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3章 乌家

    更新时间:2016-01-22 17:52:15本章字数:3013字

    “进来吧。”慕歌朗声道。

    师帅这才敢朝房间中走去,师帅对慕歌还是忌惮无比。

    不但是因为慕歌的实力,更是因为慕歌身上总有一种隐隐高人一等的感觉,压得师帅心神压抑。

    师帅隐隐有种感觉,自己似乎只能在慕歌的手下办事,无论如何,也无法超越慕歌丝毫。

    越是这样,师帅越是痛恨,在他的眼里,慕歌终究会成为他的垫脚石,终究会死在他的手里。

    而慕歌的一切,都会易主,全盘成为师帅一人所有。

    但如今,慕歌却丝毫没有衰败的架势,反而如日中天,这是师帅万万不能忍受的。

    但是好在师帅的城府极深,这才没有显露出来。

    再加上慕歌对师帅的极端信任,这才没被看出来,否则师帅有几条命也不够死。

    即使慕歌对师帅珍视无比,但若是一旦发现师帅的图谋不轨,恐怕慕歌也不会客气,直接抹杀他也是清理之中的事。

    所以师帅才会费尽心思隐瞒住他的狼子野心。

    师帅几步便进入了慕歌的房间,看见慕歌正端坐在桌子前,细细的品着一壶热茶。

    慕歌不慌不忙,似乎哪怕世界毁灭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一般,光是这份气度,就不是正常人能拥有的。

    但是,师帅没注意这些,而是静立于慕歌的面前。

    “师帅,所谓何事?来的如此匆忙,出了什么事情?”

    慕歌见状,便问道。

    慕歌从容不迫的话语,总是有一种特殊的魅力,让人不经意间就入了迷。

    果不其然,师帅也陷入其中,不可自拔,他细细揣摩着慕歌的气势究竟从何而发。

    “咳咳咳......”慕歌不耐烦的干咳了几声。

    “是有人来访,他说久闻师尊的大名,今日特地前来拜会。”

    师帅这才回过神来道。

    “是什么人,帮我回绝掉吧,就说我在闭关。”

    慕歌一听,摆手回绝道。

    自从慕歌的威名传出去后,前来拜访的人就络绎不绝。

    毕竟谁都想与强大的势力挂上钩,那样对他们也颇有好处。

    慕歌也明白,名气大了,自然会有这些困扰,慕歌一概回绝,倒也落得个清闲。

    既不招惹谁,也不巴结谁,这样才是最好的状态,谁也不得罪。

    凭师帅的心机,也能猜到是这样的结果,所以也没太过惊奇。

    “那人说他是邯山城乌家的家主,叫.....”

    听了慕歌的话,他漫不经心的答道。

    “是不是叫乌天穹?”没等师帅说完,慕歌便截话道。

    本来淡定的慕歌,听到这里,浑身如同被雷电劈中一般,眼中的神色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师帅的眼神犀利,没等慕歌出声就发现了异常,但是他也不点破,他要看看慕歌是什么样的反应。

    “不错,怎么师尊,您认识他,那还要不要回绝?”

    师帅试探的问道,语气谨慎。

    他生怕触犯了慕歌的什么软肋,那样可就得不偿失了。

    到时候,非但没得到慕歌的任何赏识,反倒惹得慕歌不高兴,那是师帅最不愿意看到的。

    师帅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博取慕歌的信任,好让慕歌心甘情愿的把大权交给人他掌握,那时候,便是慕歌的死期。

    师帅的心中打着如意算盘,可是事态会像他所想的发展吗,那就不得而知了。

    慕歌听见是乌天穹,顿时来了兴趣,眼睛之中甚至有了腥红之色。

    慕歌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被乌天穹屠杀掉了,心中的怨恨多半是源于他。

    慕歌本想积攒够实力再去找他们报仇,可如今乌天穹却是自己找上门来了,怎能不叫慕歌意外。

    不过慕歌想来,是他疏忽了,邯山城本就是南诏国的土地,自己的势力发展迅速,乌家迟早会找上门来,这是不可避免的。

    不过慕歌还没傻到现在就杀了乌天穹,承一时之快,那样的后果会很严重。

    “告诉他,片刻后,我便去正厅会他,把他带去正厅,还有,不要多说什么。”

    慕歌眼珠一转道。

    慕歌害怕师帅说穿了什么,那样问题可就大了,师帅点点头,旋即便迅速的离开了。

    慕歌怎么也没想到第一个前来讨好他的竟然就是他最大的仇人。

    慕歌微微笑了笑,可手中的茶杯却被捏了个粉碎,散落一地。

    慕歌心中暗暗痛骂乌天穹,果然是个见风使舵的东西。

    有了太一宗这个大靠山还不够,竟然还来找别的依靠,果然是贪心无比,像这种贪得无厌的人,下场一般都不会好。

    不过慕歌现在急于除掉乌家,虽说凭他的实力可以勉强办到,但是他不会那么做。

    慕歌要让乌家的人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慕歌决定等到他晋升为通天境的时候,再去报仇。

