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你们找死

    更新时间:2015-11-10 08:47:31本章字数:3051字

    慕歌回到暮光城,找了家客栈,在房间内度过了两个月。

    在这两个月中,慕歌不断的利用天地灵气来淬炼骨骼、肉身,但是,速度真是太慢了,两个月才淬炼了不到五分之一。

    不是淬炼有多困难,而是因为人体骨骼太过坚硬,天地灵气太难穿透进去,所以,才导致淬炼的速度缓慢。

    慕歌与金翅大鹏走走停停,度过了两个月,才从妖都到达了自己的故乡邯山城。

    慕歌与鹏鸟盘旋在邯山城的上空,他觉得家乡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那么纯净。

    没有妖都之中的浓浓杀气,更没有妖都之中的生死存亡。

    就在这时,慕歌望向自己的家族,家族中好像并不太平。

    慕歌驾驭着鹏鸟,缓缓降落到慕府上空,眼前的一幕,让他大惊。

    他看见了慕府之中,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一座硕大的府邸中,他没看见一个活人。

    他看到了往日,与自己关系要好的堂兄弟,倒在血泊之中,生机已无。

    还看到了自己长辈的尸体,更有父母亲贴身丫鬟的尸体。

    满地鲜血染红了慕歌难以置信的双眼,刺鼻的血腥气,让他悲痛欲绝。

    他到处寻找着,父母亲的踪迹,可不论何处,都无法找到。

    他纵身一跃,从空中跳下,血红的双眼中,流下浑浊泪水。

    “不,怎么会这样,到底是谁!”

    “父亲,母亲,你们在哪?”

    慕歌撕心裂肺的咆哮道,说罢,发疯似的冲向父母的房间。

    但是,房间内空无一人,他狂奔于各个房间之中,寻找父母的下落。

    可是,每个房间慕歌都翻了个遍,始终无法找到父母。

    就在此刻,慕歌听到一声怒喝,从祠堂之中传来。

    慕歌想起,还没有到祖宗祠堂寻找过,父亲,母亲说不定就在那里。

    于是,他顺着怒喝的声音寻找而去,来到祠堂门口。

    “乌天穹,你,你个畜生,你简直禽兽不如,你必遭天遣。”

    慕歌听到了一声咆哮,他听的出来,这是父亲的声音。

    这一刻,他心中宽慰了些许,至少父亲还活着。

    慕歌探出半个脑袋,观察着祠堂内地动静。

    他看见父亲被捆绑在柱子上,嘴中嘶吼着咒骂着,面前站着三个男人。

    母亲瘫软在地上,胸口周围流了大量鲜血,慕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哈哈哈,慕世主,我就是把你的夫人给杀了,你能怎么样啊?”

    “我劝你快点交出那半部《朱雀诀》,不然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时,站在面前的三个人,其中一个丧心病狂的中年男子,忽然狂笑起来。

    慕歌认出来了,说话的正是乌家家主,乌天穹。

    另外一人则是乌普,此时,乌普脸上带着阴冷笑容,慕歌一看心生厌恶。

    最后一人身穿黑色斗篷,看不着面目,慕歌也不知道他是谁。

    慕歌听完乌天穹的话,不由的浑身发抖,一股强烈的怨恨之意涌上心头。

    就是眼前这几个人,不但灭了整个慕家,还杀死了他的母亲。

    慕歌心中暗暗发誓,若不将乌家连根拔起,誓不为人。

    “慕世主,你还执迷不悟吗,只要你现在交出朱雀诀。”

    “并且答应为我奴役十年,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否则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难道你以为可以逃走么,今日我与太一宗墨桑护法联手,你不会有丝毫机会,你死心吧。”

    这时,乌天穹补充道。

    慕歌闻言,紧握双拳,恨不得将此宗灭了,才能解心头之恨。

    “哈哈......难怪你敢侵占我慕家,原来是有太一宗作为靠山啊。”

    “也罢,既然我慕家气数己尽,我也无颜话下去了。”

    “你想要《朱雀诀》是吗,好,我便告诉你,不可能。”

    “你要杀便杀,只是我这辈子未能照顾好歌儿啊。”

    慕世主听了之后,豪迈一笑,说罢闭上了眼。

    乌天穹听后,本就扭曲的老脸,被气的更加难看。

    一把抽出侍卫胯着的长刀,作势朝着慕世主斩了下去。

    “给我住手。”

    就在这时,慕歌突然冲进祠堂,冷声喝道。

    乌天穹闻言,停住挥舞在空中的长刀,转首一看,见慕歌自己送上门来,心中一喜。

    “你就是慕世主的废物儿子,慕歌吧。”

    “好,来的正好,我正准备派人去找你呢。”

    “你自己反而送上门来了,另外半部朱雀诀在你身上吧。”

    “你若是交出来,我可以考虑放了你们父子,你看如何啊?”

