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4章 消失

    更新时间:2016-01-13 17:52:56本章字数:3051字

    “哈哈哈......这个慕歌不过如此,根本不堪一击,如此轻而易举就被我打败了。”

    “天地之间,还有几人有资格做我的对手?哈哈哈......”

    戚香尘仰天狂笑起来。

    萧薰儿听了戚香尘的话,呆在了原地,她根本不敢相信慕歌竟然被戚香尘给打败,甚至被杀了。

    这对于萧薰儿来讲,就好像是晴天霹雳一般,根本不愿相信。

    慕歌的伟大神通萧薰儿是见识过的,萧薰儿早己将慕歌当做她的精神支柱。

    如今慕歌下落不明,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难道慕歌真的被戚香尘一招轰得连渣都不剩了吗?

    这就不得而知了,不得不说,戚香尘的那一招烕力的确是无以伦比。

    若是慕歌没有防备,便被这一招给击中了,恐怕被杀死也不是不可能。

    戚香尘虽说现在脸色苍白,气息微弱,浑身颤抖,估计是伤了本源,但是他却满脸的自得与狂傲。

    似乎今后无人能是他的敌手了,但是萧薰儿并不关心这些,她的脸色变得惨白,面无血色,胸口一起一伏,呼吸变得急促。

    旁边的连道空见状,脸色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心中却在盘算着什么,眼珠不停的转,一看就是个城府极深之人。

    毕竟慕歌是与盛域商会有交易的重要之人,若是失去了,恐怕盛域商会损失惨重。

    可是连道空的脸色却没有变一下,可见其心机是多么的高深。

    这连道空与连道非同姓连,而连道非是盛域商会的继承人。

    加上连道空的城府如此之深,慕歌早就猜测出这连道空必定是盛域商会的嫡系人员,而且地位相当的高,但是慕歌也不好问,所以就没有提。

    连道空丝毫没有讲出来的意思,如今,连道空见慕歌下落不明,多半是被杀了。

    可是连道空却没有一丝的惊诧或忧虑,情绪反而一丝波动都没有。

    不知道此人究竟多么的深藏不露,但是连道空的表现,在一旁的萧薰儿却是全然没发现。

    这时,萧薰儿的脸上已经不禁流下了两缕润泪,她模糊着双眼在空中四处穿梭,寻找着慕歌的踪迹。

    萧薰儿不相信慕歌会这么容易死掉,在她心中,慕歌就好像是个巨人,实力无边,神通盖世,所向披靡,无人可及。

    但如今,却结结实实的挨了戚香尘的最强一击,恐怕凶多吉少。

    现在无论哪里,也没有慕歌的身影,其多半是被轰杀了。

    “慕哥哥,你在哪里?慕哥哥,你不要吓我好吗?”

    “慕哥哥,你赶快出来啊,我知道你没死,快出来啊。”

    但是萧薰儿不管不顾,她己经失去了理智,嘴中嘶吼着。

    萧薰儿漫无目的的四处穿梭,环视张望,似乎想要找到慕歌的身影。

    这时,戚香尘听到了娇嫩的几声嘶吼,不禁闻声望去。

    戚香尘一眼便看到,花容月貌的萧薰儿正疯了似的四处穿梭。

    虽然现在萧薰儿的脸色惨白,而且很憔悴,但也挡不住她动人心魄的容貌。

    戚香尘一看到萧薰儿,两眼不禁放直,尽管戚香尘的身体疼痛难忍,可他还是艰难的转动着身躯,目不转睛的望着萧薰儿。

    戚香尘脸色竟然慢慢恢复了一丝血色,而且手中的银剑也抓的越来越紧,口干舌燥,嘴唇开裂。

    赫然是情窦初开的尴尬模样,莫非这戚香尘对萧薰儿一见钟情?看着样子,也差不远了。

    没想到,这个极其嗜血的戚香尘,竟然也会有喜欢的人,而且还是一见钟情如此的夸张。

    若是被别人知道了,恐怕会大跌眼镜吧?戚香尘赫然就是一个好战,嗜血的人。

    没想到,他竟然还有如此害羞的模样,只见戚香尘脸色微红,呼吸急促,手中的银剑越抓越紧,嘴中在低声嘟嗉着什么。

    而且,戚香尘悬浮在空中的脚步也有些慌乱,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这还是刚才心狠手辣的戚香尘么?转变未免太过剧烈了吧?

