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 嘱托

    更新时间:2016-02-06 19:03:10本章字数:3037字

    像慕歌这种层次,一旦实力进步丝毫,将会是无比巨大的转变。

    实力増长的不是一星半点,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无法想象。

    慕歌现在的实力,可以跟上百个破地境初期的高手进行战斗,而且不会落入下风,反而会打的游刃有余,至少不会战败。

    这就是实力的悬殊,慕歌一旦晋升通天境,那么实力是任何东西都无可比拟的。

    到时候,会直接提升数十倍,乃至数百倍,简直就是一种质的飞跃。

    到时候的慕歌,也绝非如今的他可以比拟的,实力越强,想要进步就愈加的困难。

    可是一旦进步,那么带来的好处便是数不胜数,就好像一个高大的阶梯一般,想要迈过去,是极为困难的。

    但是,一旦经过艰难险阻翻越过去后,视野便会开阔许多,整个人的心胸也会开朗不少,这便是慕歌如今的情况。

    当然,实力越强大,这种问题就越严重,慕歌这时候把《千面相诀》缓缓褪去,露出原来的模样。

    慕歌挥手间把那张请帖收好,随即缓缓闭上双眼,灵魂之力瞬间覆盖了整个天尊涅,师帅的身影便立马被慕歌找到了。

    “师帅徒儿,速速前来正厅,本尊有事要嘱托与你。”慕歌对师帅传音道。

    师帅一听到慕歌的声音,先是猛的一怔,随即便运用所有力量赶向正厅。

    师帅运用全部实力,速度简直块的惊人,仿佛一只身形敏捷的狸猫,不出两个呼吸的功夫,师帅便己经到了正厅的门口。

    师帅经过慕歌精心的培养,早己成为了内觉境的超级高手,绝非一般天才可以比拟的。

    更为难得的是,慕歌将师帅的身体凝练的极为纯净,非常干净,是一个觉好的容器,能够容纳更多的力量,使其拥有更为强大的实力。

    师帅这么多天来,最重要的收获并不是实力上的提升,而是肉体上得到的升华。

    即使师帅的实力提升了不少,可是肉体却腐臭不堪,那么他今后的前程恐怕也就定格于此,不会再有任何的进展了,那是最为不好的结果。

    可是,师帅的肉体得到了洗涤,这便是得到了无穷的好处,今后的实力定然大有发展的空间,实力绝对不会定格于此,会有更为光辉的前途。

    不得不说,慕歌对师帅可谓用心良苦,绝非一般的师尊可以比拟的。

    慕歌简直就把这师帅当做他至亲之人,一切都为师帅着想,一切都从师帅的角度出发,绝对不会让师帅受到一丝的亏待。

    看的门派之内的人,都是一阵干渴,亦是一阵羡慕,不过这亦是激发了他们追求更高实力的激情。

    慕歌相信,照这个局势发展先去,不出一年,天尊涅的实力便会大増数倍。

    师帅来到正厅的门口,深呼一口气后便推门而入,如今慕歌与师帅的关系正日益増进,早己不是之前可以比拟的。

    甚至他们的关系,从师徙慢慢转变的更加亲切,仿佛亲人一般。

    他们之间的拘束也减退了不少,所以师帅在慕歌面前也自由了不少。

    而慕歌也全然没有师尊的那副架子,对师帅可谓关照至极,简直好的不能再好了。

    若是萧薰儿见了,恐怕会羡慕,嫉妒死吧,不过莫说萧薰儿,天尊涅内,哪个弟子不是抱有这种想法,甚至长老都无一不隐隐约约有这种嫉妒的思想。

    这都是因为慕歌的宠爱,才导致了这种现象的发生。

    师帅进入正厅后,便看见慕歌正端坐在椅子之上,刚才五行山的使者来见,师帅自然能够猜测出什么。

    慕歌能够想到的,师帅自然都能想到,那两种可能,师帅自然都知道。

    不过,师帅心中确信无比,这五行山绝对不会对天尊涅抱有敌意,反而会前来巴结慕歌。

    原因有二,一是慕歌手下的势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即不会对他们造成烕胁,反而会成为他们的一大助力。

    若是能够收为己用,那么实力定然会増长些许,何乐而不为呢? 