    乌天穹转过身子,对慕歌阴笑道。

    慕歌听到乌天穹的话,随即沉默起来,什么都没有说,冷然眸光落在了乌普的身上。

    “乌普,为什么,你为什么也要参与其中,你不是我的好兄弟吗?”

    慕歌声音颤抖,这样的事实,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兄弟,就凭你,你配吗?”

    “实话告诉你吧,我接近你只是为了从你那里得到《朱雀诀》罢了。”

    “谁知道,你这废物只懂得读书,无奈之下我们才会来抢夺。”

    “我知道它就在你身上,交出来吧!”

    乌普仿佛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仰首大笑起来。

    慕歌听后,心中一阵酸楚,眼泪如珠,噼啪落下。

    乌普带给他的打击,不亚于杀死他的母亲,毕竟,他最为信任的兄弟背叛了他。

    “如果我交出了《朱雀诀》,你们真的会放了我的父亲么?”

    沉吟少许之后,慕歌试探性的问道。

    慕世主刚见到慕歌的时候,心中有了一丝欣喜,随后便有些担心。

    当他听到慕歌的话后,两行眼泪顺着沧桑的脸颊流了下来。

    “不要,歌儿,你快走,他们不讲信用的。”

    “你快走,我不会有事的,千万不能把朱雀诀交给他们,快走啊!”

    慕世主对着慕歌大喊道。

    慕歌深深的望了父亲一眼,并没有理睬他说的话。

    “让我考虑一下。”

    他看着乌天穹说道,随即转过头去,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做。

    就在这时,那位黑衣男子单手一翻,曲指一弹,只见一把气刃凭空凝聚,直奔慕歌眉心刺去。

    慕世主见了,蓦然凝聚全身气力,朝着慕歌跑去。

    嗖!

    气刃不偏不正射进了乌天穹的腹部,一连割断了数条经脉,损坏所有内脏。

    “你们该死!”

    慕歌猛的接住慕世主的身体,怒视乌天穹三人,恨得眼眶都裂了。

    “歌儿,快走,快走。”

    “为父只能为你做这么多了,以后的路还要你自己走啊。”

    慕世主拽住慕歌,语态焦急。

    说着,嘴角溢出大量鲜血,慕世主仰头望着天空,看到了慕歌带来的二阶妖兽,宽慰一笑。

    话落,慕世主把身体之中的本源之力,全部释放了出来,缭绕在慕歌的身体上,使他飞了出去,落到鹏鸟的背上,又运用天地灵气,猛的一拍鹏鸟。

    鹏鸟受到惊吓,嘶鸣一声,随后全速朝着南方飞去。

    “不......父亲,为什么会这样?”

    “乌天穹,太一宗,我与你们,势不两立。”

    慕歌坐在鸟背上,摇头、长啸、泪落。

    他恨乌家灭了他的家族,他恨乌天穹杀了他的母亲,他更恨太一宗的墨桑护法。

    若非他偷袭自己,父亲也不会为自己挡下致命一击。

    慕歌更恨的是自己,他觉得都是自己没用,实力不够强大。

    不能救下父亲,不能扭转家族的败局,也不能为父母族人报仇。

    他爬在鸟背上痛苦哀嚎,将满腔悲愤全部发泄在了天地之间。 

    而乌天穹见慕世主把慕歌送走,心中怒火冲天,大步跨出便要追上去。

    但他身旁的那位墨桑护法,上前拦住了他,摇了摇头。

    “不要追了,你追不上的,那头飞行妖兽名为鹏鸟。”

    “乃是二阶妖兽,速度不在我之下,看来这回只能放他走了。”

    “不过,我们杀了他的父母,灭了他的家族,他一定会回来找我们报仇,我们等着便是。”“等他一来,我们便杀了他,夺取朱雀诀,将慕府中的所有宝物,全部收刮一空。”

    黑袍男子发出沉闷的声音。

    “是,是,墨桑护法说的极是,等那小子一回来,我们便把他抽筋扒皮,哈哈......”

    乌天穹听了之后,脸上满是奸笑。

    墨桑护法满意的点了点头,似乎很享受这种受人恭维的感觉。

    “我们的约定你没忘了吧?”

    片刻后,他对乌天穹说道,说罢,眼中露出赤果果的贪婪之色。

    “放心吧,墨护法,我会按照约定把慕家一半财产给你。”

    “您出了这么大的力,就算是要全部,乌某也没话说。”

    乌天穹见状,献起了殷勤。

    “不用,不用,我们之前说好了,我就要一半,就一半。”

    墨桑护法听了,脸上笑容更弄,摆了摆手。

    “哈哈哈......”

    说罢,两人同时露出丧心病狂般的笑容,笑声让人毛骨悚然。

    慕歌坐在鹏鸟背上,泪己流干。

    想想兄弟背叛的痛苦。

    想想父母双亡的孤寞。

    又想想家族灭门的悲凉。

    心中感慨万千,最后的一丝精神防线也消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