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立誓

    更新时间:2015-12-23 08:54:07本章字数:3069字

    “你猜的不错,的确是和那个师帅有关系。”

    半晌后,慕歌幽幽的说道。

    “为什么,那个师帅只不过是个小人物罢了,你不但收他为徒,而且还变成了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究竟是为了什么?”

    萧薰儿连忙追问道。

    “因为我与这个师帅身世一模一样,我能理解他的痛苦。”

    慕歌抬起头,轻声说道。

    “什,什么,慕哥哥,你......”

    萧薰儿一脸的难以置信,没想到慕歌竟然说出了这样一个惊人的消息。

    她眼睛睁得奇大,半天都憋不出一个字。

    “在半年前,我与你一样,也是个大家族的少爷,公子。”

    “但我对修真一途,的确不感兴趣,只知道读书,我觉得信息可以充实我的人生,也可以让我更好的接受我们家族这个庞大的家业。”

    “但是,到头来,家族还是被人灭了门,父亲为了救我挡下了一次凶猛的攻击,便死去了。”“可我却什么都不能做,甚至连帮他报仇的能力都没有。”

    “而且还处处被人追杀,本来的兄弟也离我而去,时时刻刻都想要我的命。”

    “抢夺了我家族最珍贵,也是最后的财产,我手无缚鸡之力,丝毫没有反抗的能力,只有逃跑的份。”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杀死了我的母亲,我的父亲,但我丝毫没有报仇的力量。”

    “最后还是我的父亲拼死送我离开,这才让我得以苟且。”

    “我的整个家族,如今就只有我一个人话了下来。”

    “从此,我便明白了,只有实力才是王道,没有实力,一切都是空谈,没有实力,我只有被人宰割的份。”

    “所以我便开始了刻苦的修炼,我想提升自己的实力,好为父母,为整个家族报仇。”

    “今日,我看见了师帅的遭遇,不禁触动了心中的伤痛。”

    “你不能理解那种痛恨到家,却无可奈何的感觉,那是真正的煎熬。”

    “仇恨在我心中一刻,我便伤痛一刻,它就像是一道伤口,就算愈合了,但也会结疤。”

    “时时刻刻提醒我不能松懈,我必须要凭自己的力量彻彻底底的打败那些曾经欺辱过我的人。”

    “所以,我片刻不停的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达到现在的境界。”

    “没人可以懂得我的苦,没人能懂得我的痛,今日我遇到了师帅,才使得我再次揭开了伤疤,想起了以前的一些往事。”

    慕歌继续说着,说道这里,两眼泛着泪光,在月光的照耀下闪动着。

    哪怕慕歌的实力再高,他也只不过是个不满十七岁的少年,内心很柔弱,很脆弱。

    慕歌遭受了这么多的打击,对他的伤害不可能随便就能治愈。

    慕歌说罢便继续望着头顶的月亮,面色轻松,但泪水却缓缓流了两行。

    而萧薰儿则在一旁听得抽泣不己,她没想到慕歌竟然还有这样辛酸的一段往事,她无法想象慕歌受到的打击有多大。

    不过她能从慕歌的言语中感受出那股惊天的悲意与愤恨。

    萧薰儿发出幽幽的哭泣声,不知道说什么好,慕歌表面上看似很光彩,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高的成就,受世人的敬仰,膜拜。

    而且还是个高贵的二星炼药师,身份尊贵无比,无论到了何处,都会被奉为上兵。

    但是这些超乎常人的理解,神一般的成就却是建立在这么一段伤痛的往事之上。

    可是这一切的背后,竟然隐藏着这样一个惊天的秘密。

    慕歌似乎己经适应了痛苦,他的嘴角微微上扬,泪水顺着嘴角流过,那模样任何人看了都会心疼。

    萧薰儿也不例外,她笫一次看见慕歌如此脆弱的一面,心中感慨万千,她没想到慕歌竟然还有如此鲜为人知的悲痛往事。

    整个家族被灭门但却无法报仇,那种感觉常人怎么会体会?那真的可以说是生不如死。

    可慕歌却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这才是真正的悲哀。

    心中满腔的悲愤,却无法宣泄出来,只能一点,一丝的在自己心中消化,排除。

    整颗心就如同被割一般疼,但却无法阻止,心中流血但却无法愈合。

    这痛苦光是听听就悲天悯人,更何况这是在慕歌身上真真切切发生的,他怎么可能会忘却伤痛?

    “那些曾经伤害过我的人,我都不会让他们好过。”

    “等我拥有了更为强大的实力,我便要抓住他们,废了他们的修为,生生的折磨死他们,好祭奠我整个家族的人。”

    “算是我慕歌为他们报了仇,替他们完成了一桩心愿,希望他们下一个轮回,不会再次重蹈覆辙。”

    慕歌这时眼睛紧闭,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

    “你知道当时毁灭我家族的人有哪些吗?”

