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你若真的有心,我便等你

    更新时间:2015-11-09 08:44:25本章字数:3067字

    说罢,狠狠一拳砸到了猛犸象的脑袋上,顿时,猛犸象没了生机。

    慕歌从它的头颅中,取出了一枚五阶妖丹,放入玄解之中后,走进了山洞之中。

    进入其中,慕歌仍旧谨慎小心,他可不敢保证,山洞之中不会出现高阶妖兽。

    随着深入,慕歌的感应越来越强,幸运的是一直走到了山洞深处,也没遇到任何妖兽。

    可是,他来到这里,也没看到什么特别之物,但是那股感应就在这里啊。

    对于这一点,慕歌颇为纳闷,当他四处寻找的时候,突然看见一抹淡淡的微光。

    他顺着光源摸索过去,只见一个巴掌大小的东西,镶嵌在了石壁之上。

    慕歌伸手一摸这个东西,一胶熟悉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这次的感觉更为清楚了。

    他找到了这个东西,立刻把它从墙上挖了下来,可是无论如何就是放不进玄解之中。

    这让慕歌更加肯定,此物绝不简单,但他也不着急在这里研究。

    慕歌将东西揣进怀里,急忙往回走,他可不希望在遇到高阶妖兽,和它决一死战。

    一路上,慕歌还是颇为幸运,没有碰到任何妖兽,顺顺利利的走出了妖都深处。

    慕歌很是兴奋,今天,他虽然损失了一枚黄龙丹,但却灰灰掉了一头五阶妖兽。

    重点是,还得到了它的妖丹,不仅如此,慕歌还获得了一件不知名的宝物。

    而且,这件宝物,他觉得和自己很有渊源,好像就是专门为他准备的一般。

    慕歌从怀中掏出了那件宝物,只见那是一块巴掌大小的混沌之色石头。

    他见这块石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给他的感觉比较特殊罢了。

    慕歌心中不禁有些失望,他盘算着,若是用这块石头炼制一件兵器,会有多大烕力。

    突然,这块石头竟然变成了一把宝剑,而且浑然天成,仿佛就是天地孕育出的神物。

    慕歌见到这一幕,差点惊掉了下巴,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么一块晋通的石头,竟有如此奇异的功能,心中欣喜不己。

    他试着挥了挥长剑,长剑似乎与天地融合,爆发出了惊人威力,长剑划过之处,皆被毁得干干净净。

    慕歌大吃一惊,他没想到此剑,竟有如此强横的威能,他欣喜若狂,试着把长剑变化成别的东西,这块石头竟然可大可小,随意变幻。

    最后,慕歌将石头化为一枚戒指,带着手指上面,随即原路返回,他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采萱。

    “女娃,你是采萱吧?”

    采萱心中,忽然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谁,你是谁?”

    采萱被吓了一跳,以她的修为,竟然有人可以无声无息潜入她的心神之中,她不免有些紧张。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在数千年前,与你父亲是好兄弟。”

    苍老、神秘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认识我的父亲?”

    采萱俏脸流露疑惑之色。

    “岂止认识,我们在一起,不知共度了多少生死存亡的时刻。”

    老者缓缓的说道。

    “你来找我做什么?”

    采萱有些不解。

    “我有一事相求。”

    老者肃然开口。 

    “前辈请说。”

    采萱神色恢复了正常。

    “一会慕歌就要回来了,他将会给你看一件东西。”

    “你万万不能告诉他那件东西的来历,以及他的身份。”

    “我不想让他背负太多压力,你可以答应我吗?”

    老者语气缓和了许多。

    “这个......好吧,前辈,不知他让我看的究竟是什么?”

    采萱很是好奇。

    “一会你自会知晓。”

    话落,老者的声音蓦然消失了。

    采萱将信将疑的等待着慕歌,不一会,他果然回来了。

    “采萱,你猜我这次出去带回来了什么?”

    慕歌嘴角挂着微笑,朝着采萱走了过去,一脸神秘。

    采萱揺了摇头,慕歌取下那枚戒指,变化成了原来的石头模样,放到采萱面前。

    采萱一看,花容失色,竟然被惊呆了。

    采萱眸光微移,落在慕歌的身上,眼神与厄苍老人一模一样。

    “怎么了,这块石头有什么不对吗?”

    慕歌多么警锐,瞬间察觉到了采萱的异常。

    采萱瞪大美眸,仔细的看着那块石头与慕歌,张开嘴刚要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她想起了与神秘老者的约定,硬生生的把话咽了进去。

    “不,没什么问题,我只是觉得这块石头的成色不错,想多研究研究。”

    “哦,我现在有些饿了,我想吃你做的烤肉,你去做好吗?”

