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1章 天邪子

    更新时间:2016-01-30 19:03:16本章字数:3041字

    慕歌是一派之首,他手下承载着万千性命,他可以做到只手遮天。

    但是,在慕歌手下的人,他都要对他们负责任,因为他们选择了跟随慕歌。

    那么,慕歌就要负起全部的责任,不然怎么对得起他们那份赤诚?

    虽然慕歌在外人眼中,是冷漠,不近人情,可是,事实却全然不同。

    慕歌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有着感情,或多或少,但绝对是有的,因为他们的忠诚,慕歌能够感受到。

    只不过,慕歌把所有的感情都抑制在心里最深处罢了。

    自从慕歌的父母死后,他便不愿意把自己的情感泄露出来,让任何人知道。

    毕竟那打击实在太严重了,哪怕是心机极为高深的人都未必能承受住,更何况是慕歌这个孩子。

    慕歌对万物都有情,有爱,有恨,有痴,只不过他不愿意表达出来而已,所以也就没人感受过慕歌的温暧。

    当然,老祖手把手的指导慕歌,他在老祖面前是足够放松的。

    慕歌的感情在老祖面前隐匿不住,全部都一股脑的倾泄出来。

    所以,在老祖面前的慕歌,才是最为真实的慕歌,也是慕歌最为惬意的时候。

    当然,还有萧薰儿,萧薰儿的纯真,善良,慕歌都能深深的感受到。

    哪怕萧薰儿没有刻意表现出来,慕歌也能够深刻的感受到。

    慕歌对人心有种特殊的感应,不知道是因为融合天地的能力还是他特有的能力。

    慕歌看人总是很准,很准,可以说,从来没错过。

    当然,师帅着实是慕歌看走了眼,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能够拯救同他一样的人免受痛苦。

    所以慕歌被蒙蔽了双眼,使得他在师帅面前失去了辨别是非的能力。

    在师帅的面前,慕歌亦是保持放下戒备的状态,没有任何的猜忌,没有任何的怀疑,有的只是同情与别样的爱戴。

    师帅则是抓住了慕歌的这个特点,把慕歌握得死死的,没露出任何的破绽。

    在慕歌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自然是采萱,她己经超越了一切。

    在慕歌的眼中,采萱甚至超越了他的生命,超越了慕歌认为一切有价值的东西。

    慕歌如此奋斗,很大一部分的原因便是为了采萱,他的耳边依旧萦绕着采萱临走前的那几句泯人心肠的话:“成仙便是我们相见之日,成尊便是我们成婚之时。”

    每当慕歌想起这个,都会有种痛心疾首的感觉涌上心头,不断的折磨着慕歌的心智。

    慕歌不知道何时才能达到采萱所说的那种层次,也不知道采萱是否能等他那么久。

    在时间的掩埋之中是不是对慕歌的情也在一点一滴的消散,直至化为虚无。

    殊不知,远在天界的采萱,正独坐在窗前,默默的等待着慕歌。

    采萱默默的流着泪,看着窗外,眼前不断的漂浮着她与慕歌的点点滴滴。

    他们二人的感情很微妙,仅仅是在山洞中度过了数日,如此短的时间,没有过多的交流,他们便无可救药的爱上对方。

    慕歌爱上采萱,倒是情有可原,但是采萱也爱上了慕歌,这有些说不过去。

    采萱乃是天界之中大家族的千金小姐,地位崇高,绝非慕歌能比拟的。

    而且采萱实力高强,慕歌在她的面前,没有任何资格称自己是高手。

    采萱挥手间,便能把慕歌化为灰烬,实力相差悬殊,绝对不是一个层次的人。

    而且采萱的容貌倾国倾城,沉鱼落雁,任何美女的骄傲,在她面前都会化为乌有。

    采萱实在太美了,不知道有多少年少有为的人,会疯狂的追求采萱,如同追捧珍宝一般对她誓死不渝。

    这些事情在采萱的身上发生,简直再平常不过了。

    采萱实在太为优秀了,甚至完美无暇,没有任何的毛病,就好像女神一般,夺走了一切男人的眼球,当然,还有他们的心。

    在如此完美的女子面前,哪个男人能不产生爱慕之意,这简直近乎与本能。

    任何男人都无法抵抗采萱的魅力,也着实没有几个女人能跟采萱相比。

    采萱能爱上慕歌,谁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尽管慕歌的身影很瘦弱,没有宽硕的肩膀,没有健硕的体魄,亦没有冲天雄浑的精气。