    “他们其实就是与我们家族一向交好的另一大家族。”

    “本来我们一向交好,但他们贪图我慕家的财富,竟然联合太一宗的力量,来杀死了我家族中的所有人。”

    “我一但突破到了通天境,便马上去灭了太一宗与那个家族。”

    “我的一个兄弟竟然也背叛了我,我绝不会留情,到时候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我会活活羞辱死他们,让他们知道得罪我慕歌的后果。”

    “他们一直都把我当成一个只知道读书的废物,他们从来都没把我放在眼里。”

    “要不是当时父亲把家族的至宝放在我的身上,可能他们连话都不会和我多说一句,直接把我杀了吧。”

    “如今,我也算是一方枭雄,我将会成为他们仰望的地步。”

    “我将永永远远的压他们一头,我会告诉他们,其实他们才是废物,他们在我面前,连蝼役都算不上。”

    慕歌话锋一转,对萧薰儿说道。

    他说得慷慨激昂,幽深的悲伤下又平添一股霸气。

    萧薰儿在一旁静静地抽泣,她想不到慕歌竟然有如此大的仇恨。

    可是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来安慰慕歌,于是便在一旁哭泣,也不做声。

    “薰儿,你怎么了?不要这样,我也不知道会把你弄哭。”

    “好了,你不要哭了,此事我也不想再提,我们回去吧。”

    慕歌这时才发现萧薰儿己经被自己的话给弄哭了,赶忙道。

    萧薰儿听后,抹了一把眼泪,轻轻地点点头。

    慕歌见状,便起身,拉着萧薰儿,瞬间便到达了萧府之中,然后与萧薰儿告了别。

    之后,慕歌便回到了天尊涅,此时夜已深,天尊涅之中早己没了动静。

    经过各长老一日的整顿,数千人己经差不多安顿好了,分别住在各个房间内。

    这天尊涅与其他的门派不同,其中的一切东西都是天地灵气所化,玄妙无比,对各弟子的修为帮助极大。

    而且整个门派都是由慕歌以混沌与轮回之意建造而成,若是在天尊涅中修炼,速度会提升数倍不止。

    慕歌独自在空荡的天尊涅之中,心中感慨,原本自己只是个为了报仇而打拼的小角色。

    转眼间,自己竟然变成这座如此磅礴门派的主人,如此大的反差,慕歌真的很欣慰。

    夜,转眼就过去了,慕歌独自一人在天尊涅中漫步,感叹着人生的变化莫测。

    许久过后,太阳缓缓从天边升了上来,这时就听见吱呀,吱呀的开门声。

    门派之中的所有房间全部打开,弟子们稀稀疏疏的从房间中走出来,但他们脸上全然没有刚刚睡醒的朦胧之色,全部都精神抖擞,荣光焕发,朝气蓬勃。

    不用问,这当然是慕歌留下的,那些天地灵气所化东西的功劳。

    “真是不得了,昨晚那些天地灵气所化的器具,都散发出了丝丝的力量,被我吸收了。”

    “我现在觉得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修为大进,隐隐有种快要突破的感觉。”

    “对呀,没想到只是溢散出的多余力量,我们吸收后便得到了如此至多的好处。”

    “若是把它们全部吞噬了,不知道修为会强大到什么地步?”

    “你想的到挺美,全部吞噬,简直是异想天开,难道你就不伯撑死?”

    “依我我看我们还是慢慢从中获得好处,先改善体制,在想如何提升实力吧。”

    “就是,我们还是一步步,慢慢来吧,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成为慕掌门那般的存在啊。”

    “还慕掌门呢,我们还是踏踏实实的突破到换骨境再说吧,也不知道慕掌门到底是个怎样伟大的存在?”

    “他随随便便便锻造出来的这些天地灵气所化的东西,便是我们仰望的存在。”

    “真不知慕掌门现在究竟是什么境界?”

    “我告诉你们个秘密,我有个兄弟在萧家当差,当日被慕掌门狠狠的羞辱了一番。”

    “后来,不经意间打听到了慕掌门现在其实才十七岁不到。”

    “而且早己经达到了破地境,这种神一般的程度,怎是你我能比的,还是安安分分的为他效力吧。”

    果不其然,那些弟子从房间之中出来时便互相兴奋的讨论着。

    “什,什么,不到十七岁,这怎么可能?而且还是破地境的绝世高手。”

    “这,怎么会是真的?你该不会是骗人的吧?”

    众人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