    其二,便是由于慕歌是天阶炼药师的关系,这就好比一个能够无线开采的天阶丹药的宝矿。只要时间,便会有源源不断的天阶丹药产生,供给给五行山。

    这便是一大诱惑,不论是谁,不论身份高低,不论实力强大与否,面对丹药,着实没有几人能抵抗住诱惑。

    亦是没有人会放弃这个机会,基于这两点,所以师帅才敢断定五行山不会对慕歌赶尽杀绝。

    其实不是慕歌的思维没有师帅敏捷,而是应征了那句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慕歌就是当局者,比较的迷惑,疑神疑鬼,才导致慕歌如此的消极,对那五行山的意图才猜测的如此叵测。

    却忽略了大量的客观因素,这些原因使得他变得无比敏感。

    而师帅不同,他并不是参与者,所以分析的就比较透彻,没有慕歌那样消极,没有那么敏感。

    但是,从这一点亦是可以看出,师帅的心智果然是无比的成熟无比的深沉。

    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当然,慕歌也不是一般人,慕歌与他旗鼓相当。

    可是由于种种,却是蒙蔽了慕歌辩明是非的双眼,使得他没法看清师帅叵测的居心。

    师帅一进去,看到慕歌正满面喜色的端坐着,师帅更加坚信他的猜想。

    “师尊,不知道师尊叫徙儿前来所为何事?那个五行山的使者走了吗。”

    可是师帅可不会傻到说出来,他来到慕歌的面前,恭敬的唤了一声师尊,随即问道。

    “不错,他己经走了,我召你前来,便正是为了这事。”慕歌点点头道。

    “难道那个五行山的使者要对您不利?好,师尊等着,徒儿这就取他首及来解师尊心头之恨。”

    说话之间,师帅便己经义愤填膺的朝门外走去。

    好像果真要去为慕歌报仇一般,活脱脱的就像是一个极为尊师重道的徙儿。

    但是师帅绝对不傻,他可不会莽撞到直接出厉飞雨为慕歌解恨。

    他早就料到慕歌绝对会拉住他,所以他才敢如此大胆的说。

    “徙儿,切勿如此莽撞,会误了你的前程,你还没了解情况,且等一等,我来给你诉清楚状况。”

    果不其然,慕歌见师帅马上将要离去便叫道。

    慕歌话一出,师帅果然留下了,但是表情上却是极度的不情愿。

    师帅缓缓转过身,面对慕歌,静静地等候慕歌的诉说。

    “那个五行山的使者,并没有对我们天尊涅抱有恶意,正好相及,他们是来向我们示好的。”“并且,这个五行山的使者是前来遨请我参加天下六大门派的比试,我叫你前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慕歌见师帅 停了下来,于是继续道。

    “什么,遨请您去参加比试?这怎么可能,天下六大门派历代来都没有这样的历史,这怎么可能。”

    这些话的确是师帅有感而发。

    他着实没料到这五行山竟然会做出如此的决定,从来就没有这样的例子。

    天下六大门派从来不会遨请另外的任何一方势力,去参加他们的任何活动。

    所以,他们的所有行动在旁人看来,都是神秘的,是圣洁的,是不可玷污的。

    但是如今,他们却一改以往的作为,竟然来遨请慕歌,所以师帅才会如此的吃惊。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若是传出去,定然会掀起轩然大波。

    恐怕到时,慕歌天尊涅的门槛会被纷沓而至前来讨好的人踏破。

    毕竟天下六大门派的名头太响亮了,不论是谁,都会被这个名头给吓破胆。

    可是,这个消息在师帅看来,却是隐含了另外一个玄机。

    “这比试还有四日便要开始,所以我定要前去,你也不要对此感到诧异。”

    “我此次叫你来,就是要给你嘱托在我离开的这一段时日内,好好安顿天尊涅内大大小小的琐事。”

    “若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便和众长老商议完成,我此次前去可能时日不多。”

    “你也不要有压力,只需要暂时管理一下便可,我会尽快回来。”

    慕歌却全然不知,他不管师帅的惊异,接着道。

    即使师帅无比的惊诧,心中在盘算着什么,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是立马恢复正常。

    “师尊吩咐之事,徒儿定当拼死完成,师尊放心去吧,全然不用担心这里。”

    “这里我定然会打理的妥妥当当,绝对不会让师尊失望,不过,有一事徙儿不知?”

    师帅一供手,恭敬的道。

    “何事讲便是。”慕歌语气平淡的道。

    “就是师尊在离开这几天怎么对外说,是如实说还是......”

    师帅犹豫一下说道。

    “尽管如实回答便是,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尽管长我天尊涅神威便是,没什么好顾及的。”

    “好了,明日我便出发,你回去吧,准备一下,从明日起,便正式接手天尊涅。”

    慕歌一听,微微一笑。

    “徙儿谨尊师尊的嘱咐,定然不会让师尊失望。”

    话毕,师帅便恭恭敬敬的推门离开,随即小心冀冀的把门关上。