    可是慕歌不知不觉散发出来的气质,无人能模仿。

    那种气质很难描述,哪怕是采萱也很难说清,那是种什么感觉。

    那是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清新洒脱,亦是一种正人君子的气概。

    采萱在慕歌的身边,即使慕歌的实力远远不如她,可是采萱仍能感受到无比踏实的安全感,慕歌给了她任何人都不能给予的安全感,给了她任何人都无法给予的安宁,那种感觉很美好,很惬意,可是却很短暂。

    采萱喜欢待在慕歌的身边,喜欢看着他帮自己烤肉,喜欢望着慕歌一脸凝重的君子气概。

    那种洒脱,飘逸,不是任何浮夸子弟能比拟的,也不是他们能理解的。

    采萱对那些执着的追求者一概不屑一顾,以前如此,遇到慕歌以后,更是如此。

    他们身上只有从家族之中带来的高人一等,那种嚣张跋扈的感觉,让人心生厌恶。

    他们追求采萱,知其实只是为了采萱的样貌,为了她家族的背景,为了一切利益。

    真正爱上采萱的,微乎其微,当然,慕歌是其中最赤诚的那一个,慕歌的忠诚,简直骇人听闻。

    若是一般人知道心爱的女人根本不是自己所能接触的,可能都会选择放弃,另寻新欢。

    可是慕歌不同,他既然爱上了采萱,便会至死不渝,哪怕慕歌老死,也不会背叛他的心。

    他们二人,算是一见钟情,没有多少的交流,二人便相爱了,可是种种原因,他们二人不得不分开。

    这时,采萱正在呆呆地朝窗外看去,好像在欣赏窗外的美景,实则好像在等待着什么,心神不定,魂不守舍,呼吸时快时慢,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突然,采萱房间的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了,随即一道黑影迅速穿梭了进来,把门麻利的关上。采萱一见这道身影,没有丝毫的意外,反而喜形于色,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一脸期待的看着那道黑影。

    其实那黑影是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只不过他的衣服把身体紧紧的裹裹了起来,甚至脸孔都无法看清楚。

    若实在黑夜,恐怕很难发现他,他就好像是个影子一般飘忽不定。

    那黑影这时候看到了面前的采萱,慢慢摘下了黑色的帽子,露出了面孔。

    只见这是一个满头白发,皮肤却红润,有光泽的童颜老者。

    这个模样,一看就是仙风道骨,道行绝对不浅,实力绝对不会低。

    老者如此急速穿梭,呼吸仍旧均匀,没有任何的变化,慕歌若是看了,恐怕会大跌眼镜。

    因为他着实没见过如此强大的实力,殊不知,这点本领,对老者来说,不过小把戏而已。

    “怎么样,慕歌怎么样了,他还好吗,他有没有遇上什么危险,他有没有遭到高手的追杀?”

    采萱一见老者进来了,赶忙问道。

    这个老者被采萱如炮弹般的问题弄得不知所措,不知从何说起。

    “看来小姐对那个小子不是一般的喜欢呢,我这把老骨头奔波了这么久,小姐竟然都不关心一下,一进来就问那小子的事情,唉......”

    老者看见采萱如此的焦急,脸色红润,不禁起了一丝玩味,戏虐道。

    “天邪子叔叔就不要戏弄我了,快告诉我吧。”

    采萱一听,脸色一红,仿佛要滴出血一般,语气柔和了许多。

    那名为天邪子的老者,看来还是如同顽童一般,心中还是尚存一丝的童真。

    老者听到采萱的话,笑了笑,挠挠头,转过头望了望窗外,确定没人后,才缓缓道来。

    “慕歌他很好,他的天资实在是聪慧无比,仅仅数月的时间,他便到达了破地境巅峰的程度。”“而且他极为会做人,城府极深,心机玄奥至极,所以,没有什么仇家。”

    “恰恰相反,还有通天境的高手与他交好,并且给他承诺会在危机关头出来保护他周全。”

    “更让我吃惊的是,他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竟然己经组建起了一支他的势力。”

    “虽说不是很强大,但是也足以独占鳌头了,那股势力名为天尊涅。”

    “那个小子自认掌门,渐渐形成了领导之势,实在是难得。”

    “不但天资聪颖无比,而且城府极深,实为难遇的奇才,小姐的眼光果然不差,嘿嘿。”

    “天邪子叔叔又打趣我了。”采萱听后,心中澎湃,脸上自然而然的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片刻后,采萱眨眨眼睛,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是却迟迟没开口。

    “哈哈,小姐别担心,那小子还算是个专一的人,并没有拈花惹草,招惹别的女人。”

    “不然,他要是负了你,莫说别人了,我天邪子都定然不饶他,哼。”

    名为天邪子的老者,似乎看出了采萱的心思,哈哈一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