩童得到了期盼已久的玩具。

    慕歌狼吞虎咽了几口,之后来到洞口修炼,为了不影响采萱休息,他只好在洞口守着。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为这个素不相识的女子付出那么多。

    但他有一种感觉,无论为采萱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他并不往男女之情上想,慕歌只是认为他与采萱有缘罢了。

    慕歌来到洞口,盘腿坐到地上,借着淡淡月光翻看起了《朱雀诀》,手中还比划着。

    片刻之后,他似乎是找到了精髓所在,豁然起身,披着月辉随风舞动起来。

    大概修炼了一个时辰,体力消耗殆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得不停下来恢复体力,

    现在他没了造化丹,不能接连不断的修炼,只能炼炼停停。

    晚上,慕歌一边靠着修炼武学锻炼肉身,一边依靠天地灵气强化脏腑骨肉。

    白天,他就去找妖兽战斗,提升自己的实力,以及实战经验。

    采萱一直待在山洞里,就这样,时间流逝飞快,转眼间,过去了一个月。

    一天深夜,周遭无比安静,采萱在静静的调养。

    慕歌一遍遍的施展着《朱雀诀》中的所有武学,累的瘫坐在了地上。

    他疯狂吸收天地灵气,不断地强化着自己的身体。

    就在慕歌将身体之中,最后一丝天地灵气,注入自己内脏的时候。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他的身体发生了剧烈变化,也可以说是一种飞跃。

    这种变化使得慕歌有些震惊,如果说他之前的内脏如一团血肉,那么现在就坚如钢铁,是一次质的跨越。

    慕歌仔细感受着身体,较比之前的强大之处,之前他的身体太过弱小,内脏颇为柔弱,经不起折腾。

    现在全身各处都坚硬无比,就连经脉、窍穴都坚韧了许多,换句话说,他现在可以吸收更多的天地灵气,让身体变得更为强大。

    慕歌意识到了,自己已经稳稳的突破到了炼体境界。

    这一刻,他欣喜不己,很想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亲、母亲和采萱。

    然而,当慕歌看见采萱正在专注修炼,却又忍住了,独自一人坐在洞口,欣赏月色,不知不觉中,己然睡去。

    在这一个月中,慕歌日日夜夜不停修炼,疲劳不堪,今天,终于在突破的喜悦中得到了休息。

    次日清晨,慕歌在温和的阳光下,缓缓睁开双眸,心情舒畅无比,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就在这时,他感觉有一道眸光落在了他的身上,转头一看,正好看见采萱坐在自己的身边。

    “你醒了,这段时间幸苦你了,我的实力己经完全恢复,谢谢你对我的照顾。”

    采萱看着慕歌,柔声说道,语态真挚。

    “你要走了么?”

    慕歌闻言,深吸了一口气。

    “暂时还不会离开,不过,我己经通知了家族的人,三日后会有人来接我。”

    采萱说完,美眸中悄然闪过一丝不舍,还有淡淡的伤感。

    慕歌听后,一时默然,心中不知不觉有了几分不舍。

    “那真要恭喜你了。”

    慕歌压下心中不舍,勉强挤出一抹微笑,随即就变得沉默了。

    “你突破到炼体境界了啊,恭喜你了。”

    采萱感受到了沉寂的气氛,随即话锋一转。

    “其实也没什么,侥幸而己,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吧。”

    慕歌摆了摆手,声音落下,豁然转身前往妖都。

    采萱望着慕歌远去的背影,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慕歌踏入妖都之中,把自己心中翻诵着的伤感,全部发泄到了妖兽身上。

    拳掌落下,那些一阶妖兽根本无力抵抗,便被砸的稀巴烂。

    慕歌在昨晚的突破中,实力増加不是一星半点,一阶妖兽自然不是对手。

    随着慕歌的深入,他感到了一股莫名牵引,那种感觉就像是他的一部分那么清晰。

    慕歌顺着牵引之力寻了过去,走啊走,走得越远,那股牵引之力越是清晰。

    慕歌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召唤自己,他对这股气息很是熟悉。

    不错,正如他自己所散发出的一样。

    慕歌有些迷惑,他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在牵引他。

    而且,这个东西给他的感觉竟然如此熟悉,仿佛是自己的分身一般。

    终于,慕歌在一座山洞入口前停了下来,因为,他感觉那东西就在里面。

    就当他准备进去一探究竟的时候,突然,一头体型庞大,长相奇异的妖兽,从山中走了出来。

    它看着慕歌,眼中除了蔑视更多的是杀机,慕歌看见这头妖兽,立即就认了出来。

    猛犸象!