    采萱敷衍道。

    慕歌听到采萱的话,并没有多想,刚才只顾着寻找石头,忘记了食物的事情。

    于是,他只好离开洞府,奔向妖都外围,重新猎杀妖兽去了。

    采萱见慕歌走了,脸色苍白,眼泪如决堤般狂诵而下。

    “为什么是他,为什么选中的是他,为什么,为什么......”

    采萱喃喃自语,俏脸满是悲痛。

    “谢谢你了,采萱。”

    “其实有些事情早己注定,是无法改变的。”

    这时,老者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说罢,老者的声音就消失了。

    可是采萱却早已哭成了泪人,她的心中充满了怨恨与无奈。

    可却无法改变什么,那种从内心深处泛起的无力感,让她彻底堕落了。

    不一会,慕歌就回来了,看见采萱的模样,心中有了酸楚,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感觉。

    “怎么了,采萱?发生什么事了。”

    慕歌并没有多想,走到采萱面前问道。

    采萱见慕歌回来了,用衣角擦去眼角的泪。

    “没什么,就是太久没回家了,有些想念我的家人了。”

    采萱心念电转,勉强露出一丝微笑。

    “没事的,你后天不就回去了么,到时候就能看见他们了。”

    “你的家人要是知道你这样,肯定会心疼的。”

    “好了,不要哭了,再哭就不美了。”

    慕歌听后,没有怀疑,开口安慰了起来。

    采萱无奈,苦涩的点了点头。

    转眼又过去两日,今天采萱就要走了。

    清晨,采萱与慕歌坐在山洞入口,看着日出,各种情感,涌上心头。

    “慕哥,我要走了。”

    “你救了我一命,我是不会忘记的。”

    “你需要什么东西吗,我可以让父亲送给你。”

    短暂沉默之后,采萱率先开了口,她的语气柔和,不知不觉中,两人的称呼都改了。

    慕歌听到采萱的一番话,心中不舍更浓,如一把利刀,把慕歌的灵魂刮得面目全非。

    直到这个时候,慕歌才朦胧的意识到,自己已经喜欢上采萱了。

    “我只要你。”

    慕歌眨了眨眼,语态严肃。

    采萱听了,本就精致的脸庞上又多了一丝緋红,好似羞羞嗒嗒的少女。

    但她想了想慕歌的身份,脸色瞬间阴霾了起来。

    慕歌不好意思看着采萱,自然没有发现她的情绪变化。

    “自从我笫一次见到你,便久久难以忘却。”

    “你受伤后,我义无反顾的救你,你要走了,我不想留下遗憾。”

    “所以,我才告诉你这些,你、你能和我在一起吗?”

    慕歌鼓起勇气,大胆的表白。

    采萱听了,心中再无半点顾虑,她流着泪。

    “你若真的有心,我便等你。”

    “不过,你现在修为实在太弱,我父亲不会同意。”

    “你如果真的喜欢我,就速速修炼,等你成为神皇之日,便是我们成亲之时。”

    采萱深情的望着慕歌,许下承诺。

    慕歌根本听不懂采萱说的境界,但他没有多问,他知道以后这些东西自会明了。

    就这样,两人在说说笑笑中度过了几个时辰,突然,慕歌看见天空中出现一条巨大裂缝。

    随即,有两名身着银色铠甲、脚踏黑靴、头顶银盔,手持神枪的青年,从中走了出来。

    两人看见采萱之后,瞬间飞奔到她的身边,手握神枪,躬身一拜。

    “大小姐恕罪,属下二人未能保护好您,心中有愧于族长。”

    其中一人歉然开口,语态恭谨。

    “没事,行了,我们回去吧。”

    采萱见状,习以为常的摆了摆手。

    “我走了,你自己保重。”

    采萱转过头来,对着慕歌说道。

    两名青年见状,顿时向慕歌投来讥诮,仇恨的目光。

    “时间不早了,赶紧走吧。”

    采萱见了,急忙说道,其中一名青年手持神枪,朝着空中一划,一道虚空裂缝登时出现。

    采萱深深的望了慕歌一眼,随即跨入其中,余下二人紧随其后。

    旋即,那道虚空裂缝便不见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这一切让慕歌更加觉得采萱家族的强大,以及采萱的追求者一定数不胜数。

    采萱回去了,慕歌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他现在己是炼体境界的高手,论资质较比乌普强多了,他现在也该回家去了。

    他收拾了一下行装,去了一趟出租妖兽的地方。

    不过这次,慕歌并不打算租赁,而是准备买一头。

    他现在身怀数千一阶妖丹,也算是个富翁了,家族中正好没有妖兽,刚好带回去一只。

    让父母高兴一下,慕歌花费一千枚一阶妖丹换取了,一头二阶飞行妖兽金翅大鹏。

    此兽的飞行速度,绝对不在普通内觉高手之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