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完胜

    更新时间:2015-11-27 08:23:31本章字数:3015字

    不错,慕歌的丹药真真实实的压了姬神秀的一筹,不,不止一筹,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虽说姬神秀所炼制的一星丹药也实为极品,可依旧有些毛病,比如不够圆润,药力融合的不是很好。

    可慕歌的丹药根本没有这些瑕疵,只见慕歌所炼制的丹药无比的圆润,有龙眼大小,整枚丹药挥然天成,药力结合的恰倒好处。

    更为难得的是,这枚丹药竟然会有丝丝药气飘绕而出,使人嗅了之后神清气爽,精神无比。苏轩衣被这眼前的景象吓得浑身颤抖了起来,姬神秀自然看出了苏轩衣的异常。

    “怎么了,掌门,您没事吧?”

    “难道是慕歌那贼子所炼制的丹药乃邪魔之物,若是这样,我这就把他擒拿来。”

    姬神秀皱着眉头问道。

    听到姬神秀的问话后,苏轩衣渐渐恢复了神智,颤微微的抬起了头。

    “我,我宣布,这,这次的炼丹比赛,是,是慕歌获胜。”

    苏轩衣用含糊不清的语言,颤抖着声音说道。

    刚说到这里,靠山宗里所有的人如同炸开了锅一般,轰然喧闹了起来,嘈杂声冲天。

    与此同时,有难以置信,嫉妒,不解,轻蔑等等诸多目光如炮弹般轰向了慕歌。

    因为没有人会相信,一个才十六岁出头的小毛孩竟然会有如此之高的成就。

    “不是我故意包庇,偏袒慕歌,若是有人不相信,尽可以前来捡查。”

    “这次的比赛,着实是慕歌稳胜姬神秀,我不会妄语乱言。”

    苏轩衣早就料到会这样,于是接着补充道。

    众人听到苏轩衣的话,渐渐安静了下来,头脑也逐渐冷静了下来。

    同时紧紧盯着苏轩衣手中的两枚丹药,似乎都想要看出什么端倪来。

    终于,还是有人按奈不住了,正准备过去检查,可就在这时,一直默不做声的姬神秀猛然发出一声狂吼。

    他一跃而起,一下就夺过了苏轩衣手中的两枚丹药,然后细细比较,双眼赤红,都要滴出血来。

    “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我怎么会输给这样一个乳嗅未干的小毛孩?这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许久之后,只见那姬神秀仰天长啸了一声。

    伴随着姬神秀的咆哮,场面渐渐安静了下来,现在没有人不相信慕歌的胜利。

    他们崇拜的望了望依旧淡定的慕歌,眼中的情感无比丰富。

    慕歌最不喜欢现在这样的效果,于是叹了一口气后,转身踏空而去。

    苏轩衣眼中笼罩着冰冷,他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维持起了场面。

    慕歌飞行了片刻后,便来到了他的房间,进去后,不紧不慢的沏了一壶上好的甘露浓茶,静静等待着苏轩衣的到来。

    慕歌是何等的睿智,他怎么会料不到苏轩衣会前来,他正在盘算着这次如何乘机好好的讹他一下。

    果不其然,数个呼吸后,慕歌便听到了无力的敲门声,他的脸上瞬间涌现出笑容,眼珠转了转,便去开门。

    慕歌来到门前,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肃穆。

    他缓缓打开们,望见是苏轩衣,心中没有丝毫惊奇,但脸上却表现出来惊讶的神色,片刻后继而转为从容。

    不得不说,慕歌的表演技术,实在是高超无比。

    只要不是心思缜密到极点的人,根本看不出慕歌的任何端倪。

    “慕副掌门,我们能进去说话么?”

    苏轩衣当然看不出慕歌再演戏,于是心中一冷,颤微微的问道。

    慕歌吞吐了一口气后,冰冷的点点头。

    二人便走进屋中,相对而坐。

    “掌门这么晚前来,不知道有何事呢?”

    慕歌问道。

    “瞧慕副掌门说的,我没事就不能来了?”

    “其实我今日来,一是给慕副掌门赔不是的,我当时的确不应该那样说话,还望慕副掌门海涵。”

    “二是想告诉慕副掌门,不要因为我一人的错误,而影响了慕副掌门与我们靠山宗的关系,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苏轩衣客气的说道。

    慕歌听后,不紧不慢地倒了一杯茶,独自饮了起来,连看都不看苏轩衣一眼。

    “慕副掌门,我这次的确做的很不地道,这样吧,我苏轩衣一人做事一人当。”

    “你说吧,想要什么东西,只要是我苏轩衣可以承担起的,我都会满足你,就算是我对你的一些补偿吧,还请慕副掌门能够继续留在靠山宗之中。”

    苏轩衣见状,嗓子不禁有些发干,继续赔笑道。

    “哈哈哈,掌门说笑了,我区区慕歌怎敢与掌门生气?至于掌门所说的东西,方是无稽之谈。”

    慕歌闻言,眼皮都未动一下,不过却发出冰冷的声音道。

    “那也无妨,这样吧,我那里有一枚珍藏了许多年的二星丹药,就赠与你吧,也当做是我的一点补偿。”

    苏轩衣听后,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不,不, 不,慕歌没有做什么事情,怎敢收掌门的恩惠,这真的是万万不可啊。”

    慕歌摆摆手说道。

    “那......你是否还愿意待在靠山宗之中?”

