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剑诀

    更新时间:2015-11-23 08:47:27本章字数:3072字

    就这样,慕歌足足练习了七八个时辰,竟然将《靠山录》上的所有功法全部学会了,若是说出去,不知要在靠山宗中掀起多大的风浪呢?

    慕歌掌握了最后一种功法后,深吐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辗转来到了院中,望着皎洁的圆月。

    不禁想起了楚楚动人的采萱, 慕歌响起采萱临走前说的话,又激起了他攀登更高峰的激情。慕歌踱步片刻,便又回了房,思考着自己如今应如何迅速提升实力,沉思片刻后,只见慕歌眼睛一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从玄解之中取出了那本《朱雀诀》,虽说以慕歌如今的实力,根本不把玄解这种低级的法宝放在眼中,可那毕竟是父亲留给自己的最后一样东西。

    慕歌很是珍惜,从不离身,他轻轻抚摸了片刻玄解后,便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朱雀诀》当中。

    就在这时,老祖竟从混沌石之中出来了,深深的瞅了瞅《朱雀诀》。

    “慕歌,这便是厄苍老人留给你的功法吧?”

    老祖看着慕歌问道。

    “老祖,你是如何知晓的?”

    慕歌惊奇的问道。

    “我从其中感受到了厄苍老人的气息,好了,赶快去修炼吧。”

    老祖情绪并没有一丝波动,平静的回答道,说罢便退到了一边,神色恍惚,仿佛在回忆着什么。

    慕歌见状,并没有多问什么,而是翻开那《朱雀诀》,细细的研究了起来。

    他现在己经是内觉境的高手,有资格修炼《朱雀诀》的真正内容了。

    慕歌快速往后浏览,直到翻到了上面写着朱雀诀三个大字的一页,才停了下来。

    他握着书细细品味着那几个大字中的韵味,这三个大字虽然与封面三个字一样,但其中的意境却截然不同。

    封面的三个字给人一种无边霸气,夺天地造化的感觉,但是这三个字之中却有一种绵长气力,无穷无尽的感觉。

    就如同慕歌灵魂之中的轮回之阳一般,无限的提供灵魂之力。

    慕歌又仔细琢磨了片刻,便往后翻看了起来,他慢慢地阅读了起来这半部朱雀诀的修炼之法。他这才明白,为什么这《朱雀诀》是半部,他手里的《朱雀诀》只有固体,恢复吸收天地灵气之法,那么乌普手中的那半部《朱雀诀》肯定是攻击之法。

    慕歌按照《朱雀诀》的运转之法,暗暗的把天地灵气运转了起来。

    他还把自己的封印解开了,他想以最强的力量来习会《朱雀诀》。

    慕歌这么努力不光是因为采萱,还因为他父亲对他的期望。

    他回忆起与父亲的点点滴滴以后,便把所有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运转《朱雀诀》上面。

    慕歌按照《朱雀诀》的描写,把天地灵气在经脉中改变了运转方向。

    他把心神沉入身体之中,把经脉之中的液化灵气按照一种紊乱,无规律可寻的方式流窜着。

    慕歌也不知道《朱雀诀》为何是这样的流转之法,可心中也不存怀疑,继续流转着天地灵气。许久之后,突然,他的体内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见慕歌体内所有的天地灵气慢慢汇聚到了丹田之中,竟然缓缓的凝聚成了一个与慕歌一模一样的小人,这个小人盘膝端坐在慕歌的丹田之中,栩栩如生。

    更让慕歌惊奇的是,这个小人竟然在深深的呼吸着,不过吞吐的并不是空气,而是大量的近乎于液化的天地灵气。

    每一次呼吸,都有大量的天地灵气狂涌进慕歌体内,来到了丹田之中,融合进了天地灵气所化的慕歌体内。

    又被他猛的吐出来,融合进了慕歌的身体之中,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循环,大小两个慕歌都得到了极大的补充。

    就这样,慕歌一直练到了第二日的晨曦,他才把天地灵气所化的慕歌,重新化为了液态的天地灵气,封印到了丹田之中。

    做完这些,慕歌便从床上下来,走到院子之中,惬意的伸个懒腰,贪婪的呼吸着清晨的湿润空气。

    可就在这时,一道笑声响了起来,慕歌转头一看,原来是向之礼那老头。

    “哈哈,慕师兄起的早啊,师弟还想去叫您呢,赶快跟我走吧。”

    向之礼见慕歌望了过来,赶忙说道。

    “这么早向长老所为何事啊?”

    慕歌转过身,满脸笑意的问道。

    “呵呵,师兄记性可真不好啊,您忘了么?”