    也罢,戚香尘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懵懂青年,对于儿女情事,着实没有太多的经历。

    戚香尘本以为,他此生有武道相伴,足矣。

    可当他看到萧薰儿的模样时,才明白,此生须有萧薰儿相伴,才算圆满,不然会遗憾终身。戚香尘看见萧薰儿撕心裂肺的模样,心疼不己,他恨不得冲上前去帮萧薰儿寻找慕歌的下落,可是,碍于种种,他并没有那么做。

    毕竟,戚香尘深信,慕歌己经被他彻彻底底的抹杀了,觉不可能有任何机会侥幸活下来。

    毕竟,他的那一招烕力实在太过惊人,方圆四里的地方,尽数毁灭,地面深陷下去。

    就好像是通往阿罗地狱的入口一般,荒凉至极,不是的还有毁灭的气息涌现。

    不过,戚香尘的嗜血性也太过强烈了,竟然下死手,根本不给慕歌存活的机会。

    一个比试而己,戚香尘竟然如此狠毒,真不知道他面对敌人,手段会有多么毒辣。

    不过,现在首要的问题是慕歌死了没有?

    现在,根本不见慕歌身影的踪迹,甚至连气息都没有丝毫。

    慕歌难道真的死了吗?不论萧薰儿怎样发疯般的寻找慕歌,却都不见慕歌的踪影。

    萧薰儿声嘶力竭的呼唤着慕歌,期盼着慕歌能再次潇洒的出现在她的面前,然后告诉她不必担心。

    可是,现在慕歌的下落杳无音讯,不知道慕歌是真的被抹杀了,还是躲藏起来,伺机暴起,一举打败戚香尘。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总之,慕歌现在生死未卜,下落不明。

    萧薰儿己经丧失了所有的理智,她现在只是一心想要找到慕歌。

    慕歌在她心中的地位早己定格,根本不是任何人能随随便便取代的。

    在萧薰儿心里,她早己是慕歌的人,生随他生,死从他死。

    若是慕歌死了,萧薰儿活下去也就没什么意思了,不如步了慕歌的后尘,随他而去。

    “生时无法在一起,死了可能会一通轮回吧。”萧薰儿猜测道。

    萧薰儿这时己经彻彻底底绝望了,她凭空跪在空中,眼中尽是绝望,脸色苍白根本不像活人,己经心灰意冷了。

    戚香尘看到萧薰儿憔悴的样子,心痛不己,他恨不得把慕歌救活,只为博取萧薰儿对他感激的一笑。

    可是,戚香尘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现在根本感受不到慕歌的存在。

    慕歌仿佛在那毁灭性的攻势下,彻彻底底的从天地之间消失了一般,话不见人,死不见尸。突然,萧薰儿想到慕歌是破地境巅峰的修为,哪怕是死,也会有尸体留下来,万年不腐,亿年不灭,不可能如此轻松被抹杀的连尸体都不剩,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因此,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慕歌现在还活着,正收藏气息躲藏在某处,伺机待发,若是暴起,必定一鸣惊人。

    现在的戚香尘正是最为虚弱的时候,若是趁现在发动攻击,定会大获全胜。

    但是,不知道慕歌现在身在何处,毕竟,在刚才那毁灭的威压下,慕歌定然会受伤。

    即使慕歌能保住性命,想必受的伤势也绝对不会轻,甚至,烕胁性命都有可能。

    如今的慕歌可能正躲藏在什么地方潜心养伤,积蓄力量,一举爆发,打败戚香尘。

    萧薰儿刚才被极度悲愤,冲晕了头脑,竟然连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想到。

    不过,这也能看出,萧薰儿对慕歌的爱慕己经到了一种无以伦比的地步。

    萧薰儿想到这,不禁深深的舒了一口气,甩了甩发涨的脑袋,缓缓站了起来。

    萧薰儿望见前方不远处的戚香尘,正呆呆的看着自己,眼中竟然有些疼惜之色。

    萧薰儿不禁一怔,但是立即心生厌恶,愤恨的回敬了过去,萧薰儿狠狠的瞪了戚香尘一眼,眼神之中尽是憎恶,势不两立之色。

    戚香尘感受到萧薰儿剧烈的反感后,嘴中不禁有些发苦。

    他能看得出来慕歌对萧薰儿的重要性,以及萧薰儿对慕歌的誓死不渝。

    戚香尘叹了口气,自嘲连连,不知道他是被突如其来的爱情冲昏了头脑,还是由于剧烈的消耗,竟然连慕歌还没死这一点都没分析出来。

    也可能是,戚香尘异常自信,他坚信慕歌不可能逃的过他的最强一击。

    不过,这戚香尘的那一招,实在是恐怖至极,若是一般的破地境巅峰高手前来,恐怕也无法抵挡。

    但是,慕歌向来不一般,他定然有自己的办法,必定可以逃过这一劫。

    慕歌自从他踏上修真一途,便注定了他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慕歌的天赋极高,而且在炼丹方面的潜力也无穷,不是谁都能比拟的。

    萧薰儿满脸的释怀与有惊无险的模样,她的脸色慢慢好转,变得红润,就像一个熟透的大苹果。

    戚香尘看见萧薰儿的模样,似乎意识道了什么,猛的举起手中的银剑,准备御敌。

    可是,己经晚了,萧薰儿的猜测果真没错,慕歌果然没死,正躲藏在某个地方,积蓄实力,伺机待发,准备一招把戚香尘打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