    苏轩衣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愿意,不过我最近希望到外面,历练历练,这样我才可能突破屏障。”

    慕歌平淡的说道。

    苏轩衣咬了咬牙,袖口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匕首。

    看来苏轩衣这回是抱着我的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的心思来的啊。

    “其实我也不想离开靠山宗,只是这靠山宗之中的资源与磨练太为稀少了,我的修为很难得到精进啊。”

    慕歌怎么会料不到这些,于是立刻缓和了语气说道。

    苏轩衣听后,暗自收起了匕首,眼中的神色也缓和了许多,只要慕歌不是执意要走就可以了。

    “呵呵,这还不简单么?资源,我们靠山宗多的是。”

    “好,既然你是诚信为我靠山宗,我便把《天剑诀》传授与你,这样,你的修为就会大为精进了吧?”

    “至于磨练,你随时都可以找阁中各个长老,副掌门切磋比式,共同商讨修炼经验,你觉得如何?”

    苏轩衣听了慕歌的话后,仔细的推敲了片刻,随即,他把心一横,牙咬说道。

    慕歌听到天剑诀三个字的时候,眼眸之中放出了光彩。

    可情绪上,并未范起一丝波动,而是继续品着茶。

    “既然如此,那这样也好,那就劳烦掌门了。”

    片刻后,慕歌抬起头,叹了口气,无奈的点点头。

    “慕副掌门见外了,我们既然都是靠山宗的一员,那就是一家人,别说这么见外的话。”

    苏轩衣摆摆手说道,说罢,便起身离去了。

    慕歌见苏轩衣走远后,狂喜之色立马充斥了他的面庞。

    慕歌本来就想骗点靠山宗里,压箱底的宝贝。

    没想到,苏轩衣为了留住自己,竟然把靠山宗的至宝《天剑诀》都给搬了出来。

    实力,天赋,果然是最为吸引人的东西啊。

    慕歌又思考了许久,想想自己以前受尽屈辱之时,感慨万千。

    自己如今己经是接近破地境的存在了,实力不可谓不恐怖。

    这才处处受人敬仰,当然,这还要归功于自己的炼药术,他的地位,才会被别人摆的如此之高。

    慕歌感慨了许久,这才回过神来,叹了一口气,揺摇头,再次开始了枯燥而乏味的无尽修炼之途。

    慕歌欣喜之余,又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浮躁,再次盘膝坐到床上,开始了刻苦的修炼。

    慕歌运用《朱雀诀》,天地灵气自然而然的便灌输到慕歌的身体之中。

    这时,慕歌的丹田内,那个同他长相一模一样的小人再次凝聚了出来。

    不过,这个小人这次的举动却有些异常。

    只见这个小人在慕歌的丹田之中,盘膝而坐,缓缓呼吸着磅礴的天地灵气,一遍又一遍的冲刷,强大着慕歌的躯体。 

    正当慕歌沉浸在这种惬意的感觉中时,突然,那小人竟然动了。

    慕歌被吓了一大跳,他赶忙把心神沉入丹田之中,仔细观察起小人的一举一动。

    只见那小人,双眼猛然睁开,两道宛如实质般的精光,从他的双眼射出。

    一下子就融入了慕歌的身体之中,慕歌顿时感觉舒坦无比。

    这时,小人又动了,只见他猛然站了起来,朝四周巡视了一下。

    然后如同鲲鹏一般,疯狂的吸收起天地灵气到胸膛之中,同时,手中还结着复杂,并且玄妙无比的手印。

    慕歌感觉这小人的实力己经远超于他,慕歌心中默默赞叹着那《朱雀诀》的玄妙。

    竟然可以让一个毫无生命,毫无灵智的东西,做出这样玄妙无比的动作。

    可就在慕歌欣喜之时,一种更加玄妙,舒坦的感觉涌上心头。

    慕歌察觉到了这种感觉后,狂喜不已,毫不犹豫的沉浸在那种感觉里,不错,就是晋升时的感觉。

    慕歌一进入晋升,他的头顶立马涌现出一个大漩涡,疯狂地吸收着周围的所有天地灵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