    “今日掌门要给您举办一个仪式,赶快和师弟走吧。”

    向之礼笑着说道。

    “噢,对,快走吧,别让掌门师兄给等急了。”

    慕歌听了猛地一拍脑门,快步走向了向之礼,言罢,便随着向之礼快步来到了苏轩衣的卧室门口,慕歌对着向之礼笑了笑,敲了数下苏轩衣房间的门,便等待着。

    片刻后,只见房门被缓缓拉开了,而苏轩衣则束一身正装,气度非凡的直立在慕歌面前。

    “慕道友,你来了,进来吧。”

    苏轩衣微笑着望了望慕歌说道。

    “向之礼,去召集靠山宗上上下下所有的弟子,长老。”

    “让他们先去大殿外等待片刻,我与慕道友稍后便到。”

    苏轩衣又对慕歌身旁的向之礼说道。

    向之礼听后,行了个礼便离去了。

    而慕歌则一步跨进了苏轩衣的房间之中,随即关上房门。

    “慕道友,哦,不,我也该改口了,慕副掌门。”

    “既然你己经成为了我靠山宗的副掌门,那我有些事情则不得不告诉你。”

    “我们靠山宗之所以能屹立千余年不倒,不但是因为祖师的烕名,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则是一本剑诀。”

    苏轩衣语重心长的对慕歌说道。

    “一本剑诀?”

    慕歌疑惑的问道。

    “恩,不错,就是一本剑诀,它的名字是《天剑诀》。”

    “乃是我们祖师偶然所得,他借助这本剑诀才创得我们靠山宗,可他飞升之际,把这剑诀留给了历代的掌门,助我们振大靠山宗。”

    “这本剑诀厉害无比,所发出的攻击简直凌厉至极,所以使得另外五派忌惮无比,但是这剑诀只能由掌门才可习得。”

    “不过你若是能在比试前踏入内觉境,我便破例把《天剑诀》教给你如何?”

    苏轩衣解释道。

    “掌门请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我现在己经是外觉境大圆满了,只需要找到那个契机,便可一步登天,踏步内觉,振兴我们靠山宗。”

    慕歌闻言,喜上眉梢,赶紧应答道。

    “好,我没看错你,既然如此,那便随我去剑气阁吧。”

    苏轩衣听后,笑容更盛了点点头,赞赏的看着慕歌。

    慕歌点头,便随着苏轩衣出了房门,疾步走了些许路程,便看到了一座无比庞大的楼宇。

    其中数十万的人整整齐齐的端坐在大厅两边,中间留出了四五人宽的通道,直通向高台上。苏轩衣见状,拉着慕歌从通道,快步走向了高台之上。

    苏轩衣带着慕歌正步走上了高台,转身一抖长袍。

    “今日我召集我靠山宗上上下下所有人来此,是有一件事要宣布,我决定提携这位道友为我们靠山宗的副掌门。”

    苏轩衣声音洪亮,郑重的对着弟子以及长老们说道。

    说到这里,苏轩衣顿了顿,转头望向了慕歌,微笑着点头。

    可就在这时,数十万的靠山宗众人,顿时喧闹了起来,尽是难以置信,鄙视,嫉妒等等的目光如利剑般抛向了慕歌。

    不过慕歌也不在乎,脸色丝毫不变,淡定的站在高台之上。

    “肃静,肃静,我知道这个消息让大家有些难以接受,但是我己经决定了,就不会改变。”

    “这位道友名为慕歌,今年十六岁,己经达到了外觉境大圆满,将来前途必将无限量。”

    “可为我靠山宗做出大贲献,还请各位弟子,长老们尊重我的决定。”

    苏轩衣继续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便有一位眉宇之间透露着一股凌厉的老者,突然从笫一排猛的起身。

    “掌门,此事我觉得极为不妥,还望掌门三思啊。”

    老者脸色阴沉,冷着声对苏轩衣说道。

    “墨桑,你也同为我靠山宗的副掌门,不想着如何帮助这新上任的副掌门,反而出言阻拦,是何居心?”

    苏轩衣听后,语气之中夹杂着一些怒意说道。

    老者听了,冷哼一声,便扭过头,坐了下来,并没有多说什么。

    “这慕道友的确是我靠山宗历代以来,出的笫一位外姓副掌门,可他的造诣如此之高,将来必定可以把我们靠山宗发扬光大。”

    “而且六个月后,天下六大门派的切磋比试就要开始了,我们靠山宗里还能找出像慕副掌门这样的人才么?”

    “我们靠山宗的制度向来是选贤举能,有能者便有奖,既然慕副掌门诚心投靠我靠山宗。”“那便请大家不要心存芥蒂,把慕副掌门当成一家人,共同把我们的靠山宗发扬光大。”

    “我还决定,把内门弟子交给慕歌来管理,我相信慕道友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好了,我己经说完了,没什么事的话就散了吧。”

    苏轩衣见状,朗声说道。

    听罢,那名叫墨桑的老者冷着脸,一抖衣袖,率先走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