    一头货真价实的五阶妖兽!

    慕歌看见这头妖兽才发现,自己为了找寻牵引源头,不知不觉中竟然来到了高阶妖兽的地盘。

    他看着眼前的五阶妖兽,眸中有了一丝忌惮,他心里没有半点底气,不知道自己能否活下来。

    因为,他觉得就算祭出玄解,也不是眼前妖兽的对手。

    于是,他心生退意,小步往后移动,退了几步,见那猛犸象并未在意,转身准备逃跑。

    就在这时,这头猛犸象竟然口吐人言,虽说有些生涩,但却让慕歌大吃一惊。

    “哼,小子,你觉得你能跑得掉吗?”

    “来到本大爷的地盘,就别想再离开了!”

    猛犸象轻蔑的说道。

    慕歌听后,心中有了深深恐惧,并且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

    并不是那种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而是像被束缚起来了一样。

    他知道这是换骨境的手段,操控敌人身边的天地灵气,将其束缚起来。

    慕歌知道这次自己是躲不过去了,他决定与这头妖兽,背水一战。

    他悄然从玄解之中,取出了那枚父亲给他的黄龙丹,运用玄解之力。

    随即将丹药送入口中,闭上了眼,酝酿着与这头妖兽的生死之战。

    黄龙丹入口即化,化为精纯无比的能量,慕歌一口把那股力量吞入腹中。

    顿时,只觉得这股力量如同一团气流,在腹中散发了。

    慕歌仔细感受了下,黄龙丹的药力,只感觉它充斥着身体各处,让他的实力急速攀升。

    “这就是外觉境的实力么,好强!”

    慕歌暗自惊叹。

    “是么,你觉得你能留得住我么?”

    “笑话,我还要杀了你,取走你的妖丹呢。”

    随后,慕歌抖了抖身体,破去了那股束缚之力,豁然转身冷视妖兽。

    声音落下,慕歌并没有贸然出手,而是观察着猛犸象的反应。

    下一刻,猛犸象身躯一颤,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显然是被慕歌的强横实力震慑住了。

    但是,听了慕歌的话之后,不禁咬牙切齿的望着他,心中怒火已然冲天,恨不得立刻吃了他。

    “妖兽终归是妖兽,虽说有了一丝灵智,可还是很好骗,这么轻易就被我激怒了。”

    “这样以来,它的攻击将会暴露出一些破绽,这便是我的机会。”

    “我必须速战速决,以免引来其它高阶妖兽,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慕歌见状,心中一喜,随即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猛的一蹬地,朝着猛犸象飞去。

    没错,就是飞过去的,慕歌吞服了黄龙丹,便有了外觉境的实力,可以控制自己身边的天地灵气,使自己悬浮飞行。

    转眼间,慕歌来到了猛犸象的身前,这头妖兽对慕歌的攻击很是不屑,并没有正眼相看,表现出了极度的高傲。

    可是,就在这头妖兽准备攻击的时候,几条粗壮的血红大手破土而出,死死的抓住了猛犸象的四肢,猛犸象奋力挣脱,朝着慕歌暴吼一声。

    它的双眼血红,显然己经发狂,然后弓了弓腿,突然,如炮弹般爆射而出,但是,慕歌的拳头已经挥舞到了它的面前。

    猛犸象已经无力抵抗,只能任由慕歌的拳头,狠狠的砸在脸上。

    慕歌自然不会放过它,用尽全身的气力,朝着猛犸象的脑袋狠狠砸去。

    猛犸象结结实实的挨了慕歌一击之后,庞然身躯宛如瞬移一般,朝着后方石壁倒飞而去。

    轰隆一声,整座山壁被震得颤动起来,而那头猛犸象则被深深的嵌入了石壁之中。

    至于刚才那几只血色大手,正是慕歌操控玄解凝聚出来的,为他争取了机会。 

    此时,猛犸象败局己定,慕歌缓步走到它的面前。

    “今日,你注定战败,你知道为什么么?”

    “因为你的愤怒暴露了你的破绽,你的轻蔑,让你的对手有机可乘。”

    “希望你能记住我说的话,下辈子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安息吧。”

    慕歌对着奄奄一息的猛犸象,冷声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