    到了那时候,乌家不论如何,都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只能任凭慕歌鱼肉。

    那种绝望的感觉,是最伤人心的,就像当初慕歌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被杀死,却丝毫没有回天之术的感觉一样,痛彻心靡。

    那种感觉,慕歌深深的镌刻在灵魂之中,他立誓要让乌家的人各个都尝尝这种滋味。

    这种让慕歌癫疯的滋味,那种如同洪水决堤,冲破精神放线的伤痛,那种感觉慕歌永世难忘。

    若不是老祖,恐怕慕歌现在己经死在荒野之中,根本不可能拥有现在的荣耀。

    现在慕歌所拥有的一切,都与老祖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慕歌才对老祖如此的珍视。

    视老祖为他最亲密的亲人一般,老祖也竭尽生命在保护着慕歌。

    这二人的关系微妙又复杂,一时半会儿,真的无法解释的清楚。

    慕歌心中的怒火老祖也感受到了,老祖见师帅离去了,便从混沌石之中飞了出来。

    慕歌见老祖出来了,挥手把房门紧紧关闭了,看了看老祖,可是没多说什么。

    “是乌天穹?你打算怎么办。”

    老祖先开了口。 

    “我去会会他,看看这么久了,他有什么变化,哈哈哈......”

    慕歌思索片刻说道。

    慕歌的笑声异常豪迈,但听起来,却有些撕裂心扉的伤痛。

    “但是记住不要意气用事,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时候。”

    老祖也明白慕歌的痛快,所以没有说什么,而是提醒道。

    慕歌点点头,这些他自然比谁都清楚。

    即使老祖不说,慕歌也绝对不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倘若慕歌一旦没控制住情绪,失手杀了乌天穹,那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乌家和太一宗或多或少的有着些许关系,而乌天穹死了,太一宗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恐怕会直接来抹杀慕歌,来抹杀天尊涅,即使慕歌能够逃掉,但是他辛苦创造出来的基业就毁于一旦了。

    慕歌自然不会傻到那个地步,如此愚蠢的事情,慕歌根本就不用思考,直接否决掉了。

    能够忍,亦能得天下,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慕歌现在也不急于惩戒乌家,他有的是时间,有的是机遇。

    慕歌要到通天境的时候,去彻彻底底的压迫住乌家的人,让他们明白,什么叫做绝望,什么叫做疯癫。

    慕歌要把他所承受过的所有痛苦,全部返还给乌家的人。

    这才是真正的抱负,如今的一时脑热,只不过是意气用事的幼稚表现罢了。

    慕歌绝对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懂得忍,才是真正成熟的标志。

    “老祖,你有没有可以改变容貌的功法。”

    “我若是如此样貌去见他,定会引起轩然大波,还是改变一下容貌比较好。”

    慕歌转念一想,对身旁的老祖问道。

    虽说慕歌一般都穿着黑色的长袍,样貌很少有人了解。

    可是乌天穹却是个老狐狸,若是被他发现了马脚,问题可就大了。

    老祖也明白这个问题,似乎早有准备一般,于是对着慕歌微微点头。

    随即,老祖上前一步,来到了慕歌的面前,伸出仅剩的一只手臂,露出两根沧桑的手指,顶着慕歌的脑门。

    顿时,就有一股气息席卷而来,在慕歌的大脑之中乱窜。

    不过片刻后,慕歌就稳住了这股气息,并且收为己用,对这些气息了解无比,信手拈来。

    原来这套功法名为《千面相诀》,是以体内的力量来扭曲面部的肌肉,使之改变容貌。

    虽说算不上什么高深莫测的功法,但也有不少的技巧在其中。

    若是直接控制力量改变自己的容貌,恐怕脸上的肌肉会被直接损毁。

    尽管慕歌现在的肌肉坚韧无比,柔韧性也很好,但是要做到随意扭曲的程度,还是远远不够的。

    若是要达到那种程度,至少也要仙人才能做到,所以慕歌才向老祖索要这类的功法。

    这套功法只要不是比施法者的实力高,就无法看出来,也算是一套较为不错,较为实用的功法,对慕歌今后有着很大的作用。

    慕歌心中默念了一遍功法的要点,确认无误后,这才实践起来。

    慕歌不愧是一代绝世天才,仅仅第一次的实验,便成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